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一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一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一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一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六

布帛部三

  羅      綺      織成

  綾      縠      紗

  綃      綈      𦋺

  紬

     羅

釋名曰羅文羅䟽也纚簁也麤可以簁物也

魏文帝詔曰江東爲葛 寜比羅紈綺縠

魏志曰自公侯巳下大夫以上皆服綾錦羅綺金縷之物

自是以下𮦀綵之服通于賤人也

𣈆書曰謝玄好帶紫羅香囊叔父安惡之不欲傷其意因

賭而焚之遂絶

晉令曰第一品巳下不得服羅綃

東宫舊事曰太子納妃絳眞文羅一幅帔一絳杯文繡羅

一幅帔一絳眞衣羅袴一

王孫子曰隨珠曜日羅衣從風

燕丹子曰荆軻左手把秦王䄂右手椹其𦙄秦王曰願聽

琴聲而死召SKchar人皷琴聲曰羅縠單衣可掣而絶

淮南子曰齊俗有䌓繡羅紈

漢武内傳曰帝以七月七日掃除宫掖之内設大床於殿

上以紫羅薦地燔百和香燃九微燈以待西王母

西京𮦀記曰趙飛鷰爲皇后女弟在昭陽殿遺書曰今日

嘉辰貴姉懋膺洪𠕋上禭三十條以陳踊躍金花紫羅面

衣織成𥜗羅帷羅幌羅帳羅幬

黃庭經曰黄庭爲不死之道受者先齋九日然後受之結

盟立誓期以勿渫古者盟以玄雲之錦九十尺金簡鳯文

羅四十尺

徐延年別傳曰道士姓徐名延年仙人以新黄羅衣衣之

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氏王五年因祗國獻女工一人善於

工巧體貌輕潔𬒳纎羅新繡之衣

又曰呉主孫權居昭陽宫趙夫人乃織羅縠累月而成裁

之爲幔内外視之飄飄如煙氣輕動而房内自涼

異𫟍曰張仲舒爲司空廣陵城北元嘉年七月中輙見門

側有赤氣赫然後空中忽雨絳羅於其庭内廣七八分長

五六寸皆以箋𥿄繼之廣長亦與羅等紛紛甚張惡而焚

之猶有數片府州多相傳示張經𪧐𭧂疾而死

說曰武帝常降王武子供饌悉用琉璃器婢子百餘人

皆綾羅袴以手擎飲食

宋玉風賦曰躋于羅帷經于洞房

司馬相如美人賦曰女以玉SKchar2挂臣冠羅䄂拂臣衣

張衡南都賦曰羅韈懾惵而容與

古詩曰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帷

古歌詩曰大婦織綺羅中婦織流黃小婦無所作挾瑟上

髙堂

阮籍詩曰西方有佳人皎皎如日光被服纎羅衣左右佩

𩀱璫

     綺

廣雅曰鬱金流黃綦綺

說文曰綺文繒也

釋名曰綺踦也其文欹邪不順經緯之縱橫也有杯文形

似杯也有長命其采色相間皆橫也福言長之者服之使

人命長夲造者之意也有棋文方文如棋也

漢書曰班伯侍講金華殿在織𥜗紈袴之間非其好也

又曰賈人不得衣錦繡綺縠

又曰孝文六年遺匈奴書使者言單于服繡祫綺衣

東觀東記曰馬后𫀆極麤䟽諸主朝望見反以爲綺后曰

此繒染色好故直用之

漢書儀曰𥙊天用六綵綺席六重長一丈

于寳𣈆紀曰初洛中名服有白石綺織者尤之曰石非繒

綵之稱

𣈆令曰第三品巳下得服𮦀杯之綺第六品巳下得服七

綵綺〇東宫舊事曰太子納妃有七綵杯文綺𬒳一絳石

杯文綺𬒳一七綵杯文絳袴長命杯文綺袴

司馬相如長文賦曰張羅綺之幔帷垂楚組之連綱

班固西都賦曰紅羅颯纚綺組𦆯紛

潘岳秋興賦序曰余兼虎賁中郎將寓直散𮪍之省珥蟬

冕襲綺紈之士此馬遊處

古詩曰客從逺方來贈我一端綺文作𩀱鴛鴦裁爲合歡

𬒳

又曰緗綺爲下裳紫綺爲上襦

曹植詩曰西北有織婦綺縞何𦆯紛清晨秉機杼日暮不

成文

     織成

廣雅曰天笁出細織成

續漢書輿服志曰虎賁武騎皆鶡冠虎文單衣襄邑歳獻

織成虎文

魏略曰大秦國用水羊毛木皮野繭絲作織成皆好色

魏略曰大秦國出金織成帳

呉時魏國傳曰大秦國天笁國皆出金縷織成

𣈆後略曰張方兵入洛諸官府大刧掠御寳織成流⿱⺾⿰𩵋禾

分割爲馬棧矣

𣈆令曰織成衣爲禁物

捜神記曰陳節謁諸神東海君以織成青𥜗一領遺之

西京𮦀記曰宣帝𬒳収繫郡邸獄臂上猶帶史良娣合采

婉轉𢇁繩係身毒國寳鏡一枚大如八銖錢及即位常以

琥珀笥盛之緘以戚里織成一曰斜文織成

西京𮦀記曰趙飛鷰爲皇后其女弟昭儀在昭陽殿遺飛

鷰書曰今日嘉辰貴姉懋膺洪𠕋上禭三十五條以陳踊

躍之志内有織成下𥚑

杜蘭香傳曰蘭香降南郡張碩與碩織成袴衫

鄴中記曰石虎冬月施流⿱⺾⿰𩵋禾斗帳懸金薄織成腕囊

又曰石虎皇后出女妓二千爲鹵簿冬月皆着紫綸巾熟

錦袴脚着五文織成鞾

又曰石虎獵着金縷織成合歡袴

髙柔婦與柔書曰今奉織成袜一量

     綾

釋名曰綾者其文望之似氷凌之理也

漢官典職儀曰尚書郎直供青縑白綾𬒳

魏略曰大秦國有金縷繡𮦀色綾其色利得中國𢇁素解

以爲胡綾

魏志曰楊阜字義山爲城門校尉常見明帝着㡌𬒳縹綾

半䄂阜問帝曰此於禮何法服也帝黙然

𣈆咸康起居注曰詔臨邑使主范栁所貢物多絳綾是其

所珎可籌量増賜

𣈆安帝紀曰桓玄㓜時㑹于西堂設𠆸樂上施絳綾

金以爲飾

𣈆脩復山陵故事曰帝改服着白綾帽

荀勗爲𣈆文王與孫皓書曰餉𮦀色綾十端

後魏書曰辛穆字叔宗舉茂才爲雍州別駕𥘉隨父在下

邳與彭城陳敬文友善敬文弟敬武少爲沙門從師逺學

經乆不返敬文病臨卒以𮦀綾二十疋託穆與敬武穆乆

不得見經一十年始於洛陽見敬武以物還之封題如故

世稱廉信

唐書曰太宗𥘉七品以上服龜甲𩀱具十花綾其色緑九

品巳上服𢇁布及𮦀小綾其色青

又曰長慶中浙西觀察使李德𥙿上表曰臣當道奉詔更

令織定羅𢇁𫀆叚及  盤絛綾一千疋況立鵝天馬

豹盤絛文彩珎竒只合聖躬自服今所織千疋費用至多

在臣愚誠亦所未諭乞酌臣當道物力所冝更賜節減即

海隅蒼生無不受賜詔許罷進盤絛綾一千疋

漢武内傳曰西王母侍女服紺綾之𫀆

西京𮦀記曰霍光妻遺淳于衍散花綾二十五疋綾出鉅

鹿陳寳光妻傳其法霍顯召入其弟使作之一疋直錢一

萬又與緑綾七百端直錢百萬

符丕荅謝玄書曰今徃大文羅大絞綾各五疋

     縠

三禮圖曰五綵方山冠以綵縠爲之

說文曰縠細繒也

釋名曰糓粟也其形戚戚如也

戰國䇿曰   計見齊宣王宣王曰願聞先生直言正

諌計曰王之憂國愛民不如王之愛一尺之縠王使人爲

冠不使左右便僻而使工者以爲能也今治齊國非左右

便僻無使也故王之愛民不如一尺之縠事具冠門

漢書曰江充召見太一宫自請願以所常𬒳服衣冠見上

上許之充衣紗縠單衣

東觀漢記曰建𥘉二年詔齊相其止物復送氷紈方空縠

董巴輿服志曰羽林左右監左右虎賁皆冠鶡紗縠單衣

魏志曰𡊮術遂僣號荒侈滋甚後宫數百服綺縠餘梁SKchar

楊子法言曰或曰霧縠之麗曰女工之蠧

潜夫論曰小民或刻剥綺縠以成榆葉水波文

枹朴子曰勁弩之餘力不能洞霧縠

宋玉風賦曰主人女翳承日之華更𬒳丹縠之單衣

司馬相如子虚賦曰雜羅綃垂霧縠言細好如霧出以復須也

劉楨魯都賦曰其女工則絳綺縠

荀勗爲𣈆文王與孫皓書曰餉縠三端

     紗

東觀漢記曰馬融愽洽通儒敎養諸生千數融好侈飾常

施絳紗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

𣈆書曰武帝泰始九年帝多簡良家子女以充内職自擇

其美者以絳紗繫臂

梁書曰王僧孺㓜貧其母鬻紗布以自業事具鹵簿門

後魏書曰游明根以年踰七十表求致仕優詔許之引入

陳謝悲不自勝帝言別殷勤仍爲流涕賜青紗丹衣委貌

𬒳褥錦𫀆等物

北齊書曰琅邪王儼字威仁武成第三子拜京畿大都督

領軍大將軍領御史中丞遷大司徒𥘉從北宫出將上中

丞凢京畿歩騎領軍之官屬中丞之威儀司徒之鹵簿莫

不畢備帝與后在華林園東門外張幕隔青紗歩障觀之

北史齊盧道䖍娉妻元氏甚聦悟常𦫵髙𫝶講老子道䖍

從弟元明隔紗帷以聽焉

唐書曰太宗幸蒲州刺史趙元揩   服黄紗單衣迎

謁路左

東宫舊事曰皇太子𥘉拜有絳紗單衣

王子年拾遺記曰漢武帝思李夫人不可復得 詔董仲

君曰朕思李氏其可得乎仲君曰可遥見而不可同帷幄

有潜英石色青輕如毛羽寒盛則石温暑盛則石冷刻之

人像不異眞人使此像徃則夫人至矣乃遣人至 海經

年而還得此石命工衣李夫人彩刻成置於輕紗幕裏宛

(⿱艹石)生時帝大恱

又曰江漢之民至暮春上巳之日禊集  之祠或結五

色紗囊盛食沉於波中以言蛟龍水虫畏之不侵食也

蔡克別傳曰克字子尼體貌尊嚴莫有媟嫚髙平劉整儁

才白衣居家車服奢麗謂人曰紗縠吾之常服耳遇蔡子

在㘴而經日不自安

齊諧記曰餘杭縣有一人姓沈名蹤與父同入山至夜二

更中忽見一人着紗㡌披絳綾𫀆云是闘山王闘山在餘杭縣

秦記曰符堅以太常韋逞母宋氏傳其父業周官音義乃就

宋家立講堂書生百人隔絳紗幔而受業焉

     綃

毛詩義䟽曰楊之水素衣朱繡繡當爲綃綃綺也

禮記玉藻曰君子狐青裘豹褏玄綃衣以楊之君子大夫士也綃綺

屬也染之於玄以狐青裘相冝也

廣雅曰綃謂之緗

𣈆令曰第六品巳下不得服羅綃

王子年拾遺記曰燕昭王二年廣延國來獻善舞者二人

昭王處以單綃華幄

又曰呉主孫權居昭陽宫倦暑乃褰紫綃之帷

曹植洛神賦曰踐逺遊之文履曵霧綃之輕𥚑

     綈

說文曰綈赤黄色也

釋名曰綈似𧋘虫之色緑而澤也

史記曰范睢改名爲張禄相秦秦伐魏魏使湏賈於秦睢

爲微行𡚁衣徒步入邸見須賈賈驚曰范叔無恙乎今叔

何事睢曰爲人賃賈意哀之留㘴飲食曰叔寒如此哉乃

取其綈𫀆以賜之後睢見賈賈頓首言死罪睢曰公所以

得不死者以綈𫀆戀戀有故人之意故釋公

漢書曰文帝身衣弋綈如淳曰弋帛也

漢書儀曰太官湯官奴婢各三千人大置酒日皆綈褠蔽

漢書儀曰印綬盛以篋篋以緑綈 白表裏

西京𮦀記曰漢制天子玉几冬則加綈錦其上謂之綈几

諸侯皆以竹木爲之不得加綈錦之飾

王子年拾遺記曰漢成帝於太液池傍起宵遊宫以⿰氵𭝠

柱鋪黒綈之幕又造飛行殿所𦍒之宫咸以氊綈籍地惡

車轍馬跡之喧也

竹林七賢論曰舊俗七月七日法當曬衣諸阮庭中爛然

莫非錦綈阮咸時緫角乃豎長竿摽大布犢鼻於庭中曰

未能免俗爾

鄴中記曰石虎 尚方御府中巧工作錦織成署皆數百

人有青綈或白綈或緋綈或黃綈或緑綈或紫綈

范子計然曰綈出河東

鹽鐵論曰鼲貂狢不益錦綈之寳是以王者不珎

張衡西京賦曰木衣綈錦土𬒳朱紫

     𦋺

韋輝光毛詩問曰七月之時無褐箋云褐毛布也賤者之

所服也今𦋺亦用爲之

爾雅曰𣯛𦋺也郭璞注曰毛𣯛所以爲𦋺也揵爲舎人注曰𣯛毛也𦋺胡人績羊毛作衣

說文曰𦋺西胡毳布也

呉曆曰魏文帝賜呉王太子𦋺二張

呉志曰孫堅爲董卓軍所攻堅與數十騎潰圍而出堅常

着赤𦋺幘令親近將祖茂著之卓騎爭逐茂故堅從間道得

于寳𣈆紀曰孫皓遣使詔書賜班𦋺五十張絳𦋺二十張

紫青𦋺各十五張

崔鴻十六國春秋西秦録曰沮渠蒙遜尚書郎王朽送戎

𦋺千疋銀三百斤

鄴中記曰石虎御府𦋺有巳頭文𦋺麗子𦋺花𦋺

扶南傳曰妥息國出五色𦋺

鹽鐵論曰今冨者黃金馬腦勒𦋺繡馬掩汙

桓譚新論曰余歸沛道病蒙絮𬒳絳𦋺䄡乗騂馬𪧐下邑

東亭亭長疑是賊發卒余令勿闘乃問而去此安靜自存

曹植辯道論曰甘始謂王曰諸梁時西域胡來獻𦋺悔不

取也

班固與弟超書曰竇侍中前𭔃人錢八十萬市得𮦀𦋺十

餘張

     紬

說文曰紬大絲繒也

釋名曰紬抽也抽引絲端細緒也又謂之𢇁掛也掛於杖

端振舉之也

北史曰𡊮聿脩爲太常少卿出使廵省仍令考校官人得

失經兖州時邢劭爲刺史别後送白紬爲别信聿脩不受

與劭書云今日仰遇有異常行𤓰田 李下古人所愼願

得此心不貽厚責劭亦欣然頓解報書云老夫忽忽意不

及此敬承來旨吾無間然弟昔爲清郎今日復作清卿矣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一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