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四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四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五十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四十九

職官部四十七

  從事中郎  府椽    府屬

  諮議叅軍  公府舎人  記室叅軍

  府叅軍

     從事中郎諸府附

魏志曰韓嵩字德髙義陽人少好學貧不改操知丗將亂

不應三公之命與同好數人隱居於酈西山中黄巾起嵩

避難南方劉表逼以爲從事中郎

吴志曰嚴畯字㬅才彭城人也少躭學善詩書三禮避亂

江東與諸葛瑾歩隲齊名有善性質純厚其於人物忠告

善導志存𥙷益張昭進之於孫權權以爲𮪍都尉從事中

晉書曰祖納字士言㝡有操行能清言文義可觀性至孝

孤貧常自炊㸑以養母平北將軍王敦聞之遺其二婢

辟爲從事中郎有戲之曰奴價倍婢納曰百里何必輕於

五叛皮耶

又曰稽紹字延祖方直儒雅爲衛軍從事中郎

虞預晉書曰劉隗字大連彭城人學渉有具爲祕書郎避

亂南渡遂爲中宗從事中郎甚見器遇

何法盛晉中興書曰謝萬少而才器儁秀太宗聞其名取

爲鎮軍從事中郎

抱朴子曰友人稽君道爲廣州刺史其弟應静爲太傅從

事中郎別於襄陽君道泣而應静不泣抱朴子以爲丈

夫冝然

     府SKchar諸府附

史記曰倪寛爲廷尉史爲人温良有廉智張湯以爲長者

稱譽之及湯爲御史大夫而寛爲SKchar

漢書曰陳遵爲公府SKchar公府SKchar史率皆羸車小馬不尚鮮

明而遵獨極輿馬衣服之好門外車𮪍交錯

東觀漢記曰吴良以清白方正稱東平王蒼辟爲西曹椽

數諌正蒼多善䇿蒼上表薦良

續漢書曰府SKchar比古之元士皆三命也

漢舊注曰或曰漢𥘉SKchar史辟皆上言故有祑皆比命士其

所不言則爲百石屬其後皆自辟故通爲百石云

魏志曰董㝷字文奥爲人忠直爲軍謀SKchar青龍中上大興

宫室羣臣皆負𡈽㝷上書諌曰今臣自知言必死而臣自

譬於牛之一毛生旣無益其死何損且比夲不生矣是以

發筆流涕心與丗辭臣有八子臣死之後以累陛下

魏略曰令狐劭字孔叔在安邑毛城中㑹太祖攻破鄴遂

圍毛城城破劭等軰十餘人皆當斬太祖閱見之疑其衣

冠也問其祖考而識其父乃解於署軍謀SKchar

蜀志云馬良字季常爲左將軍SKchar後使吴良謂亮日今衘

國命恊穆二家幸爲良介於孫將軍亮曰君試自爲文良

即草曰寡君遺SKchar良通好以紹昆吾豕韋之勲其人𠮷荆

楚之令鮮於造次之華而有克終之美願降心納以慰將

命權善待之

吴志曰張温父允以輕財重士名顯州郡爲孫權東曹SKchar

晉中興書曰荀闓字道明有清稱京師爲之曰洛中英

英荀道明大司馬齊王囧辟以爲SKchar

又曰王珣弱冠而陳郡謝玄俱辟大司馬桓温語人曰謝

SKchar年三十必擁旄仗節王SKchar當作黒頭公皆未易才也

典略曰趙戩除萬年令遂遭三輔亂客荆州劉表以爲賔

客是時白衣平原祢衡髙論冠丗來遊京師詆䚹朝士及

南見戩歎之曰所謂鐵則干將莫耶木則椅桐梓漆人則

顔冉仲弓後辟魏王相國SKchar

殷氏家傳曰殷𥘿字子平爲大皇帝車𮪍SKchar委以書記上

歎曰非唯秋兎之毫乃是鷹鸇之爪

郭子曰王仲祖謝仁祖同爲王公SKchar在坐長史云謝SKchar

作異舞王命爲之謝便起舞神意甚暇王公熟視頋謂諸

客曰使人思安豐安豐王戎封也

語林曰王藍田少有癡稱王丞相以地辟之旣見無所他

問問來時米幾價藍田不荅直張目視王公王公云王SKchar

不癡何以云癡

     府屬諸府附

漢書曰谷永字子雲爲長安吏後愽學經書有茂才除𥙷

御史大夫屬

華嶠後漢書曰陳寵以時俗三府SKchar屬不肯親事但出入

養虚故寵獨勤心於事又以法令繁冗吏得生因縁以

致輕重乃置撰科牒辝訟比例使事𩔖相從以塞姧源其

後公府奉以爲法

魏志曰蔣濟字子通辟丞相主簿西曹屬令曰舜舉臯陶

不仁者逺臧否得中望於賢屬

又曰胡質字文德少與蔣子通俱知名於江淮間仕州郡

濟爲別駕使見太祖太祖問曰胡通逹長者寜有子孫不

濟曰有子曰質䂓摹大略不及父至於精良綜事過之太

祖辟爲丞相屬

臧榮緒晉書云劉沈字道真丗爲北州名族愽學好古辟

衛瓘屬

范亨燕書曰鮮于休有才器𠆸幹辟爲左光禄大夫曹屬

     諮議叅軍諸府附

齊書曰張岱歴爲三府諮議與典籖主帥共事事舉而情

得或謂岱曰主王旣以執事多門而毎能緝和公私云何致

此岱曰古人言一心可以事百君我爲政端平待物以禮

悔𠫤之事無由而及明闇短長更是才用之多少耳

南史曰栁叔夜年十六爲新野太守甚有名績𥙷遥光諮

議叅軍及事敗左右扶上馬欲與俱亡荅曰吾巳許始安

以死豈可負之耶遂自殺

     公府舎人

史記曰李斯上蔡人也爲丞相吕不韋舎人

漢書曰爰盎字𢇁楚人也爲將軍吕禄舎人

又曰田叔字子仁以壯勇爲衛將軍舎人衛青後使刺三

河奏事稱意爲京輔都尉

干寳晉紀云閻纉爲人鯁直不畏強禦𥘉仕爲太𫝊楊畯

舎人

     記室叅軍諸府附

魏志曰太祖以陳琳阮瑀管記室軍國書檄多琳所作鍾

㑹以中郎在大將軍管記室事爲心腹之任時人謂之子

吴志曰孫惠以書干東海王越詭其姓名自稱南岳逸民

𥘿祕之勉之以勤王匡丗之略辭義甚美越省書牓題道

衢招求其人惠乃出見越即以爲記室叅軍專掌文䟽豫

叅謀議毎造書檄越或驛馬催之應命立成皆有辝旨

何法盛晉中興書曰王丞少而冲淡弱冠知名太尉王衍

雅重之以比南陽樂廣司空東海王越以爲記室叅軍雅

相敬重勑子毗曰夫學之所益者淺體之所安者深閑習

禮度不如式瞻儀形諷味遺言不如親承音旨王叅軍人

倫之表汝其師之

又曰殷浩字淵源弱冠與京兆杜乂並有美譽善言玄理

論難精微故風流清談皆歸之征西將軍𢈔亮引爲記室

叅軍

又曰孔寅字舒元中宗命爲安東叅軍專掌記室時書命

殷積寅毎稱

沈約宋書曰孔顗署衡陽王義季記室奉牋固辭曰記室

之𡱈實惟華要自非文行秀敏莫敢居之顗學不綜實性

又踈惰何可以屬知秘記秉筆文闈假吹之尤方斯非濫

三國典略曰顔晃字克明瑯邪臨沂人也少孤貧有詞彩

褐梁邵陵王綸兼記室叅軍時東宫學士𢈔信常使于

府王使晃接對信輕其尚少曰此府兼記室幾人晃荅曰

猶少於宫中學士

杜龕爲吴興太守專好勇力梁元患之及使晃管其書翰

仍謂龕曰顔晃文學之士使相毗佐造次之間必冝諮禀

後周書曰郁慶領記室時北雍州獻白鹿羣臣欲草表陳

賀尚書⿱⺾⿰𩵋禾綽謂慶曰近代巳來文章華靡逮于江左彌復

輕薄洛陽後進祖述不已相公柄民䡄物君職典文房冝

製此表以革前弊慶操筆立成辝兼文質綽讀而𥬇曰枳

橘猶自可移况才子也

隋書曰魏澹專精好學愽渉經史善屬文詞采贍逸齊

愽陵王濟聞其名引爲記室

唐書曰李巨川字下巳隴右人國𥘉十八學士道玄之後

故相逢𠮷之姪曽孫父循大中八年登進士第巨川乹符

應進士屬天下大亂流離奔播切於禄仕乃以刀筆從諸

侯府王重榮鎮河中辟爲掌書記時車駕在蜀賊據京師

重榮匡合諸藩叶力殄㓂軍書奏請堆案盈几巨川文思

敏速翰動如飛傳之藩鄰無不聳動重榮収復之功巨川

之助也

典略曰阮瑀字元瑜陳留人以才自護曹洪聞其有才欲

使報荅書記瑀不肯榜笞瑀瑀終不屈洪以語曹公公知

其無病使人呼瑀瑀終惶怖詣門公見之謂曰卿不肯爲

洪且爲我作之瑀曰諾遂爲記室

丗說曰太原孫楚字子荆爲大司馬石苞記室叅軍

又曰郄超王珣並以儁才爲桓温大司馬所眷珣爲主簿超

爲記室叅軍桓時爲荆州超爲人多鬚珣形狀短小于時

西人爲之歌曰髯叅軍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

     府叅軍諸府附

魏志曰張范叅丞相軍事甚見敬重太祖征伐常謂文帝

曰舉動必咨此人丗子執子孫禮

又曰董昭等謂太祖冝進爵國公備九錫以彰殊勲密以

諮荀彧彧以爲太祖夲興義兵以匡朝寜國秉忠貞之誠

守退讓之實君子愛人以德不冝如此太祖由是心不

平㑹征孫權表請彧勞軍于譙國留彧以侍中光禄大夫

持節叅丞相軍事太祖軍至濡湏彧疾留壽春以憂薨時

年五十

又曰曹休字文烈劉備遣將呉蘭屯下辯太祖遣曹洪征

之以休叅洪軍事太祖謂休曰汝雖叅軍其實帥也洪聞

此令𢘆委事於休

又曰于禁屯頴隂樂進屯陽翟張遼屯長社諸將任氣多

共不恊使趙儼并叅三軍毎事誨諭遂相親睦

又曰太祖征馬超文帝留守使程昱叅軍田銀蘇伯等反

河間遣將軍賈信討之賊有千餘人請降議者皆以爲如

舊法昱曰誅降之意臣以爲不可誅也縱誅之冝先啓聞

衆議曰軍事有專無請昱不荅文帝起入特引見昱昱日

凡專命者謂有臨時之急呼吸之間者耳今此賊制在賈

信之手無朝夕之變故老臣不願將軍行之文帝荅曰君

慮之善即白太祖太祖果不誅太祖還聞之甚恱謂昱曰

君非徒明於軍計也又善處人父子之間

晉書曰魏舒字陽元爲相國叅府朝碎事未甞不見是非

至廢興大事衆人旣下意然後徐爲之多出衆議莫不敬

從晉王日魏舒堂堂人之領䄂也

又曰孫楚字子荆爲佐著作郎叅石苞驃𮪍軍事楚旣負

其才器頗侮易苞𥘉至揖曰天子命我叅卿軍𥘉叅軍不

敬府主楚旣輕苞遂制施敬自楚始也

又曰李㳙字宣伯容皃簡素頺然(⿱艹石)不足者而智度沉𮟏

言必有中髙祖爲大將軍㳙再叅軍上信重之臧榮緒晉

書曰𢈔敳字子嵩叅太𫝊軍事從子亮少時見敳在太𫝊

府僚佐多名士皆一丗秀異敳處其中常自䄂手

晉中興書曰郄超字景興少而卓犖不羈有曠丗之度俶

儻髙雋籠盖當時時人爲之語曰楊州獨歩王文度盛徳

絶倫郗景興交遊士林毎在勝抜又精於理義大司馬桓

温取爲叅軍英氣盖丗罕有所推與超相見常謂不能測

又曰薛兼爲軍𥙊酒言於中宗曰臣邑人張闓才幹堪任

當今之良器願垂引納以綜朝事中宗即召闓爲安東叅

又曰郭璞爲尚書郎大將軍王敦以璞有術取爲叅軍璞

畏不敢辭

又曰中宗之爲安東取周訪爲叅軍在散輩中未之識也

府進鎮東訪隨例爲叅軍時府叅軍譙國周訪有罪當死

誤収訪訪自列無罪而吏不察訪窮蹙乃身自執使仗𡚒

擊収捕數十人皆被創披散訪得逸走歸府聞中宗大驚

怒不問格闘之罪

又曰蘇峻反范汪逃遁西歸時𢈔亮温嶠治兵潯陽咸以

衆少賊強未敢即路且信使阻絶不相知聞及汪經過嶠

等訪焉汪曰賊政令不一貪暴縱横滅亡巳兆雖強易弱

朝廷倒懸冝時進討嶠等納之是日護軍平南二府交命

始解褐叅護軍事

又曰阮孚字遥集咸子也避亂渡江中宗以爲安東叅軍

蓬髮飲酒不以王務嬰心

又曰鎮南將軍劉弘以陶𠈉爲長史謂𠈉曰我昔爲羊太

𫝊叅軍羊公見語云君後當居我身處我今相察亦復然也

沈約宋書曰宗越隨栁元景北伐領馬幢主⿰𥘈籴栁元怙有

戰功在景後還𥙷後軍叅軍督護隨王誕戲之曰汝何人

遂得我府四字越荅曰征伐未死不憂不得諮議叅軍誕

大𥬇

宋書曰王瞻字明逺一字叔鸞負氣傲俗好貶裁人物仕

宋爲王府叅軍甞詣劉彦節直登榻曰君侯是公孫僕是

公子引满促SKchar唯余二人彦節外跡雖酬之意甚不恱

梁史曰沈警字丗明惇篤有行業學通左氏春秋家累千

金後將軍謝安命爲叅軍甚相敬重警内足於財爲東南

豪士無進仕意謝病歸安固留不止乃謂曰沈叅軍卿有

獨善之志不亦髙乎警曰使君以道御物前所以懐德而

至旣無用佐時故遂飲啄之願耳還家積載以墳素自娱

後𥘿記云姚襄遣叅軍薛瓉使桓温温以胡戲瓉瓉曰在

北曰狐居南曰狢何所問也

後周書曰梁昕以三輔望族上謁太祖見昕容貌瓌偉深

賞異之即授右府長流叅軍

文章志云頋凱之字長康愽學有文章性遟鈍爲桓温叅

軍甚𬒳親昵温甞語人云凱之體中有癡𭶑各半合而論

之只得平平耳

于寳司徒儀曰行叅軍之職掌凡使命及督察覆行之事

彈劾𥙷遺獻納聞見以逹視聽

丗語曰王子猷作桓温車𮪍叅軍桓謂王曰卿在府乆此當

相斷理𥘉不荅直髙視以手板柱頰云西山朝來致有爽

又曰郝隆爲桓公南蠻叅軍三月三日作詩不能者罰三

𦫵隆𥘉以不能受罰旣飲覽筆便作其一句云娵子瑜

躍清池桓問娵隅是何語荅云蠻名魚爲娵隅桓公曰作

詩何以爲蠻語隆荅曰千里投君始得爲府叅軍那得不

作蠻語

魏武選令曰今詔書省司𨽻官鍾校尉材智决洞通敏先

覺可上請叅軍事以輔闇政

俗說曰陶夔爲王孝伯叅軍三日曲水集陶在前行坐有

一叅軍督護在坐陶於坐作詩隨得五三句後坐叅軍督

護隨冩取詩成陶猶更思𥙷綴後坐冩其詩者先呈陶詩

經日方成王怪 陶叅軍乃復冩人詩陶愧愕不知所以

王後知陶非濫遂彈去冩詩者

葛亮與叅軍SKchar属教曰任重才輕固多闕漏前叅軍董

㓜宰每言輙盡數有諌云雖性鄙薄不能悉納㓜宰叅署

七年事有不至至于十反未有忠於國如亮可以少過矣

孫綽爲功曹叅軍駮事牋曰綱紀居管轄之任以糺司外

内駮議彈射誠無所拘然亦所以献可替否舉直䋲違而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