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一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一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一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一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三

珎寳部十二

 銅      鐵     金鋼

 鍮石

     銅

左傳僖中曰鄭伯朝楚楚子與之金旣而悔之與之盟曰

無以鑄兵故以鑄三鍾

史記曰𥘿使徐福入海還僞辭曰臣見海中大神曰汝𥘿

王之神薄得觀而不得取即從臣徃蓬萊山見芝城宫闕

有使者銅色而龍形光上照天

又曰𥘿始皇収天下兵聚之咸陽爲銅鑄金人十二各千

石置庭中

又曰張孟談董安于之治𣈆陽也公室之堂皆以練銅爲

又曰趙襄子使厨人以銅斗擊代王殺之而取其地

又曰上使善相相鄧通當貧餓死文帝於是賜通蜀嚴道

銅山得自鑄錢景帝立有告通盗出徼鑄錢盡没入一簮

不得着身𭔃死人家

又曰龍門碣石多銅鐵

漢書曰武帝即位好鬼神之事李少君以却老方見上上

有故銅器問少君少君曰此器齊桓公十年陳於桓寢巳

而案其刻果齊桓公器

又曰黄帝采首陽山銅鑄鼎於荆山之下

又曰王莽夢長樂宫銅人五枚並起立莽惡之使尚方鐫

滅銅人應之

又曰呉有豫章郡銅山招致天下人民亡命者盗鑄錢

又曰凡律度量衡用銅者所以同天下齊風俗也銅爲物

至精不爲燥濕寒暑變其節不爲風雨𭧂露改其形介然

有常似於士君子之行是以用銅也

又曰王莽天鳯四年八月莽親之南郊鑄作威斗威斗者

以五色銅爲之

又曰無雷國有銅

華嶠後漢書曰靈帝時使掖庭令畢嵐鑄銅人四列於蒼

龍玄武闕外

又曰脩玉堂殿鑄銅人四黄鐘四其音中黄鍾也子爲黄鍾及天禄蝦

蟇又鑄四出文錢天禄獸也

范曄後漢書曰馬援善別名馬於交阯得駱越銅鼓乃鑄

爲馬式

又曰馬援征南海鑄銅柱於林邑國以極漢南界

又曰崔烈納錢爲司徒乆之不自安從容問其子鈞曰吾

居三公於議者何如鈞曰大人少有英稱歴位卿守論者

不謂當爲三公而今登其位天下失望烈曰何爲然也鈞

曰論者嫌其銅臭烈怒舉杖擊之

又曰薊子訓遁去不知所止後人復於長安東霸城見之

與老翁共磨娑銅人相謂曰適見鑄此而巳近五百歳矣

魏略曰眀帝徒長安諸鍾虡駱駞銅人承露盤折銅人不

可致住霸城又鑄作銅人列坐於司馬門外

呉志朱異口賦弩曰南岳之幹鍾山之銅應機命中獲隼

髙墉

晉書曰南陽王模督𥘿雍時𨵿中飢荒百姓相噉加以疾

癘盗賊公行模力不能制乃鑄銅人鍾鼎爲釡器以易榖

議者非之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録曰石勒徙洛陽銅馬翁仲二于

襄國列之永豐門

北史曰後魏明帝𥘉爾朱筞與從弟丗隆宻議廢立乃以

銅鑄孝文及咸陽王橲等五王子像成當奉爲主唯莊帝

獨就

唐書曰開元中許昌縣之唐祠掘地得古銅罇又隱起𩀱

篆書文曰冝子孫

又曰開元十三年宋州獻古銅鼎十九及鍾磬甑釡罇杓

盤瓶各數四時宋城尉𣈆日休因板築獲而獻之

又曰𥘉天寳中天下州郡皆鑄銅爲玄宗擬其形容首冠

環焰足承菡萏與尊佛之像間列於殿堂號爲眞容及山

東䧟率𬒳鎔毀而𢘆州獨存

又曰文宗問宰臣曰幣輕錢重如何宰臣楊嗣復曰此事

巳乆但且禁銅不可遽變其法法變即必擾人李珏曰今

請加鑪鑄錢他法不可先有格令州府禁銅爲器當今以

銅爲器而不知禁所病者制勑一下曽不經年而州縣因

循所以制令相次而視之爲常今自淮而南至於江嶺鼓

鑄銅器列而爲肆州縣不禁市井之人逐錐刀之利以緍

範爲他器鬻之售利不啻數倍是則禁銅之令必在嚴切

斯其要也

又曰五臺山有金閣寺鑄銅爲瓦塗金其上照燿山谷計

錢巨億萬

淮南子曰銅英青

又曰銅不可以爲弩

抱朴子曰呉時發廣陵大冢中有銅爲人數十頭皆長五

又曰金簡記云以五月丙子日中時鑄五石下其銅五石

雄黄丹砂雌黄礬石曽青也皆鑄粉之以金華池⿰氵𭝠之内

太一神鼎中下以桂薪燒之銅成以銅炭冶之取牡銅以

爲雄劔取牝銅爲雌劒帶之以入河則蛟龍巨魚水神不

敢進也欲知銅之牝壯當令童男童女俱以水灌銅以其

在火中尚赤時也則銅自分爲兩叚有凸起者則牡銅也

凹䧟者則牝銅也

又曰山中夜見胡人銅之精也

山海經曰昆吾之山其上多赤銅此山出金色赤如火以切玉如泥周穆王持西

戎爲兵獻汲冡中得銅金劔一枚長三尺五寸故通以錫雜爲兵器

帝王丗紀曰紂作銅柱令男女祼形縁之落則妲巳𥬇

國語管仲曰美金以鑄㦸劒試諸狗馬狗馬難爲利者惡金以

鑄鉏夷斤欘惡麄夷平也所以削草平地也斤形似鉏而小欘斫也

廣雅曰白銅謂之鋈赤銅謂之錫

漢武内傳曰上起神屋臺以銅爲柱黄金塗之

神異經曰入金山下四丈得丹楊銅張華曰此銅與金相似典術曰陶丹銅以

爲金

賈𧨏書曰下不得鑄錢則民反耕田矣

西京𮦀記曰髙祖𥘉入咸陽宫周行庫藏見銅人十一枚

坐皆髙三尺列在一筵上琴筑笙竽皆有所執皆綴花綵

儼然(⿱艹石)生人筵下有銅管上口髙數尺出筵後其一管内

空一管有䋲大如指使一人吹管一人紐䋲則琴筑笙竽

皆作聲音與眞樂不異

虞喜志林曰建武中南郡男子獻銅皷背有銘及呉時江

水中鍾上有百餘字人莫有識者

地鏡圖曰草莖黄秀下有銅器

士緯曰銅出於石爲鈴則小鑄鍾則大

南中八郡志曰雲南舊有銀窟數十劉禪時𡻕常納貢亡

破以來時徃採取銀化爲銅不復中用

丗語曰元康八年陵雲臺上生銅

賈𧨏鵩鳥賦曰隂陽爲炭萬物爲銅

張瑩漢南記曰安帝見銅人以問侍中張陵對曰昔𥘿始

皇時有大人十二身長五丈履六尺皆夷狄之服見於臨

洮此天將亡𥘿之證而始皇誤喜以爲瑞乃鑄銅人以爲

像上曰何以知之對曰臣見傳載亦其人𦚾上有銘

林邑記曰林邑王范文鑄銅爲牛銅屋行宫

荆州記曰衡陽重安縣有苦歷塘故老相傳云此塘中

有銅神今猶時聞銅聲水轉變緑魚爲之死

武當山記曰山有石室中有銅杖長七尺

越絶書曰赤堇之山破而出錫(⿱艹石)耶之谷涸而出銅歐冶

因爲純鈞之劒

玄中記曰銅之精爲童奴

嶺表異録曰蠻夷之樂有銅皷焉形如𦝫皷而一頭有靣

皷靣圎二尺許靣與身連全用銅鑄其身遍有䖝魚花草

之狀通體均勻厚二分已來鑪鑄之妙實爲竒巧擊之響

亮不下鳴鼉貞元年中驃國進樂有玉螺銅皷玉螺盖螺之白者非

𤥨王所爲即知南蠻酋首之家皆有此皷也咸逋末幽州張直

方貶龔州刺史到任後修葺州城縁掘土得一銅皷牽復

載以歸京到襄漢以爲無用之物遂捨于延慶禪院用代

木魚

     鐵

尚書曰華陽黒水惟梁州厥貢璆鐵

尚書說命曰(⿱艹石)金用汝作礪孔安國曰鐵須礪以成利器

禮記月令曰季春之月命工師令百工審五庫之量金鐵

皮革無或不良

左傳昭七年曰𣈆趙鞅賦𣈆國一皷鐵以鑄刑鼎著范宣

子刑書各出功力共皷石爲鐵一鼓而足之

春秋孔演圖曰八政不中則鐵飛

春秋繁露曰蒸石取鐵非人意也禍福所從生亦非人意

廣雅曰鐵朴謂之礪

史記曰邯鄲郭縱以鐵冶成業與王者埒冨也

又曰卓氏宛氏以鐵冶致冨

漢書五行志曰武帝征和二年𣵠郡鐵官鑄鐵消皆飛去

時劉屈𣯛爲太守後死象

漢書曰髙祖又與功臣剖符作誓丹書鐵契藏之宗廟

又曰張良以家財求客㓨𥘿王得力士爲鐵椎重一百二

十斤𥘿始皇至愽浪沙中良與客俱擊𥘿皇帝

又曰張敞弟武拜爲梁相武曰當以柱後惠文冠彈治之

應劭日柱後以鐵爲柱夲法官冠也

又曰成帝河平二年沛郡鐵官冶鐵飛

又曰李㝷說王根曰政感隂陽猶鐵炭之低仰見效可信

天文志曰懸士炭也以鐵易土耳先冬夏至懸鐵炭於衡各一端冬陽氣至炭仰而鐵低夏至炭低而鐵

又曰婼羌國有鐵自化作兵

范曄後漢書曰赤眉降徐宣等曰自今日得降猶去虎口

歸慈母丗祖曰卿鐵中鎗鎗庸中佼佼耳

又曰公孫瓉徙鎭易京慮有非常乃居於髙京以鐵爲門

魏略曰弁辰國出鐵韓穢皆從市之諸市買皆用鐵如中

國用錢也

王隱𣈆書曰石苞字仲容𥘉爲縣吏買鐵鄴市市長沛國

趙元儒見苞異之便與結交 𣈆陽秋曰肅愼土無塩鐵

晉書曰林邑國王范逸死奴文篡立文曰南西卷縣夷帥

范雅奴也甞牧牛澗中獲二鱧魚化成鐵用以爲刀刀成乃

對大石障而呪之曰鱧魚變化冶成𩀱刀石障破者是有

神靈進斫之石即瓦解文知其神乃懷之

𣈆書載記曰赫連㪍㪍以鐵伐爲氏曰使我宗族子孫剛

銳如鐵皆堪伐人也

齊書曰髙祖素儉約後宫物器欄檻以銅爲飾者並改以

梁書曰康絢築浮山堰將合淮水漂没復決潰衆患之或

謂江淮多蛟能乗風雨決壞岸其性惡鐵因是引東西二

冶鐵器大則釡鬲小則钁鋤數千萬斤沉於堰所

後漢書曰崔挺爲光州刺史先是州内少鐵器用皆求之

他鏡挺表復鐵官公私有頼

莊子曰金鐵蒙以大緤載六𩦸之上則致千里

淮南子曰上古之時未有鐵器磨蜃以耨

又曰鐵不可以爲舟

又曰豐水之深十仭不受塵埃投金鐵焉則形見於水

山海經曰克光之山龍首之山其隂多鐵

神異經曰南方有獸焉角足大小形狀如水牛皮毛黒如

⿰氵𭝠食鐵飮水其糞可爲兵器其利如鋼名曰嚙鐵俗云咋鐵玄黄

經曰南方嚙鐵糞利如鋼食鐵飲水腹中不傷也

河圖曰赤帝有女譌鐵飛之異

新序曰公孫敖曰夫玉石金鐵猶可𤥨磨以爲器用而況

於人

論衡曰紂力能索鐵申鉤

盧綝四王起事曰張方請帝遷都五千𮪍皆鐵SKchar2

魏武故事曰領長史王必是吾郷披荆𣗥時吏忠而勤事心

如鐵石

語林曰許玄度出都爲弟㛰弟少愚恐人嘲弄玄度爲解

而獲免眞長𥬇曰許玄度爲弟張十重鐵歩障

異𫟍曰楚王與羣臣獵於雲夢縱良犬逐狡兎三日而𫉬

之其膓是鐵良工曰可以爲劒

十洲記曰流沙在西海中上多山川積石爲昆吾石治其

石成鐵作劒光明洞照如水精狀割玉如切泥土

廣州記曰鄧平縣有鐵石

南方草物狀曰鐡出躭蘭州禆夷莊舡載鐵至扶南賣之

華陽國志曰公孫述廢銅錢鑄鐵錢百姓貨賣不行

     金鋼

𣈆起居注曰咸亨三年燉煌上送金鋼生金中百淘不消

可以切玉出天笁

玄中記曰金鋼出天笁大𥘿國一名削玉刀削玉如鐵刀

削木大者長尺許小者如稻米欲刻玉時當作大金鐶着

手指開其背如月以割玉刀内環中以刻玉

南州異物志曰金鋼石也其狀如珠堅利無疋外國人好

以飾玦環服之能辟惡毒

南越志曰波羅基國出鋼珠㓪照幽夜

林邑記曰林邑王范明逹獻金鋼指鐶

抱朴子曰扶南有金鋼可以刻玉體似紫石英外國人名

爲千延至於百丈底着盤以鐵槌打之不能傷以羖羊角

扣之則漼然氷泮

服䖍通俗文曰亂金謂之鉅

     鍮石

廣志曰鍮石似金亦有與金雜者淘之則分

鍾㑹蒭蕘論曰夫莠生似禾鍮石像金

齊周捨謂沙門法雲曰孔子不飲盗泉之水法師何以捉

鍮石香爐荅曰檀越旣得戴纛貧道何爲不得執鍮

唐書曰髙宗上元元年詔九品服淺碧並鍮石帶八胯

王子年拾遺記曰石虎爲四時浴臺皆用鍮石珷玞爲隄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