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二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二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二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七

 禮儀部六

     郊丘

尚書召誥曰翼日乙夘周公朝至于洛則逹觀於新邑營

越三日丁巳用牲于郊牛

周書作雒曰乃設兆于南郊祀以上帝配以后稷農星先

王皆與食

毛詩清廟昊天有成命曰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昊天

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昊天昊大號也有成

命者言周自后稷之生而巳有王命也文王武王受其業施行道徳成此王功

周禮春官上大宗伯曰以禋祀祀昊天上帝禋之言煙煙者周人尚臰

煙氣之臰聞也昊天上帝冬至祀于圎丘天皇大帝也以實柴祀日月星辰五星緯也辰日

月所㑹十二次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風師雨師槱積也司中文昌宫中星也風師箕

星也雨師畢星也鄭云司中司命文昌第四第五星也

又春官上大宗伯曰蒼璧禮天禮天以冬至謂天皇大帝在北極者禮神必以其𩔖

璧圎象天黄琮禮地禮地以夏至謂神在崑崙方象地也

又春官上典瑞曰四珪有邸以祀天旅上帝鄭衆云於中央爲璧珪著

其四面一玉俱成故曰四邸珪未四出或說四珪有邸有四角也上帝玄天也鄭玄曰祀天夏正郊上天也上帝五

帝所郊亦猶五帝殊言天者尊異兩珪有邸以祀地旅四望兩珪者象地數二也謂所

祀於北郊神州之神

又春官下大司樂曰大司樂乃奏黄鍾歌大吕舞雲門以

祀天神天神謂五帝及日月星辰也王者各以夏正月祀其受命之帝於南郊尊也奏太蔟歌

應鍾舞咸池以𥙊地祇地祇𥙊於北郊謂神州之神及社稷也靁鼔靁鼗孤

竹之管雲和之琴瑟雲門之舞冬至日於地上之圎丘奏

(⿱艹石)樂六變則天神皆降可得禮矣此禘大𥙊也天神主北神靈鼔

靈鼗孤竹之管空桑之琴瑟咸池之舞夏至日于澤中

之方丘奏之(⿱艹石)樂八變則地祇皆出可得而禮矣地祇主崑

禮記禮運曰孔子曰魯之郊禘非禮也周公其衰矣𣏌之

郊也禹也宋之郊也契也是天子之事守也先祖法度子孫所當守

故天子𥙊天地諸侯𥙊社稷祝嘏莫敢易其常古是謂大

嘏亦大也不敢改其常古之法度是謂之大也

又禮運曰𥙊帝於郊所以定天位也祀社於國所以列地

利也

又郊特牲曰郊之𥙊也迎長日之至大報天而主日也兆於

南郊就陽位也掃地而𥙊於其質也器用陶匏以象天地

之性也於郊故謂之郊牲用騂尚赤也用犢貴誠也尚赤者周

郊之用辛也自周之始郊日以至言日以至周郊天之月而日至陽氣新用

事順之而用辛曰三王之郊一用夏正魯以無冬至𥙊天圎丘之是事以建子月郊天是先有事也用辛日者凡爲

人君當齋戒自新耳卜郊受命于祖廟作龜於禰宫尊祖親考之義

也郊所以明天道也萬物夲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

帝郊之𥙊也大報夲反始也

又明堂位曰成王封周公於魯命魯公世世祀周公以天

子之禮樂是以魯君孟春乗大輅戴弧韣旂十有二旒日

月之章祀帝于郊配以后稷天子之禮也

又大傳曰禮不王不禘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

凡大𥙊曰禘自由也大𥙊其先祖先所由生謂郊𥙊天王者之先祖皆感太微五帝之精蒼則靈威仰赤則赤

怒黄則含樞紐白則白拒黒則汁光紀皆正歳之正郊𥙊之盖特尊焉孝經曰郊祀后稷以配天配靈威仰也

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汛配五帝也

又𥙊法曰有虞氏禘黄帝而郊嚳祖顓頊而宗堯夏后氏

亦禘黄帝而郊鯀祖顓頊而宗禹殷人禘嚳而郊SKchar祖契

而宗湯周人亦禘嚳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禘郊祖宗謂𥙊祀以

配食也此禘謂𥙊昊天於圎丘

又𥙊義曰郊之𥙊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夏后氏𥙊其闇

殷人𥙊其陽周人𥙊日以朝及闇𥙊日於壇𥙊月於坎以

别幽明以制上下𥙊日於東𥙊月於西以别内外以端其

位日出於東月生於西隂陽長短終始相廵以致天下之

和天下之禮致反始也致鬼神也致和用也致義也致讓

禮含文嘉曰五祀南郊北郊西郊東郊中郊兆正謀東郊去都城八

里南郊九里北郊六里中郊西南去城五里兆者作封畔兆域也謀者方欲迎氣齋戒自端正謀慮其事也

者天子公侯伯子男卿大夫士所以承天也

禮記外傳曰王者冬至之日𥙊昊天上帝於圎丘冬至一陽生非

人力所爲謂之丘自然髙大也天體圎諸侯不𥙊天魯無圎丘之𥙊及二王之後各𥙊其感生帝於

王肅云天雄一帝鄭玄以天有六帝據周禮祀昊天又旅五帝是六

辰之位列于壇下正𥙊之時天尸在壇上也掃地而𥙊以下爲貴燔牲玉於壇上

又曰夏至日𥙊皇地祇於方澤配以后土地禮方也謂𥙊崑崙山之神也地之

正𥙊歳有二此一𥙊也立冬之日𥙊神州地祇於北郊配以后稷

制也神州即王者所居在崑崙東南五千里封域之内士地之神州此即𠮷士可以享帝於郊也

左傳襄上曰三卜郊不從乃免牲孟獻子曰吾乃今而後

知有卜筮夫郊祀后稷以祈農事郊𣏌后稷以配天后稷周始祖能播植

故啓蟄而郊郊而後耕今旣耕而後卜郊冝其不從也

榖梁傳宣公曰郊牛之口傷之口綬辭也䑕齧郊牛角不言之危辭也

角者兵之象故給養不謹敬鬼神不享故緩也傷自牛作也改卜牛死乃不郊

春秋繁露曰王者歳一𥙊天於郊天者百神之君王者所

最尊也

又曰春秋之義國有大喪者止宗廟之𥙊而不止郊𥙊不

止郊𥙊者不敢以父母之喪廢事天之禮也

孝經曰昔者周公郊礼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

配上帝也

五經異義曰春秋公羊說禮郊及日皆不卜常以正月上

丁也魯與天子並事變禮今成王命魯使卜從乃郊不從

即已下天子也魯以上辛郊不敢與天子同也

又曰今尚書夏侯歐陽說𩔖𥙊天名也以事𩔖𥙊之柰何

天位在南方就南郊𥙊之是也

五經通義曰王者所以𥙊天地何王者父事天母事地故

以子道事之也𥙊日以丁與辛何丁者反覆自丁寕辛者

當自剋辛也

爾雅曰𥙊天曰燔柴𥙊地曰瘞埋

廣雅曰圎丘太壇𥙊天也方澤太折𥙊地也

漢書曰髙祖入𨵿問故㤗畤上帝祀何帝對曰四帝有白

黄青赤之祀髙祖曰吾聞天有五帝而四何也莫知其說

於是髙祖曰吾知之矣待我而具五也乃立黒帝之祠名

曰黒畤

又郊祀志曰遂郊雍至隴西登崆峒幸甘泉令祠官寛舒

等具太一祠壇祠壇放亳忌太一壇壇三垓五帝壇環居

其下各如其方黄帝西南除八通鬼道太一所用如雍五

畤物而加醴𬃷脯之屬殺一狸牛以爲爼豆牢具

又郊祀志曰三年一郊𥘿以十月爲歳首故常以十月上

𪧐郊見通權火張晏曰權火烽火也狀(⿱艹石)井桔槹矣其法𩔖稱故謂之權欲令光明逺照通於祀所

也漢祀五畤於雍五里一烽火如淳曰權舉也拜於咸陽之旁而衣上白其用如

經祠云服虎曰經常

又郊祀志曰武帝立后土祠於汾隂立太一祠於甘泉𥙊

日以牛祝宰衣赤𥙊月以羊祝宰衣白宣帝於聖成山祠

日於芥山𥙊月

又郊祀志曰成帝𥘉即位丞相衡御史大夫譚奏言𥙊天

於南郊就陽之義也瘞地於北郊即隂之象也因其所都

而各饗焉昔者周公文武郊於鄷鎬成王郊于雒邑由此觀

之天隨王者所居而饗之可見也甘泉㤗畤河東后土之

祠冝可徙置長安

續漢書𥙊祀志曰建武元年光武帝即位于鄗爲壇營于

鄗之陽𥙊告天地採用元始中郊𥙊事二年正月𥘉制郊

兆於雒陽城南七里依鄗採元始中故事爲圎壇八陛中

又爲皇壇天地位其上皆南嚮

又𥙊祀志曰北郊在雒陽城北四里爲方壇四堦二年𥘉

别祠地祗位南面西上髙皇后配西面北上皆在壇上地

理羣神從食皆在壇下

東觀漢記曰上都雒陽制兆於城南七里北郊四里行夏

之時時以平且服色犧牲尚黒明火徳之運常服徽熾尚

赤四時隨色季夏黄色議者曰昔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

宗祀文王以配上帝圖䜟著伊堯赤帝之子俱與后稷並

受命而爲王漢劉祖令冝郊祀帝堯以配天宗祀髙祖以

配上帝有司奏議曰追跡先代無郊其五運之祖者故禹

不郊白帝周不郊帝嚳漢雖唐之苗堯以歷數命舜髙祖

自感赤龍火徳承運而起當以髙祖配堯之後還復於漢

冝脩奉濟陽成陽縣堯冢雲臺致敬𥙊祀禮亦冝之

又曰光武中元年起明堂璧雍靈臺及北郊

謝承後漢書曰丹陽方儲聦明善天文爲洛陽令章帝欲

岀南郊儲上言當有疾雨𭧂風乗興不可以出上疑其妄

儲飲酖而死果有大風𭧂雨洛中晝暝

後漢書曰光武甞問鄭興郊祀事曰吾欲以䜟斷之何如

興對曰臣不爲䜟帝怒曰卿之不爲䜟非之邪興惶恐曰

臣於書有所未學而無所非也帝意乃解

漢舊儀曰漢制天地以下羣臣所𥙊凡千五百四十新益

爲萬五千四十漢法三歳一𥙊天於雲陽宫甘泉壇以冬

至日𥙊天天神下三歳一𥙊地於河東汾隂后土宫以夏

至日𥙊地地神岀五帝𥙊於雍五畤

又曰𥙊天用六綵綺席六重長一丈中一幅四周縁之玉

飾器凡器七千三百物備具養牛五歳至三千斤

又曰皇帝𥙊天居雲陽宫齋百日上甘泉通天臺髙三十

丈以𠉀天神之下見如流火舞女童三百皆年 八歳天

神下壇所舉烽火皇帝就竹宫中不至壇所甘泉臺去長

安三百里望見長安城黄帝以來所𥙊天之圎丘也

又曰𥙊地河東汾隂后土宮宫曲入河古之𥙊地澤中方

丘也禮儀如𥙊天名曰汾葵一曰葵丘也

宋書禮志曰魏文帝黄𥘉二年正月郊祀天地明堂是時

魏都洛京而神祇兆域明堂靈臺皆因漢舊事四年帝將

東廵以大軍當出使太常以一特牛告祠南郊自後以爲

又禮志曰太和元年正月郊祀武皇帝以配天宗祀文皇

帝於明堂以配上帝是時二漢郊禋之制具存魏所損益

可知也

又禮志曰魏景𥘉元年始營洛陽南委粟山爲圎丘詔曰

昔漢氏之𥘉承秦㓕學之後採摭殘𡙇以備郊祀自甘泉

后土雍宫五畤神祇兆位多不經見並以興廢無常一彼

一此四百餘年廢無禘禮古代之所更立者遂有闕焉曹

氏丗繫岀自有虞氏今祀圎丘以始祖帝舜配地以舜妃

伊氏配天郊所𥙊曰皇天之神以太祖武皇帝配地郊所

𥙊曰皇地之祗以武宣皇后配宗祀皇考髙祖文皇帝於

明堂以配上帝

江表傳曰羣臣以孫權未郊祀奏議曰頃者嘉瑞屢臻逺

國慕義冝備郊祀以承天意權曰郊祀當於中土今非其

所於何施此重奏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者以天下爲

家周文武郊鄷鄗非必中土權曰武王伐紂即作鄗京而

郊其所也文王未爲天子立郊于酆見何經典復奏曰伏

見漢書郊祀志匡衡奏徙甘泉河東郊於長安言文王郊

於酆權曰文王德性謙讓處諸侯之位明未郊也經傳無

明文匡衡俗儒臆說非典籍正義不可用

志林曰吴主糾駮郊祀之奏追貶匡衡謂之俗儒凡在見

者莫不慨然以爲妙盡物理逹於事冝至於稽之典籍乃

更不通毛氏之說云堯見天因以邰而生后稷故國之於

邰命使事天故

詩曰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言自后稷以來皆得

𥙊天猶魯人郊祀也是以棫樸之作有積燎之薪文王郊

酆經有文匡衡豈俗而柱之哉文王雖未爲天子然三分

天下有二伐崇龕𥠖祖伊奔告天旣弃殷乃眷西頗太伯

三讓以有天下文王爲王於義何疑然則匡衡之奏有所

未盡案世宗立甘泉汾陽之祠皆岀方士之言非據經典

者也方士以甘泉汾陽黄帝𥙊天地之處故孝武因之遂

立二畤漢治長安而甘泉在北謂就乾位而衡云武帝居

甘泉𥙊於宫南此旣誤矣𥙊地汾陽在水之間呼爲澤中

而衡云東之少陽失其夲意矣

晉起居注曰武帝太始元年十二月太常諸葛緒上言知

士𥙊酒劉喜等議帝王各尊其祖所自出大晉禮天郊當

以宣皇帝配地郊宣皇后配明堂以景皇帝文皇帝配愽

士孔晁議禮王者郊天以其祖配周公以后稷配天於南

郊以文王配五精上帝於明堂經典無配地文魏以先妃

配不合禮制周配𥙊不及武王禮制有斷今晉郊天冝以

宣皇帝配明堂冝以文皇帝配有司奏大晉𥘉建庶事未

定且如魏詔郊祀大事速議爲定

晉書禮志曰晉太始二年詔羣臣議五帝即天也王氣時

異故殊其號雖名有五其實一神明堂南郊冝除五帝之

坐五郊改五精之號皆同稱昊天上帝各設一坐而巳

又禮志曰康帝建元元年正月將北郊有疑議太常頋和

表北郊之月古無明文漢光武正月辛未始建北郊則與

南郊同月咸和中北郊同共正月周禮三王之郊一用夏正

於是從和議是月辛未南郊辛巳北郊帝皆親奉

宋書禮志曰晉孝武帝詔曰郊祀國之大事而稽古之制

闕然便可詳議祠部郎徐邈議圎丘郊祀經典無二宣皇

帝甞辨斯義而撿以聖典爰及中興備加研極以定南北

二郊誠非異學所可輕改也謂仍舊爲安

晉起居注曰明帝大寜三年上親祠七月又詔自中興以

來雖南郊未甞北郊五岳四瀆名山大川應望祑者廢而

未舉居其官者舉其職司其事勿令一代之典闕而不備

主者詳依舊處

又曰安帝元興三年十二月明年應郊乗輿未反愽訪内

外左丞王納之議曰議者謂應郊故承制中事納之謂大

饗大祀大樂皆是承制不可得命三公行者郊天極尊唯

一而巳故非天子不祀也又案武皇受禪用二月郊元年

中興亦以二月今郊時未過日望鑾駕無爲欲速而據皇

輿旋反更不得親奉不如緩而盡羙於是異同難明遂從

納之議

宋書禮志曰晉太始二年十一月有司又議古者丘郊不

異冝并圎丘方丘於南北郊更脩治壇兆其二至之祀合

於二郊帝又從之一如宣帝所用王肅議也是月庚寅冬

至帝親祀圎丘於南郊自是後圎丘方澤不別立

又曰孫權始都武昌及建業不立郊兆至未年太元元年

十一月𥙊南郊其地今秣陵縣南十餘里郊中是也晉氏

南遷立南郊於已地非禮所謂陽位之義也宋武大明三

年尚書右丞徐爰議郊祀之位逺古薎聞禮記燔柴於太

一𥙊天也兆於南郊就陽位也漢𥘉甘泉河東禋埋易位

終亦徙於長安南北光武紹祚定二郊洛陽南北晉氏過

江悉在北及郊兆之議紛然不一又南出道狹未議開闡

遂於東南巳地創立丘壇皇宋受命因而弗改且居民之中

非邑外之謂今聖圖重造舊章畢新南驛開塗陽路脩

逺謂冝郊正午以定天位博士司馬興之傳郁太常丞陸

澄並同爰議乃移郊兆於秣陵牛頭山西正在宫之午地

𫝊玄正都賦曰建乎禋祀祈福上帝天子乃反古服襲大

裘綖細五采平冕垂旒質文斌斌帝容孔脩列大駕於郊

畛𦫵八通之靈壇執鎭珪而進蒼壁思致羙乎上乾爾乃

太蔟爲徴圎鍾爲宫吹孤竹而拊雲和脩軒轅之遺風𩔖

於圎丘六變旣終則天神斯降可得而禮矣

司馬相如封禪書曰濯濯之麟遊彼靈畤孟冬十月君徂

郊祀馳我君車帝以享祉

郭璞上䟽曰臣歳首粗有所占得解之旣濟案解卦繇云

君子以赦過宥罪旣濟云思患而預防之郊祀者以通天

人之誠感因農祥而祈事上乃致敬於皇靈下以播惠於

萌𥠖者也臣愚以爲於卦之義旣郊之後冝發哀矜之詔

引在予之責蕩除瑕釁賛陽布惠使幽弊之民應養生以

恱育否滯之氣隨谷風而舒散此亦𭔃時事以制用藉開

塞而曲成者也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