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七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九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八

  逸民部八

     逸民八

皇甫士安髙士傳曰摰峻字伯陵京兆長安人少治清節

與太史令司馬遷交好峻獨退身修德隱於𨸦山遷旣親

貴乃以書勸峻進曰遷聞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太上立德

其次立言其次立功伏惟伯陵材能絶人髙尚其志以善

厥身氷清玉㓗不以細行累其名固巳貴矣然未盡太

上之所由也願先生少致意焉峻報書曰峻聞古之君子

料能而行度徳而處故悔恡去於身利不可以虚受名不

可以苟得漢興巳來帝王之道於斯始顯能者見利不肖

者自屏亦其時也周易大君有命小人勿用徒欲偃仰從

容以送餘齒耳峻之守節不移如此遷居太史官爲李陵

游說下腐刑果以悔恡𬒳辱峻遂髙尚不仕卒於𨸦𨸦人

立祠号曰𨸦君

又曰韓福者涿人也以行義脩㓗著名昭帝時將軍霍光

秉政表顯義士郡國條奏行狀天子得福等五人行義㝡

髙以德行徴至京兆病不得進元鳯元年詔䇿曰朕𢚓勞

福以官職之事賜帛五十疋遣歸其務修孝悌以教郷里

福歸終身不仕卒于家

又曰安丘望之京兆長陵人也少治老子經恬静不求進

官號曰安丘丈人成帝聞欲見之望之辭不肯見上以其

道德深重常宗師焉望之不以見敬爲髙愈自損退爲巫

醫於民間著老子章句故老氏有安丘之學扶風耿况王

伋等皆師事之從受老子終身不仕道家宗焉

又曰丘訢字季春扶風人也少有大材傲丗不能與俗人爲

群郡召始見曰明府欲臣訢耶友訢耶師訢耶明府所以

尊寵人者極於功曹所以榮禄人者巳於孝廉一極一巳

皆訢所不用也府君異之遂不敢屈三輔决録曰丘訢傲俗自謂無伍

又曰荀靖字叔慈父淑有名績靖兄弟八人号曰八龍靖

至孝闔門悌睦隱身脩道弟爽字慈明亦有材學汝南許

章稱二人皆玉也慈明外朗叔慈内潤太尉辟不就及終

頴陽令丘禎号靖曰玄行先生頴川太守王懷亦謚曰昭

定先生

又曰任棠字季卿以春秋教授隱身不仕龐參爲漢陽太

守就家候棠以薤一夲水一盆置户屏前自抱孫兒伏户

下叅曰棠是欲諭太守也水欲太守清也㧞一夲薤欲太

守擊強宗也抱孫兒當户者欲太守開門恤孤也終叅去

不言詔徴不至及卒郷人圗畫其形至今稱任徴君也

又曰張仲蔚平陵人與同郡魏景卿俱修道德隱身不仕

明天官愽物善屬詩賦所處蓬蒿没人閉門飬性不治榮

名時人莫識唯劉龔知之

又曰髙恢字伯逺少治老子經恬虚不營丗務與梁鴻善

隱於華隂山

又曰姜肱字伯淮彭城廣戚人也家丗名族肱兄弟三人皆

孝行著肱年㝡長與二弟仲海季江同𬒳卧甚相親友及

長各娶兄弟相愛不能相離習學五經兼明星緯弟子自

逺方至者三千餘人聲重於時凡一舉孝廉十辟公府九

舉有道至孝賢良公車三徴皆不就仲季亦不應徴辟建

寧三年靈帝詔徴爲犍爲太守肱得詔乃告其友曰吾以

爲虚𫉬實遂藉聲價盛明之丗尚不委質况今政在私門

哉乃隱遯命乗舡浮海使者追之不及再以𤣥纁聘不就

即拜太中大夫又逃不受詔名振天下年七十卒于家

又曰徐稚字孺子豫章南昌人也少以經行髙於南州桓

帝時汝南陳蕃爲豫章太守因惟薦稚於朝廷由是三舉

孝廉賢良皆不就連辟公府不詣未嘗荅命公薨輒身自

赴弔太守黄瓊亦嘗辟稚至瓊薨歸葬江夏稚旣聞即負

笈徒歩豫章三十餘里夏瓊墓前致酹而哭之後公車三

徴不就以壽終

又曰夏馥字子治陳留圉人也少爲諸生質直不茍動必

依道同縣髙儉及蔡氏凡二家豪冨郡人畏事之唯馥閉

門不與髙蔡通桓帝即位災異數發詔百司舉直言之士

各一人太尉趙戒舉馥不詣遂隱身乆之靈帝即位中常

侍曹節等專朝禁錮善士謂之黨人馥雖不交官然聲名

爲節等所憚遂以汝南范滂山陽張儉等數百人並爲節

所誣悉在黨中詔下郡縣各捕以爲黨魁馥於是頓足而

歎曰㜸自巳作空汙良善一人逃死禍及百家何以生爲

乃剪鬚變服易形改姓入相慮山中爲冶工客作形貌毀

悴積傭三年而無知者後詔悉放儉等皆出馥獨歎曰以

爲人所棄不冝復齒郷里矣留賃作不歸家人求不知所

處其後人有識其聲者以告同郡上黨太守濮陽潜潜使

人以車迎馥馥自匿不肯見潜車三返乃得馥

又曰申屠蟠字子龍陳留外黄人也少有名節同縣大女

雖玉爲父報仇外黄令梁醜欲論殺玉蟠時年十五爲書

生進諌曰玉之節義足以感無耻之孫激忍辱之子不遭

明時尚當追旌廬表况在清聽而不加哀矜醜善其言乃

爲讞減死論人稱之及父母卒蟠思慕不飲酒食肉十餘

年遂隱居學治京氏易嚴氏春秋小戴禮三業先通因愽

貫五經兼明圗緯學無常師始與濟隂王子居在太學子

居病困以身託蟠蟠即歩負其喪至濟隂遇司𨽻從事於

河鞏之間從事義之爲符傳護送蟠蟠不肯𭠘傳於地而

去事畢還家前後凡一察蒲車特徴皆不就年七十四以

壽終

又曰郭泰字林宗太原人也少事父母以孝聞身長八尺

餘家貧郡縣欲以爲吏歎曰大夫何能執鞭斗筲哉乃辝

母與同郡宗仲至京師從屈伯彦學春秋愽洽無不通

又審於人物由是名著於陳梁之間歩行遇雨巾一角蟄

衆人慕之皆折巾角士争往從之載䇿SKchar車凡㤗知之於

無名之中六十餘人皆先言後驗以母喪歸徐稚來吊以生

芻一束頓泰廬前而去泰曰南州髙士徐孺子也詩曰生

芻一束其人如玉吾不堪此喻後辟司徒府有道徴皆不

又曰𡊮閎字夏甫汝南人也築室於庭中閉門不見客旦

於室中向母拜雖子徃不得見也子亦向户拜而去首不

着巾身無單衣足着木履母死不列服位公車再徴不詣

范滂羙而稱之曰隱不違親身不絶俗可謂至賢也

又曰牛牢字君直丗祖爲布衣時與牢遊夜講訖共言䜟

劉秀當爲天子丗祖曰安知非我萬一各言爾志牢獨黙

然丗祖問之牢曰丈夫立義不與帝友衆大𥬇及丗祖即

位徴牢稱疾不至詔曰朕㓜交牛君直淸髙士也𢘆有疾

州郡之官者常先到家致意焉刺史郡守是以每輒奉詔

就家存問牢恒𬒳髪稱疾不荅詔命

又曰成公者成帝時自隱性名嘗誦經不交丗利時人號

曰成公成帝時出遊問之成公不屈節上曰朕能冨貴人

能殺人子何逆朕哉成公曰陛下能貴人臣能不受陛下

之官陛下能冨人臣能不受陛下之禄陛下能殺人臣能

不犯陛下之法上不能折使郎二人就受政事十二篇

又曰彭城老父者楚之隱人也見漢室衰乃自隱修道不

治名利至年九十餘王莽時徴故光禄大夫龔勝欲爲太

子師友𥙊酒耻事二姓莽迫之勝遂不食而死莽使者及

郡守巳下㑹斂者數百人先生痛勝以名致禍乃獨入哭

勝甚悲旣而曰嗟乎薫以香自燒膏以明自煎龔先生夭

天年非吾徒也哭畢而起出衆莫知其誰

又曰宋勝之字即子南陽安衆人也少孤年十五失父母

家于榖城中孝慕甚篤中化之少長有禮勝之毎行

見老人檐負輒以身代之獵得禽獸嘗分肉與有親者貧

依姉居數𡻕乃至長安受易通明以信義見稱從兄裒爲

東平内史遣吏召之勝之曰衆人所樂者非勝之願也乃

去遊太原從郇越牧羊以琴書自娱丞相孔光聞而就太

原辟之不至元始三年病卒于太原

又曰東海隱者漢故司直王良友人建武中良以清節徴

用歷位至一年復徴還見友不肯見而讓之曰不有忠信

竒謀而取大位自知無德曷爲致此而復遽去何徃來屑

屑不憚煩也遂距良終不納論者髙之

又曰韓順字子良天水成紀人也以經行清白辟州宰不

就王莽未隱於南山地黄四年漢兵起於南陽順同縣隗

囂等起兵自稱上將軍西州大震唯順脩道山居執操不

廽囂以道術深逺使人賷璧帛車辭厚禮聘順欲以爲師

順因使謝囂曰禮有來學義無徃教即欲相師但入深山

來囂聞矍然不敢強屈其後SKchar等諸姓皆滅唯順山栖安

然以貧㓗自終焉

又曰摯恂字季直伯陵之十二丗孫也明禮易遂治五經

愽通百家之言又善屬文詞論清羙渭濵弟子扶風馬融

沛國桓驎等自逺方至十餘人旣通古今而性温敏不耻

下問故學者宗之常慕其先人之髙遂隱於南山之隂𥘉

馬融始從恂受業恂愛其才因以女妻之融後果爲大儒

文冠當丗以是服恂之知人永和中和帝愽求名儒公卿

薦恂行侔曽閔學擬仲舒文叅長卿才同賈𧨏實瑚璉噐

也冝在宗廟爲國真輔由是公車徴不詣大將軍竇憲舉

賢良不就清名顯於丗以壽終三輔稱焉

又曰姜𡵨字子平漢陽上郡人也少失父獨與母兄居治

書易春秋恬居守道名重西州延熹中沛國橋玄爲漢陽

太守召歧欲以爲功曹歧稱疾不就玄怒勑督郵尹益収

(⿱艹石)實不起者欲嫁其母而後殺歧益争之𤣥怒益撾之

益得杖且諫曰歧少修學孝義栖遲衡廬郷里歸仁名宣

州里實無罪杖益敢以死守之𤣥心乃止歧於是髙名逾

廣及母死喪禮畢盡讓平水田與兄岑遂隱以畜𧊵豕爲

事教授者滿於天下營業者三百餘人辟州從事不詣民

從而居之者數千家後舉賢良公府辟以爲茂才爲蒲坂

令皆不就以壽終於家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