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八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七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八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八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八十     

 兵部十一          

     撫士上       

孫子曰視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谿視卒如愛子故可

與之俱死厚而不能使愛而不能令亂而不能理恩不可專用罰

不可獨在譬如驕子不可用也

軍䜟曰軍無財則士不來軍無賞則士不徃故香餌之下

必有懸魚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故曰禮者士之所歸也賞

者士之所死也昭其所歸示有所死故曰禮有後悔則士

不止賞而後悔則士不使禮賞不倦則士進矣

左傳曰冬楚師伐宋圍蕭蕭潰楚大夫申公巫臣曰師人

多寒楚子於是廵三軍拊而勉之拊撫慰勉也三軍之士皆如

挾纊纊綿也言士恱以忘寒

又曰聲子詣楚謂令尹屈建曰雍子奔晉以爲謀主彭城

之役晉楚遇於靡角之谷雍子曰歸老㓜返孤疾二人役

歸一人簡兵蒐乗簡擇蒐閱秣馬蓐食師陣楚次次舍也焚舍示必死

日將戰行歸者而逸楚囚欲使楚知楚師宵潰晉降彭城而歸

諸宋楚失東夷子辛死之則雍子之爲也

史記曰楚人有饋一簞醪者楚莊王投之於河令將士迎

流而飲之三軍皆醉

又曰趙括爲將母上書曰始妾事其父王所賞賜者盡與

軍吏今括一日爲將所賜金視便田宅買之父子異心不

可用王不聽遂請曰有所不稱妾得無隨乎王許諾

又曰呉起之爲將與士卒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設席暑不

張蓋分率勞苦卒有病疽者起爲吮之

又曰田横據有齊地漢將韓信灌嬰平齊地横走歸彭越

漢滅項籍後横與其徒屬五百餘人入海居隝中隝音島同

使使赦横罪而召之曰横來大者王小者乃侯大者謂横耳小者謂

不來發兵加誅乃與其客二人乗𫝊詣洛陽至户郷廐

置之驛馬之所謂其客曰陛下所以欲見我不過欲一見

我靣貌耳陛下在洛陽今斬吾頭馳三十里間形容尚未

能敗猶可觀也遂自剄令客奉其頭從使者馳奏之髙祖

以王者禮葬横旣葬二客穿其冢旁皆自剄餘尚五百人

在海中聞横死亦皆自殺於是乃知田横兄弟能得士也

漢書曰李廣歴七郡太守前後四十餘年得賞賜輙分其

麾下飲食與士卒共之家無餘財終不言生産事將兵之

處見水士卒不盡飲不近水士卒不盡飡不甞食士以此

愛樂爲用也

又曰竇嬰拜大將軍賜金千斤嬰以所賜金陳廊廡下軍

吏輙令取爲用金無入家者

又曰司馬遷與任少卿書曰愚以爲李陵與士大夫絶甘

分少能得人之死力雖古名將不過也

又曰𡊮盎字𢇁爲中郎以數上諌爲隴西都尉仁而愛士

士卒皆爲致死

後漢書曰桓帝以叚頴爲破羗將軍征羗每行軍仁愛士

卒疾者親自瞻省手爲裹瘡在邊十餘年未甞一日蓐寢

與將士同勤苦故皆樂爲死戰

又曰皇甫規延熹中爲中郎將持節監討零吾等羗㑹軍

中大疫死者十三四規親入菴廬廵視將士三軍感恱東

羗遂遣使乞降

又曰皇甫嵩平黄巾䘏士卒甚得衆情每軍行頓止須營

幔修立然後就舎帳軍士皆食爾乃甞飯吏有因事受賂

者嵩更以錢物賜之吏懷慙或至自殺

又曰馬援討西羗中流矢貫脛帝以璽書勞之賜牛羊數

千頭援盡班諸賔客

又曰董卓擊漢陽叛羗破之拜郎中賜縑九千疋卓曰爲

者則巳有者則士爲功者雖巳共有者乃士乃悉分吏兵無所留

又曰王覇常與臧宫傅俊共營覇獨善撫士卒死者脫衣

以斂之傷者躬親以養之

又曰光武遣太中大夫賜征西吏士死傷者醫藥棺殮大

司馬巳下親弔死問疾以崇謙譲

又曰耿恭在䟽勒遣軍吏范羗至燉煌迎兵士寒服

又曰𡊮紹攻臧洪粮盡主簿啓内厨米三斗稍爲饘粥洪

曰何能獨此耶使爲薄粥遍班士衆又殺其愛妾以食兵

將咸流涕無能仰視

魏書曹公令曰趙奢竇嬰之爲將也受賜千金一朝散之

故能濟大功永代流聲吾讀其文未甞不慕其爲人也

魏志曹真傳曰真毎征行與將士同勞苦軍賞不足輙以

家財頒賜士卒皆願爲用

又曰諸葛誕守夀春以司馬氏累丗擅權遂舉兵稱匡輔

魏室爲辭司馬文王率師討之夀春城䧟誕死文王招其

徒不降且招且戰數百人拱手爲列毎斬一人輙遣降之

皆云爲諸葛公死無恨以至于盡無一人降時人比之田

横呉戍將于詮曰大丈夫受命其主以兵救人旣不能尅

又束手於敵吾不取乃免胄冒陣而死其得士心如此

呉志曰陸琩字子璋丞相遜弟也少好學篤義先是陳留

濮陽逸沛郡朱纂廣陵𡊮迪等皆單食有志就瑁遊處瑁

割少分甘與共豊約

蜀志曰鄧艾爲大將二十餘年賞罰明善卹卒伍身之衣

食資仰於官素儉終不治私妻子不免飢寒

晉書曰祖逖居丹徒之京口賔客義徒皆豪桀勇士逖遇

之如子弟時楊土大飢此軰多爲盗竊攻剽冨室逖慰撫

問之曰比復南塘一出不或爲吏所䋲逖輙擁護救解之

談者以此少逖 自若也

又曰祖逖據太丘樊雅攻之陳留太守陳川使李頭救之

頭力戰有勲逖時獲雅駿馬李頭甚欲之而不敢言逖知

其意遂與之頭感逖恩遇毎歎曰(⿱艹石)得此人爲主吾死無

又載記曰劉曜將陳安善於撫納𠮷凶夷險與衆同之及

其死隴上歌之曰隴上壯士有陳安軀幹雖小腹中寛愛

養將士同心肝䯀𩣭父馬鐡瑕鞌七尺大刀𡚒如湍丈八

虵矛左右槃十盪十決無當前戰始三交失虵矛棄我䯀

𩣭竄巖幽爲我外援而懸頭西流之水東流河一去不還

柰子何曜聞而嘉傷命樂府歌之

又曰叚灼追理鄧艾表曰留屯上邽承官軍大敗之後士

卒破膽將吏無氣倉庫空虚器械殫盡艾欲積糓強兵以

待有事是𡻕少雨又爲區種之法手執耒耜率先將士所

統万數而身不避僕虜之勞親執士卒之役

又曰周訪練兵簡卒欲宣力中原與李矩郭黙相結慨然

有平河洛之志善於撫納晉衆皆爲致死

續晉陽秋曰盧循爲廣州州無麺毎得分餉未周遍文武

則不食也其仁如此

北史曰西魏將梁椿性果毅善撫納所獲賞物分賜麾下

故毎踐敵場咸得其死力

北齊書曰蘭陵武王長恭其爲將也躬勤細事毎得甘美

乃至一𤓰數果必與將士共之

又曰趙郡王琛薨子叡嗣爲定州刺史詔領山東兵數万

監築長城于時盛夏先有氷毎歳藏氷長史宗欽道以叡

冒犯暑熱遂遣與氷追送正值日中炎赫叡乃對之歎息

云三軍皆飲温水吾以何義獨進寒氷遂至消液竟不一

甞兵人感恱遐邇稱數

後漢書曰司馬楚之少有英氣能折節待士及宋受禪規

欲報復収衆據長社歸之者常万餘人劉𥙿𭰹憚之遣刺

客沐謙圖害楚之楚之待謙甚厚謙夜詐疾知楚之必來

欲因殺之楚之聞謙疾果自賷湯藥徃省之謙感其意乃

岀匕首於席下以狀告之楚之歎曰若如來言雖有所防

恐有所失謙遂委身事之其推誠信物得士心皆此𩔖也

後周書曰侯莫陳順於渭橋與賊戰頻破之魏文帝還親

執順手曰魏橋之戰卿有殊力便解所服金鏤玉梁帶賜

又曰史寧爲凉州刺史遣使詣太祖請事太祖即以所服

冠履衣𬒳及弓箭甲矟等賜寧謂其使人曰爲我謝凉州

孤解衣以衣公推心以委公公其善始令終無損功名也

又曰武帝勝齊出齊宮中金銀寳器珠翠麗服及宫人二

千人班賜將士

又曰武帝勞謙接下自強不息以海内未康銳情教習至

於治兵閱武歩行山谷履渉勤苦皆人所不堪平齊之役

見軍士有跣而行者帝親脫鞾以賜之

又曰武帝善於撫下毎宴㑹將士必自執杯勸酒或手付

賜物至於征伐之處躬在行陣性又果决能斷大事故能

得士卒死力以弱制強

又曰太祖平侯莫陳恱整兵入上邽収恱府庫財物山積

皆以賞士卒毫𨤲無所取左右竊一銀鏤甕以歸太祖知

而罪之即剖賜將士衆大恱

又曰武帝大舉伐齊次於晉州𥘉齊攻晉州恐周師卒至

於城南穿塹自喬山屬於汾水帝率諸軍八万人置陣東

西二十餘里帝常御馬從數人廵陣處分之至輙呼主帥

姓名以慰勉之將士感見知之恩各思自勵將戰有司請

換馬帝曰朕獨乗良馬欲何所之齊主亦於此塹列陣帝

欲薄之以礙塹遂止自旦至申相持不决申後齊人乃填

塹南引帝大喜勒諸軍擊之兵𦆵合齊人便逐北斬首万

餘級齊主與其麾下數十𮪍走還并州於是齊衆大潰

隋書曰楊𤣥感反呉人朱爕晉陵人管崇起兵江南以應

之自稱將軍擁衆十餘万帝遣將軍吐万緒魚俱羅討之

不能尅王充募江都万餘人擊頻破之每有尅捷必歸功

於下所𫉬軍實皆推與士卒身無所受由此人争爲用功

最居多

又曰煬帝在藩時嘗觀獵遇雨左右進油衣上曰士卒皆

霑濕我獨衣此乎乃令持去

唐書曰王丗充未平太宗奏請圍東都髙祖謂使人宇文

士及曰歸報𠇍王今取東都者止欲兵甲休息耳破城之

日其乗輿法物圖籍器械非私家所須者委汝収之子女

玉帛皆分賜將士

又曰貞觀中太宗親征髙麗駕次定州兵士到者幸定州城

北門親慰撫之有從卒一人病不能起太宗招至牀前問

其疾苦仍勑州縣厚加供給凢在征人欣然縱有病者恱

以忘疾師次白巖城將軍李思摩中弩矢太宗親爲之吮

血從行文武競思奮勵及軍迴行次柳城詔集戰亡人骸骨

設太牢以𥙊之太宗慟𡘜盡哀軍人無不灑泣兵士觀者

歸家以言其父母曰吾兒之死天子哭之死無所恨

又曰司空李勣毎將兵在軍識其臧否聞人片善扼腕而

從事捷之日多推功於下前後在軍所得金帛皆散之將

士於是人皆爲用所向多尅捷及薨𡘜之或有嘔血者也

又曰𥘿叔寳隨太宗戰於美良川破尉遲敬德功最多髙

祖遣使賜以金瓶而勞之曰卿不顧妻子逺投於我又立

功効能朕肉可爲卿用者割以賜卿耳况子女玉帛乎卿

當勉之㝷授𥘿王右統軍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