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九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九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九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九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八

 獸部十

     牛上

說文曰牡畜父也從牛土聲犅古郎特牛父也牝畜母也

從牛匕聲犢牛子也牬普外二歳牛也犙山耽三歲牛也

思貳四歳牛也戒戒又音加騬牛也牻莫江白黒雜毛牛也

力強牻牛也犡力制牛白脊也逹胡黃牛虎文也犖

駮牛也㸹力拙牛白脊也匹耕牛文駮如星也犥普表

牛黃白色也犉而純黃牛黒脣也攉白牛也㹔居羊

馬脊也牛徐行也犫牛息聲也一曰牛名牷牛純

色也柔謹也

廣志曰有靡犘牛馬象切牛出巴中千斤犦蒲角切牛一

曰犁牛有赤豹封牛周留水牛毛青腹犬狀似猪有牧牛

項上堆肉大如斗似槖駝日行三百里䆉牛猶痺小今

謂之稷牛又呼杲下牛出廣州髙凉郡犩吾威切牛如牛

而大肉數千斤出蜀中夔牛重千斤晉時此牛岀上庸郡

力渉切牛旄牛也髀SKchar尾間皆有毛花蹄牛髙六尺尾

環繞角有四耳角端有肉蹄如蓮華堂牛色黒或黃日南

有之潜牛形狀似水牛一名音沉牛麟牛似鹿又似羊

肉羙牥音方牛如槖駞能行又有𤛆牛莊子曰其大若垂

天之雲

易大畜卦曰六四童牛之㸵元𠮷又無妄卦曰六三無妄

之災或繫之牛行人之得邑人之災象曰行人得牛邑人

災也

又遯卦曰六二執之用黃牛之革莫之勝說象曰執用黃

牛固志也

又離卦曰離利貞畜牝牛𠮷

又旣濟曰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𥙊

說卦曰坤爲牛

周書王㑹曰卜盧紈牛紈牛者牛之小者大夏兹白牛數

楚每牛牛之小者也大夏西北戎數楚北戎兹白牛野獸形似白牛

詩鴻鴈無羊曰誰謂尔無牛九十其犉黄牛黑脣曰犉

又曰尔牛來思其耳濕濕

尚書曰武王尅紂放牛於桃林之野

左傳成七年曰鼷䑕食郊牛角改卜牛鼷䑕又食其角乃

免牛

又宣三年經曰王正月郊牛之口傷改卜牛牛死乃不郊

又僖上曰齊侯伐楚楚子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人處

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不虞君之渉吾地何故

又僖下曰介葛盧來朝聞牛鳴曰是生三犧皆用之矣其

音云問之而信

又曰𥘿師入滑鄭商人弦髙將市於周遇之以乗韋先牛

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歩師岀於敝邑敢犒從者

又宣上曰宋城華元爲植廵功植主廵行城也城者謳曰于思于

思弃甲復來使SKchar乗謂之曰牛則有皮犀兕尚多弃甲則

又宣上曰楚子爲陳夏氏亂故伐陳殺夏徴舒因縣陳申

叔時使於齊反命而退王使讓之曰夏徴舒爲不道弒其

君寡人以諸侯討而戮之汝獨不慶寡人何曰夏徴舒弑

其君其罪大矣討而戮之君之義也抑人有言曰牽牛以

蹊人之田而奪之牛牽牛以蹊者信有罪矣而奪之牛罰

巳重矣諸侯之從君討其罪也今縣陳貪其冨也無乃不

可乎王曰善

又曰成公下曰韓厥曰古人有言殺老牛莫之敢尸而况君子

乎二三子不能事君焉用厥也

又昭四年曰邾人莒人愬于𣈆曰魯朝夕伐我幾亡矣我之

不共魯故之以不共晉貢以魯故也晉侯使叔向來辭曰寡君不得

事君矣請君無勤子服惠伯對曰君信蠻夷之訴以絶兄

弟之國寡君聞命矣叔向曰寡君有甲車四千乗在雖以

無道行之必可畏也况其率道何敵之有牛雖瘠僨加於

豚上其畏不死乎

禮記曲禮上曰國君下齊牛

又曲禮下曰諸侯無故不殺牛

又月令曰季春犧牲駒犢舉書其數在牧而書數秋當保内

又曰季冬命有司岀土牛以示農耕之早晚

又曲禮下曰天子𥙊天地諸侯𥙊山川大夫𥙊五祀士𥙊

其先天子以犧牛諸侯以肥牛大夫以索牛

又郊特牲曰郊所以明天道也帝牛不𠮷以爲稷牛帝牛

必在滌三月稷牛惟具所以别事天神與人鬼

 又曰郊用騂尚赤也用犢貴誠也

又禮器曰有以少爲貴者天子𥙊天特牲天子⿺辶商諸侯諸

侯膳以牘

又內則曰牛夜鳴則庮庮臭惡也

又曰𥙊天地之牛角繭栗宗廟之牛角握賔客之牛角赤

周禮地官封人曰凢𥙊祀飾其牛牲設其楅衡置其絼供

其水藁楅在鼻衡在角言不得觸絼繫牛鼻繩絼夲又作紖持忍反

又冬官考功記曰稺牛之角直而澤老牛之角終而昔

昔讀爲交錯之錯謂角  錯也角長二尺有五寸三色不失謂之牛戴

三色夲白中清未豐也戴牛角直一牛

又地官上曰牛人掌養國之公牛以待國之政令公猶官也

𥙊祀共其享牛求牛以授職人而芻之求牛禱於鬼神之牛謂所以𥙊者也

求終也終事之牛謂所以繹者也宗庿有繹者孝子求神非一處職讀爲樴樴謂之我可以繫牛樴人者謂牧人

凡賔客之事共其牢禮積膳之牛饗食賔射共其膳羞之

牛軍事共其犒牛喪事共其奠牛凡㑹同軍旅行役共其

兵車之牛與其牽傍以載公任器牽傍在轅外輓牛也人御之居其前曰牽居其

旁曰傍任猶用也凡𥙊祀共其牛牲之互與其盆簝以待事鄭司農云

互謂楅衡之属盆簝皆器名盆所以盛血簝受肉籠也玄謂互若今屠家縣肉格

又秋官上曰罪𨽻掌役百官府與凡有守者掌使令之小

役給其小役凡封國若家牛𦔳爲牽傍鄭司農云凡封國若家謂建諸侯立大夫

家也牛助爲牽傍此官主爲送致之也𤣥謂牛助國以牛助轉徙也罪𨽻牽傍之在前曰牽在旁曰傍

史記曰𮪍劫攻即墨田單用牛千頭衣以五綵縛刄其角

結火其尾穿城而岀牛壯士五千銜枚隨其後牛出火明

所觸皆死壯士擊之城上士大譟燕師大敗𮪍刼死乗勝

逐北三戰三克遂收齊城也

又曰馬蹄躈千牛千足此亦比千乗之家躈苦吊切

又曰寗戚欲仕齊候桓公岀牽牛叩角而歌曰南山粲白

石爛短布單衣才至骭生不逢堯與舜禪長夜漫漫何時

旦桓公用之

又曰⿱⺾⿰𩵋禾說韓王曰鄙語云寕爲雞口無爲牛後今西面事

𥘿何異牛後乎

漢書曰邴𠮷甞岀逢羣牛𨷖者死傷橫道𠮷過之不問前行

逢人逐牛牛喘吐舌止使𮪍吏問牛行幾里或譏𠮷𠮷曰

民𨷖殺傷長安令京兆尹職所當禁備逐捕丞相課其殿

最不親小事也方春少陽用事未可以𤍠恐牛近行因暑

故喘此時氣失節恐有所傷害者三公典調和隂陽職所

當憂也

又曰龔遂爲渤海太守民有帶持刀劒者使賣劒買牛賣

刀買犢可謂帶牛佩犢矣

又曰宣帝地節三年求得外祖母王媪男無故弟武皆隨

使者詣闕時乗黃牛車故百姓謂之黃牛嫗

後漢書曰朱暉爲臨淮太守時牛大疫而臨淮獨無疫者

鄰郡牽牛入界避災耳

范曄後漢書曰漢光武𥘉起𮪍牛殺新野尉乃得馬

又曰劉盆子𥘉與兄䒫屬右校卒吏劉俠卿主芻牧牛號

曰牛吏及立爲帝恐畏欲啼即復還依俠卿

又曰更始即位舞隂大姓李氏擁城不下更始遣柱天將

軍李寳降之不肯云聞宛之趙氏有孤孫熹信義著名願

得降之更始乃徴熹熹年未二十旣引見更始𥬇曰蠒栗

犢豈能負重致逺乎犢角如蠒栗言小也禮緯曰天地之牲角蠒栗即除爲郎中

行偏將軍事使詣舞隂而李氏遂降

又曰劉寛甞行有人失牛者乃就寛車中認之寛無所言

下駕歩歸有頃認者得牛而送還叩頭謝曰慙負長者隨

所刑罪寛曰物有相𩔖事容脫誤幸勞見歸何爲謝之州

里服其不校

又曰魯恭爲中牟令亭長有從民借牛不還者牛主自言

恭召亭長敎令還牛亭長不還如是者三遂不還㳟涕泣

曰教化不行也欲解印綬去椽吏亭者固爭亭長即還牛

詣獄受罪恭貰出不問於是吏人敬信皆不忍欺

謝承後漢書曰朱暉爲郡吏太守阮况甞欲市暉牛暉不

從及况卒暉乃𢈲贈送其家人或以譏焉暉曰前阮府君

有求於我所以不敢聞命誠恐以財貨汙君今而相送明

吾非有愛也

魏略曰鉅鹿時苗字胃爲壽春令始之官乗牸牛𡻕餘生

一犢子及代留其犢而去

晉書曰羊篇祜之姪也爲鉅平侯奉祜嗣篇歴官清愼有

私牛於官舎産犢及還而留之

張勃呉録地理志曰合浦徐聞縣多牛其項上有持骨大

如覆斗日行三百里

蜀志曰蔣琰曽夢門前有一牛頭血流問於趙直直曰牛

角及口公字也血者事明也夢𠮷矣

晉朝雜事曰泰康九年三月幽州上言塞北有死牛頭語

于寳晉記曰南安朱冲其鄰人失犢與冲犢相𩔖來認取之

冲不與爭後得之於堅冰之下慙謝冲冲不受

王隱晉書曰朱冲字巨融少有德行隣人牛犯冲苗冲乃

擔芻送牛牛主大慙不敢復𭧂

又曰潘岳岀爲河陽令以仕次冝爲郎不得意出山濤領

選岳内非之密作謡曰閣道東有大牛王濟鞅裴楷鞦和

嶠㓨促不得休

又曰郭洗牛生犢兩頭八足

晉陽秋曰武帝時有司奏御牛青絲紖斷詔可以青麻代

晉書曰郭舒嘗有郷人盗食舒牛事𮗜來謝舒曰卿飢所

以食牛耳餘肉可共啖之丗以此服其𢎞量

又曰夫餘國(⿱艹石)有軍事殺牛𥙊天以其蹄占𠮷凶蹄解者

爲凶合者爲𠮷也

又曰石崇與貴戚王愷奢靡相尚嘗與愷出遊爭入洛城

崇牛迅(⿱艹石)飛禽愷絶不能及乃密貸其帳下問其所以對

曰牛奔不迅良由御者逐之不及而反制之可聽蹁轅則

駃矣因從之遂爭長崇後知之殺所告者

又曰王濟𬒳斥外於是乃移第北芒山下性豪侈麗服玉

食時王愷以帝舅奢豪有牛名八百里駮甞瑩其蹄角濟

請以錢千萬與牛對射而賭之愷亦自恃其能令濟先射

一發破的因據胡牀叱左右速探牛心來須㬰而至一割

便去

又曰何曽性奢豪都官從事劉亨甞奏曾以銅鈎黻紖車

瑩牛蹄角後曾辟亨爲SKchar勸勿應亨謂至公之體不以私

憾遂應

又曰桓温北伐過淮泗踐北境與諸寮屬登平乗樓矚中

慨然曰遂使神州陸沉百年丘墟王夷甫諸人不得不

任其責𡊮宏曰運有廢興豈必諸人之過温作色謂四座

曰頗聞劉景𦫵有千斤大牛噉芻豆十倍於常牛負重致

逺曾不若一羸牸魏武入荆州以享軍志意以況宏坐中

皆失色

又曰王延家中生一犢他人認之延牽與之𥘉無吝色其

人後知其妄認送犢還延叩頭謝罪延以與之不取也

又曰肅愼國武帝時及元帝中興皆來貢獻成帝時又通

貢於石季龍四年方逹季龍問之荅曰每𠋫牛馬向西南

眠者三年矣是知大國所在故來

南史四夷傳曰扶乗國有牛角甚長以角載物至勝二十

宋書曰禇湛之有一牛至所受無故墮㕔事前井湛之率

左右躬自營救郡中喧擾彦回下簾不視

又曰江湛爲吏部尚書性廉儉牛餓御人求草湛良乆曰

可與飲

又曰顧憲之元徽中爲建康令時有盗牛者與夲主爭牛

各稱巳物二家辭證等前後令莫能决憲之至覆其狀乃

令解牛任其所去牛徑還本宅盗者伏其罪時人號曰神

三國典略曰陳桃根於所部得青牛獻之又上織成羅文

錦被表二陳主命於雲龍門外焚之其牛遣還於人

又曰梁岀師拒侯景邵陵王綸次鍾離𥘉綸將發營于樂

遊𫟍臨賀王正德詣於綸所始入牙門有飄風觸旗竿而

折至是將殺牛勞士一牛走入馬廐抵殺綸所乗駿馬又

以兩角貫一馬腹載之而行衝突營幕軍中驚亂

蕭子顯齊書曰豫章文獻王嶷爲楊州刺史拜陵還過延

陵季子廟觀沸井有水牛突部伍直兵執牛推問王不許

取絹一疋横繫牛角放歸其家爲治務存寛厚故得朝野

忻心

後魏書曰刑昕以夲官副李象使於梁昕好忤物人謂之

牛是行也談者謂之牛象𨷖於江南

北史曰後魏元仲景性嚴峭孝莊時兼御史中尉京師肅

然毎向臺恒駕赤牛時人號赤牛中尉

又曰魏婁提雄傑有識度僮僕千數牛馬以谷量姓好周

給士多歸附之

又曰道武時窟咄㓂南鄙莫題時二於帝遺箭於地窟咄謂

曰三歳犢豈勝重載言窟咄長而帝少也

又曰孟信爲趙郡太守及去官家貧無食唯有一老牛其

兄子賣之擬供薪米作契巳訖市法應知牛主住所在信

⿺辶商從外來見買牛人方知其賣也因告之曰此牛先來有

病小用便發君不須買也杖其兄子二十買牛人嗟異良

乆呼信曰孟公但見與牛未必須其力也苦請不得乃罷

買牛者周文帝帳下人周文深歎異焉

隋書曰盧昌衡爲徐州揔管甞行至浚儀所乗馬爲他牛

所觸因致死牛主陳謝求還價直昌衡謂之曰六畜相觸

自𨵿常理此豈人情也君何謝乎拒而不受性寛厚不求

皆此𩔖也

又曰牛𢎞有弟曰弼好酒而酗甞因醉射殺𢎞車牛

𢎞來還宅其妻迎謂之曰叔射殺牛矣𢎞聞之無所

恠問直荅云作脯坐定其妻又曰叔忽射殺牛大是

異事𢎞曰巳知之矣顔色自(⿱艹石)讀書不輟其寛和如

又曰于仲文遷安固太守有任杜兩客各失牛後得牛兩

家俱認州郡乆不能决益州長史韓伯儁曰于安固少聦

察可令决之仲文曰此易解耳於是令二家各驅牛羣至

乃放所認者遂向任氏羣中又隂使人微傷其牛任氏嗟

惋杜家自若仲文於是訶杜氏杜氏服罪而去

又曰盧愷從周武帝在雲陽宫勑諸屯簡老牛欲以享士

愷進諌曰昔田子方贖老馬君子以爲羙談向奉明勑欲

以老牛享士有虧仁政帝羙其言而止轉禮部大夫

唐書曰李密甞欲尋包愷乗一黄牛𬒳以蒲韀仍將漢書

一秩掛於角上一手捉牛靷一手飜書讀之尚書令越公

楊素見於道從後按轡躡之旣及問曰何處書生躭學若

此密識越公乃下車再拜自言姓名又問所讀何書荅曰

項羽傳越公竒之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