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三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三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三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四十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三十九

百榖部三

  禾  稻  秔  秫

     禾

尚書微子之命曰唐叔得禾異𠭇同潁獻諸天子王命唐

叔歸周公于東作歸禾

又金縢曰周公居東秋大熟未穫天大雷電以風禾則盡

偃王啓金縢得周公代武王之說王出郊天乃反風禾盡

尚書大傳曰成王時有苗異莖而生同爲一穟大幾盈車

長充箱人有上之者王召周公而問之公曰三苗爲一穟

抑天下其和爲一乎果有越裳氏重譯而來

毛詩甫田曰禾易長𠭇終善且有易治也長畒竟畒也

禮記檀弓下曰季子皐葬其妻犯人之禾申祥以告曰請

庚之子臯曰孟氏不以是罪子朋友不以是棄予以吾爲

邑長於斯也買道而葬後難繼也

左傳隱公曰夏四月鄭𥙊足帥師取温之麥温周地蘇氏邑也

又取成周之禾

春秋運斗樞曰旋星明則嘉禾液春秋感精符曰日下論於地則嘉禾興

春秋說題辭曰天文以七列精以五故嘉禾禾之滋莖長

五尺五七三十五神盛故連莖三十五穗以成盛德禾之

極也

又曰禾者衘滋液衘滋液以生故以和軟為名也

孝經援神契曰德下至地則嘉禾生

春秋繁露曰禾實於野粟缺於倉皆竒恠非人所意乎此

可畏也

史記封禕書曰管仲說桓公曰古之封禪北里禾所以爲

蘇林注曰北里地名

漢書曰武帝外事四夷四民去夲董仲舒說上曰春秋他

穀不書至於麥禾不成則書之以見聖人於五榖㝡重麥

與禾

又郊祀志曰王莽簒位興神仙事種五梁禾於殿中各順

其色置其方靣煑二十餘物漬種計粟斛成一金言此黄

帝榖仙之術

又曰莽使中郎平憲誘羗還云天下太平一禾長文餘故

乞内屬

續漢書曰承宫字少子瑯耶人甞在蒙隂山中耕種禾𮮐

臨熟人認之宫便推與而去由是發名也

東觀漢記曰光武以建平元年生於濟陽縣是歳有嘉禾

生一莖九穗大於凡禾縣界大熟因名上曰秀

又曰淳于恭宇孟孫有盗刈禾恭見之恐其愧因伏草中

盗去乃起

後漢書王符論曰夫養稂莠者傷禾稼惠姧宄者賊良人

又曰蔡茂𥘉在廣漢夢坐大殿殿極上有三穗禾茂跳取

之得其中穗輙復失之屋之大者古通呼為殿也極殿梁也三輔間謂屋梁為極以問主簿

郭賀賀離席慶曰大殿者官府形象也極而有禾人臣之上禄也取中穗是中台之位也於字禾失為秩曰失之所

以得禄秩也衮職有闕君其𥙷之旬月而茂微焉

昊志曰赤烏七年宛陵言嘉禾生㑹稽始平言嘉禾生改

年爲嘉禾

晉書曰𢈔衮居貧禾熟穫者己畢而採捃尚多衮乃引其

羣子以退曰待其間及其捃也不曲行不旁掇跪而把之則

亦大𫉬又與邑人入山拾橡分夷險序長㓜推易居難禮

無違者

臧榮緒晉書曰朱冲字巨容躬植禾蓻𬞞鄰牛侵犯持蒭

送牛而無恨色

晉起居注曰武帝丗嘉禾三生其七莖同穗

晉中興徴祥說曰王者德盛則嘉禾生嘉禾仁卉也義熈十三年

鞏縣民宋曜於田中獲嘉禾九穗同夲九穗九州是時羌

平六合寧

後魏書曰許謙字元遜代人也子洛陽爲鴈門太守家田

三生嘉禾皆異壟合穎丗祖善之進爵北地公也

北史曰趙肅授原州揔管司馬在道夜行其左右馬逸入

田中暴人禾輙駐馬待明訪禾主酬直而去

唐書曰朔方節度郭子儀言寧朔縣界荒地廣十五里有

黒禾榖岀遍地毎日側近百姓掃盡經𪧐還生前後可得

五六千石其禾圎實味甘美臣以爲天啓興王先瑞百榖

故漢稱兩粟周頌来麰豈若瑞禾自出家給人足蓋陛下

富教安人務農敦本光復社稷康濟𥠖元之應也

又曰代宗爲皇太子乾元𥘉上降誕䂊州奏百姓李氏有

嘉禾生及是𠕋禮特詔改名䂊

又曰永㤗元年秋京兆府上言鄠縣嘉禾生穗長一尺餘

穗上粒重疊如連珠

又曰馬燧大暦四年爲懷州刺史乗兵亂後其夏大旱人

失耕種燧乃務教化將吏有父母者燧輙造之施敬収瘞

𭧂骨去其煩苛至秋田中生穭禾人頗便之穞音吕禾𠕅生也

又曰元和中東川觀察使潘孟陽上言龍州武安川中嘉

禾生有麟食之復生麟之來一鹿引之羣鹿隨焉光華不

可正視𦘕工就圖之并嘉禾一函以獻

淮南子曰后稷辟𡈽墾草以爲百姓力農然而不能使禾

冬生

又曰洛水輕利而冝禾

又曰夫子見禾之三變夫子孔子也三變始於粟粟生於苗苗成於穗也滔滔然

曰狐郷丘而死我其首禾乎垂而向根君子不忘夲也

吕氏春秋曰飯之美也𤣥山之禾

山海經曰崑崙墟上有禾禾長五尋郭璞注曰木禾榖頴也

白虎通曰德至於地則嘉禾生嘉禾者大禾也

說文曰禾嘉榖也二月始生八月而熟得時之中故謂之

禾木也木王而生金王而死稹早種也頴禾末也榖禾皮

也稈禾莖也稾稈也

㑹稽典録曰沈勲身自耕耘以供衣食人有盗穫其禾勲

見而避之明日更収拾送致其家盗者愧懼齋還不受

六韜曰人主好田獵則歳多大風禾榖不實

鄭𤣥別傳曰𤣥年十六號曰神童民有獻嘉禾者欲表府

文辭鄙略𤣥爲改作又著頌一篇侯相髙其才爲修㓂禮

杜寳大業拾遺録曰七年九月太原郡有獻禾一夲三穗

長八尺穗長三尺五寸大尺圍芒穗皆紫色鮮明受自禾

己上二尺餘亦紫色有老人年八十餘以素木匣盛之賜

物三十叚板授嘉禾縣令

績搜神記曰盧陵巴丘人文晃者丗以田作爲業秋收以

過穫刈都畢明旦至田禾悉復滿湛然如生即更穫所穫

盈倉而巨冨

廣五行記曰東魏孝静帝天保𥘉四月禾夜生於帝銅硯

中及明而長數寸有穗其年帝爲髙洋所幽遇䲴而崩

古今注曰和帝元年嘉禾生濟隂城陽一莖九穗安帝延

光三年嘉禾生九眞百五十六本一百六十八穗

汜勝之書曰種禾無期因地爲時三月榆莢雨時髙地強

土可種禾薄田不能糞者以原蠶矢𮦀禾種之則禾不

崔寔四民月令曰三月二月可種稹米

夢書曰禾稼爲財用之所夢見禾稼言財氣生

廣志曰渠和蔓生實如葵子米粉白如麵可爲饘粥牛食

之肥六月種九月熟感禾扶䟽生實似大麥楊禾似藋粒

細也折右炊停即牙生此中國巴禾木稷也火禾髙丈餘

子如小豆出粟特特國

    稻

周禮夏官職方氏曰楊州冝稻青州冝稻麥

禮記曲禮下曰𥙊示廟之禮稻曰嘉𬞞

又月令曰季秋之月天子乃以大甞稻先薦寢廟

又内則曰飲重醴清糟稻醴清糟𮮐醴清糟

又内則曰取稻米舉糔息酒所九之小切狼臅昌録

以與稻米爲酏之然

左傳昭五曰鄅人藉稻履行之也

春秋說題辭曰稻之爲言藉也稻冬舎水盛其德也故稻

太隂精含水漸洳乃能化也江旁多稻固其宜也宋均注曰稻苞

裏也稻非水不生故曰隂精也

孝經援神契曰汚泉冝稻

尓雅曰稌稻也今沛國呼稌也

廣雅曰粢稻其穗謂之禾

東觀漢記曰劉敞拜廬江都尉歳餘遭旱行縣人持稻皆

枯吏強責租敞應曰太守事也載枯稻至太守所酒數行

以語太守太守曰無有敞以枯稻示之太守曰都尉事也

敞怒叱太守曰䑕何敢爾也

後漢書曰鄧晨爲汝南太守興鴻郄陂數千頃田鴻郄陂名今在

䂊州汝南縣東成帝時開東水陂溢爲害翟方進爲丞相奏罷水陂

江表傳曰孫亮五鳯元年交阯稗草爲稻

吴志曰鍾離牧字子𦫵㑹稽山隂人少居永興自墾田種

稻二十餘畒臨熟而縣民認之牧曰夲自田荒故墾之耳

遂以稻與縣民縣吏召民繫獄欲繩以法牧請之長曰君

自行義事僕爲民主當以法率下牧曰此是郡界縁君意

頋來暫住今以少稻殺此民何必復留

又曰黄龍三年由卷縣野稻自生改爲禾興縣

𣈆中興書曰孫略字文度吴人少田於野時年饑榖貴人

有生刈其稻者略見而避之

晉書曰杜預脩邵信臣遺跡激用滍淯諸水以浸稻田萬

餘頃分疆刋石使有定分公私同利衆庶頼之號曰杜父

舊水道

又曰惠帝征成都王狼狽左脚三指折匐入稻苗中頼

侍中𥞇紹以身趕之

又曰郭翻字長翔武昌隱士也不交丗事唯以漁釣射獵

爲娱貧無業欲墾荒田先立表題經年無主然後乃作稻

將熟有認之者悉與之縣令聞而詰之以稻還翻翻遂不

又曰𡊮甫甞詣何朂自言能爲劇縣朂曰唯欲宰縣不爲

䑓閣職何也甫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譬繒中之好莫過錦

錦不可以爲𠋯榖中之美莫過稻稻不可以爲糜是以

聖王使人必先以器苟非周材何能悉長黄覇馳名於州

郡而息譽於京邑SKchar尉之材不爲三公自昔然也朂善之

除松滋令

宋書曰頋歡好學年六七歳家貧父使田中驅雀歡作黄

雀賦而歸雀食稻過半父怒欲撻之見賦乃止

齊書曰范雲甞從文惠太子幸東田觀穫稻文惠頋謂雲

曰刈此甚快雲曰三時之務亦甚勤勞願殿下知稼穡之

艱難無徇一朝之宴逸也文惠改容謝之

南史曰孔琇之有吏能仕齊爲吴令有小兒年十歳偷刈

隣家稻一束琇之付獄案罪或諌之琇之曰十歳便爲盗

長大何所不爲縣中皆震肅

梁書曰鄧元起甞至其西洱田舎有沙門造之乞起有

稻幾二千斛悉以施之時人稱其有大度

又曰陳伯之濟隂睢陵人也年十三四好着⿰犭頼皮冠帶刺

刀𠉀鄰里稻熟輒偷刈之甞爲田主所見呵之曰楚子莫

動伯之曰君稻幸多取一檐何(⿱艹石)田主將執之因援刀而

進曰楚子定何如田主皆反走徐擔稻而歸

隋書曰梁陳五壇𥙊法以三牲首餘以骨體薦粢盛爲六

飯粳以敦稻以牟黄𥹭以簠白𥹭以簋𮮐以瑚粢以璉

又曰齊孝昭皇建中平州刺史嵆瞱建議開幽州督元舊

陂長城左右營屯歳收稻粟數十萬石比境得以周贍

唐書曰開元十九年楊州奏穭生稻二百一十五頃再熟

稻一千八百頃其粒與常稻無異

又曰孟元陽爲曲環軍中大將環使董作西華屯元陽盛

夏芒履立稻田中須役者退而後就舎故其田歳無不稔

軍中足食

淮南子曰江水肥而冝稻

又曰今稻生於水而不能生於湍瀬之流

又曰離先稻熟而農夫耨之稻米隨而生者爲離與稻相似耨之爲其少實也

以小利傷大獲也

戰國䇿曰東周欲爲稻西周不下水東周患之⿱⺾⿰𩵋禾子徃見

西周之君曰君之謀過矣今不下水所以冨東周也今其

民皆種麥無他種矣君(⿱艹石)欲害之不(⿱艹石)一爲下水以病其

所種下水東周必以種稻而復奪之(⿱艹石)是則東周之民可

令一仰西周受命於君矣

國語曰越敗吴王孫雄請和范蠡不聽雄曰范子先有言

無助天爲虐助天爲虐不祥今吾稻蟹不遺種子將助天

爲虐乎

吕氏春秋曰得時之稻大夲而莖葆長秱䟽穖穗如馬尾

大粒無芒搏米而薄糠舂之易而食之香如此者不䔉

先時者大夲而莖葉格對短秱短穗多粃厚糠薄米

多芒後時者纎莖而不滋厚糠多粃辟米不得待定熟

仰天而死

又曰史起爲鄴令民大𬒳其利相與歌之曰鄴有聖令爲

史公決漳水𠔃灌鄴旁終古斥鹵𠔃生稻𥹭

呉越春秋曰越王勾踐復興師伐吴吴王敗晝夜馳走三

日飢頋見生稻而取食之

抱朴子曰南海𣈆安九熟之稲

㑹稽典録曰夏香有盗刈其稻者香助爲收之盗者慙送

以還香香不受

風土記曰穰稻之紫莖稴稴衘二音稻之有青穟米皆青白者

水經曰任延爲九眞太守教民耕蓺法與華同名曰田種

白榖七月大作十月登熟名赤田種赤榖十二月作四月

登熟所謂兩熟之稻也

說曰晉簡文見田中稻苗不識問人是何草左右荅曰

是稻簡文歸三日不出云寧有得其末不識其夲〇郭義恭

廣志曰有虎掌稻紫芒稻赤穬方有蟬鳴稻七月熟稻

有蓋下曰正月種五月穫訖其莖根復生九月復熟青芋

稻六月熟累子稻白漢稻七月熟此三稻大且長三枚長

一寸益州稻之長者米長半寸熟說文曰稻稌也䆏肥尾

稻紫莖不黏者也稴稴稻不黏者也耗稻屬也

徐暢𥙊記曰舊稑稻熟常用九月九日薦稻

汜勝之書曰稻種春凍解時耕反其土種稻區不欲大大

則水深淺不遍冬至後百一十日可種稻地美者用種畒

四㪷

俞益期牋云交趾稻再熟而草深耕重收榖薄

異物志曰交趾稻夏冬又熟農者一歳再種

雲南記曰雅州榮經縣土田歳輸稻米畒五㪷其榖精好

毎一㪷榖近得米一㪷炊之甚香滑微似糯味

崔寔四民月令曰三月多種秔稻

蔡邕月令曰十月穫稻九月熟者謂之半夏稻

愽物志曰海陵縣扶江接海多糜獸千千爲羣掘食草根

其處成泥名麋畯民人隨此畯種稻不耕而𫉬其收百倍

任昉𫐠異記曰夏禹時天雨稻古詩云安得天雨稻飼我

天下民

物理論曰稻者漑種之㹅名

養生要集曰秔稻屬也稻亦秔之㹅名也道家方藥有用

稻米秔米此則是兩物也稻米粒白如霜味苦主温服之

令人多痩無飢膚秔米味甘主利五藏長飢膚好顔色

左思魏都賦曰清流之稻清流近鄴西出御稻

又吴都賦曰國秔再熟之稻郷貢八䖝之綿

盧毓冀州論曰河内好稻

     秔與粳通用

說文曰秔稻屬也

宋書曰陶濳爲彭澤令公田悉令吏種秫妻子固請種粳

乃使五十𠭇種粳

陳書曰徐孝克所生母患欲粳米爲粥不能 辦母亡後

孝克遂常啖麥有遺粳米者孝克對而悲泣終身不復食

後魏書曰安同遼東胡也太宗同與長孫嵩並理人訟丗

祖即位除青冀二州刺史同長子居典太倉事盗官粳米

數石以養同大怒奏求戮居自劾不能訓子請罪太宗嘉

而恕遂詔長給同粳米

神仙傳曰王烈字長休邯鄲人與𥞇叔夜入山遊戯烈後

獨入太行山忽聞山東北如雷聲徃視見山破石中有孔

俓尺中有青泥流出烈取摶之隨手堅凝氣味如粳米飯

烈自食數丸因提歸以與叔夜而皆成青石

衒之洛陽伽藍記曰西方佛沙伏國有皆尸毗王倉庫

爲火所燒其粳米燋燃于今猶在(⿱艹石)伏一粒永無虐患彼

國人民湏以爲藥

廣志曰粳有烏粳黒穬有幽青白夏之名

張衡南都賦曰其厨膳則華郷里秬滍臯香秔

左思蜀都賦曰黍稷油油秔稻漠漠

魏文帝與朝臣書曰江表唯長沙名好米何時比新城粳

稻也上風炊之五里聞香

     秫

說文曰秫稷之黏者

尓雅曰衆秫也孫炎注曰秫稷粟也

廣雅曰秫稷粳也

禮記月令曰仲冬之月乃命大酋秫稻必齊酒熟曰酋大酋官之長齊

熟成

又内則曰饘𨠑酒醴芼羮菽麥蕡稻𮮐𥹭秫唯所欲

𣈆書曰陶潜字元亮爲彭澤令在縣公田悉令種秫榖曰

令吾常醉於酒足矣妻子固請種秔乃使二頃五十畒種

秫五十𠭇種秔

管子曰黄墳冝𮮐秫

崔豹古今注曰稻之黏者爲秫禾之黏者爲黍

廣志曰秫有赤者有白者胡秫早熟及麥

養生要集曰秫米味酸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