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六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六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六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六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六十三

職官部六十一

  別駕  治中  長吏  司馬

     別駕

應劭漢官儀曰元帝時丞相于定國條州大小爲設吏貟

治中別駕諸部從事秩皆百石

漢書曰黄霸爲豫州刺史三歳宣帝詔賜車蓋特髙一尺

別駕主簿車緹油屏星於軾前以彰有德

東觀漢記曰郭伋在并州行部童兒𮪍竹馬迎拜問使君

何白當還伋語別駕計日告之

後漢書曰𡊮紹領兾州以審配爲別駕委以腹心并揔幕

府紹又以田豐爲別駕豐勸迎天子紹不納及敗曰吾慙

田別駕

謝承後漢書曰周景爲豫州辟陳蕃爲別駕不就景題別

駕輿曰陳仲舉座也不復更辟蕃惶懼起視職

又曰陳茂豫州刺史周敞辟爲別駕從事與俱行部到潁

川陽翟傳傳中有置羙酒一押敬去勑御騶載酒以行茂

見於外取押擊柱破之敞問茂刺史年老酒益氣別駕破

押名亦何益茂荅曰所過皆有以明使君傳車騑驂載酒

非冝也

魏志曰崔琰字季珪太祖破𡊮氏領兾州牧辟琰爲別駕

語琰曰北案户籍可得三十萬衆故爲大州也琰曰今天

下分崩九州幅裂二𡊮兄弟親㝷干戈兾方蒸庻𭧂骨原

野未聞王師仁聲先路存問風俗救其塗炭而計校甲兵

唯此爲先斯豈彼州士女所望於明公哉太祖改容謝之

于時賔客皆復失色

又曰李膺自蜀使至都武帝恱之謂曰今李膺何如昔對

曰今勝昔問其故對曰昔事桓靈之主今逢尭舜之君帝

嘉其對以如意擊席者乆之乃以爲益州別駕

又曰王基字伯輿東萊人時青土𥘉定刺史王陵表請基

爲別駕陵流稱青土盖亦由基恊和之輔也

吴書曰陸遜爲右護軍鎮西將軍權嘉遜功德欲殊顯之

雖爲上將列侯猶欲令歷本州舉命乃使楊州牧吕範就

辟別駕從事

晉書曰王祥徐州刺史吕䖍撽爲別駕祥乃應召虔委以

州事于時寇盗充斥祥率勵兵士頻討破之州界清靖政

化大行時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實頼王祥邦國不空別駕

之功

鄧粲晉紀曰王澄爲荆州宗厥以酒色禮澄澄叱左右捽

之別駕郭舒厲色曰使君醉澄曰狂邪枉我醉因炙舒眉

晉中興書曰𥘉魏徐州刺史任城吕虔有佩刀工相之以

爲必三公可服此刀虔語別駕王祥曰茍非其人刀或爲

害卿有公輔之量故以相與祥始辭之虔強與乃受祥死

之日以刀授弟覽曰吾兒凢汝後必興足稱此刀故以相

又曰長沙鄧粲髙㓗著名桓冲召粲爲別駕粲起就職時

南郡劉尚公亦治操不仕粲旣就職尚公語粲曰卿道廣

學深衆所推懷忽然改節誠失所望粲𥬇荅曰足下可謂

有志於隱而未知隱之爲道朝亦可隱市亦可隱𥘉在我

不在於物尚公無以難之雖然粲名譽解半矣

又曰鄧騫字長眞長沙人也譙王承爲魏乂所敗乂求騫

甚急郷人爲懼騫𥬇曰欲用我耳乃往詣乂喜謂曰君可

謂古之解楊也以爲別駕

續晉安帝紀曰益州刺史李邈微時居漢川與別駕姜顯

餞送刺史顯忽邈邈曰大丈夫何至守偏地爲姜顯所陵

即不復還家仍附舡下自是十五年而鎮梁漢顯猶拪遟

即撽爲别駕

後周書曰栁慶爲雍州別駕有賈人持金二十斤詣京師

交易𭔃人停止毎欲出行常自執管鑰無何緘閉不異而

失之謂是主人所𥨸郡縣訊問主人遂自誣服慶聞而歎

之乃問賈人曰卿鑰恒置何處對曰𢘆自帶之慶曰頗與

人同𪧐乎曰無與人同飲乎曰日者曽與一沙門再度酣

宴醉而晝寢慶曰主人特以痛自誣非盗也彼沙門乃眞

盗耳即遣吏逮捕沙門乃懷金逃匿後捕得盡獲所失之

金○隋書趙𮜿爲齊州別駕徴入朝父老相送者各揮涕

曰別駕在官水火不與百姓交是以不敢以壷酒相送公

(⿱艹石)水請酌一杯水奉餞𮜿授而飲之

唐書曰德宗命王䖍休幕客昭義軍節度掌書記盧頊

爲洺州別駕知州事賜緋魚袋賞有功也時元𧨏據洺州

頊白於虔休請入城說下之頊見𧨏爲陳利害𧨏請隨頊

歸朝故頊不次授官

三輔决録曰蘇章爲兾州刺史召安平崔瑗爲別駕

豫章列士傳曰孔恂字巨卿新淦人爲别駕車前後舊有

屏星如刺史車曲翳儀式時刺史行部發失旦怒命去之

恂曰明使君發自晏而飲撤去屏星毀國舊儀此不可行

別駕可去屏星不可省即投傳而去

曹操別傳曰武皇帝爲兖州以畢諶爲別駕兖州亂張孟

卓劫諶母弟帝見諶曰孤綏撫失和聞卿母弟爲張邈所

執人情不相逺卿可去孤自遣不爲相弃諶涕泣曰當以

死自効帝亦垂涕荅之諶明日便走後破下邳得諶還以

SKchar

王允別傳曰允仕郡民有路拂者少無行而太守王珠召

以𥙷吏允犯顔固爭珠怒収允欲殺之刺史鄧盛聞而馳

傳辟爲別駕從事允由是知名路拂以之廢弃

管輅別傳曰趙孔耀言輅於兾州刺史裴徽即撽召輅一

相見清論終日不覺疲倦天時大𤍠移床在庭前樹下乃

至雞鳴向晨然後出自尓  引輅爲別駕

江氏家傳曰統字應元太傳東海王領州牧請君爲別駕

與君書曰昔子師作豫州末下車辟荀慈明下車辟孔文

舉貴州人士有堪此求者不知君舉髙平郗道微爲賢良

陳留阮宣子爲直言濟北程弘叔爲方正皆於時選爲允

顧和別傳曰顧球時爲楊州別駕顧榮謂球曰卿速歩公

孝如是超卿矣和字公孝

𢈔亮集荅郭遜書曰別駕舊與刺史别乗周流宣化於

萬里者其任居刺史之半安可任非其人

應享與州將牋曰誨命欲求佳別駕自頃諸府大開捜延

路廣海無遺蚌山亡逸璞歸數日卧思始得一人陳國有

𡊮琇字惠瑛者才識可以經於治亂棲跱可以勸礪後進

享具所服聞而未甞接顔交言也又宗令文早有名軰相

與通家門素所具抑亦其次

     治中

通典曰治中從事史一人居中治事主衆曹文書漢制也

謝承後漢書曰陳禪爲州治中從事刺史爲人所劾受納

𧷢賂禪當傳栲乃至笞掠無笇五毒畢加神意自(⿱艹石)辭對

無屈事遂釋

應劭漢官儀曰司𨽻功曹從事即治中也

魏志曰審配字正南魏郡人少忠烈慷慨有不可犯之節

𡊮紹領兾州委配腹心之任以爲治中别駕

又曰太祖令曰頻年巳來不聞嘉謀豈吾開延不勤之耶

自今已後諸SKchar属治中別駕常以月旦各言其失吾將覽

又曰毛玠字孝先陳留平丘人也少爲縣吏以清公稱將

避亂荆州未至聞劉表政令不明遂住魯陽太祖臨兖州

辟爲治中從事

蜀志曰龐統以從事守耒陽令不治免官魯肅遺先主書

曰龐士元非百里之才使處治中別駕之任始當展其𩦸

足耳乃以爲治中

江表傳曰孫權尅荆州將吏悉皆歸附而潘濬獨稱疾不

見權遣人以床就家轝致之濬伏面着床席涕泣交横權

至慰勞與語使親近以手巾拭其面濬起下地拜謝即以

爲治中

王隱晉書曰唐彬檄爲治中別駕忠肅公亮匡救違闕盡

規誨以納善不顯諌以彰主當朝正色焉

又曰譙郡太守李詮稱散吏        後竟爲治

檀道鸞晉紀曰習鑿齒少愽渉才情秀逸桓温竒之自州

從事歳中三轉至治中

梁書曰蕭洽爲南徐州治中旣近畿重鎮吏數千人前後

居之者皆致巨富洽爲之清身率職饋遺一無所受妻子

不免飢寒

又曰陸襄字師卿爲楊州治中襄父終此官乃固辭髙祖

不許聽與府司馬換𪠘居之也

益部𦒿舊傳曰栁琮字伯騫爲治中與人交結乆而益親

其所抜進皆世所稱致位牧守郷里爲之語曰得黄金一

笥不如栁伯騫所識

又曰張彦字伯春爲治中從事刺史毎坐髙床治中單席

於地

鄧德明南康記曰昔有盧躭仕州爲治中少有棲山之術

善解飛每夕輙凌虚歸家暁則還州曽元㑹暁不及朝則

化爲白鵠至閣前廻翔欲下威儀以箒擲之得一隻履躭

乃驚還就列時歩騭爲廣州刺史意惡之便以狀列聞遂

至誅滅

說曰習鑿齒才吏不常桓宣武器之未三十用爲荆州

治中謝牋曰不遇明公荆州老從事耳

     長史

後周書曰劉璠爲蕭循益州長史及太祖旣納蕭循之降

又許其返國循至長安累月未之遣也璠因待宴太祖曰

我於古誰比對曰常以公命世英主湯武莫逮今日所見

曽齊桓晉文之不(⿱艹石)太祖曰我不得比湯武望與伊周爲

匹何桓文之不(⿱艹石)乎對曰齊桓存三亡國晉文不失信於

伐原語未終大祖撫掌曰我解尓意欲激我耳於是即命

遣循

陳書曰蕭濟爲楊州長史髙宗嘗勑取楊州曹事躬自省

覽見濟條理詳悉文無滯留乃頋謂左右曰我夲期蕭長

史長於經傳不意精練䌓劇乃至於此

隋書曰榮毗楊素薦毗爲華州長史丗號爲能素之田宅

多在華隂左右放縱毗以法繩之無所寛貸毗因朝集素

謂之曰素之舉卿適以自罰也毗荅曰奉法一心者但恐

累公所舉素𥬇曰前者戯耳卿之奉法素之望也

又曰髙祖時制刺史二佐毎𡻕暮更入朝上考課

唐書曰張惟一爲荆州長史以防禦使陳希昂爲司馬希

昂衡州酋帥家兵千人在部下自爲藩衛有牟遂金仕至

將軍爲惟一將希昂積憾持兵領衆入惟一衙索遂金頭

金藏於惟一後院惟一懼截頭遂與之兵始退自此之後

政歸希昻惟一𭔃坐而巳

     司馬

北史曰魏蘇亮拜黄門侍郎文帝子冝都王武爲𥘿州刺

史以亮爲司馬帝謂亮曰黄門郎豈河爲𥘿州司馬以朕

愛子出藩故以心腹相委勿以爲恨

三國典略曰齊以太子率更令崔龍子爲司州司馬𥘉龍

子爲司徒功曹嫁女與穆提婆以求此職提婆許之以其

品懸絶先轉爲率更令至是成㛰旣畢即便用之㝷有謡

言牓於路側曰司州司馬崔老鴟取錢能疾判事遟御史

馮士幹見而劾之遂免其官

北史曰隋房恭懿歷澤德二州司馬盧愷復奏其政羙上

甚異之復賜以帛諸州朝集稱爲勸勵之首以爲上天宗

廟之所祐助豈朕寡薄能致之乎

隋書曰劉摸爲嵐州司馬楊諒旣作亂刺史喬鍾葵發兵將

赴逆摸拒之曰漢王所圖不𮜿公荷國厚恩致位方伯謂

當竭誠効命以荅慈造豈有大行皇帝梓宫未掩飜爲厲

階鍾葵失色曰司馬反耶臨之以兵氣辭不撓鍾葵義而

釋之軍吏進曰(⿱艹石)不斬摸何以厭衆心於是囚之於獄悉

取模資財分賜黨與及諒平煬(「旦」改為「𠀇」)帝嘉之拜開府授天興令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