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二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二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二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二十六

 資産部六

  織   紡績  漂  淣

    織

說文曰織作帛揔名也經織從絲也緯織橫也經緯綜機

縷也縷績織餘也

禮記内則曰女子十年不出執麻葈治絲繭織紝組紃學

女事

左傳文公上曰仲尼曰臧文仲妾織蒲三不仁

毛詩國風大東曰⿰𧾷攴彼織女終日七襄

史記曰公儀休相魯去織婦㧞園葵

戰國䇿曰甘茂謂𥘿武王曰曽子處屈人有與曽子同名

族者而殺人人告曽子之母母曰吾子不殺人也織自(⿱艹石)

有頃人又曰曽參殺人曽子母懼投杼踰墻

魏略曰太祖始丁夫人又劉夫人生子循及清河長公主

劉早終丁養子循子循亡於穰丁常言將我兒殺之都不

復念遂𡘜泣無節太祖忿之遣歸家欲其意折後太祖就

見之夫人方織外人傳公至夫人踞機如故公到撫其背

曰頋我共載歸乎夫人不頋又不應太祖却行立於户外

復云得無尚可𫆀遂不應太祖曰眞決矣遂與絶

魏志曰中山㳟王衮徙封濮陽太和二年就國尚儉約勑

妃妾紡績紝織習爲家人之事

呉志曰陸凱上䟽云自昔先帝時後宫列女及諸織絡數

不滿百米有畜積貨財有餘先帝崩後㓜景在位便改奢

侈不蹈先跡伏聞織絡及諸徒坐乃有千數

又曰華覈上䟽云今吏士之家少無子女多者三四少者

一二通令户有一女十萬家則十萬人人人織績一歳一

束則十萬束矣使四疆之内同心勠力數年之間布帛必

積恣民五色唯所服用但禁綺繡無益之飾此救乏之上

務冨國之夲業也

南史曰齊宣孝陳皇后家貧少勤織作家人矜其勞或止

之后終不改

唐書曰盧坦爲壽安令時河南尹徴賦限窮而縣人訴以

機織未就坦請延十日府不許令人就織而輸勿頋限也

違之不過罰令俸耳旣成而輸坦亦坐罰由是知名

墨子非樂曰使婦人爲之廢紡績織維之事

莊子曰民有常性織而衣耕而食是謂同德

又曰叔文相莒三年歸其母自織請其母曰文相莒三年

有馬千駟今猶自績文之所得事皆將弃之母曰婦人

不好紡績織絍必有滛泆之心

韓子曰呉起示其妻以組曰爲我織組令如是組巳就而

效之其組異善起曰非詔也使衣而歸其父請徃之起曰

家無虚言

又曰魯人身善織履妻善織縞而欲徙於越或謂之曰子

必窮矣魯人曰何也曰履之也而越人舟行縞爲冠之也

而越人𬒳髮以子之所長也游於不用之國欲使無窮其

可得乎

國語曰勾踐非其身之所種則不食非夫人之所織則不

衣十年不収於國

焦贑易林蒙之無妄曰織帛未成緯盡無名長子逐兎鹿

起失路

列女傳曰孟子之少也旣學而歸孟母方織問曰學何所

至矣子曰自(⿱艹石)言未愽母以刀㫁其織子懼而問其故母

曰子之廢學(⿱艹石)吾㫁斯織也夫君子學以立名問則廣知

是以居則安寜動則逺害今而廢之則是不免於厮役而

無以離於患禍何以異於織績而中道廢而不爲豈能衣

其夫子而長不乏粮食哉孟子懼旦夕勤學不息

又曰文伯相魯敬姜謂之曰吾語汝治國之要盡在經耳

經者緫絲縷以成文采有經國治民之象夫幅者所以正枉也不可不強故幅

可以爲將枉曲也幅強乃能正曲將強乃能除亂以幅喻將也晝者所以均不服也

故晝可以爲正晝傍也正官長也緦縷得晝以喻徒庶得長而後齊物者所以治蕪

與莫莫也故物可以爲都大夫物謂一文墨也不知丈尺多少使意丗與蕪而莫莫

也都大夫主治民理衆也持交而不失出入不絶者悃也以爲大行人

悃使縷交錯出入不失理也似大行人交好鄰國不離也大行人主使命者推而徃引而來者

綜也綜可以爲関内之師綜惟縷令徃引之令來似𨵿内師収合人衆使令有節開内師

主境内之師衆主多少之數者均也均可爲内史均謂一齒受一縷多少有數猶

内史之治民也服重任行逺道正直而固者軸也可以爲相相當大任

堅固不倦死而後巳有若軸舒而無窮者摘摘者可以爲三公摘謂勝也舒而

不窮喻三公道德潔備無匱竭也文伯載拜受教

孝子傳曰董永性至孝而家貧父死賣身以備棺斂旣葬

即詣主人將償其直路逢一女子云能織願爲永妻永不

得巳與同詣主人問其故永具以對主人曰必爾者但令

爾婦爲我織縑百疋於是妻爲主人織十日百疋具焉主

人大驚即遣永夫妻妻出門謂永曰我天之織女也卿篤

孝賣身葬父故天使我爲卿償債耳言終忽然不見

仇池記曰仇池縣庫下悉安織婢綾羅絹布數十張機

崔元始正論曰僕前爲五原太守土地不知緝績冬至積

草伏卧其中(⿱艹石)見吏以草SKchar2身令人酸𤾁吾乃賣儲峙得

二十餘萬詣鴈門廣武迎織師使巧手作機及紡以教民

織具以上聞

古艶歌曰孔雀東飛苦寒無衣爲君作妻中心惻悲夜夜

織作不得下機三日載疋尚言吾遲

古歌辭曰大婦織綺羅中婦織流黄小婦無所爲挾琴上

髙堂大人且徐徐調絃遽未央

古詩曰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纎纎擢素手扎扎弄機

𬒳徒元書曰冝脩田農作園圃織絍紡績爲坐作之夲利

常令供養之物有兼副

     紡續

左傳昭公五曰𥘉莒有婦人莒子殺其夫以爲𡠉婦寡婦爲𡠉

及老託於紀鄣紡焉以度而去之因紡纑連所紡以度城而藏之以待外攻者欲

以報及師至則投諸外投城䋲外隨之而出

毛詩國風東門之枌曰不績其麻市也婆娑箋云績麻絲婦人之事也

疾今不爲

又曰八月載績載𤣥載黄我朱孔陽爲公子裳載績畢而麻事

漢書曰張安丗尊爲公侯食邑萬户身衣戈綈夫人自紡

又曰冬民旣入婦人同巷相從夜織婦女一月得四十五

曰必相從者所以省費燎火同巧拙而合習俗也三輔决録同

晉書曰鄭袤妻曹氏事舅姑甚孝躬紡績之勤以充奉養

南史曰宋𡊮㓜孤飢寒不足母琅邪王氏太尉長史延

之女也躬事績紡以供朝夕

又曰齊劉揩爲交州與垣曇𭰹同行曇𭰹未至交州而卒

曇𭰹妻鄭字獻英筞陽人時年二十子文凝始生仍隨揩

到鎭晝夜紡織居一年私裝了乃告揩求還

又曰梁武丁貴嬪少時與隣女月下紡績諸女並患蚊蚋

而貴嬪弗之覺也郷人魏益將娉之及成而武帝鎮樊城

嘗登樓以望見漢濵五采如龍下有女子擘絖則貴嬪也

又丁氏因人以聞之於帝帝贈以金環納之時年十四

又曰諸曁東洿里屠氏女父失明痼疾親戚相弃郷里不

容女移父母逺住紵舎晝採樵夜紡績以供養父母

陳書曰陳靈洗爲公侯數妾無游手普督之紡績至於散

用貲財亦不儉恡

隋書曰孝婦覃氏者上郡鍾氏婦也與其夫相見未幾而

夫死時年十八事後姑以孝聞數年之間姑及伯叔皆相

繼而死覃氏躬自節儉晝夜紡績畜財十年而葬喪爲州

里所敬上聞而賜米百石表其門閭

又曰鄭善果母清河崔氏旣寡之後𢘆自紡績毎夜分𥧌

善果曰兒封侯開國位居三品秩俸幸足母何自勤如是

耶荅曰嗚呼汝年巳長成吾謂汝知天下之理今聞此言

故猶未也至於公事何由濟乎今此秩俸乃是天子報尔

先人之用命也當須散贍六姻爲君先之惠妻子柰何獨

擅其利以爲富貴哉又絲枲紡績婦人之務上自王后下

至大夫士妻各有所製(⿱艹石)墮業者是爲驕逸吾雖不知禮

其可自敗名乎

唐書曰永泰二年夏賜安南節度婦金氏兩丁侍養金氏夲

賊帥陶齊亮之母以忠義訓齊亮齊亮不受遂與齊亮絶

自績而衣自田而食州里稱之仍詔夲道使毎季給銀二

兩充衣服以終其身

國語曰魯公父文伯退朝朝其母母方績文伯曰以𣀈之

家而主猶績言家有寵不當績也懼忓季孫之怒也季孫康子位尊又爲大宗

以歜爲不能事主乎其毋歎曰魯其亡乎使僮子備官而

未之聞耶僮矇不達也言巳居官而未聞道

春秋後語曰甘茂奔齊路逢⿱⺾⿰𩵋禾代將爲齊使於𥘿甘茂曰

臣得罪於𥘿逃遁至此遁潜無所容跡容跡猶容足也吾聞貧人

女與冨人㑹績貧人女曰我無錢以買燭而子燭幸有光

子可以分我餘光無損子明而得一斯便焉斯在也言貧女子此一便

今臣困而子方使𥘿而當路矣茂之妻子在𥘿願君以

餘光振之振整也又贍給之義⿱⺾⿰𩵋禾代許諾

列女傳曰齊女徐吾者東海上貧婦人也隣婦李吾之屬

合燭相從夜績徐吾曰我無以買燭而子之火光有餘分

我餘光無損子明而我爲斯便不亦可乎

異苑曰昔有老姥雨夜紡績㫁失𨨯所在姥獨罵云何物

鬼擔去户外即有應言蹔𭔃避雨實不偷𨨯自執覔姥驚

懼窺外無所見𨨯亦㝷𫉬

王子年拾遺記曰魏文帝所愛美人薛靈芸常山人父業

經爲鄭郷亭長母陳氏隨業舎於亭傍靈芸年十七生居

貧賤至夜毎聚隣婦夜績以麻蒿自照

     漂

說文曰漂水中擊絮也

史記曰韓信從下郷城下釣有漂母見信飢飯信竟漂數

十日

越絶書曰伍子胥至漂陽見一女子擊絮於瀬水中子胥

曰豈可得飡乎女曰諾即發其簞飯清其壷漿而與之子

胥謂女子母令之露子胥行五歩還頋女子自投瀬水之

呉越春秋同

莊子曰宋人有善爲不龜手之藥者丗丗以洴澼絖爲事

郭象注曰其藥能令手不拘折故常漂絮於水中也

     澣

禮記禮器曰晏平仲祀其先人豚肩不揜豆澣衣濯冠以

朝君子以爲隘矣隘猶狹陋也祀不以少牢與無田者同不盈礼也大夫士有田則𥙊無田則薦

澣衣濯冠儉不務新

又内則曰父母舅姑冠帶垢和灰 -- 灰 請漱衣裳垢和灰 -- 灰 請澣

手曰漱足曰澣和漬也

又曰是日也妻以子見於父貴人則爲衣服由命士以皆

漱澣貴人大夫以上也由自也

又曰妾子生三月之未漱澣夙齊見於内寢

毛詩葛覃曰薄汙我私薄澣我衣汙煩也私燕服也婦人有副禕盛飾以朝事舅

姑接見于宗廟進見于君子其餘則私也澣謂濯之耳

又栢舟曰心之憂矣如匪澣衣如衣之不澣矣箋云衣之不澣則憒辱無照察

漢書曰石奮以上大夫禄歸老于家長子建爲郎中令少

子慶爲内史建老白首萬石君尚無恙毎五日洗沐歸謁

親入子舎𥨸問侍者取親中帬厠榆身自澣洒師古曰親謂父也中

(⿱艹石)今言中衣也厠䄖者近身之小衫(⿱艹石)今小衫也復與侍者不敢令萬石君知之

以爲常

晉書曰王師敗績於湯隂百官侍衛莫不潰散唯𥞇紹以

身捍衛遂𬒳害於帝側血濺御服天子𭰹哀歎之及事定

左右欲澣衣帝曰此嵇侍中血勿去

又曰鄭袤妻曹氏食無重味服澣濯之衣

宋書曰左僕射謝景仁性嚴整潔居宇浄麗每坐輙

唾左右人衣事畢即聽一日澣濯毎欲唾左右爭來受之

又曰江湛爲吏部尚書家甚貧不營財利餉饋盈門無一

所受無兼衣餘食甞爲上所召遇澣衣稱疾經日衣成然

後起

梁書曰武帝雖衣浣衣而左右衣必須㓗嘗有侍臣衣滯

卷摺帝怒曰卿衣帶如繩欲何所縛

又曰昭明太子統欲以已率物服御朴素身衣浣衣膳不

兼肉

南史曰陳王逡之衣裳不澣几案塵黒

唐書曰肅宗性儉約衣服無綺繡嘗出衣䄂示韓擇木曰

朕巳三浣矣

淮南子曰楚莊王誅里史孫叔敖制冠澣衣

仲長子昌言曰攻玉以石澣布以灰 -- 灰

龍魚河圖曰婦人無以夫衣合集澣之使之不利

韓詩外傳曰孔子南遊適楚至阿谷隧有處子佩璜而澣

者孔子抽觴以受子貢曰以觀其辭子貢曰將南之楚逢

天之暑欲乞一飲婦人曰阿谷之隧隱曲之汜其水載清

流而趣海欲飲則飲何問婢子

風俗通東海王景興議曰晏平仲以齊君奢故澣其朝冠

振其鹿裘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