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二十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二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二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一

宗親部十一

   慈母保母  乳母  妾  出婦

   舅舅母   外甥  姨

     慈母保母

禮記内則曰子生異爲孺子室於宫特掃一室以處之擇於諸母

與可者必求其寛𥙿慈惠温良恭敬愼而寡言者使爲子

師其次爲慈母其次爲保母皆居子室此人君飬子之禮也諸母衆妾也可

者𫝊御之屬也子師教示以善道者慈母知其嗜欲者保母安其居處者士妻食乳之而巳

又曽子問曰子㳺曰䘮慈母如母禮與如母謂父卒三年也孔子曰

非禮也古者男子外有𫝊内有慈母君命所使教子也何

服之有言無服也昔者魯昭公少䘮其母有慈母良及其死也

公弗忍也欲䘮之有司以聞曰古之禮慈母無服今也君

爲之服是逆古之禮而亂國法也(⿱艹石)終行之則有司將書

之以遺後丗無乃不可乎公曰古者天子練冠以燕居吾

弗忍也遂練冠以喪慈母䘮慈母自魯昭公始也

左傳襄六曰宋大災宋伯SKchar卒侍姆也姆女師也

     乳母

史記曰武帝時有所幸倡郭舎人者發言陳辭雖不合道

然令人主和恱武帝少時東武侯母甞養帝帝壯時號曰

大乳母率一月再朝朝奏入有詔使幸臣馬遊卿以帛五

十疋賜乳母有詔得令乳母乘車行馳道中當此之時公

卿大臣皆敬重乳母乳母家子孫奴從者横𭧂長安中當

道掣頓人車馬奪人衣服聞於中不忍致之法有司請徙

乳母家室處之於邊奏可乳母當入至前面見辭乳母先

見郭舎人爲下泣舎人曰即入見辭去勿疾歩數還顧乳

母如其言謝去郭舎人疾言罵之曰咄老女子何不疾行

陛下巳壯矣寜尚湏汝乳而活耶於是武帝憐之乃下詔

止無徙乳母

後漢書曰安帝時鄧太后臨朝帝不親政事小黄門李閏

與帝乳母王聖甞共譛太后兄執金吾鄧悝等言欲廢帝

立平原王德帝毎忿懼及太后崩遂誅鄧氏而王聖 女

伯榮扇動内外競爲侈虐明年帝崩立北郷侯爲天子王

聖及黨與皆見徙

王隠晋書曰賈充子𥠖民三歲乳母抱向閤充入𥠖民喜

踊充嗚之充夫人郭槐遥望疑充即鞭殺乳母兒思母病

死槐又生男向歳乳母抱中庭充過拈兒頰郭又疑之復

鞭殺乳母兒又死充遂無嗣

譚藪曰宋何承天爲著作郎時新著作多貴遊少年或戲

承天謂爲妳母承天曰鳯凰將九子妳母何言耶

     妾

禮記曲禮曰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

又内則曰聘則爲妻奔則爲妾妾之言接也聞佼有禮走而徃焉以得接見於君子

又曰妾雖老年未滿五十必與五日之御雖婢妾衣服飲

食必後長者妻不在妾御莫敢當夕辟女君之御日也妾將生子

及月辰夫使人日一問之

左傳成上曰魯聲伯之母不聘不娉無媒禮穆姜曰吾不以妾

爲姒昆弟之妻相謂爲姒生聲伯而出之

又昭五晏子對齊景公曰内寵之妾肆奪於市外寵之臣僣

令於鄙

又哀下曰魯公子荆之母嬖荆哀公庶子將以爲夫人使宗人

亹夏獻其禮宗人禮官對曰無之公怒曰女爲宗司立夫人國

之大禮也何故無之對曰周公及武公娶於薛孝惠娶於

啇自桓以下娶於齊此禮也則有(⿱艹石)以妾爲夫人則固無

其禮也

     出婦

禮記檀弓曰子上之母死而不䘮子上孔子曾孫子思伋之子名白其母出

人問諸子思曰昔者子之先君子䘮出母乎曰然禮爲出母期父

卒爲文後者不服耳子之不使白也䘮之何也子思曰昔者吾先君

子無所失道道隆則從而隆道汚則從而汚汚猶殺也有隆有殺進退

伋則安能自予不能及爲伋也妻者是爲白也母不爲伋也

妻者是不爲白也母故孔氏之不䘮出母自子思始也

又内則曰子甚冝其妻父母不說冝猶善也

漢書曰王𠮷少時學問居長安其東家有大𬃷樹垂庭中𠮷

婦取𬃷以啖𠮷𠮷後知之乃去婦東家聞而伐其樹隣里

共止之因固請𠮷令還婦里中爲之語曰東家有樹王陽

去婦東家𬃷完去婦復還

又曰王禁生元后元后母魏郡李氏女也後以妬去更嫁

爲河内荀賔妻

後漢書曰馮衍娶北地女任氏爲妻悍忌不得畜媵妾兒

女常自探井臼老竟逐之

又曰黄允濟隂人也以雋才知名郭林宗見而謂曰卿有

絶人之才足成偉器然恐守道不篤將失之矣後司徒𡊮

隗欲爲從女求姻見允而歎曰得壻如是足矣允聞而黜

遣其妻夏侯氏婦請姑曰今當見棄方與黄氏長辭乞一

㑹宗屬以展離訣之情於是大集賔客二百餘人婦中坐

攘𬒮數允隱慝穢惡十五事言畢登車而去允以此廢於

又曰李充字大遜家貧兄弟六人同衣遞食妻𥨸謂充曰

今貧居如此難以乆安願思分異充僞許之曰當醖酒具

㑹請呼郷里内外充於坐中前跪白母曰此婦無狀而教

充離間母兄罪合遣斥便呵叱其婦遂令出門婦衘涕而

齊書曰劉瓛母孔氏瓛娶王氏縁壁挂履土落孔氏床上

孔氏不恱瓛即出其妻

梁書曰孔謙從兄靈慶甞病𭔃於謙謙出行還問起居靈

慶曰向飲冷𤍠不調即時猶渴謙退遣其妻

家語曰婦有七出三不去七出者不順父母無子滛僻嫉

妬惡疾多口舌𥨸盗不順父母者爲其逆德也無子者爲

其絶丗也滛僻者爲其亂族也嫉妬者爲其亂家也惡疾

者爲其不可供粢盛也多口舌者爲其離親也𥨸盗者爲

其反義也三不去者謂有所取無所歸也與其經三年之

䘮也先貧賤後冨貴也凡此皆聖人所以慎男女之際重

婚姻之始也

又曰曽子妻以炊藜蒸不熟出之

古樂府詩曰上山採𧃲蕪下山逢故夫迴首問故夫新人

復何如

      舅舅母

釋名曰舅乆也

爾雅曰母之昆弟爲舅

毛詩𥘿風曰渭陽康公念母也康公之母晉獻公之女文

公遭麗SKchar之難未反而𥘿SKchar卒穆公納文公康公時爲太

子贈送文公于渭之陽念母之不見也我見舅氏如母存

焉及其即位思之而作是詩也我送舅氏曰至渭陽何以

贈之路車乗黄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贈之瓊瑰玉佩

儀禮曰舅母之昆弟也傳曰何以服緦從服也言從母服也

禮記檀弓曰從母之夫舅之妻二夫人相爲服君子未之

言也

左傳僖中曰𥘿伯納晉公子重耳及河子犯以璧授公子

曰臣負覊紲以從君廵於天下臣之過多矣臣猶知之而

况君乎請由此亡公子曰所不與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

投其璧于河

又曰𢈔懌甞以毒酒餉江州刺史王允之允之覺其有毒

飲犬犬斃乃密奏之帝曰大舅巳亂天下小舅復欲爾邪

懌聞飲酖而卒

又曰劉璵字慶孫與弟琨字越石並爲尚書郎郭弈之甥

也名著當時京師爲之語曰洛中弈弈慶孫越石

又曰荀勗頴川人少孤貧依於舅氏㓜而歧嶷早成十歳

能屬文鍾繇曰此兒當及曽祖爽耳

又曰殷浩坐徙東陽信安縣外甥韓康伯浩素賞愛之隨

至徙所經歳還都浩送至渚側詠曹顔逺詩曰冨貴他人

合貧賤親戚離因而下泣

又曰衛玠字叔寳驃𮪍將軍王濟玠之舅也雋爽風姿毎

見玠輙歎曰珠玉在旁覺我形穢

又曰郄愔字方回與姉夫王羲之有邁丗之風獻之兄弟

愔子超未亡時献之兄弟甞躡履脩甥舅之禮及超死見愔怠慢履

而候之命席便坐愔慨然曰嘉賔不死䑕子敢爾

又曰武帝楊后諱艶字瓊芝弘農人母天水趙氏早卒依

舅家舅母仁愛親乳之使他人乳已子

說曰衛展字道舒爲江州有舊投之都不祗待唯餉王

不留行一斤此人便命駕李弘範聞之曰家舅刻薄反役

使卉木也

又曰魏明帝爲外祖築館旣成謂左右曰當何名之侍中

繆襲曰陛下聖思齊於哲王罔極過於曽閔此館之興情

鍾舅氏冝以渭陽名焉上從之

妬記曰謝太傅劉夫人不令太傅有別房寵公旣深好聲

色不能全節遂頗欲立妓妾兄子及外甥等微逹其旨乃

共諌劉夫人方便稱關睢螽斯有不妬忌之德夫人知諷

巳乃問誰撰詩荅曰周公夫人曰周公是男子乃相爲耳

(⿱艹石)使周姥傳應無此語也

蔡邕進表曰平丘程末年十四時父叔没末抱屍號泣悲

哀舅哀其羸劣嚼𬃷肉以哺之末見食歔欷不能吞咽

     外甥

釋名曰姉妹之子曰甥出配他男而生也

爾雅曰男子謂姉妺之子爲出謂我舅者吾謂之甥也

儀禮子夏傳曰甥何以緦報之也

左傳莊公曰楚文王伐申過鄧鄧祁侯曰吾甥也止而享

之騅甥𨈭甥養甥請殺楚子鄧侯不許三甥曰亡鄧國者

必此人也(⿱艹石)不早圖後君噬臍其及圖之乎

史記曰汲黯字長孺濮陽人司馬安是其姉子與黯同爲

太子洗馬

漢書曰霍去病衛青姉少兒子也

又曰顔安字翁孫魯人眭孟姉子也

東觀漢記曰黄香字文強年十二家業虚貧衣食不贍舅

龍郷侯爲作衣𬒳不受

晉書曰魏舒少爲舅寗氏所養寗氏營宅相者云當出貴

甥舒時尚㓜自言曰當爲外氏成此宅相

又曰石崇字季倫其甥歐陽建與趙王倫有𨻶倫僞詔收崇

及建建作臨終詩

又曰謝重字景重子約字宣暎曽於公座戯嘲無禮於其

舅𡊮湛湛謂曰汝父昔巳輕舅今汝復來加我可謂兩丗

無渭陽之情約父重即王敬之外孫與舅有不恊之論湛

故有此云

又曰范汪少孤年六𡻕過江依外家𢈔氏荆州刺史王澄

見之曰興范族者必此子也十三䘮母居䘮盡禮及長好

愽識多通善談名理

又曰韓康伯清和有思舅殷浩曰康伯能自摽置居然是

出群器也

又曰何無忌東海郯人少有大志鎮北將軍劉牢之即其

舅也時鎮京口每有大事皆叅議之桓玄之SKchar與劉𥙿劉

毅共興義兵桓玄聞之甚懼其黨曰烏合之衆𫝑必無成

玄曰劉𥙿勇冠三軍劉毅家無擔石之儲摴蒱一擲百萬

何無忌劉牢之甥酷似其舅共舉大事何爲無成

又曰姚興太史令髙魯遣其甥王蒙暉隨劉藻送玉璽一

鈕并圖䜟祕文於慕容德

吴均齊春秋曰劉瓛字珪沛人五歳聞舅孔昭先讀管寧

𫝊欣然請更讀因聽受曰可及此耳

三輔决録曰𠮷閎㓜有美名九歳明尚書舅何邈死家貧

子㓜閎自造墳塋殯葬之

衛玠別傳曰玠王武子甥也武子常與乗白羊車入市舉

市曰誰家璧人曰武子甥也武子常與同遊語曰昨與外

甥玠並出冏(⿱艹石)明珠在側朗然來照人

     姨

爾雅曰母之姊妹爲從母

儀禮子夏傳曰從母丈夫婦人服從母母之姊妹傳曰何以小功

也以名加也外親之服皆緦之外親異姓正服不過緦

晉書曰何充字次道廬江人王導妻姉之子故少與王導

善旱爲顯官甞詣舎導以麈尾指床呼充共座曰此是君

座也

宋書𥘉髙祖産而皇妣殂孝皇貧薄議欲不舉髙祖從母

生懷敬未朞乃斷乳而養髙祖以舊恩之故懷敬累至㑹

稽太守

三輔决録曰周季貢班固姉之子也善屬文䘮婦作問神

其姨曹大家難之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