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五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五十六

 地部二十一

  陸    京    阿    峴

  隴    堆    墟    培塿

     陸

釋名曰髙平曰陸陸漉也川流漉而去也

說文曰陸髙平地也

周易曰鴻漸于陸夫征不復婦孕不育㓙利禦寇王弼曰陸髙之

頂也進而之陸與四相得不能復反者也

又曰莧陸夬夬中行無咎

易坤靈圖曰聖人受命瑞應先於河瑞應之至聖人殺龍

龍不可殺皆感氣也君子得衆人之助瑞應先見於陸瑞

應之至君子殺虵虵不如龍陸不如河

焦贑易林曰山没丘浮陸爲水魚燕雀無巢民無室廬

又曰鳬池水廉髙陸爲海江河橫流魚鱉成市

尚書曰𢘆衛旣從大陸旣作孔安國曰二水巳治從其故道大陸之地巳可耕作也

毛詩曰考盤在陸碩人之軸

又曰鴻飛遵陸公歸不復於女信宿毛萇曰陸非鴻所冝處也

周禮曰作車以行陸作舟以行水此皆聖人之作

樂動聲儀曰土肥饒原陸隘狹斯生奢侈之俗也

漢書曰禹陸行載車

又曰秦地有鄠杜竹林號曰陸海

又曰鄒陽奏書呉王曰髙皇帝水攻則章邯以亡其城陸

擊則荆王以失其地

魏名臣奏曰執金吾龐延秦其山居林澤有火耕畬種而

平地平陸雖有往古耒耜區種之法就其収者⿺辶商可䟽食

不足實食也

𨵿令内傳曰𨵿令尹喜生時其家堂陸地自生蓮華光色

鮮盛

文子曰却走馬以糞車𮜿不接於逺方之外是謂坐馳陸

老子曰蓋聞善攝生者河上公曰攝養也陸行不遇兕虎自然逺避害不

入軍不𬒳甲兵

莊子曰泉涸魚相與處陸相煦以濕相濡以洙不(⿱艹石)相忘

于江湖

王充論衡曰夫知古不知今謂之陸沉然則儒生所謂陸

沉者也

應劭風俗通曰荆鱉令死亡隨水上荆人求之不得也鱉

令至岷山下邑起見蜀望帝使鱉令鑿巠山然後蜀得陸

處望帝自以德不如以國禪與鱉令爲蜀王號曰開明傳

傳子曰堯遭洪水而貴陸湯大旱而重水

又曰陸田命懸於天人力雖脩苟水旱不時則一年之功

棄矣

六韜曰天下之人陸沉於殷乆矣

傳咸扇賦曰水不䇿𩦸陸不乗舟世無爲而爼豆設時有

虞而干戈脩

夏侯湛春可樂曰春可樂𠔃樂崇陸之可娱登夷岡以逈

眺𠔃超矯駕乎山嵎

又秋可哀曰秋可哀𠔃哀南畒之菜荒旣採蕭於大陸𠔃

又刈蘭乎崇岡

又梁田賦曰嬉于夷寕之廣陸歩于大野之長京察田疇

之疆畔𠔃𮗚遊雉之逸形

     京

說文曰京人所爲絶髙丘也

毛詩曰升彼墟矣以望楚矣望楚與堂景山與京毛萇曰京髙丘

又曰曽孫之稼如茨如梁曽孫之𢈔如玹如京

又曰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彼髙岡無矢我陵

爾雅曰丘之髙絶者曰京

張揖廣雅曰四起曰京

應劭風俗通曰京謂非人力所能成天地性自然也京師

義亦取此

     阿

說文曰大陵曰阿一曰阿曲阜也

毛詩曰無矢我陵我陵我阿無飲我泉我泉我池鄭𤣥曰文王侵

阮國阮之兵無敢當其陵及阿又無敢飲於泉及池者也

又曰有卷者阿飃風自南毛萇曰惡人𬒳化而消猶飃風之入曲阿也愷悌君

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

又曰誰謂爾無羊三百維群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或降

于阿或飲于池

又曰陟彼中阿言採其䖟

又曰考盤在阿碩人之薖

又曰菁菁者莪在彼中阿

又曰綿蠻黃鳥止于丘阿

張揖廣雅曰曲陵曰阿

史記曰黃帝披山通道而邑于𣵠鹿之阿

帝王丗紀曰蚩尤氏強與榆岡爭王於涿鹿之阿

穆天子傳曰天子西征升于九阿郭璞曰今新安縣十里九坂也

嵆康聖賢髙士傳讃曰許由養神宅于箕阿德眞體全擇

日登遐

樂資春秋後傳曰阿旁宫未成成更欲擇令名名之作宫

阿旁故天下謂之阿旁宫

漢武内傳曰西王母命侍女SKchar云仰上升絳庭下遊日窟

阿頋盻八落外逺指九空遐

董覽呉地志曰曲阿秦時名雲陽太史云東南有天子氣

在雲陽之間故鑿北岡令曲而阿因名曲阿

桓寛鹽鐵論曰晉有河華九阿而奪於六卿齊有㤗山巨

海而脅於田常

孫楚王驃𮪍誄曰逍遥芒阿闔門下帷研精六藝採頥鈎

湛方生詩曰發鞌踞平陸秣馬青山阿濁酒炙枯魚鼎食

何必過

𡊮宏採菊詩曰息足廻阿圎坐長林披榛即澗藉草依隂

酈炎詩曰靈芝生河洲動揺困洪波秋蘭榮河晚嚴霜瘁

其柯哀哉二芳草不殖太山阿

摰虞遷宅誥曰惟大始三年九月上旬渉自洛川周于原

阿乃卜昌水東黃水西背山靣隰惟此良

陸機逸民賦曰相荒土而卜居𠔃度山阿而考室

又緩齊歌行曰遨仙聚靈族髙讌曽城阿長風萬里舉慶

雲欝嵯峨

     峴

從征記曰青峴沙峴一名小峴木多櫨杏

續述征記曰莵頭峴雖無峭嶮然連林脩坂數十里中行

者固亦宻勿矣

伏琛齊地記曰萊蕪谷有銅冶峴古鑄銅處朱虚城西有

山峴逺而峻今名半車峴

白淵之齊道記曰黃丘北十里有鸑鷟峴下帶長澗東北

流經牛山山去此水八十餘里今號曰牛頭水是齊景公

所登而歎處

劉楨京口記曰去城九里有白在峴

江乗地記曰城東四十五里竹里山王途所經途甚傾嶮

行者號爲飜車峴也

武昌記曰城東南有金牛崗崗西有石鼔峴上有三石鼔

鼔鳴天必雨

     隴

方言曰秦晉之間冢謂之隴

說文曰隴天水天坂也

廣志曰泳沙在玉門𨵿外東西數百里有三断名曰三隴

三秦記曰隴西開其坂九廽不知髙幾里欲上者七日乃

越髙處可容百餘家下處數十萬户上有清水四注俗SKchar

曰隴頭流水鳴聲幽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絶去長安千里

望秦川如帶又𨵿中人上隴者還望故郷悲思而歌則有

絶死者

秦州記曰隴西郡東一百六十里得隴山南北亘接不知

逺近東西廣百八十里其髙處可三四里登此嶺東望秦

川四五百里極目茫然墟宇桒梓與雲霞一色東人西役

升此而頋瞻者無不悲思其上懸巖吐霤於嶺中淵停名

曰萬石淵溢流散下皆注於渭故北人升此而歌

始興記曰盧水合武水甚險名曰新隴有太守周昕廟即

始開此隴者行者放雞散米以祈福而忌着濕衣入廟

     堆

爾雅郭璞注曰江東呼地髙堆者爲敦

說文曰阜小阜也

又曰巴蜀山岸脅之堆傍欲落者曰坁坁崩聲聞數百里

漢書曰楊雄上書曰往者圖西域豈爲康居烏孫踰白堆

而寇西邊哉乃以制匈奴也堆形如𡈽龍無頭尾髙者二三丈

水經注曰緱氏山仙者昇焉言王子晉控鶴斯阜靈王望

而不得近舉手謝而去其處得遺屣焉俗謂爲父堆

又曰凾𨵿直北隔河有層阜巍然獨秀孤峙河陽世謂之

風陵戴延之所謂風埏者也

又曰瞿堆南絶壁峭峙孤嶮雲髙望之形(⿱艹石)覆唾壷髙二

十餘里羊腸蟠道三十六廻開山圖謂之仇夷所謂積石

嵯峨嶔岑隱阿者也上有平田百頃煑𡈽成塩因以百頃

爲號山上豊水泉所謂清泉湧沸潤氣上流者也漢武帝

元狩六年開以爲武都郡天地大澤在西故以都爲目矣

長安圖曰髙望堆在延興門南八里

潘岳西征賦曰慿髙望之陽隈

梁州記曰南鄭城泝漢上五十里水邊有漢武堆漢武嘗

遊此以爲鈎臺後人覩其崇基謂之漢武堆

述異記曰當陽縣南有龍川鳯川云漢帝時八龍五鳯常

遊於此亦呼爲五鳯堆

安定圖經曰振履堆者故老云夸父逐日振履於此故名

     墟

說文曰墟大丘也崐崘謂之㠊

史記曰成王伐管蔡以殷餘人封康叔爲衛君居故啇墟

漢書曰元城郭東有五鹿之墟即沙麓之地也

越絶書曰千里墟者闔廬以鑄干將劒處

又曰呉門外鷄坡墟故呉王所畜鷄處也

新序曰齊桓公出見遺墟問諸野人野人曰是SKchar之墟公

SKchar氏何爲亡對曰善不能行惡不能去所以爲墟矣

風俗通曰謹案尚書舜生姚墟

又曰姚墟在濟隂城陽縣帝顓頊之墟閼伯之墟是也

     培塿

說文曰附婁小𡈽山也

左傳曰培塿無松栢

方言曰冢秦晉之間謂之培塿

墨子曰培塿之沉則生松栢民衣焉食焉家焉死焉地終

不責德故以爲仁

風俗通曰培塿者即阜之𩔖也今齊魯之間田中小髙者

名之爲培塿矣


太平御覽卷第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