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七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六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七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七十一

太平御覧卷第八百七十

火部三

 燈     燭     炬

     燈

漢書曰王莽好變改制度政令煩多莽常御燈火至明

東觀漢記曰上從長安東歸過汧幸𥙊遵營士衆作黄門

武樂至夜御燈火

晉書曰温嶠往武昌至牛渚磯水深不可測世云其下多

恠物嶠遂燬犀燈而照之湏㬰見水中竒形異狀或乗車

馬著赤衣者嶠其夜夢人謂曰與君幽明道隔何故相照

意甚惡至鎮踰旬而卒

唐書曰皇甫無逸爲益州長史嘗夜𪧐人家遇燈炷盡主

人將續之無逸抽佩刀断衣帶以爲炷其廉分如此

又曰睿宗好樂聴之忘倦玄宗又善音律先天二年正月

望日胡僧娑陁婆請夜開門燃百千燈睿宗御延喜門觀

樂凢經四日從大酺睿宗御安福門樓觀百司酺宴以夜

繼晝經月餘日

河武内傳曰西王母遣使謂帝曰七月七日當暫來帝日

掃除宫内然九光之燈

荀采傳曰采荀爽女爲隂瑜妻而夫早亡爽逼嫁與太原

郭弈采入郭氏室暮乃去帷帳建四燈歛祍正坐郭氏不

敢逼

三𥘿記曰始皇墓中燃鯨魚膏爲燈

鄴中記曰石虎正㑹於殿前設百二十枝燈以鐡爲之

西京𮦀記曰長安巧人丁緩者爲帞滿燈七龍五鳯𮦀以

芙蓉蓮藕之竒

又曰髙祖𥘉入咸陽宫周行府庫金王珍寳不可稱言其

尤異者有青王枝燈髙七尺五寸下作蟠螭以口衘燈燈

燃則鱗甲皆動炳爛(⿱艹石)列星而盈室焉

SKchar記曰漢武帝燃芳苡燈於閤上有白鳯黒龍足來

戲於閤上芳苡草出奔盧國

又曰丹豹髓白鳯膏磨青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爲屑以淳蘇油和之照於神

壇夜𭧂雨燈光不滅

羊頭山記曰漢有常滿燈不添常滿光明不絶也

法顕山記曰舎衛國精舎道東有外道天寺名曰影覆與

佛論議處精舎夾道相對亦髙六丈許所以名影覆者日

在西時佛精舎影則照外道天寺日在東時外道天寺影

比暎不得照佛精舎也外道常遣人守天寺洒掃燒香燃

燈供飬至明且其燈輙移在佛精舎中娑羅門恚言諸沙

門取我燈自供飬佛婆羅門於夜自伺𠉀見其所天神持

燈繞佛精舎三匝供飬佛己忽然不見婆羅門乃知佛神即

捨家入道

王子年拾遺記曰董偃常卧於室中以晝石爲榻髙三尺

廣六尺石體甚輕郅支國所獻也上設紫琉璃屏風列金

麻油燭如屈龍形雜采爲之侍人唯見燈明以言無礙乃於

屏風外扇之偃曰玉石豈扇而後消凉侍者乃以手摸之

知有屏風之礙

又曰穆王東至大𣟵之谷起春霄之宫集諸方士問佛

道法時已將夜聞殷然雷聲伏蟄皆動俄而有流光照於

宫内王更設常生之燈一名𢘆明亦有鳯腦之燈綴水蓮

氷谷之花上去燈七八尺不欲使烟光逺照也西王母來

乗翠鳯之輦共王飲㑹

又曰燕昭王時海人乗霞舟以雕壷盛升龍膏以獻昭王

王坐通雲之堂亦曰通霞臺以龍膏爲燈燿百里烟色丹

紫國人望之咸言瑞光遥加拜之以火浣布爲纒炷光蒲

於宫内

孫子曰火光明于天者燈燭何施焉

符子曰不安其昧而樂其明也是猶夕蛾去暗赴燈而死

𥘿子曰智惠多則引血氣如燈火消暗膏炷大而朗朗則

膏消炷小而闇闇則息膏至乆也

說苑曰楚莊王賜羣臣酒日暮燈燭旣滅乃有人引羙人

者羙人挽絶其冠纓

桓譚新論曰余與劉伯師夜坐燈中脂炷燋秃將滅余謂

伯師曰人衰老亦如彼秃炷矣伯師曰人衰老應自續余

曰益性可使白髮更生黒至壽極亦死耳

王朗𥘿故事曰五華燈樹正月朔朝賀設於下三階之前

月照星明雖夜猶晝

淮南萬畢術曰取蚢脂爲燈置火中即見諸物

語林曰𥞇中散燈下彈琴忽有一人靣甚小斯湏轉大遂

長丈餘單衣革帶𥞇視之旣熟吹其燈滅曰吾耻與鬼

争光

     燭

記曰侍坐於所尊敬燭至起異晝

又曰燭不見跋跋夲燭盡則去之嫌(⿱艹石) 多有獻倦也

又曰曽子寢疾童子隅坐而執燭隅坐不與成人並也

又曰孔子曰嫁女之家三夜不息燭思相離也親骨肉也

又曰𥙊之曰汎掃反道郷爲田燭反道剗令新士在上田燭田首爲燭

又曰凢飲酒爲獻主者執燭抱燋主人親執燭敬賔示不倦也執燭不

讓不辭不歌以燭繼盡禮殺

又曰禮者何也即事之治也君子有其事必有其禮治國而

無禮譬如終夜有求於幽室之中非燭何見

又曰女子夜行以燭無燭則止

周禮曰司几筵掌𠮷㐫之事祖廟之中沷與執燭吉事四時𥙊也

㐫事后王䘮朝于祖廟之奠

又曰凢邦之大事共墳燭庭燎故書墳爲蕡鄭司農云蕡燭麻燭也玄謂墳大也樹

於門外曰大燭於門内日庭燎皆所以照衆爲明也

儀禮曰主人爵弁纁裳從車二乗執燭前焉    大夫巳上親迎

執燭前焉

又曰霄則庶子執燭於阼階上司宫執燭於西階上旬人

執燭於庭中閽人執燭於門外

尚書大傳曰后夫人將侍君前息燭後舉燭

戰國䇿曰甘茂去𥘿之齊出門遇⿱⺾⿰𩵋禾子曰君聞夫江上夜

女乎夫江上夜女有家貧無燭者夜女相與欲去之無燭

者曰女以無燭之故常先至掃室布席何愛東壁上餘光

照西壁者幸以賜女何爲去我諸女以爲然而留之今臣

弃逐於𥘿而出関爲足下掃室布席幸無我逐也⿱⺾⿰𩵋禾子曰

史記曰始皇塚中以人膏爲燭

謝承後漢書曰巴秪爲楊州刺史與客坐闇⿰目𡨋之中不燃

官燭

晉書曰周顗弟嵩嘗因酒瞑目謂顗日君才不及弟何乃

横得重名以所執蠟燭投之覬神色無忤徐曰阿奴火攻

固岀下䇿耳

齊書曰竟陵王子良常集學士刻燭爲詩四韻者具刻一

寸以此爲竒蕭文琛曰燒一寸濁爲四韻詩何難之有乃

與丘楷江洪共打銅鉢爲五韻詩響㓕皆可𮗚覧

後魏書曰髙祖甞幸清徽堂命黄門郞崔光鄴郭雅邢巒

崔休等賦詩言志燭至公卿辭退髙祖曰燭至辭退無

之禮在夜載考宗族之義卿等且還朕與諸王宗室欲成

此夜飲

北齊書曰郎茂年十五師事國子愽士河間𫞐㑹受詩易

三禮玄象刑名之學至忘𥨊食家人恐成病𢘆節其燭

唐書曰劉沔爲忠武小校從李光顔討淮西爲捉生將前

後與賊血戰鋒刃所傷幾死者數四嘗傷重卧草中月黒

不知歸路昬然而睡夢人授之䨥燭曰子方大貴此行無

患可持而還旣行然有𩀱光在前自後破虜危難毎行嘗

有此光及罷鎮後𩀱光遂息

又曰栁公權充翰林侍書學土毎居堂召對繼之燭見跋

語猶未盡不欲取外宫人以蠟淚揉𥿄繼之

㑹稽典録曰盛吉拜廷尉吉性多仁恕務在寛矜毎至冬

月罪囚當断其妻執燭𠮷手持丹筆夫妻相對垂泣

又曰陳脩字奉遷烏傷人也爲豫章太守脩性清㓗履約

恭儉十日一炊不然官燭

神仙傳曰漢章帝問劉馮曰殿下有怪常著朱衣𬒳髮持

燭相隨而走爲可劾否馮曰可帝因使人僞爲之馮以符

擲之數人頓地帝驚曰以相試耳乃解之

列女傳曰齊女徐吾者東海上貧婦人與其隣婦李吾之

属合燭夜績徐吾最貧而無燭李吾曰徐吾燭數不属請無

與夜作吾曰妾以貧故起常先洒掃陳席以待來者今一

室之中益一人燭不爲益明去一人燭不爲益闇何愛餘

光莫之能應遂復與夜績

西京𮦀記曰閩越王獻髙帝石密五斛密燭二百枝

又曰匡衡勤而無燭隣舎有燭乃穿壁引其光以書映光

而讀矣

王子年拾遺記曰融臯西有銷明之草叢生千葉隂覆地

夜視之如列燭晝則滅矣

又曰崑崙者是西方日彌山對七星之下岀碧海之中夜

望水上光熖如燭

抱朴子曰慕惡者猶宵蟲之赴明燭焉

又曰夫明燭宵舉則飛虫羣起

又曰有自無而生焉形湏神而立焉有者無之宫形者神

之宅故譬之於堤堤壊則水不留方之於燭燭盡則火不

居住也

文子曰鳴鐸以聲自毀膏燭以明自銷

韓子曰鄭人有遺燕相國書者夜書火不明因謂持燭者

曰舉燭而設書舉燭非書意也燕相國受書而恱之曰舉

燭者髙明髙明者舉賢而任之國以治也

淮南子曰天下時有盲妄自失之患此髙燭之類也火愈

燃而消愈亟愈益也亟疾也

說苑曰晉平公問於師曠曰吾年七十欲學恐己暮矣師

曠曰臣聞少而學者如日岀之陽壯而學者如日中之光

老而學者如秉燭之明老而不學昧昧如夜行焉秉燭之

明孰與昧行公曰善

說曰君夫  王愷字以粘糖澳釡石季倫以蠟燭灼

玄晏春秋曰子讀漢書㓙奴傳不識撐𥠖孤𡍼之字有故

奴執燭顧之而問之奴曰撑𥠖天子也言匈奴之號單于

猶漢人有天子也予於是乎曠然發悟

潜夫論曰隅燭之施明於幽室也前燭則盡照之後燭而

益明二者相因而成大火

論衡曰太公隂謀書稱武王伐紂兵至牧野晨舉脂燭權

掩不備

地鏡圖曰相玉見羙女子載燭行壇隂從其所出入處尋

之石中有玉矣

蔡氏化清論曰伏龍非我馬白日非我燭藏之黙之保此

小朴

楚辭曰室中之觀多𤪙怪蘭膏明燭華容備

古詩曰人生不滿百常懷千載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

魏明帝樂府詩曰晝作不輟手猛燭継望舒

劉禎詩曰天地無期竟民生甚局促爲稱百年壽誰能應

此録低昻倐忽去炯(⿱艹石)風中燭

傳玄燭銘曰煌煌丹燭熖熖飛光取則龍景擬象扶桑照

彼玄夜炳(⿱艹石)朝陽焚形監丗無隱不彰

    炬

東觀漢記曰光武平河北任光伯卿暮入堂陽懸𮪍㫮炬

火天地赫然盡赤堂陽驚怖即夜降

魏志曰滿寵字伯寧以前將軍都督楊州諸軍事孫權自

將號十萬至合淝新城寵馳徃赴募壯士十數人折松爲

炬灌以麻油從上風放火燒賊攻具射殺權弟泰賊於是

引退

宋書曰王懿字仲德太原人也符氏之敗仲德年十七與

兄叡同起義兵與慕容垂戰敗仲徳𬒳瘡退走至滑臺復

爲翟遼所留使爲將師仲徳志欲南歸乃弃遼奔太山遼

追𮪍甚急夜行忽見前有猛炬導之乗火夜行百里許得

以免難

六韜曰三軍有行臨領士衆旦則有雲梯逺望夜則設雲

火萬炬

淮南子曰亡者不敢夜掲炬爲人見也

又曰𪧟戚欲干齊桓公困窮無以自逹於是爲啇任車

任載啇於齊暮至於郭門外桓公郊迎客夜開門爝火

甚盛爝火炬火戚飯牛車下望見桓公擊牛角而疾啇歌

汝南先賢傳曰許嘉字德珎事郡功曹爲小吏常持劒侍

功曹月日朝并持炬嘉於是忿然曰男兒爲吏不免賤役

投火於池以劒帶槐樹趍詣府門主者問其故對曰夲去

蒭牧來入大朝觀庠序之化仐右手持劒左手把炬此等

之事乞得受罰而歸

神仙傳曰王遥字伯遼夜大雨晦SKchar遥岀行不霑雨有炬

火常在於前

英雄記曰公孫瓉與破虜校尉鄒靖俱追胡靖爲所圍瓉

廻師奔救胡即破散解靖之圍乗勝窮追日入之後把炬

逐北

又曰周瑜敗曹操於赤壁宻使輕舡走舸百餘艘艘有五

十人拖掉人持炬火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