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四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四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四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四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四十五

飲食部三

     酒下

孟子曰禹惡旨酒而好善言

孔叢子曰平原君與子髙飲強子髙酒曰有諺云堯舜千

鍾孔子飲百觚子路嗑嗑尚飲百榼古之賢聖無不能飲

子何辭焉子髙曰以予所聞聖賢以道德兼人未聞飲酒

列子曰夫醉者之墜於車也雖𤵜不死骨節與人同犯害

與人異其神全也乗亦不知也墜亦不知也死生驚懼不

入乎其胷是故遌物而不慴彼得全於酒而猶(⿱艹石)是况得

全於天乎

韓子曰晉平公與羣臣飲飲酣乃喟然而歎曰莫樂爲人

君惟其言而莫之違師曠侍坐於前援琴撞之公披袵而

避琴傷於臂公曰大師誰撞師曠曰今者有小人言於側

者故撞之公曰寡人也師曠曰嘻是非君人者之言也左

右請除之公曰釋之以爲寡人戒

又曰齊桓公飲酒醉遺其冠耻之三日不朝管仲曰此非

有國之耻也公胡不雪之以政公曰善因發倉賜貧窮論

囹圄岀薄罪處三日而民歌之曰公胡不復遺冠乎

又曰宋人有少者欲效善見長者飲無餘亦自飲而盡之

王孫子新書曰楚莊王攻宋厨有臰肉樽有敗酒將軍子

重諫曰今君厨肉臰而不可食樽酒敗而不可飲而三軍

之士皆有飢色欲以勝敵不亦難乎莊王曰請有酒投之

士有食饋之賢

淮南子曰楚㑹諸侯魯趙皆獻酒於楚王主酒吏求酒於

趙趙不與吏怒乃以趙厚酒易魯薄者奏之楚王以趙酒

薄遂圍邯鄲

抱朴子曰鄭君釀酒酒成因以附子甘草屠内酒中𭧂令乾

如雞子大一丸投一斗水立成美酒

又曰葛仙公毎飲酒醉常入門前陂中竟日乃岀曽從呉

主到列州還大風仙公舡没呉主謂其巳死湏㬰從水上

來衣履不濕而有酒色云昨爲伍子胥召設酒不能便歸

以淹留也

吕氏春秋曰肥肉厚酒務以自強命曰爛膓之食

韓詩外傳曰夫飲食之禮不脫屨而即序者謂之禮跣而上

坐者謂之宴能飲者飲之不能飲者巳謂之醧齊顔色均

衆寡謂之沉閉門不出者謂之湎故君子可以宴可以醧

不可以沉不可以湎

黄石公記曰昔者良將用兵人有饋一單醪者使投之於

河令將士迎流而飲之夫一單醪不能味一河水三軍思

爲之死非滋味及之也

賈𧨏新書曰晉師伐號SKchar公出奔至澤中曰吾飢渴甚其

御者進清酒腵脯問御曰汝何故謟䛕曰恐君必亡所以

儲也號公作色怒御者曰臣言誤也君所以亡者天下皆

不肖疾公賢也SKchar公喜據軾而𥬇飢勌乃枕御者SKchar而卧

御以塊代其SKchar而去SKchar公因餓死

神異經曰西北海外有人長二千里兩脚中間相去千里

腹圍一千六百里但日飲天酒五𦫵不食五糓魚肉唯飲

天酒忽有飢時向天仍飲好游山海間不犯百姓不千萬

物與天地同生

又曰西北荒中有酒泉此酒美如肉清如鏡其上有玉樽

取一鐏復一罇與天地同休無乾時飲此酒人不死不生

東方朔別傳曰武帝幸甘泉長平阪道中有䖝赤如肝頭

目口齒悉具先驅馳還以報上使視之莫知也時朔在屬

車中令徃視焉朔曰此謂恠氣是必秦獄處也上使案地

圖果秦獄地上問朔何以去之朔曰夫積憂者得酒而解

乃取䖝置酒中立消賜朔帛百疋後屬車上盛酒爲此故

說苑曰魏文侯與大夫飲使公乗不仁爲觴政曰飲(⿱艹石)

盡浮之大白文侯不盡公乗不仁舉白浮君也

又曰呉王從民飲酒子胥諌曰昔白龍下清泠之淵化爲

魚漁者射中其目白龍上告天王捨萬乗從布衣恐有射

目之患也

論衡曰東風至酒湛溢按酒味酸從東方木也味酸故酒

湛溢也

又曰文王飲酒千鍾孔子百觚聖人𮌎腹小大與人均等

(⿱艹石)飲千鍾冝食百牛能飲百觚則能食十羊使文王身如

防風孔子身如長狄文王孔子率禮之人垂譽後丗豈千

鍾百觚𫆀紂車行酒𮪍行炙二十日爲一夜按紂以酒爲

池因謂車行酒以SKchar爲林因爲𮪍行炙耳或是覆酒滂沲

於地因以爲池釀酒積糟因以爲丘懸肉似林因言肉林

西京𮦀記曰司馬相如還成都以所服鷫鸘裘就市陽昌

貰酒與卓文君爲歡

典論曰孝靈末百司湎酒酒千文一斗常侍張讓子奉爲

太醫令與人飲輙去衣露形爲戯樂也

又曰洛陽令郭珎家有巨億毎暑召客侍婢數十盛裝飾

羅縠披之𥘵祼其中使進酒

又曰劉表有酒爵三大曰伯雅次曰仲雅小曰季雅伯雅

容七𦫵仲雅六𦫵季雅五𦫵又設大針於杖端客有酒輙

以劖之驗醉醒也

博物志曰劉𤣥石曽於中山酒家沽酒酒家與千日酒飲

之至家大醉其家不知以爲死葬之後酒家計向千日徃

視之云巳葬於是開棺醉始醒俗云𤣥石飲酒一醉千日

又曰西域有蒲桃酒積年不敗彼俗傳云可至十年欲飲

之醉彌日乃解

古今記曰烏孫國有青田核得水則有酒味甚淳美如好

酒飲盡隨更注水隨成不可乆乆則苦不可飲名曰青田

說曰鍾毓鍾㑹少有令譽其父晝寢因共偷服散酒父

時覺且託寐以觀之毓拜而後飲㑹飲而不拜父問其故

毓曰酒以成禮不敢不拜問㑹㑹曰偷酒乃非禮所以不

又曰阮籍遭母憂在晉文王座進酒肉司𨽻何曽亦在座

曰明公方以孝理天下而阮籍以重哀顯於公座飲酒食

肉冝流之海外以正風教文王曰嗣宗毁頓如此君不能

共憂之冝且有疾而飲酒食肉固䘮禮也籍飲噉不輟神

色自(⿱艹石)歩兵校尉𡙇厨中有貯酒數百斛阮籍乃求爲歩

或云籍與劉靈飲歩兵厨中酒未盡並醉而物故皆好事者爲之籍景元年卒太始中靈猶存焉

又曰劉靈縱酒放達或脫衣倮形在室中人見譏之靈曰

我以天地爲棟宇室屋爲禈衫諸君何以入我禈中

又曰張季鷹縱任不拘時人號爲江東歩兵或謂之曰卿

乃縱適一時獨不爲身後名也張荅曰使我有身後名不

如即時一杯酒

又曰阮宣子甞歩行以百錢掛杖頭至酒店便獨酣暢雖

當丗貴盛不肯詣也

又曰山季倫爲荆州時出酣暢人爲之歌曰山公時一醉

逕造髙陽池日暮倒載歸酩酊無所知時復乗駿馬倒着

白接籬舉手語葛強何如并州見髙陽池在襄陽是其愛將并州人也襄陽記曰

漢侍中習郁於峴山南依范蠡養魚法作魚池池邊有髙堤皆種竹及長楸芙蓉覆水是遊宴各家山季倫遊此池

未嘗不大醉而還恒曰此是我髙陽池也

又曰鴻臚孔群好飲酒王丞相語云卿恒飲酒不見酒家

覆缾布日月乆則糜爛群曰公不見糟中肉乃更堪乆群

常與親舊書云今年田得七百斛秫米不了麹蘖事

又曰周顗字伯仁風徳雅重深逺危亂還江東積年恒大

飲酒嘗經三日不醒人謂之三日僕射

又曰諸阮能飲酒仲容至宗人間(⿱艹石)集不復用常杯酌以

瓮盛酒賔坐相向大酌更飲時有羣猪來飲酒去上便共

飲之

又曰桓公有主簿善別酒輙令先嘗好者謂青州從事惡

者謂平原督郵青州有齊郡平原有革縣從事言至齊督

郵言至革上住

又曰王孝伯問王大阮籍何如司馬相如王大曰阮籍胷

中壘隗故湏澆之言同相如唯有酒異大悅小字王大歎曰三日不飲酒

覺形神不復相親宋明帝文章志曰洸SKchar酒一飲或連日不醒自號上頓也諺以大飲爲上頓起

於忱王孝伯云名士不湏竒才但使常得無事痛飲酒讀

離騷便可稱名士也

神仙傳曰孔元方者專修道術元方爲人惡衣踈食飲酒

不過一斗年百七十餘歳道成人或請元方同㑹人人作

酒令次至元方作令元方無所說直以一杖柱地因把杖

倒堅頭在下足在上以一手持酒倒飲之人莫能爲也

列仙傳曰酒客者梁市上酒家客也作酒常美日售萬錢

有過逐之主人酒便酸敗

異苑曰有虹食薛願釡中水盡願輦酒飲之虹吐金滿釡

因置豐冨也

益部𦒿舊傳曰楊子拒妻劉臣公之女字奉漢有四男二

女拒早亡敎道閨門動有法則長子元珎甞出飲酒自輿

而歸母不見十日諸弟謝過乃見數責曰夫飲酒有節不

至沉湎者禮也汝乃沉荒慢而無禮自爲敗首何以帥先

諸弟

郭仲産湘州記云衡陽縣東南有酃湖土人取此水以釀

酒其味醇美所謂酃酒毎年嘗獻之晉平呉始薦酃酒於

太廟是也

時鏡新書曰晉海西令董勛云正旦飲酒先飲小者何也

勛曰俗以小者得歳故先以酒賀之老者失時故後飲酒

十洲記曰𤅀州有玉膏如酒味名曰玉酒飲數斗輙醉令

人長生

南岳夫人傳曰夫人設王子喬瓊⿱⺾⿰𩵋禾緑酒

孝子傳曰蔡順字君仲母飲酒吐嘔顚倒恐母中毒嘗母

吐驗之

楚辭曰蕙肴設今蘭籍奠桂酒兮椒漿

又屈原曰衆人皆醉唯我獨醒漁父曰衆人皆醉何不餔

其糟而歠其醨

梁四公記曰髙昌遣使獻乾蒲桃凍酒帝命𤇍公迓之謂

其使曰蒲桃七是洿林三是無半凍酒非八風谷所凍者

又無髙寕酒和之使者曰其年風災蒲桃不熟故駮雜凍

酒奉王急命故非時耳帝問术公群物之異對曰蒲桃洿

林者皮薄味美無半者皮厚味苦酒是八風谷凍成者終

年不壞今臭其氣酸洿林酒滑而色淺故云然

嶺表録異曰南中醖酒即先用諸藥別淘漉粳米漉乾旋

旋入藥和米搗熟即緑紛矣熱水溲而圑之形如餢飳以

指中心刺作一竅布於簟席上以茍𣏌構葉罨之其體候

好弱一如造麹法旣而以藤薎貫之懸於煙火之上每醖

一年用幾箇餅子固有恒凖矣南中地䐘春冬七日熟秋

夏五日熟旣熟貯以瓦甕用糞掃火燒之亦有不燒者爲清酒也

抵廣州人多好酒晚市散男兒女人倒載者日有三二十

軰生酒行即兩靣羅列皆是女人招呼鄙夫先令嘗酒盎

上白瓷甌謂之刮一三文不持一錢來去嘗酒致醉

者當壚嫗但𥬇弄而巳蓋酒賤之故也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四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