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八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八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八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八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八十三

 兵部十四

     機略二

史記曰韓信伐趙引兵未至井陘口三十里選輕騎二千

人人持一赤幟從間道萆山而望趙軍如淳曰萆音蔽依山自覆蔽也

曰趙見我走必空壁逐我(⿱艹石)疾入趙壁拔趙幟立漢幟乃

使萬人先行背水陣趙軍望見大𥬇平旦信建大將旗鼔

鼓行出井陘口趙開壁擊之大戰良乆於是信張耳弃旗

鼓走水上軍水上軍開入之復疾戰趙果空壁爭漢旗鼓

逐韓信張耳韓信張耳巳入水上軍軍皆殊死戰信岀竒

兵二千𮪍候趙空壁逐利則馳入趙壁皆抜趙旗立漢赤

幟二千趙軍不能得信等欲歸還壁壁皆漢赤幟而大驚以

謂漢皆巳得趙王將矣兵遂亂遁走於是漢兵夾擊大破

虜趙軍斬成安君泜水上徐廣曰泜音遲擒趙王歇信諸將問信

曰兵法右背山陵前左水澤今者將軍令臣等反背水陣

臣等不服然竟以勝此術何也信曰此兵法不曰䧟之死

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此所謂驅市人而戰其𫝑非

置之死地使人人自爲戰今予之生地則皆走寕尚可得

而用之乎諸將皆服曰善非所及也

又曰越與呉戰敗范蠡獻呉粟十萬斛而蒸之呉言粟好

盡付民種之不生明年大饑越遂伐呉滅之

又曰天下兵起沛公西入武𨵿欲以二萬人擊𥘿嶢關下

軍張良曰𥘿兵尚強未可輕也臣聞其將屠者子賈竪易

動以利願且留壁使人先行爲五萬人具食益張旗幟諸山

之上爲疑兵令酈食其持重寳㗖𥘿將貪而怱名可貨以賂𥘿將果畔

欲連和俱西襲咸陽沛公欲聽之良曰此獨其將欲叛士卒

恐不從不從必危不如因其懈怠擊之沛公乃引兵擊之

𥘿軍大破

又曰項籍圍漢王於滎陽漢將紀信詐降以故漢王得岀

走入関收兵欲復東𡊮生說漢王曰漢與楚相距滎陽數

歳漢常中困願君王出武関項羽必引兵南走王𭰹壁令

滎陽成臯間且得休息使韓信等平河北趙地連燕齊君

王乃復走滎陽未晚如此則楚所備者多力分漢得休息

復與之戰破楚必矣漢王從其計出軍宛葉間與黥布行

收兵項羽聞漢王在宛果引兵南漢王𭰹壁不與戰終以此弊

又曰漢王至南鄭諸將及士卒皆歌思㱕韓信說漢王曰

項羽王諸將之有功者而獨居南鄭是迁也軍吏士卒皆

山東之人日夜跂而思歸及其鋒而用之可以有大功天

下巳定人皆自寧不可復用不如决䇿東嚮爭權天下漢

王從之終滅項籍

又曰楚漢相持項羽自擊漢將彭越於梁令其將大司馬

曹咎守成臯漢將挑楚軍咎度汜水戰漢將後半渉擊大

破之

又曰漢王與韓信彭越期㑹擊楚軍至固陵㑹楚擊漢軍

大破之漢王謂張良曰諸侯不從約奈何對曰楚兵且破

信越未有分地其不至固冝君王能與分天下今可立致

不即事未可知君王能自陳巳東傳海盡與韓信睢陽以

至榖城與彭越使各自爲戰則楚易敗也乃發使者告韓

信彭越皆報請令進兵並至垓下遂破項籍軍

又曰漢王與諸侯兵共擊項羽决勝垓下韓信將三十萬

自當之孔將軍居左費將軍居右漢王在後絳侯柴將軍

在漢王後項羽之卒可十萬韓信先合不利却孔將軍費

將軍縱楚兵退信復乗之大敗垓下

又曰破項羽於垓下羽兵尚衆漢兵圍之皆爲楚歌楚人

乆苦征戰因敗思歸遂潰通典曰斯亦攻心之機也

又曰漢王遣將韓信擊魏魏王盛兵蒲坂塞臨晉信乃益

爲疑兵陳舩欲度臨晉而伏兵從夏陽以木罌缻度軍

爲器如罌缻以度軍無舡且尚密也缻缶同襲安邑虜魏王豹

又曰呉王濞反濞疋備反漢將周亞夫率師禦之壁於下邑呉

師奔壁東南亞夫備西北呉師果以精兵奔西北不得入

大敗

漢書曰先零罕开二種羌皆解仇合黨爲宼漢將趙

充國討之守便冝上書曰先零羌虜欲爲背叛故與罕开

解仇然其私心恐漢兵至而罕开背之也臣愚以爲其計

請擊先零若先擊罕羌零必助之今虜馬肥饒粮擊之恐

不能傷害適使先零施德於罕羌也堅其約合其黨虜交

堅黨合誅之用力數倍臣恐國家憂累猶十數年不一二

𡻕而巳先誅先零則罕开之屬不煩兵服矣宣帝從之果

如其䇿

又曰王莾未光武起兵據昆陽城時唯有八九千人莽遣

將王邑嚴尤討之軍到城下者十萬光武留王鳯等守城

與李軼等十餘騎夜出旣至郾定陵悉發諸營兵嚴尤說

王邑曰昆陽城小而堅今假號者宛亟進大兵亟急也紀力切

必奔走則昆陽自服邑曰吾昔以武牙將軍圍翟義坐不

生得以見責今將百萬之衆過城而不能下何謂耶遂圍

之數十里列營百所雲車十餘瞰臨城中旗幟蔽野埃塵

連天鉦鼓之聲聞數十里或爲地道或輣撞城輣蒲萌切積弩

亂發矢下如雨城中負楯而汲王鳯等乞降不許光武遂

與諸營部俱進自將部𮪍千餘人前去大軍四五里而陣

㝷邑亦遣兵千餘合戰光武奔之斬首數十級諸部喜曰

劉將軍平生見小敵怯今見大敵勇甚可怪也且復居前

請助將軍光武復進㝷邑兵却諸部兵乗之斬首數百千

級連勝遂因而大敗通典曰王邑違九攻宛所以敗也

又曰王郎起河北郎鉅鹿郡太守王饒據城光武圍數十

日連攻不尅耿純說曰乆守王饒士衆疲弊不如及大兵

精銳進攻邯鄆若王郎巳誅王饒不戰自服矣從之乃留

兵守鉅鹿而進軍邯鄲 屯其郭北郎數出戰無利城守

急攻之二十餘日郎少傅李立爲反間開門内漢兵遂抜

邯鄲郎黨悉平

又曰曹操圍𡊮尚鑿環城𥘉令淺示(⿱艹石)可越城中望見𥬇

而不出操令一夜濬之廣𭰹二丈决漳水以潰之自五月

至八月城中餓死者過半

後漢書曰朱穆舉度尚自右校令擢荆州刺史擊桂陽蒼

梧盗賊尚躬率部曲與同勞逸廣募雜種諸蠻夷明設購

賞進擊大破之降者數萬人桂陽𪧐賊渠帥⺊陽潘鴻等

畏尚威烈徙入山谷尚窮追數百里遂入南海破其三屯

多𫉬珍寳而陽鴻等黨衆猶盛尚欲擊之而士卒驕富莫

有𨷖志尚計緩之則不戰逼之則逃亡乃宣言⺊陽潘鴻

作賊十年習於攻守今兵寡少未易可進當須諸郡所發

悉至𠇍乃并力攻之申令軍中恣聽射獵兵士喜恱大小

皆相與從禽尚乃密使所親客潜焚其營積皆盡獵者來

還莫不泣涕尚人人慰勞𭰹自咎責因曰⺊陽等財寳足

冨數代諸卿但不并力耳所亡少少何足介意衆聞咸憤

踊尚勑令秣馬蓐食明旦徑赴賊屯陽鴻等自以𭰹固不

復設備吏士乗銳遂大破平之尚出兵三年羣宼悉定

又曰廉范爲雲中太守㑹匈奴大入塞烽火日通故事虜

入過五千人移書傍郡吏欲傳檄求救范不聽自率士卒

拒之虜衆盛而范兵不敵㑹日暮令軍士各交縛兩炬三

頭𬋖火營中星列用兩炬交縳如十字𤑔其頭手持一端使敵人望之疑兵士之多虜遥

望火多謂漢兵救至大驚待旦將退范乃令軍中蓐食晨

往赴之蓐食早起食於寢蓐中也斬首數百級虜自相轔藉死者千餘

轔轢也藉相蹈藉也由此不敢復向雲中

又曰耿恭與匈奴戰恭以毒藥傳矢傳語匈奴曰漢家箭

神其中瘡者必有異因發強弩射之虜中矢者視瘡皆沸

遂大驚㑹天𭧂風雨隨而擊之殺傷甚衆匈奴震怖相謂

曰漢兵神眞可畏也遂解去

又曰耿弇勑諸校㑹會猶集也後五日攻西安張藍聞之晨夜

儆守至期夜半弇勑諸將皆蓐食㑹明至臨淄城護軍荀

梁等爭之以爲冝速攻西安弇曰不然西安聞吾欲攻之

日夜爲備然臨淄岀不意而至必驚擾吾攻之一日必抜

臨淄即西安孤張藍與歩隔絶必復亡去所謂擊一而得

兩者也若先攻西安不卒下頓兵堅城死傷必多縱能抜

之張藍引軍還奔臨淄并兵合𫝑觀人虚實吾𭰹入敵地

後無轉輸旬月之間不戰而困諸軍之言未見其冝遂攻

臨淄半日抜之入據其城

又曰髙峻據髙平猶不下帝議遣使降之乃謂宼恂曰爲

吾行也(⿱艹石)峻不降引耿弇等擊之恂奉璽書與峻峻遣軍

帥皇甫文岀謁辭禮不屈恂怒將誅文諸將諌曰髙峻精

兵萬人率多強弩西遮隴道連年不下今欲降之而反戮

其使無乃不可乎恂不應遂斬之遣其副歸告峻曰軍帥

無禮巳戮之矣欲降急降不欲固守峻惶恐即日開城門

降諸將皆賀因曰敢問殺其使而降其城何也恂曰皇甫

文峻之腹心其所取計者也今來辭意不屈必無降心全

之則文得其計殺之則峻亡其膽是以降耳諸將皆曰非

所及也

又曰呉漢在河北時鬲縣五姓共逐守長據城而反鬲縣名屬

平原郡故城在今德州西北五姓盖當士強宗豪右也鬲音革諸將争欲攻之漢不聽曰

使鬲反者皆守長罪也敢輕冒進兵者斬乃移檄吿郡使

收守長而使人謝城中五姓大喜即相率歸降諸將乃服

曰不戰而下城非衆所及也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八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