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五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五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五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五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五十三

 職官部五十一

   内史      郡丞

   郡叅軍     督郵

    内史

史記曰汲黯字長孺公孫弘爲相乃上言曰右内史界部

中多貴人宗室難治非素重臣不能任請徙黯爲内史數

歳官事不廢

漢書曰倪寛遷右内史寛旣治民勸農業表奏開六輔渠

六輔謂京兆馮翊扶風河東河南河内也定水令以廣漑田收租稅時裁闊狹

與民相假貸以故租多不入後有軍發右内史以負租課

殿當免民聞皆恐失之大家牛車小家擔負輸租襁屬不

絶課更最上由此愈竒寛

晉書曰孔季恭爲吴興内史吴興頻䘮太守言項羽神爲

崇君居郡事竟無害也

又曰王薈字敬文恬虚守靖不競榮利少歷清官除吏部

郎侍中建威將軍呉國内史時年餞粟貴人多饑死薈以

私米作饘粥以飴餓者所濟活甚衆

梁書曰頋憲之爲衡陽内史先是郡境連歳疾疫者死者

太半棺木尤貴悉裏以生席弃之路傍憲之下車分告屬

縣求其親黨悉令殯葬其家人絶滅者憲之爲出公禄使

綱紀營護之又土俗山民有病輙云先祖爲禍皆開冢剖棺

水洗枯骨名爲除祟憲之曉諭爲陳生死之別事不相由

風俗遂改時刺史王奐新至唯衡陽獨無訟者乃歎曰頋

衡陽之化至矣

又曰傅昭爲安成内史郡自宋巳來兵亂相接郡府舎稱

凶毎昬旦聞人鬼相觸在任者鮮以𠮷終及昭至有人夜

見甲兵出曰傅公善人不可侵犯乃騰虚而去有頃風雨

忽至飄郡㕔事入隍中自是郡遂無患咸以昭貞正所致

又曰傅昭爲安成内史郡多猛獸爲害常乃命去檻穽猛

獸竟不爲害

又曰殷鈞字季和陳郡長平人也爲臨川内史鈞體多疾

閉閤卧理而百姓化其德刼盗皆奔出境

又曰伏暅爲永陽内史在郡清㓗政務安静郡人何貞秀

等一百五十四人詣州言狀湘州刺史以聞詔勘有十五

事爲吏人所懐帝善之

隋書曰樊子蓋爲河南内史屢有治績文帝謂曰今爲公

別造玉麟符以代銅獸也

唐書曰王及善契丹作亂山東不安起授滑州刺史則天

謂曰邊賊反叛卿雖疾閤可將妻子曰行三十里緩歩至

彼與朕卧理此州以斷河路也因問朝廷得失及善備陳

理亂之冝十餘道則天曰彼末事也此爲夲也卿不可行

乃留拜内史

     郡丞

漢書曰黄霸爲頴川郡守有郡丞老病聾督郵欲逐之覇

曰許丞廉吏雖老尚能拜起送迎止頗重聽何傷其善𦔳

之無失賢者意

又曰黄覇爲河南太守丞霸爲人明察内敏又習文法爲

丞處職當於法令太守甚任之吏民愛敬焉

東觀漢記曰光武議靈臺所處上謂桓譚曰吾欲䜟决之

何如譚黙然曰臣不讀䜟上問其故譚復言䜟非經上大

怒曰桓譚非聖無法將下斬之譚叩頭流血良乆乃得解

出爲六安郡丞意忽忽不樂病卒時年七十餘

又曰趙典兄子温𥘉爲京兆郡丞歎曰大丈夫生當雄飛

安能雌伏遂弃官而去後官至三公

謝丞後漢書曰劉平爲濟陽郡丞太守劉育甚重之任以

郡職

漢名臣奏曰張禹奏曰案令丞相奏事司直持案長史將

簿中二千石奏事皆與其丞合縁是以臣下各得盡心竭誠

而事公明

王隱晉書曰范晷字彦長南陽人僑居清河仕爲郡五官

後爲河内郡丞時裴叔則爲河内郡知之爲裴所伏後爲

侍御史

隋書曰張湏陁爲齊郡丞屬歳饑糓米湧貴湏陁將開倉

賑給官屬咸曰待詔勑不可擅與湏陁曰今帝在逺遣使

徃來必掩歳序百姓有倒懸之急如待報至當委溝壑矣

(⿱艹石)以此𫉬罪死無所恨先開倉而後上狀帝知之而不

責也

又曰王文同爲𢘆山郡丞有一人豪猾毎持長吏短前後

守令咸憚之同下車聞其名召而數之因令左右剡木爲

大撅埋於廷出尺餘四角各埋小撅令其露心於木撅上

縛四支於小撅以捧毆其背應時潰爛郡中大駭吏人相

視懾氣

唐書官品志曰丹陽㑹稽吴郡吴興及萬户郡丞並六百

汝南先賢傳曰周防字偉公年十六任郡小吏丗祖廵狩

汝南召椽史試經防尤能誦讀拜爲守丞防以未冠請去

師事徐州刺史蓋豫明經舉孝廉拜郎中

陸機集上表曰伏見司徒下諌議大夫張暢除當爲豫章

内史丞暢才思清敏志節貞厲秉心立操早有名譽其年

時舊比多歷郡守唯暢陵遟自首未齒而佐下藩遂𮛫碎

濁於暢名實居之爲劇前後未始有此愚以爲冝解舉試

以近縣詔暢旣爲是人所稱便差代

     郡叅軍

晉書曰阮子避亂渡江元帝以爲安東叅軍蓬髮飲酒不

以王務縈心

北史曰盧文偉少孤有志尚頗渉經史年三十八始舉秀

才除夲州平北府流叅軍說刺史裴擕案舊迹脩督冗陂漑

田萬頃人頼其利

晉劉弘教曰太康以來天下無虞遂共尚無爲貴談莊老

少有說事外託論公務内但共談𥬇今即同舟而載安可

不人人致力耶

     督郵

韋昭辯釋名曰釋云督郵主諸縣罰以負郵殷糺攝之也

漢書曰田延年爲河東太守行縣在平陽召故吏五六十

人延年皆臨見令有文者東有武者西閱數十人次到尹

翁歸獨伏不肯起對曰翁歸文武兼備唯所施設延年召

上辭問甚竒其對使歸府案事發姦窮竟事情延年大

重之徙署督郵河東二十縣分爲兩部閱孺部汾北翁歸

部汾南

又曰孫寳爲京兆尹以立秋日署故吏侯文爲東部督郵

入見勑曰鷹隼始擊常順天氣取姦惡以成嚴霜之誅椽

部拒有人乎文曰無其人不敢空受職寳曰誰文曰霸陵

杜穉秀寳曰更言其次文曰犲狼方横道不宜復問狐狸

穉秀聞之杜門不通水火穿後牆爲小戸不敢犯法

東觀漢記曰趙勤字孟卿南陽𣗥人明逹好學介然特立

太守駱珎召署曹吏至SKchar督郵太守桓虞下車葉令雍霸

及新野令皆不遵法乃復勤督郵到葉見霸不問縣事但

髙談清論以激厲之霸即陳責解印綬去勤還入新野界

令聞霸巳去遣吏奏記陳罪復還印綬去虞乃歎曰善吏

加良鷹矣下韝即中

又曰虞延陳留人光武東廵過小黄髙帝母昭靈后園陵

在焉延爲部督郵詔呼引見問園陵之事延占拜可觀其

園陵樹蘖皆諳其數爼豆犧牲頗曉其禮帝善之勑延從

駕到魯還經封丘城門下小不容羽盖上怒使撻侍御史

延因陛見引咎以爲罪在督郵上詔曰以陳留督郵虞延

故貸御史罪

後漢書曰馬援爲郡督郵送囚至司命府王莽置司命官上公巳下皆烈

囚有重罪援哀而縱之遂亡命北地遇赦因留牧畜

又曰陳球爲繁隂令時魏郡守諷縣求賄球不與太守怒

撾督郵令逐球督郵不肯曰魏郡十五城獨繁陽有異政

令逐之將致議於天下太守乃止

司馬彪續漢書曰鐘離意仕郡爲督郵縣亭長受民雞酒

府下記考之意封還記詣閤白見以春秋責重先内後外

政化之夲由近及逺冝先請府内且闊細微太守賢之

謝承後漢書曰㑹稽謝夷吾字堯卿爲西部督郵烏程長

有罪太守第五倫使夷吾徃收之到縣入閤便大哭以三

百錢爲禮便歸倫問其故對曰三十日中當死故不收之

至時果如其言

謝承後漢書曰許慶字子伯家貧爲郡督郵牛車郷里號

曰軺車郵慶甞與友人談論漢無統嗣幸臣專𫝑丗俗衰

薄賢者放退慨然據地悲哭時人稱許子伯哭丗

又曰聞人襲爲郡督郵行則負擔卧則無𬒳連𪊽皮以自

覆不受人食之費

魏志曰蒲寵字伯寜山陽昌邑人年十八爲郡督郵時郡

内李朔等擁部曲害于平民太守使寵糺焉朔等請罪不

復侵掠

又曰髙堂隆字叔平平陽人魯髙堂生後也少爲諸生太

守薛悌命爲督郵督軍與悌争名悌而呵之隆案劒叱督

軍曰昔魯定見侮仲尼歴階趙彈𥘿筝相如進缶臨臣名

君義之所討也督軍失色悌起止之

列異傳曰汝南北部督郵西平劉伯夷有大才略案行到

懼武亭夜𪧐或曰此亭不可𪧐伯夷乃獨徃𪧐去火誦詩

書五經訖卧有頃轉東首以絮巾結兩足以幘冠之拔劒

解帶夜時有異物稍稍轉近忽來覆伯夷伯夷屈起以𬒮

掩之以帶繫魅呼火照之視得一老狸色赤無毛持火燒

殺之明日發視樓屋間得魅所殺人髮結數百枚於是亭

遂清静舊說狸髠千人得爲神也

漢魏先賢行狀曰故宗正南陽劉伯字奉先少履清節忠

亮正直研精文學無不綜覽甞爲督郵時豫章太守虞績

以饕餮穢汙徴至郡界當就法車不肯就坐伯乃㧞刀敺

績績恐就車乃徑上尚書以肅王道

廣州先賢傳曰徐徴字君求蒼梧茘浦人少有方直之行

不撓之節頗覽書傳尤明律令延憙五年徴爲中部督郵

時唐帝恃豪貴京師號爲唐獨語遣賔客至蒼梧頗不拘

法度徴便收客郡市髠笞乃白太守太守大怒收徴送獄

主簿守閤白此人無故賣買旣侵百姓汙辱婦女徐徴上

念明政據刑申耻今便治郡無復爪牙之吏後督郵當徒

跣行奉諸貴戚賔客耳太守荅知徴爲是迫不得巳

㑹稽先賢𫝊曰茅開字季闔餘姚人爲督郵平决厭衆心

甞之部歴其家不入門當路向堂朝拜府君益善之

鐘離意別𫝊曰汝南黄讜拜㑹稽太守召意署北部督郵

時郡中大疫黄君轉署意中部督郵意乃露車不冠身循

行病者門入家賜與醫藥詣神廟爲民禱𥙊其所臨戸四

千餘人後日府君出行灾眚百姓攀車言曰明府不湏出

也但得鐘離督郵民皆活也

馬融長笛賦序曰融旣愽覽又好音樂能皷琴吹笛爲督

郵獨卧平陽鄔中有洛客舎逆旅吹笛融聞甚悲遂作長

笛賦云尓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五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