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七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六

珎寳部五

  圭     璧

     圭

說文曰圭瑞玉也上貟下方以封諸侯楚爵有執圭

尚書禹貢曰禹錫玄圭告厥成功

又金縢曰旣克啇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爲王

穆卜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生公乃自以爲功爲三壇同

墠爲壇於南方北靣周公立焉植璧秉珪乃告大王王季

文王

又顧命曰康王即位太保承介圭上宗奉同瑁由阼階躋

大圭尺二寸天子守之同爵名瑁所以冒者侯以齊瑞信方四寸邪刻之也

尚書大傳曰古者圭必有冒故圭冒者天子與諸侯爲瑞

諸侯執所受圭以朝天子無過者復得以歸有過者留其

三年

周禮春官上大宗伯曰以玉作六瑞以守邦國王執鎭圭

公執桓圭諸侯執信圭伯執躬圭子執榖璧男執蒲璧

曰瑞信鎭圭尺有二寸王者執以事天地桓圭九寸信圭七寸躬圭七寸榖圭五寸蒲圭柔滑

又春官上宗伯曰以青圭禮東方

又典瑞曰玉搢大圭執鎭圭繅籍五采五就以朝日覜聘

四圭有邸以禮天旅上帝四圭相連皆外嚮共一邸長尺二寸旅陳兩圭有邸

以祀地旅四望兩圭五寸圭有瓉以肆先王以祼賔客灌鬯之圭尺二

寸肆陳陳牲器以𥙊也圭璧以祀日月星辰土圭以致四時日月封

國則以土地土圭尺有五寸以求土中故謂士圭也鎭圭以徴守以恤凶荒

邦都鄙者榖圭以和難以聘女䅽圭七琬圭以治德以結好

琬圭九寸琬順也

又秋官下小行人曰合六幣圭以馬也

儀禮聘禮曰上介受圭屈受賈人

禮記禮器曰諸侯以龜爲寳以圭爲瑞家不寳龜不藏圭

又禮器曰禮有以素爲貴者大圭而使所以申信也

又雜記曰賛大行曰圭公九寸侯伯七寸子男五寸愽

寸厚半寸剡上左右各寸半玉也藻三采六等賛大行者書說大行

人之禮者名也藻薦玉者也三采六等以朱白蒼𦘕之再行也

三禮射侯圖曰信圭七寸謂圭上𤥨爲人頭身之形侯所

執也躬圭七寸謂圭工𤥨爲四體之形伯所執也

左傳昭六曰王子朝用成周之寳圭于河津人得諸河上

又襄三十年曰鄭伯有之難游𠮷𣈆還聞難不入懼禍并及

命于介八月甲子奔𣈆駟帶追之及酸𬃷與子上盟用兩

珪質于河子上駟帶也沈珪於河爲信也酸𬃷陳留縣

又昭十二年楚公尹路請曰君王命剥圭以爲鏚秘鏚斧也秘

柄也玉以飾斧柄敢請命請制度之命

榖梁定公傳曰定公八年盗竊玉玉者制圭也

毛詩生民曰顒顒卬卬如珪如璋

又栁曰白圭之砧尚可磨也斯言之砧不可爲也

又韓奕曰韓侯入覲以其介圭入覲于王

又嵩髙曰王遣申伯錫爾介圭圭長尺二寸謂之介非諸侯之圭故以爲寶諸侯之

瑞圭自丸寸而下

論語郷黨曰執圭鞠躬如也如不勝

又雍也曰南容三復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墨子曰赤烏御圭降周之歧社曰天命周文王伐殷

墨子申徒狄曰周之靈圭出於土石

莊子曰楚昭王延屠羊說以三圭之位司焉彪日諸侯三卿皆執圭也

山海經曰羭山之神祠以皇圭

穆天子傳曰天子乃執白圭玄璧以見西王母也

瑞應圖曰四海㑹同則玄圭岀

白虎通曰諸侯薨使臣歸圭於天子推讓之義也

又曰東方爲圭之制上小下大狀如梨𨦟

太玄經曰破璧毁圭逢不幸

楚辭曰三璋圭𮦀於甑窐兮璋圭王石也窐首携也

楚辭曰三圭重侯三𦍒謂公侯伯

     璧

說文曰璧瑞玉環也瑗太孔璧也璜半璧也

爾雅曰肉倍好謂之璧好倍肉謂之瑗

尚書金縢曰周公植璧秉珪乃告大王王季文王曰尓不

許我我乃屏璧與珪

又顧命曰弘璧琬琰在西序大璧琬琰之圭爲二重也

尚書中候曰堯沉璧於河白雲起也

毛詩淇澳曰有斐君子如金如錫如珪如璧

又雲漢曰靡神不舉靡愛斯牲珪璧旣卒寕莫我聽

周禮春官上大宗伯曰子執榖璧男執蒲璧以蒼璧禮天

禮記曲禮下白操幣圭璧則尚左手

又禮器曰束帛加璧尊德也

左傳桓公曰鄭伯以璧假許田爲周公祊故也

又曰疋夫無罪懷璧其罪

又僖上曰𣈆荀息請以屈産之乗與垂𣗥之璧假道於虞

以伐SKchar

又曰楚子圍許許男面縛衘璧

又曰𥘉申侯有寵於楚文王文王將死與之璧使行曰唯

我知汝專利而無猒我死汝必速行

又曰𥘿伯納重耳及河子犯以璧受公子曰臣負羈紲從

君於天下臣之罪多矣臣猶知之而況君乎請由此亡公

子曰所不與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投其璧於河

又僖中曰晉公子重耳及曹僖負覊之妻饋盤飱寘璧焉

公子受飱反璧

又文下曰𥘿伯以璧祈戰于河

又成公上曰丑父寢於轏車轏士蛇出於其下以肱擊之

傷而匿之故不能推車而及爲韓厥所及欲爲右故匿其傷韓厥執縶

馬前縶馬絆也執之 脩臣僕之職再拜稽首奉觴加璧以進進觴璧亦以示敬

又襄三曰諸侯取邾田自漷水歸之於我𣈆侯先歸公享

晉六卿于蒲圃賄荀偃束錦加璧

又襄六曰公薨于楚宫叔仲帶竊其拱璧以與御人納諸

其懷而從取之由是得罪

又襄二十八曰齊人求崔杼之尸將戮之不得叔孫穆子

曰必得之武王有亂臣十人崔杼其有乎不十人不足以

葬必湏十人崔氏不能令十人同  必得旣崔氏之臣曰與我其拱璧

吾獻其柩於是得之

又昭四年曰楚子以諸侯滅頼頼子面縛銜璧士𥘵輿櫬從

之造於中軍中軍王所將王問諸椒舉對曰成王克許在僖六年

僖公如是親釋其縛受其璧焚其櫬王從之從㪯遷頼於鄢鄢楚

又曰楚共王無冢嫡有寵子五人無適立焉乃大有事于

羣望而祈曰請神擇於五人者使主社稷乃遍以璧見於

羣望曰當璧而拜者神所立也誰敢違之旣乃與巴SKchar

埋璧於太室之庭使五人齋而長入拜康王跨之靈王肘

加焉子干子晢皆逺之平主弱抱入再拜皆壓紐

又哀下曰衛人岀莊公入於戎州巳氏𥘉公自城上見巳

氏之妻髮美使髠之以爲吕姜髢旣入焉而視之璧曰活

我吾與汝璧巳氏曰殺汝璧將焉徃遂殺之而取其璧

史記曰鄒陽上書曰白圭顯於中山人惡之於魏文侯文侯

以夜光之璧

又曰臣聞明月之珠夜光之璧以闇投於道衆莫不按劒

相眄者何則無因而至前也

又曰趙惠文王得楚王和氏璧𥘿昭王使人遺趙王書願

以十五城請易璧遂遣藺相如奉璧西入𥘿相如見𥘿王

無意償趙城乃前曰璧有瑕請指示王王授璧相如因持

璧却立𠋣柱怒髮上穿冠謂𥘿王曰趙王齋戒五日使臣

奉璧今大王得璧傳之美人以戯弄臣𮗚王無意趙王城邑臣復取璧

大王必欲急臣頭今與璧俱碎於柱矣王恐其破璧乃亂

謝固請相如使從他道以璧還趙

又曰張儀已學而游諸侯常從楚相飲已而楚相亡璧門

下意儀掠笞數百不服釋之

又曰虞卿躡履擔橙一見趙王賜白璧一𩀱黄金百溢

又曰始皇三十年有使者從関東夜過華隂平舒道有人

持璧遮使者曰爲吾遺滈池君因言曰今年祖龍死使者

問其故因忽不見使者奉璧具以聞始皇使御府視璧乃

二十八年行渡江所沉璧也

漢書曰迺以白鹿皮爲弊王侯朝對必以皮弊薦璧

又天文志曰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

又曰沛公從百餘𮪍見項羽鴻門沛公如厠間道走軍

曰走音奏使張良謝羽問沛公安在良曰聞將軍有意督過巳

脫身去間至軍矣故使獻璧羽受之

又曰文帝賜尉佗書及依佗因使者獻白璧一𩀱

又曰王夫人者趙人幸武帝生子閎夫子死而帝痛之使

者拜之曰皇帝謹使使太中大夫明奉璧一賜夫人爲齊

王太后

又曰王莽篡位冠軍張永獻符命銅璧言元后當爲宣室

丈母

後漢書曰驃𮪍將軍東平王蒼聞朱暉有義行辟爲SKchar

月旦蒼將朝當奉璧賀故事少府給璧是時隂就爲少府卿

貴驕傲吏不奉法蒼坐朝堂漏且盡而求璧不可得顧謂

SKchar属曰(⿱艹石)之何暉望見就主簿持璧即徃給之曰我數聞

璧而未甞見試借𮗚之主簿授暉暉顧召令使奉之奉之於蒼

主簿遽白就就曰朱SKchar義士勿復求更取璧蒼罷朝謂暉

SKchar自視孰與藺相如

晉書載記曰燕常山大樹自拔根下得璧七十三光色精

竒有異常王慕容携以爲岳神之命遣其尚書郎叚勤以

太牢犯之

又石季龍起河橋於靈昌津採石爲中濟石無大小下輙

隨流用功五百餘万而不成季龍遣致𥙊沉璧于河俄而

所沉璧浮于渚上

晏子春秋曰和氏之璧井里之朴耳

老子曰雖有拱璧以先駟馬不如坐進此道

孫卿子曰聘人以珪問士以璧

魯連子曰楚成章華之臺酌諸侯酒魯君先至王恱之與

不𤥨之璧

莊子曰孔子問子桑雩曰吾見逐於魯伐樹於宋親而益

踈何也對曰子獨不聞假之亡與假囯名也林回弃千金之璧

負赤子而趍彼以利合者迫窮相弃也天屬者迫窮相収

韓子曰楚人和氏得璞玉於荆山而獻之遂名和氏之璧

又曰和氏之璧不飾以五采隨侯之珠不飾以黄金其質

至羙物不足以飾之

文子曰聖人不貴幸璧而貴寸隂不布施以求得不髙下

以相假此古人之德也

淮南子曰禹之趍時冠掛不顧故曰不貴尺璧而重寸隂

又曰和氏之璧夏后之璜揖讓而進以合欣夜以投人則

爲恐時與不時

又曰得和氏之璧不(⿱艹石)以事之所適

又曰璧瑗成器礛諸之功礛治玉石

抱朴子曰安期先生者賣藥於海邊始皇賜之金璧可直

數千萬

又曰虞舜之承禪也捐 --捐璧於谷中

又曰景帝時戍將廣陵掘冢有人如生棺中有雲母厚文

許白璧三十枚以籍身

山海經曰招揺之神祠用一璧

穆天子傳曰天子賔於西王母乃執珪璧以見之

帝王丗紀曰堯刻璧爲書東次於洛言當傳舜之意

戰國䇿曰張儀爲𥘿破從連横說楚王楚王遣車百乗獻

駭雞之犀夜光之璧於𥘿王

又曰齊欲伐魏魏使謂淳于髠曰弊邑寳璧二𩀱天馬二

駟請致之髠入說齊王曰魏齊之與國今伐之名醜而實

危齊王乃不伐客謂齊王曰髠受魏璧馬王謂髠曰先生

有之乎曰有之伐之事便魏雖刺髠於王何益(⿱艹石)誠不便

魏雖封臣於王何損百姓無𬒳兵之患髠有璧馬之寳於

主何傷

又曰蘇𥘿說趙王於華屋之下抵掌而談趙君封爲武安

君受白璧百𩀱黄金萬溢

河圖天靈曰趙王政以白璧沉河者有一黒公從河岀謂

政曰祖龍來天寳開中有二玉牘也

吕氏春秋曰后成子爲魯聘於晉過衛右宰榖臣觴之陳

樂而不樂乃送以璧后成子曰觴我與我歡也陳樂而不

樂告我憂也送我璧𭔃託之也衛其有亂乎背衛行三十

里聞寗喜之難作右宰榖臣死之后成子使人迎其妻子

隔宅居之分禄食之其子長反其璧

賈𧨏新書曰梁有疑獄乃問陶朱公朱公曰臣之家有二

白璧其色相如其徑相如其澤相如然其價不相如一者

千金一者五百金何則側而視之其一者厚倍之是以千

漢武帝内傳曰西王母上藥有赤河絳璧

韓詩外傳曰楚襄王遣使以金千斤曰璧百𩀱聘莊子以

爲相莊子固辭

白虎通曰方中貟外璧内方象天地

列異傳曰𥘿召公子無忌無忌不行使朱亥奉璧一𩀱𥘿

王大怒將朱亥著虎圈中亥瞋目視虎眥裂血出濺虎虎

終不敢動

鍾離意別傳曰意爲魯相省視孔子敎授堂男子張伯剗

草堦下𡈽中得璧七枚懷藏其一以六白意意開瓮中

素書文曰後丗修吾書董仲舒摸吾車拭吾履發吾笥㑹

稽鍾離意璧有七張取一意召伯問璧有七何藏一耶伯

叩頭出之

物理論曰語曰土非玉璧談者爲價

晉中興徴祥說曰王者不隱過則玉璧見不斵自成光(⿱艹石)

月明

石虎鄴中記曰石虎太武殿懸大綬於梁柱綴玉璧於綬

范享燕書曰昭文帝時左部民得紫璧以獻

戴延之西征記曰宋公諮議王智先停栢谷遣𮪍送道人

惠義䟽曰有金璧之瑞公遣迎取軍次于崤東金璧至脩

壇拜受之

又云兾州愽陵郡王次寺道人法稱告弟子普巖曰嵩髙

皇帝語吾言江東有劉將軍是漢家苗裔當受天命吾以

四十二璧金一餅與之璧數是劉氏卜丗之數也惠義以

義熈十三年入嵩髙山即得璧金獻馬具嵩山門

琴操曰楚昭王得和氏璧使大夫明光奉璧於趙郡中羊申

甫知趙無反遺乃䜛之於王明光常背楚同趙今使奉璧

何能述楚功德及明光還王怒之明光乃作歌曰楚明光

魏文帝蔡伯喈女賦序曰家公與蔡伯喈有管鮑之好乃

命使者周近持玄玉璧於匈奴贖其女還以妻屯田郡都

尉董祀

張載擬四愁詩曰佳人遺我雲中翮何以贈之連城璧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