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一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一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一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一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八

 布帛部五

 縑      帛

     縑

說文曰縑并絲繒也

釋名曰縑兼也其𢇁細緻數兼於絹染縑五色細且緻不

漏水也

續漢書曰張奐少立志節董卓慕之使其兄遺縑百疋奐

惡卓爲人絶而不受

東觀漢記曰王丹資性清白疾惡豪強時河南太守同郡

陳遵𨵿西之大俠也其友人䘮親遵爲護䘮事賻助甚豐

丹乃懷縑一疋陳之於主人前曰如丹此縑出自機杼遵

聞而有慙色

又曰王丹子有同門生䘮親家在中山白丹欲徃奔慰結

侶將行丹怒而撻之令𭔃縑以祠焉或問其故丹曰交道

之難未易言也

又曰上大發𨵿東兵自將上隴隗SKchar衆潰走圍解於是

置酒髙㑹勞賜來歙班坐絶席在諸將之右賜歙縑千

又曰馬援行亭鄣到右北平詔書賜援鉅鹿縑三百疋

又曰蔡彤爲襄賁令是時盗賊尚未悉平而襄賁清靜詔

書増秩一等賜縑百疋䇿書勉勵

後漢書曰趙熹避赤眉難入丹水遇更始親屬皆祼跣塗

炭飢困不能前塗炭者(⿱艹石)䧟泥墜火喻窮困之極也熹見之悲感所裝縑帛

資糧悉以與之將護歸郷里

東觀漢記曰顯宗時詔賜降胡縑尚書案事誤以十爲百

上見司農上簿大怒召郎將笞之鍾離意因叩頭曰過誤

之失常人所容(⿱艹石)以懈慢爲愆則臣位大罪重郎位小罪

輕咎皆在臣臣當先坐乃解衣就笞帝意乃解

謝承後漢書曰汝南周躬爲櫟陽令功曹萬良爲父報讎

自械詣獄躬解械放良後良賷縑五百餉躬𨳲門不受

華矯後漢書曰孝獻伏后興平二年立爲皇后李𠐶郭汜

等敗乗輿於曹陽帝乃潜夜渡河走六宫皆歩行出營后

手持縑數疋董承使孫微以刃脅奪之殺傍侍者血濺后

𡊮山松後漢書曰天鳯五年樊崇起兵於莒號曰赤眉圍

莒數月或說樊崇曰豈有父母之國而攻之乎莒中人出

縑數千疋以自贖乃引去

范曄後漢書曰永平十五年幸偃師詔命自殊死以下贖

死罪縑三十疋右趾至髠鉗城旦春十疋完城且至司冦

五疋

又曰戴封常遇賊財物悉𬒳略奪唯餘縑七疋賊不知處

封乃追以與之曰知諸君乏故送相遺賊驚曰此賢人也

盡還其器物後舉孝廉

又曰期門郎程偉妻能通神變化偉當從出無衣甚愁妻

即爲致兩縑得以爲衣

漢官典職儀曰尚書郎直供青縑白綾𬒳

魏志曰漢桓帝末董卓爲軍司馬從中郎張奐征并涼州

有功賜縑九千疋卓悉以分與吏士

南史曰孫謙齊𥘉爲錢塘令御煩以簡獄無繫囚及去官

百姓以謙在職不受餉遺追載縑帛以送謙辭不受

梁書曰何逺輕財好義周人之急言不虚妄盖天性也毎

戲語人云卿能得我一妄語則謝卿以一縑衆共伺之不

能記也

趙書曰中書令徐光奏議以東郊親耕改服青縑袴褶

後魏書曰劉芳𥘉入魏雖處窮窘之中而業尚貞固聦敏

過人篤志墳典晝則傭書以自資給夜則誦經不寢至有

易衣併日之弊而澹然自守不汲汲於榮利不戚戚於貧

賤乃著窮通論以自慰常爲諸儒傭冩經論筆迹稱善卷

直一縑歳中能入百餘疋如此數年頼以頗振

又曰楊津除侍御中尉孝文㓜冲文明太后臨朝津曾入

侍左右忽欬逆失聲遂吐數𦫵藏之衣䄂太后聞聲閱而

不見問其故具以實言遂以敬愼見稱而賜縑百疋遷符

璽郎

又曰李元忠嘗貢齊文襄王蒲桃一盤文襄報以百縑其

見賞重如此

又曰髙遵性不廉清在中書時毎假歸山東必借備騾馬

將從百餘屯逼人家不得絲縑滿意則詬詈不去旬月之

間縑布千數郡邑苦之

又曰薛琡字曇珎正光中行洛陽令部内肅然時以乆旱

京師見囚悉召集都亭理𡨚滯洛陽獄有三人孝明嘉之

賜縑百疋

北齊書曰賈思伯遷南青州刺史𥘉思伯與弟思休師事

北海隂鳯授業竟無資酬之鳯遂質其衣服時人爲之語

曰隂生讀書不免癡不識𩀱鳯脫人衣及思伯之部送縑

百疋遺鳯因具車馬迎之鳯慙不徃時人稱歎焉

隋書曰田德懋丁父艱哀毀骨立廬於墓側負土成墳上

聞而嘉之遣   散𮪍侍郎元志就吊焉復降璽書并

賜縑二百疋米百石復下詔表其門閭

又曰文帝幸并州留髙頴居守及上還京賜縑五千疋

風俗通曰臨淮有一人持一縑到市賣之遂還值雨因共

披戴後有人求庇䕃一頭之地雨霽因共爭之各云我縑

丞相薜宣决曰縑直數百錢何足紛紛呼騎吏中断縑各

與半後人曰受恩矣前撮之縑主稱怨不巳宣考乃歎服

𫝊子曰漢宋魏太祖以天下凶荒資財乏匱擬古皮弁裁

縑帛以爲帙

何晏九州論曰清河縑 房  綿

荀朂爲𣈆文王與孫皓書曰餉細縑十疋

     帛

尚書堯典曰舜脩五禮五玉三帛

周禮地官曰媒氏凡嫁子娶妻入幣純帛無過五兩

又春官曰肆師之職常立國祀之禮以佐太宗伯佐助

大祀用玉帛牲牷

又春官典命曰凡諸侯之適子誓於天子攝其君則下其

君之禮一等未誓則以皮帛繼子男

又夏官下職方氏曰并州其利布帛

又冬官考工記曰繼子男執皮帛謂公之孤也見禮次子男贄用束帛而以豹皮

表之爲飾

又曰涷帛以欄爲灰 -- 灰 渥淳其帛實諸澤器滛之以𧒏渥讀如繒

人渥管之渥以欄木之灰 -- 灰 漸釋其帛出鄭司農云澤器謂滑澤之器𧒏謂炭也士冠礼曰素積白屨以魁柎之說

魁蛤也周官亦有白盛之𧒏𧒏蛤也玄滛薄粉之令帛白蛤今海旁有焉清其灰 -- 灰 而盝之而

擇之清澄也於灰 -- 灰 澄而出盝晞之晞而揮去其𧒏而沃之而盝之而塗之而𪧐

更渥淳之眀日沃而盝之朝更沃至夕盝之又更沃至旦盝之亦七日如漚絲也晝𭧂

諸日夜𪧐諸井七日七夜是謂水涷

禮記月令曰季春之月開府庫出幣帛周天下勉諸侯聘

名士禮賢者

又檀弓上曰伯高之䘮孔氏之使者未至冉子攝束帛乗

馬而將之孔子曰異哉徒使我不得成禮於伯髙

又王制曰布帛精麤不中數廣狹不中量不鬻於市

又曰七十非帛不暖

又禮運曰後聖有作治其絲麻以爲布帛

又内則曰國君丗子生三日卜士負之告者𪧐齋朝服

寢門外保受乃負之宰禮負子賜之束帛

又曰婦人或賜之飲食衣服布帛則受而獻諸舅姑

又坊記曰子云禮之先幣帛也欲民之先事而後禄也

謂所執之贄以見者也旣相見乃奉幣帛以脩好也或云禮之光辭而後幣帛

左傳襄上曰季文子卒大夫入歛公在位宰庀家器爲葬

備無衣帛之妾無粟食之馬無藏金玉無重器備

又哀上曰邾茅夷鴻以束帛乗韋自請救於呉無君命故言自

毛詩鹿鳴曰鹿鳴醼羣臣嘉賔也旣飲食之又實幣帛筐

篚以將其厚意

周易賁卦曰賁于丘園束帛戔戔

春秋元命苞曰須女四星十二度主布帛

史記曰武帝使使束帛加璧安車駟馬迎申公

又曰子貢結駟連𮪍束帛之幣以聘享諸侯所至國君無

不界迎與抗禮者夫使孔子名布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天下者子貢先後

之也

又曰帛千鈞比千乗家

又曰陳勝乃多書帛言陳勝王置人所𦌘魚腹中卒買魚

得書恠之

漢書曰武帝使東方朔射中上曰善賜帛十疋郭舎人曰

朔齊人多變更致他物射之中則臣榜百不中賜臣帛朔

又中乃榜舎人

又曰舘陶公主乃命私府曰董君所發一日金蒲百斤錢

蒲百萬帛蒲千疋乃白之

又曰婁護爲諌議大夫使郡國護假貸多持幣帛過齊上

書求上先人冡因㑹宗族故人各以親䟽遺以束帛一日

散百金之費

東觀漢記曰耿純於邯鄲見上遂自結納獻馬及縑帛數

百疋

又曰長安語云城中好廣䄂四方用疋帛

范曄後漢書曰明帝出諸貴人當徙居南宫馬太后感析

別之懷賜越帛三千端雜帛二千疋

又曰永平六年雒山出寳鼎廬江太守獻之於廟賜三公

帛五十疋九卿二千石半之

續漢書曰宋秉字巨公拜御史中丞布𬒳瓦器居不粟馬

出無從車車駕幸其府舎歎曰雖楚國二龔不如雲陽宣

巨公賜布帛帳帷什器

後漢書曰公孫述造十層赤樓帛蘭船蓋以帛飾其欄檻

魏略曰陳留邯鄲淳奏投壷賦文帝以爲尚書郎賜帛十

魏志曰張伯英專精於書凡家之衣帛必書而後練

𣈆陽秋曰董威 常𪧐 社中時乞於市得殘碎繒結以

自覆金帛桂綿則不肯受

沉約宋書曰文帝𡊮皇后毎就上求錢帛贍家上性節儉

所得不過錢三五萬帛三五十疋

南史曰宋鮑昭嘗謁臨川王義慶未見知欲貢詩言志人

止之曰卿位尚卑不可輕忤大王昭勃然曰千載上有英

才異士沉没而不聞者安可數哉大丈夫豈可遂藴智能

使蘭艾不辯終日碌碌與鷰雀相隨乎於是奏詩義變竒

之賜帛二十疋

齊書曰劉顯將之㝷陽     顯懸帛十疋約曰

衣來者以賞之衆人竟改常服不過長短之間顯曰將有

甚於此矣旣而周弘正緑絲布袴繡  軒昂而至折標

取帛

梁書曰郭祖深清儉常服故布𥜗素木按食不過一SKchar

姥餉一早青𤓰祖深報以疋帛後有冨人効之以貨鞭而

徇衆朝野憚之

後魏書曰髙允拜中書令帝幸允第唯草屋數間布𬒳

𫀆厨中塩菜而巳帝歎息曰古人之清貧豈有此乎即賜

帛五百疋粟千斛

又曰韋珎字靈智累遷顯武將軍郢州刺史所在有聲績

朝廷嘉之遷龍騎將軍賜驊騮二疋帛五十疋糓三百斛

珎乃召集州内孤貧者謂曰天子謂我能撫綏卿等故賜

糓帛吾何敢獨當遂以所賜悉分與之

隋書曰文帝嘗遣髙頴大閱於龍臺澤諸軍部伍多不齊

整唯閻毗一軍法制肅然頴言之於上時蒙賜帛

又曰張定和𥘉爲侍官㑹平陳之役定和當從征無以自

給其妻有嫁時衣服定和將鬻之妻靳固不與定和於是

遂行以功拜儀同賜帛千疋遂弃其妻

唐書曰髙祖傾府藏以賜勲人而又患國計不足劉義節

進計曰令義師數十萬並在長安樵薪貴而布帛賤(⿱艹石)

街衢及𫟍中之樹爲樵易布帛歳取數十萬立可致也又

藏内繒絹疋皆有餘軸之使申截剰物以供𮦀費動盈千

餘萬疋髙祖並從之大収其利

又曰太宗召太子舎人陸敦信勞之曰爾所録古先太子

善惡之事多所規諷誠有可嘉因賜帛五十叚

又曰貞觀中皇后所生長樂公主將出降勑資送倍於長

公主魏徴諌以漢眀帝以朕子安得同於先帝子后聞之

以爲難可謂正直社稷之臣也固請遣中使賫帛五百疋

賜徴

又曰貞觀十一年賜遭水之家帛十五疋半毀者八疋

又曰王君廓少孤貧無行以剽刼爲業亡命聚徒以逆𩯭

竹器籠人頭而奪其繒帛

又曰開成中以諌議大夫蕭俶爲楚州刺史俶故相俛之

弟將赴任延英候辤上曰蕭俛是先朝賢相筋力未衰即

湏一來京國朕今賜手詔及賜帛三百疋以備山谷所乏

戰國䇿曰公子魏牟過趙趙王㘴前有尺帛且令工以爲

冠趙王曰公子臨寡人願聞所以爲天下魏牟曰王能重

王之國(⿱艹石)是尺帛則王之國大治矣王有此尺帛何不令

郎中以爲冠爲冠而敗之奚虧王國而王必待工乃使之

今社稷爲丘墟先人不血食王不以與工乃與㓜艾也

河圖玉板曰崑崙以東得大秦之國人長十丈皆衣帛

韓詩外傳曰孔子之齊遇程丕子於譚郯之間傾蓋而語

終日孔子曰取束帛十疋以贈先生

又曰孔子顔淵登魯東山望呉昌門淵曰見一疋練前有

生藍子曰白馬蘆蒭也

東方朔別傳曰武帝幸甘泉長平阪道中有虫覆地如赤

肝朔曰必秦獄處也夫愁者得酒而解乃取虫置酒中立

消麋賜帛百疋後屬車上盛酒爲此故也

法言曰禽獸食人之食土木衣人之帛糓人不足於晝絲

人不足於夜此謂惡政也

風俗通曰諸侯相贈乗馬束帛束爲帛與馬相疋

崔寔四民月令曰八月清風戒寒趣絹縑帛

荀卿禮賦曰爰有大物非絲非帛文采成章邯鄲淳上受

命述詔曰淳作此甚典雅斯亦美矣朕何以堪之哉其賜

帛四十疋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