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三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五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四

  逸民部四

     逸民四

晉中興書曰孟陋字少孤少而貞㓗清操絶倫口不言丗

事時或漁弋雖家人亦不知所之太宗輔政以爲叅軍不

起桓温躬往造焉或謂温冝引在府温歎曰㑹稽王不能

屈非敢擬議也陋聞之曰億兆之人無官者十居其九豈

皆髙士哉我病疾不堪恭相王之命非敢爲髙也

又曰劉驎之字子𩦸一字道民好逰于山澤志在存道常

採藥至名山深入忘返見有一澗水南有二石囷一囷開

一囷閉或說囷中皆仙方秘藥驎之欲更尋索終不能知

桓冲請爲長史固辝居于陽𡵨人士徃來無不SKchar止驎之

自供給人人豐足凡人致贈一無所受

又曰龔𤣥之字道𤣥潜處陋巷未常出入公門人有致餉

一無所受武陵太守孫放薦𤣥之詔以爲散騎常待郡縣逼

苦辝不行前後四徴一皆不降

又曰戴逵字安道少愽學能鼓琴㹅角時以雞子汁溲瓦

屑作鄭𤣥碑又爲碑文文旣綺藻器亦妙絶武陵王晞聞

其善琴使人召之逵於使者前打破琴曰戴安道不能爲

王門伶人累徴散騎常侍郡縣逼乃逃去呉國内史王珣

有别館在虎丘山乃潜住珣山中謝玄王珣並表逵烈宗

備禮徴不至

沈約宋書曰陶潜字淵明或云淵明字元亮曽祖𠈉晉大

司馬潜少有髙趣常著五柳先生傳以自况曰先生不

知何許人不詳姓字宅邊有五栁樹因以爲號焉閑静少

言不慕榮利好讀書不求甚解性SKchar酒而家貧不能𢘆得

親舊知其如此或置酒招之造飲輙盡期在必醉常著文

自娯頗示巳志忘懷得失以此自終其自序如此時人謂

之實録

又曰孔淳之字彦深魯郡魯人茅室蓬户庭草無徑唯牀

上有數帙書元嘉𥘉徴爲散騎常侍乃逃于上虞縣界家

人莫知所之

又曰周續之字道祖鴈門廣武人也終身不娶妻布衣蔬

食常以稽康髙士傳得山林之羙因爲之注髙祖北討丗

子居守迎續之館于安樂寺延入講禮月餘復還山

又曰朱百年㑹稽山隂人以伐樵採箬爲業毎以樵箬置

道頭輙爲行人所取明旦巳復如此人稍恠之積乆方知

是朱隱士所賣湏㬰行者隨其所堪多少留銭取樵而去

又曰王素字休業琅邪人也少有志行乃往東陽隱居不

仕屢𬒳徴辟聲譽甚髙山中有蚿虫聲清長而形醜素乃

爲蚿賦以自况

又曰戴顒字仲(⿱艹石)譙郡銍人也父逵兄㪍並隱遁有髙名

顒年六十遭父憂幾於毁滅因此長抱羸患又不仕復修

其業父善琴書顒並傳之凢諸音律皆能揮手㑹稽剡縣

多名山故丗居剡下顒及兄㪍並受琴於父父没所傳之

聲不忍復奏各造新弄桐廬縣又多名山兄弟復共逰之

因留居止以桐廬僻逺難以飬疾乃出居呉下呉下士人

共爲築室乃𫐠莊周大旨著逍遥論太祖元嘉𥘉徴散騎

常侍並不就太祖毎欲見之常謂黄門侍郎張敷曰吾東

廵之日當讌戴公山也以其好音長給正聲𠆸一部卒年

六十四後景陽山成上歎曰恨不使戴顒觀

又曰宗炳字少文南陽人髙祖領荆州辟爲主簿不起問

其故荅曰栖丘飲谷三十餘年豈可於王門折腰爲趍走

吏乎髙祖善其對妙善琴書精於言理每逰山水往輒忘

歸征西長史王弘每從之逰未常不彌日也乃下入廬山

就釋惠逺考尋文義兄臧爲南平太守逼與俱還乃於江

陵三湖立宅閑居無事髙祖召爲太尉參軍不就二兄早

孤累甚多家貧無以相贍頗營稼穡髙祖數致餼賚宋

受禪徴爲太子舎人元嘉𥘉又數徴庶子並不應衡陽王

在荆州親至炳室與之歡讌命爲諮議不起好山水愛逺

逰西陟荆巫南登衡岳因而結宇衡山欲懷尚平之志有

疾還江陵歎曰老疾俱至名山恐難逰遍唯當澄懷觀道

卧以逰理皆圖之於室謂人曰撫琴操欲令衆山皆響古

有金石弄唯炳傳焉太祖遣樂師就炳受之元嘉二十年

炳卒

又曰王弘之字方平琅邪臨沂人家貧而性好山水桓𤣥

輔晉桓謙以爲衛軍參軍時殷仲文還姑孰祖送傾朝謙

要弘之同行荅曰凢祖離送别必在有情下官與殷風馬

不接無縁扈從謙貴其言隨兄敬弘之安成郡弘之解職

同行家在㑹稽上虞敬弘常解貂裘與之即着以採藥性

好釣上虞江有一處名三石頭弘之裳垂綸於此經過者

不識之或問漁師得魚賣否弘之曰亦自不得得亦不賣

日夕載魚入至上虞郭經親故門各以一兩頭置門内而

去始寧沈州有佳山水弘之又依巖築室謝靈運顔延之

並相欽重

又曰劉凝之字志安小名長年慕老萊嚴子陵爲人推家

財與弟及兄子立屋於野外非其力不食州里重其仁德

禮辟並不受妻梁州刺史郭鈐女也遣送豐麗凝之悉散

之親族妻亦能弃榮華共安儉苦徴爲祕書郎不就荆州

年飢衡陽王慮凝之餒弊餉錢十萬凝之大喜將錢至市

門觀有飢色者悉分與之性好山水一旦携妻子泛江湖

隱居衡山之陽登髙山絶人迹爲小屋居之採藥服食妻

子皆從其志

又曰龔祈字道孟武陵漢壽人也父黎民及祈並不應徴

辟祈風姿端雅容止可觀中書郎范述見而歎曰此荆楚

仙人也時或賦詩不言及丗事

又曰翟法賜尋陽柴桑人祖湯湯子莊莊子矯並髙尚不

仕逃避徴辟矯生法賜少守家業立屋於廬山頂居後便

不復還家不食五榖以獸皮結草爲辟著作郎不就後家

人至石室尋求因復逺徙違避徴聘遁迹幽深後卒於巖

石之間

又曰沈道䖍呉興武康人少仁愛好老易縣北山石下爲

精廬與諸孤兄子共釡𢈔之資困不改節受琴於戴逵辟

府凢十二命皆不就太祖聞之遣使存問賜錢累丗事佛

推父祖舊宅爲寺至四月八日毎請像請像之日輒舉家

感動焉道䖍年老菜食𢘆無經日之資而琴書爲樂孜孜

不倦

又曰雷次宗字仲倫南昌人也少入廬山事沙門釋惠逺

篤志好學尤明三禮毛詩隱退不交丗務以散騎侍郎徴

並不就元嘉十五年徴至京師開館於雞籠山聚徒教授

置生百餘人車駕數幸次宗學館資給甚厚又除給事中

不就還廬山公卿巳下並設祖道後徴詣京邑爲築室於

鍾山西巖下謂之招隱館使爲皇太子諸王講喪服經次

宗不入公門乃使自華林東門入延賔堂就業後卒於鍾

又曰𨵿康之字伯愉河東楊人丗居京口寓居南昌少而

篤學筭妙盡其能元嘉中太祖聞康之有學義詔徴之不

起棄人事守志閑居弟𩀱之病卒迎喪因得虚勞病寢頓

二十餘年時有間日輒卧論文義昇平𥘉卒

後魏書曰馮亮字靈通南陽人愽覽諸書篤好佛理丗宗

常召以爲羽林監領中書舎人將令侍講十地諸經固辤

不拜父使衣幘入見亮求以幅巾就朝遂不就強逼還山

數年與僧徒禮誦爲業有終焉之志旣雅愛山水兼有巧

思結架巖林甚得逰放之適頗以此聞丗宗給其功力令

與沙門統僧暹河南尹甄琛等周視嵩山形勝之處製閑

居寺亮卒詔贈帛二百疋以供㓙事遺誡兄子綜殮以衣

慆左手持板右手執孝經置屍盤石上積十餘日乃焚於

山以灰燼處起佛塔𥘉亮以冬月亡時連驟雪窮山荒㵎

鳥獸飢窘僵屍山野無所防護時有壽春道人惠需每旦

徃看其屍拂去塵霰禽虫之迹交撗左右而𥘉無侵毀衣

服如夲唯風吹幍落耳惠需又以大栗十枚開亮手置把

中經𪧐乃爲虫爲盗食皮殻在地亦不傷肌體焚燎之日

有素霧蓊鬱逥繞其旁自地属天彌朝不絶中山道俗營

助者百餘人莫不異焉

又曰李謐字永和趙郡人少而好學愽通諸經周覽百氏

𥘉師事小學愽士孔璠數年之後璠還就謐業同門生爲

之語曰青成藍藍謝青師何常在明經謐飲酒好音律愛

樂山水髙尚之情長而彌固一遇其賞悠爾忘歸乃作神

士賦

又曰睦夸一名昶趙郡髙邑人年二十遭父喪鬚𩯭致白

每悲𡘜聞者爲之流涕髙尚不仕寄情丘壑少與崔浩爲

莫逆之交及浩爲司徒奏徴夸爲其中郎辝疾不起州郡

逼遣不得巳及入都與浩相見經留數日惟飲酒叙平生

不及丗利浩每欲論屈之意不能發言見敬憚如此浩後

SKchar詔書於夸懷夸曰桃簡卿巳爲司徒何足以此勞國

亡挑簡浩小名浩慮夸即還夸時乗一騾更無兼騎浩乃

以騾内之厩中兾相維縶夸遂託郷人輸租者謬爲御車

乃得岀𨵿浩知而歎恨曰睦夸獨行之士夲不應以小職

辱之又使其人杖䇿復路吾當何辝以謝也及浩誅後夸爲之

素服受郷人弔喭乃歎曰崔公旣死誰能更容睦夸年七

十五卒及葬之日赴㑹者如市

續晉陽秋曰謝惠隱居㑹稽𥘉月犯少微一名處士星時

戴逵名重於敷時人憂之俄而敷死故㑹稽士人嘲曰呉

中髙士求死不得死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