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七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七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七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七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七十八

 樂部十六

     琴中

樂府解題曰水僊操伯牙學琴於成連先生三年不成至

於精神寂寞情之專一尚未能也成連云吾師方子春今

在東海中能移人情乃與伯牙俱徃至蓬萊山留𪧐伯牙

曰子居習之吾將迎師刺舡而去旬時不返伯牙近望無

人但聞海水洞滑崩澌之聲山林窅寞群鳥悲號愴然而

嘆曰先生將移我情乃援琴而歌曲終成連廻刺船迎之

而還伯牙遂爲天下妙矣

又曰雉朝飛操者齊宣王時處士犢沐子所作也年七十

無妻出薪於野見雉雌雄相隨則心悲乃仰天歎曰聖王

在上恩及草木鳥獸而我獨以不𫉬援琴而歌以自傷

又曰思歸引衛有賢女劭王聞其賢請娉之未至王薨太

子曰吾聞齊桓得衛SKchar覇今衛女賢者欲留之大夫曰不

(⿱艹石)賢必不我聽聽亦不賢不足取太子不聽遂留拘𭰹

宫思歸不得歸援琴而歌曲終自縊而死

楊雄琴清英曰尹𠮷甫子伯竒至孝後母譛之自投江中

衣苔帶藻忽夢見水仙賜其羙樂唯念飬親揚聲悲歌船

人聞而學之𠮷甫聞船人之聲疑似伯竒援琴作子安之

琴操曰髙陵牧子娶妻無子父母將改娶牧子援琴皷之

痛恩愛乖離故曰別鶴操

楊雄琴清英曰雉朝飛操者衛女之作也衛侯女嫁於齊

太子至中道聞太子死問傅母何如𫝊母曰旦徃當䘮畢

不肯歸終之以死焉𫝊母好琴取女自操琴於冢上皷之

忽三雉俱出墓中𫝊母撫雌雉曰女果爲雉耶言未卒俱

飛而起忽而不見𫝊母悲痛援琴作操故曰雉朝飛

琴操曰古琴曲有歌詩五曲一曰鹿鳴二曰伐檀三曰騶

虞四曰鵲巢五曰白駒又有十二操一曰將歸操孔子所

作孔子之趙聞殺鳴犢而歸作此曲也二曰𠋣蘭操孔子

所作傷不逢時三曰龜山操孔子作季桓子受齊女樂孔

子欲諌不得退而望魯龜山作曲喻季氏(⿱艹石)龜山之蔽魯

也四曰越裳操周公所作五曰拘幽操文王作文王拘於

羑里作此曲六曰歧山操周人爲太王所作七曰履霜操

尹𠮷甫子伯竒無罪見逐自傷作此曲八曰雉朝飛操沐

犢子所作沐犢子七十無妻見雉𩀱飛感之作此曲也九

曰別鶴操啇陵牧子所作娶妻五年無子父母欲改娶其

妻聞之中夜悲牧子因之作此曲十曰殘形操曽子夢見

一狸不見其足而作曲十一曰水僊操伯牙所作十二曰

壞陵操伯牙所作又有九引一曰列女引楚樊SKchar所作二

曰伯SKchar引魯伯SKchar所作三曰貞女引魯⿰氵𭝠室女所作四曰

思歸引衛女所作五曰霹𮦷引楚啇梁出遊九臯之澤遇

風雷霹𮦷畏懼而歸作此引六曰走馬引樗里牧恭所作

牧恭爲父報𡨚殺人而亡藏於山林之下有天馬引之感

作此引七曰箜篌引霍里子髙所作即公無渡河曲八曰

琴引𥘿時屠門髙所作九曰楚引楚龍丘子髙所作又有

河間雜歌二十一章

琴歴曰琴曲有蔡氏五弄𩀱鳯離鸞歸風送逺幽蘭曰雪

長清短清長側清調瑟調大遊小遊明君胡茄廣陵散白

魚歎楚妃歎風入松烏夜啼楚明光石上流泉臨汝侯子

安之流漸洄𩀱燕離陽春弄恱弄連弄恱人弄連珠弄中

揮清暢志清看客清僻清婉轉清

大周正樂曰師襄子夫子琴師也方子春教成連生皷琴

能化人情者也成連先生教伯牙皷琴者也鍾子期善聽

知音者子期死伯牙終身不皷琴者也顔淵聽夫子琴知

周衰者也㳙子操琴心玉篇者也禽髙以琴飬性求仙於

羅浮山中皷琴於郢中奏陽春白雪者也雍門周以琴感

孟甞君悲者也鄒忌與齊王言琴事以方正定德者也榮

啓期對夫子彈琴言三樂之事者也禽孟臨巒户死而琴

歌者也應侯皷賈子對以取牛婦人者也子桑飢寒欲死

皷琴而歌者也師曠爲晉平公探微感玄鶴二七下舞者

也師㳙冩濮上琴聲者也子夏除䘮曰琴樂曰不敢不至

者也閔子騫除䘮曰彈琴不成聲者也宓子賤治單父不

下堂彈琴而邑自理者也踞轉皷琴春秋晉大夫張骼輔

轢者也衛師曹衛獻公令師曹教公嬖妾師曹鞭之公怒

之鞭師曹三百者

又曰冠先生宋人也以釣魚爲業宋景公問道不告殺之

後十五年在宋城門下彈琴者也巳上自堯神人暢至始

皇九十三弄好士二十七人並爲上石

又曰𣏌梁妻者齊邑𣏌梁殖妻之所作也莊公襲莒殖戰

而死莊公還遇其妻於路使使者道吊之妻曰今殖有罪

君何辱命焉(⿱艹石)殖免於罪賤妾有先人之弊廬妾不敢受郟

吊也公乃吊諸室成禮而去妻歎曰上則無父中則無夫

下則無子外無所依内無所𠋣將何以立吾節豈能更二

哉死而已矣於是乃援琴而皷之

又曰伐檀操者魏國女之所作也傷賢者𨼆弊素飱在位

閔傷怨曠失其嘉㑹夫聖主之制能治人者食於人不能

治人者食於田今賢者隠退伐木小人在位食禄懸珍𤦺

積百榖并包有土德澤不加百姓傷痛上之不知王道之

不施仰天長嘆援琴而皷之

又曰將歸操者孔子之所作也趙簡子循執玉帛以聘孔

子孔子將徃未至渡狄水聞趙殺其賢大夫竇鳴犢喟然

而歎曰夫趙之所以治者鳴犢之力也殺鳴犢而聘余胡

丘之徃也夫燔林而田則麒麟不至覆巢破𡖉則鳯皇不

翔鳥獸尚𢙣傷𩔖而况君子哉於是援琴而皷之

又曰歧山操者周大臣之所作也大王居𡺳狄人攻之仁

恩惻隠不忍流血選練珍寳犬馬皮幣束帛與之狄侵不

止問其所欲欲得𡈽地大王曰𡈽地者所以飬萬民也吾

將委國而去矣二三子亦何患無君焉遂杖䇿而出喻乎

梁而邑乎歧山自傷劣不能化夷狄爲之所侵喟然歎息

援琴而皷之

又曰三士窮操者其思革子之所作也其思革子城石文

子叔愆子三人相與爲友聞楚城子賢而好士三子相與

俱徃見之至於磝磽嶔岩之間卒逢飄風𭧂雨相與俱伏

空柳之下衣寒乏粮自度不得活三人相視而歎曰與其

飢寒俱死也豈(⿱艹石)併衣粮於一人哉二人俱以其思革子

爲賢推衣粮與之革子曰死則共之今二子以賢愚相辝

乃以死讓孰賢哉辝而不受二子曰吾自以相與猶左右

手也左傷則右救之右傷則左救之子不我受俱死無名

於丗不亦痛乎於是思革子乃受之二子遂凍餓而死其

思革子抱二子尸而埋之號天哭泣竭哀而去徃見於楚

王楚王知其賢者於是旨酒嘉餚設鍾皷樂之其思革子

愴然有憂悲之意楚王心動恠而不恱乃推罇罷樂引琴

而進其思革子援琴而皷之作相與別散之意王聞曰子

琴音何苦哀也革子推琴離席長跪涕流而下對臣友三

人石丈子叔愆子𥨸慕大王髙義欲俱來謁至於磝磽嶔

岩之間逢飄風𭧂雨衣寒粮乏度不能俱活二子俱不以

臣爲不肖推糧與臣二子逢凍餓死大王雖陳酒餚設樂

誠不敢酣樂也楚王曰嗟乎乃如是耶於是賜其思革子

黄金百斤命左右棺歛収二子而葬之以其思革子爲相

故曰三士窮

又曰鹿鳴操者周大臣之所作也王道衰君志傾留心聲

色内顧妃后設旨酒嘉肴不能厚飬賢者盡禮極歡形見

於色大臣照然獨見必知賢士幽隠小人在位周道陵遟

自以是始故彈琴以風諌歌以感之庶幾可復歌SKcharSKchar鹿

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賔皷瑟吹笙吹笙皷簧承筐是將人

之好我示我周行此言禽獸得羙甘之飡尚知相呼傷時

在位之人不能乃援琴以刺之故曰鹿鳴也

又曰騶虞操者邵國女之所作也古有聖王在上君子在位

役不踰時不失嘉㑹内無怨女外無曠夫及周道衰微禮

義廢㢮強陵弱衆暴寡萬民騷動百姓愁苦男怨於外女

傷於内内外無主内迫情性外迫禮義歎傷所說而不逢

時於是援琴而歌

又曰猗蘭操者孔子之所作也孔子周流天下應聘諸侯

莫能任用自衛反魯過隠之中見薌蘭之獨茂也喟然而

歎曰夫蘭當爲王者香今乃獨茂與衆草爲伍譬猶賢者

不逢時與鄙夫爲倫也凭車撫軾援琴而皷之自傷不逢

時也

又曰龜山操者孔子之所作也齊人饋女樂季桓子受之

魯君閉門不聽朝當此之時季氏專政上僣天子下畔大

夫賢聖斥遂䜛邪滿朝孔子欲諌而不聽復退而望魯魯

有龜山蔽之譬季子於龜山託勢位於斧柯季氏專政道

猶龜山之蔽魯也傷政道之不用閔百姓不得其所欲誅

季氏而力不能於是援琴而歌

又曰白駒操者失朋友之所作也其友賢俱仕乎衰乱之

丗君無道不可匡輔依違微風諒不見受國士詠而思之

援琴而長歌

又曰越甞操者周公之所作也周公輔相成王成就文王

之道天下太平萬國和㑹江黄納貢越甞重九譯而來獻

白雉執䞇曰吾君在外國也頃無迅風𭧂雨意者中國有

聖人乎故遣臣來周公於是仰天而歎之援琴而歌

又曰拘幽操者文王之所作也紂爲無道上逆天文下變

地理刑無罪殺不辜斮朝渉刳孕婦百姓怨悲海内同心

苦之文王爲西伯種德修仁布其恩惠天下三分有其二

紂大怒其有仁心也召而朝之拘於羑里文王憂愁援琴

而皷之故曰拘幽操也

又曰聶政刺韓王者聶政之所作也聶政父爲韓王治劒

過時不成韓王殺之時政未生及壯問其母曰父何在母

告之政欲殺韓王乃學塗入王宮㧞劒刺韓王不得走政

踰城而出去入太山遇仙人學皷琴⿰氵𭝠身爲厲吞炭變其

音七年而琴成欲入韓國道逢其妻妻對之泣下對曰夫

人何故泣妻曰聶出遊七年不歸吾常夢相思見君對妾

𥬇齒似政齒故我心悲而泣也政曰天下人齒盡相似耳

胡爲泣乎即別去復入山中仰天而歎曰嗟乎變容易身

欲爲父報仇而爲妻所識父讎當何時復報援石擊落其

齒留山中三年習琴持入韓國人莫知政政皷琴闕下觀

者成行馬牛止聽以聞韓王王召政而見之使之彈琴政

即援琴而皷之内刀在琴中政於是左手持衣右手出刀

以刺韓王殺之曰烏有使者生不見其父可得死乎政殺

國君罪當及母即自犂剥面皮断其形體人莫能識知乃

梟磔政形躰市懸金其側有知此人者賜金十斤遂有一

婦人徃而哭之曰嗟乎爲父報讎耶頋謂市人曰此所謂

聶政也爲父報仇知當及母乃自屠剥面何愛一女之身

而不揚吾子之名哉乃抱政尸而哭𡨚結䧟塞遂絶行脉

而死故曰聶政刺韓王也

又曰曽子歸耕者曽子之所作也曽子事孔子十有餘年

眷然念二親年衰飬之不備欲歸而重歎之於是援琴而

皷之

又曰崔子渡河者閔子騫之所作也崔子早無母其後母

常以其死母名呼之不應者後母輙笞之崔子惡與其母

同名欲自殺恐揚父𢙣又死母名應則逆非義也則以能

遊渡河爲辝繫石於腹入水自沉而死衆人但以爲不能游

耳莫知其故自沉是以父過不揚閔子騫大其能爲父隠

傷痛之故援琴而皷之以羙其意故曰崔渡河

又曰屈原自沉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楚同姓也爲懷王

佐愽聞強識䟽通政事入則與王議國計䇿以施号令出

則接遇賔客應對諸侯上官大夫與之争寵害其器能譛

之於王曰使屈原毎一出矜伐功以其非已莫能爲懷王

怒而斥之屈原自傷懷忠而見疑憂愁面目𥠖黒臨河而

哀思著離騷九歌九歎七諌之辝仰天而歎援琴而皷之

又曰孔子厄者孔子之所作也孔子應聘於楚待禮於陳在

陳絶粮從者病莫能興喟然而歎曰歸邪歸邪吾黨之小

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於是援琴而皷之以自

叙其志故曰孔子厄

又霍將軍歌者霍去病之所作也去病爲討冦校尉爲人

少言勇而有氣使擊匈奴斬首二千後六出斬首十餘萬

級益封萬五千户祑禄與大將軍等於是志得意歡乃援

琴而皷之

又曰鳯凰來儀者周成王之所作也成王即位用周召畢

榮之属天下大治殊方絶域莫不蒙化是以越常獻雉重

譯來貢太平之瑞同時而應麒麟游苑圃鳯凰翔舞於庭

頌聲並作僉然大同於是成王乃援琴而皷之

又曰子安 者其門離湏之作也其門離湏兄弟三人長

兄從軍二年不歸離湏坐事𬒳刑天下昏乱兵革騷動宗

族離散離湏當逺徃輸持其小弟徃𭔃所知分别相去垂

涕而决其弟戯欷謂湏曰吾生不賭母長不識父遭㒹沛

擾攘之丗兄從軍不歸子復逺輸未知反期一旦是非使

吾無所依吾聞兄在林梨欲徃從之離湏止之曰兵革交

錯道路不通子爲我無徃徃必不還令吾兄弟分別死別

不亦痛乎喟然不應啼泣而別離湏属其主人曰子欲徃

愼爲我勿遣也去數日卒夜亡不知其處離湏來還分布

求之卒不得憂思不樂仰天而歎於是援琴而皷之

又曰力㧞山者項羽之所作也項王爲漢所圍於垓下諸

侯兵悉到圍數重項王夜覺聞漢軍四面楚歌驚起坐仰

天而歎曰漢得吾衆是何楚歌之多於是心悲援琴而皷

又曰禹上㑹稽者禹之所作也堯時洪水㴞天百姓巢居

不安堯乃徴禹而使治之乃决江河上㑹稽山頋曰嗚呼

洪水滔天下人愁悲上帝俞咨三過吾門不入父子道衰

非欲伐功也傷君莫知不欲煩下民嗟乎天非欲數煩下

嗟嗟不欲煩下民自是之後百姓降丘𥠖庶乂安彈琴以

自歎故曰禹上㑹稽

又曰箕子吟者箕子之所作也箕子紂之諸父也紂爲無

道殺比干醢梅伯斮朝渉刳孕婦奢滛驕恣不修道徳箕

子不可諌乃𬒳髮佯狂痛宗廟之丘墟喟然援琴而皷之

又曰文王思士者文王之所作也文王思得賢士與爲治

出田迺援蓍而卜之卦得所𫉬非龍非麟非虎非熊迺帝

王之師也至渭之陽果遇吕尚與語大恱之曰吾先人太

公有言當有聖人適周子其是邪遂載與之俱歸立以爲

師号曰太公望文王恱喜乃援琴而皷之自叙思士之意

故曰文王思士

又曰武王伐紂者武王之所作也武王興師伐紂伯夷叔

齊㧞劒扣馬曰父死不葬而争天下非孝也執贄而事之

舉兵而伐之非義也武王以告太公望太公曰循大行者

不頋細禮立大功者不恤後愆遂剋殷誅紂於牧野於是

天下晏然萬民懽忻武王援琴而皷之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七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