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百九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一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     四夷部二十一

 北狄二

     揔叙北狄下

史記曰唐虞以上有山戎獫狁葷粥晉灼曰堯時葷粥周曰獫狁秦曰匈奴

又曰武王伐紂而營雒邑復居於豊鎬放逐戎狄涇洛之

北時入貢命曰荒服

又曰趙武靈王北破林胡樓煩築長城自代傍隂山下至

髙闕在朔爲塞而置雲中鴈門代郡

漢書曰山戎伐燕告急子齊桓公北伐山戎山戎走

又曰晉文公攘戎翟居于西河圁洛之間圁音號曰赤翟

白翟師古曰春秋所書晉師滅赤狄潞氏郄缺獲白狄

又曰晉北有林胡樓煩之戎燕北有東胡山戎服䖍曰烏桓之先也

後爲鮮卑

又曰晉悼公使魏絳和戎翟戎翟朝晉後百餘年趙襄子

踰句注而破之并代以臨胡貉貉音莫伯反後與韓魏共滅智

伯分晉地而有之則趙有代句注以北而魏有西河上郡

以與戎界邊

又曰秦滅六國而始皇帝使蒙恬將數十萬衆北擊胡悉

收河南地因河爲塞築四十四縣城臨河徙讁戍以充之

有罪謫令戍之徙讁者令居之而通直道自九原至雲陽因邊山險壍谿

谷可繕者繕之繕𥙷起臨洮至遼東萬餘里又渡河據陽

山北假中北假地名當是時東胡強而月氐盛

又曰𭥦曰旄頭胡星也𭥦畢間爲天街胡貉月支旃喪引

𠔃之民𭥦之主

又曰楊雄上書北地之狄五帝所不能臣三王所不能制

又曰前丗豈樂傾無量之費役無罪之人快心於狼望之

北哉匈奴中地名以爲不一勞者不佚不暫費者不永寧是

以忍百萬之師以摧餓虎之喙運府庫之財填盧山之壑

而不悔也盧山匈奴中山也

又曰狄不服中國未得髙枕安寢也

又曰外國天性忿鷙鷙佷也音竹二反形容魁徤負力怙氣難化

以善易𨽻以惡𨽻謂附属之惡謂威也其強難詘其和難得故未服

之時勞師逺攻

又曰狄眞中國之堅敵也

又曰王莽征匈奴嚴尤諌曰周秦漢征之皆未得上䇿者

也周得中䇿漢得下䇿秦無䇿焉周宣王時獫狁内侵至

于涇陽命將征之盡境而還其視戎狄之侵境而譬猶蚊

蝱之螫歐之而巳故天下稱明是爲中䇿漢武帝選將練

兵約齎輕糧深入逺戍約少也少齎裝雖有克獲之功胡輙報之

兵連禍結三十餘年中國疲耗匈奴亦創艾創音𥘉向反艾讀日乂

而天下稱武是爲下䇿秦始皇不忍小耻而輕民力築長

城之固延袤萬里袤長也音茂轉輸之行起於負海疆墳旣完

中國内竭以喪社稷是爲無䇿今天下比年飢饉發三十

萬衆具三百日糧兵先至者聚居𭧂露勢不可用一難也

邊旣空虚内調郡國不相及屬此二難也計一人三百日

食用糒十八斛非牛力不能勝胡也沙鹵多乏水草軍出

未滿百日牛必物故此三難也胡地秋冬甚寒春夏甚風

食糒飲水師有疾疫此四難也輜重自隨則輕銳者少幸

而逢虜危殆不測此五難也莽不聽

又曰夷狄之爲患也故自漢興忠言嘉謀之臣SKchar甞不運

籌䇿相與爭於廟堂之上乎髙祖時則劉敬吕后時樊噲

季布孝文時賈𧨏朝錯孝武時有王恢韓安國朱買臣公

縣引董仲舒人持所見各有異同然揔其要歸兩科而巳搢紳之

儒則守和親介胄之士則言征伐皆偏見一時之利害也

又曰文帝徙六郡良家材力之士六邵謂隴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西河也其日

定天水西河武帝所置耳史夲其土地而追言之也聚天下精兵軍於廣武顧問馮

唐與論將帥喟然歎息思古名臣此和親無益之明効也

又曰董仲舒以匈奴可恱以厚利結之於天耳故與之厚

利以没其意與盟於天以堅其約質其愛子以累其心使

邊城守境之民父兄緩帶稚子咽哺胡馬不窺於長城而

羽檄不行於中國不亦便於天下乎

又曰孝武時雖征伐克獲而士馬物故亦略相當雖開河

南之野建朔方之郡亦弃造陽之北九百餘里匈奴人民

每來降漢單于亦輙拘留漢使以相報復其桀鷔尚如斯

又曰孝宣之丗單于臣服三丗稱藩賔於漢庭是時邊城

晏閉牛焉布野

又曰王莽SKchar位始開邊𨻶單于由是歸怨自絶莽斬其侍

子邊境之禍搆矣

又曰蕭望之曰戎狄荒服言其來服荒忽無常時至時去

冝待以客禮

又曰夷狄之人飲食不同言語不通僻居北垂寒露之野

逐草隨畜射獵爲生隔以山谷雍以沙幕天地所以絶外

内也

又曰晁錯上書曰戰勝之威民氣百倍敗兵之卒没丗不

復自髙后以來隴西三困於匈奴矣民氣破傷亡有勝意

又曰以蠻夷攻蠻夷中國之形也今匈奴地形技藝與中

國異上下山阪出入溪澗中國之馬弗與與如險道傾仄

且馳且射中國之𮪍弗與也風雨罷勞飢渇不困中國之

人不與也此匈奴之長技也

又曰材官騶發矢道同的騶謂矢之善者也春秋作菆宇發矢次射故中則同的

匈奴之革笥木薦弗能支也革笥以皮作如鎧春夜薦以木枚作如楯

又曰胡貉之地積隂之處也木皮三寸冰厚六尺食肉而

飲酪其人蜜理鳥獸毳毛蜜理謂其肥肉也毳細毛也其性耐寒

又曰胡人衣食之業不著於地著直略反其勢易以擾亂邊境

何以明之胡人如飛鳥走獸廣壄美草甘水則止草盡水

竭則移以是觀之往來轉徙時至時去此胡人之生業而

中國之所以不可離南𠭇

又曰匈奴欲立威者始於折膠秋氣至膠可折弓弩可用匈奴常以爲𠉀而出兵

後漢書曰耿秉上言曰今北虜分爭以夷伐夷國家之

又曰間匈奴傳論曰并兵窮討掩其宻穴躡北追奔三

千餘里破龍祠焚𦋺幕銘功封石偈呼而旋

又曰王莽時盧芳詐稱武帝之後奔匈奴十二年芳與賈

覽共攻雲中乆不下其將隨昱得芳之衆昱詣闕拜昱爲

五原太守封鐫胡侯鐫謂鑿〇鑿之也

晉書曰前漢末匈奴大亂五單于争立而呼韓邪單于失

其國携率部落入臣於漢嘉其意剖并州北界以安之於

是匈奴五千餘落入居朔方諸郡與漢人雜處後漢末群

臣競言胡入猥多冝先爲其所建安中魏武帝始分其中

衆爲五部部立其中貴者爲師復改帥爲都尉其左部都

尉所統可萬餘落居於太原右部都尉可六千餘落居於

祁縣南部都尉可三千餘落居於蒲子縣北部都尉可

四千餘落居興縣中部都尉可六千餘落居太陵縣

又曰晉武帝踐祚後匈奴二萬餘落歸化帝復納之使居

河西故冝陽城下後復與晉人雜居由是平陽西河新興

上黨樂平靡不有焉

又侍御史郭欽上䟽曰戎狄強獷歴古爲患魏𥘉置西北

諸郡皆爲戎居今雖服從(⿱艹石)百年之後有風塵之警胡𮪍

自平陽上黨不三日而至孟津北地西河太原馮翊安定

上郡盡爲狄庭矣冝及平吴之威謀臣猛將之略出北地

西河安定復上郡實馮翊於平陽以北諸縣募取死罪徙

三河三魏四萬家以充之裔不亂華漸徙平陽𢘆農魏郡

京兆上黨雜胡峻四夷出入之防明先王荒服之制萬丗

之長䇿也

又曰太康七年有萎莎胡率部落來降

又曰北狄以部落爲𩔖其入居塞者有鮮支種有烏譚種

有赤勒種有捍蛭種有萎莎種有赤莎種有鬰鞞種有委

童種有大樓種不相雜錯

又曰其國號左賢王右賢王左弈蠡王右弈蠡王左於六

王右於六王左漸尚王右漸尚王左朔方王右朔方王左

獨鹿王右獨鹿王左顯鹿王右顯鹿王左安樂王右安樂

王凡十六等皆用單于親子弟

賈𧨏新書曰臣聞強國戰智王者戰義帝者戰德故湯祝

網而漢隂受舞三苗而南蠻服今漢帝國也冝以厚德懷

四夷孰敢不承帝意陛下爲臣建三表設五餌以此與單

于爭則下匈奴猶振槁也臣且以事𫝑諭天子之言使匈

奴大衆信陛下也(⿱艹石)日出之灼灼故聞君一言雖有㣲逺

其志不疑仇讎之人其心不殆(⿱艹石)此則信諭矣一表也臣

又且以事𫝑諭陛下之愛令匈奴之自視也茍胡面而戎

狀者其自以爲見愛於天子也猶弱子之於慈母也(⿱艹石)

則受諭矣一表也臣又且以事勢諭陛下之好令胡人之

自視也茍其校之所長與其所工可以當天子之意(⿱艹石)

則好諭矣一表也愛人之狀好人之役愛有實以諾可期

十死一生彼必將至此謂三表匈奴好之來者家長以上

必衣繡家少者乃衣文錦爲銀車五乗大雕盡之駕四馬

載緑盖從數𮪍御驂乗且雖單于之出入也不輕都此矣

令匈奴降者時時得此而賜之一國聞之見之者希心而

相告人人兾幸以爲吾至可以得此將以懷其目一餌也

匈奴之使至者(⿱艹石)大降者也大衆之聚也上必有所召賜

食焉飯物盛美胾炙醯醢方數尺於前令一人坐此胡人

欲觀者固百數在旁得賜者之喜也且𥬇且飯味皆所SKchar

而所未當得也今來者時時得此而饗之一國聞之者見

之者垂涎而相告人自以吾至亦將得此將此懷其口一

餌也降者(⿱艹石)使者至也必使人有所召客焉胡人之欲觀

者勿禁令婦𫝊白黒繡衣而侍其堂者二三十人或薄或

掩爲其胡戯使樂府吹簫鼓鞀令使降者時得此而樂一

國聞之者見之者人人唯恐其後至也以此懷其耳一餌

也凡降者陛下必有所冨令有髙堂𮟏宇善厨大囷廐有

編馬庫有陣車時時大具召胡客饗胡令其居處樂皆過

其慮出其單于或時時賜此匈奴一國傾心而兾人人汲

汲其時將以此懷其腹一餌也於來降者上必時時有所

召幸拊循而後得入官於胡嬰兒貴人子好可愛有數十

人爲繡衣出則從出入則從入則更侍胡嬰兒得近侍胡

貴人得佐酒上前使付酒錢出繡衣具帶服時以賜之令

數人得此而居之一國聞者見者人人唯恐後至也以此

懷其心一餌也

晉中興書曰北狄其地南接燕趙北沙漠東漸九夷西界

六戎丗丗自相君臣不禀中國正朔

西域記曰諸胡俗婚姻相然許者先送同心指環〇崔豹

古今注曰秦所築長城土色如紫漢塞亦然故稱紫塞焉

李陵報蘇武書曰終日無覩但見異𩔖韋㡚毳幕以禦風

又曰出禮義之郷入無知之俗

又曰胡笳𤣥動牧馬悲鳴吟嘯成群邊聲四起

班固燕然山銘曰鑠王師𠔃征荒裔勦匈奴𠔃截海外封

神丘𠔃建隆碣熈帝載𠔃振萬丗

古詩曰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古胡無人行曰望胡地何嶮𡺢断胡頭脯胡臆

陸機樂府詩曰駈馬陟隂山山髙馬不前借問燕山𠉀勁

虜在燕然

古詩曰出自薊北門遥望胡地桑

陳琳樂府詩曰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蔡琰詩曰邊亭與華異胡風春夕起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