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六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六十六     地部三十⺊

  湖      潭

     湖

廣雅曰湖池也  〇說文曰湖大陂也

史記曰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義不修舜滅之此在德

不在險

𣈆書曰陳訓少學天文孫皓以爲奉禁都尉知皓必敗時

錢塘湖開或言天下當太平青盖入洛皓以問訓對曰臣

能望氣不逹湖開塞退告友曰青盖入洛將有SKchar襯衘璧

之事非吉祥也

宋書曰㑹稽太守孟顗事佛精懇而爲謝靈運所輕嘗謂

顗曰得道應湏惠業文人生天當在靈運前成佛必在靈

運後顗深恨之㑹稽東郭有廻踵湖靈運求决以爲田顗

堅執不與又求始寜岯崲湖爲田顗又固執靈運謂顗

非存利民正慮決湖多害生命言論毀傷與顗遂搆讐

𨻶

唐書曰禇無量字弘度杭州鹽官人也㓜孤貧厲志好學

家近臨平湖時湖中有龍𨷖傾里閈就觀之無量時年十

二讀書晏然不動

風俗通曰湖都曰流瀆四靣所隈都也周官楊州其浸五

湖案張勃呉録五湖者太湖之別名以其周行五百餘里

故以五湖爲名虞翻又云太湖有五道别謂之五湖說以太湖射貴湖上

湖洮湖洮湖一名長塘湖在義烏滿户伯湖爲五湖案國語呉越戰於

湖直在笠澤一湖中戰耳則知或說非也

隋大業記曰五月夏至前三五日呉郡太湖中白魚向湖

側淺水菰蒲之上産子民得採之隋時貢於洛

楊州記曰太湖一名震澤一名笠澤一名洞庭史記三苗之國左洞

庭右彭蠡裴駰注云今湖中苞山有石穴其深洞無知其極者名洞庭洞庭對曰彭蠡則知因此穴之名通呼洞庭

彭蠡即宫庭湖名也越絶書云太湖周三萬六千里在呉興也

荆州記曰宫亭即彭蠡澤也謂之彭澤湖一名匯孩賄

在豫章郡青草湖一名洞庭湖洞庭湖亦謂之太湖在巴陵郡雲夢澤一名巴

丘湖凢此並昭昭尤著又廣大也

干寳捜神記曰由權縣𥘿時長水縣始皇時童謡曰城門

有血城當䧟没爲湖有嫗聞之朝徃窺門將欲縛之嫗言

其故後門侍以犬血塗門嫗見血走去忽有大水欲没縣

主簿令幹入白令令曰可忽作魚幹曰明府亦作魚遂淪

爲湖

鄭緝之永嘉記曰懷北縣有蔣公湖父老云先代有𥙊祀

祈請者湖輙下大魚與之

𥘿州記曰武都郡前有湖義熈𥘉有白龍於湖升天

盛弘之荆州記曰宫亭湖廟神甚有靈驗塗旅經過無不

祈禱能使湖中分風而忛南北

又曰巴陵南有青草湖周廻數百里日月出没其中湖南

有青草山故因以爲名

劉澄之荆州記曰華容縣東南有雲夢澤一名巴丘湖荆

州之藪也

劉澄之豫州記曰陳縣地有芍陂湖魏將王陵與呉將張

休交戰處也

黄閔武陵記曰有湖名爲丹陂周廻數百頃清波澄映洲

嶼相望

武昌記曰武昌長湖通江夏有水冬則涸于時靡所産植

陶太尉立塘以遏水於此常自不竭因取瑯琊郡隔湖魚

菱以着湖内菱甚甘美異於他故所産鮒魚乃長三尺

劉道眞錢塘記曰明聖湖在縣南去縣三里父老相傳有

金牛時見神化莫測故以明聖垂名

西京雜記曰顧翶少失父事母好食雕胡飯常帥子女躬

自採擷還家導水鑿川供養毎有SKchar儲家近太湖湖中乃

生雕胡無復𮦀草蟲鳥不敢至焉遂得以爲養郡縣表其

閭舎

江乗地記曰滆湖中有嘉魚美蓴

劉欣期交州記曰有一湖去舎浦四十里毎隂雨日百姓

見有銅舩出水上又有一牛在湖中以鷄酒爲𥙊便大獲

(⿱艹石)此禮不設唯得牛糞而巳

述征記曰桓冲爲江州刺史遣人周行廬山兾覩靈異旣

陟崇巘有一湖匝生桑樹有白鵠湖中有赤鱗魚使者渴

極欲徃飲水有赤鱗魚張鬐向之使者不敢飲

南康記曰空山上有平湖湖中有艑便底浮在湖中動揺

便起風雨

鄭緝之東陽記曰北山去郡三十餘里有赤松廟故老相

傳云其下有居民曰徐公者甞登嶺至此處見湖水二人

愽於湖間自稱赤松子安期先生有一壷酌酒以飲徐

公公醉而𥧌其側比醒不復見

劉澄之豫州記曰城父縣有巢湖湖周五里湖中有三山

湖南有四鼎山

戰國䇿曰𥘿與荆戰大破之取洞庭五渚

呉地記曰呉王𦵏女取土成湖又郡國志云三女墳在郭

西云闔閭食蒸魚羮留半賜三女三女怨自殺王痛之𦵏

於郭西文石爲槨金印玉牒銀樽朱盤悉以送𦵏又云盤

郢之劒或曰湛鑪之劒夜飛適楚以水繞墳因名女墳湖

又云𦵏女時有白鶴舞呉市因入羡門悉化爲犬

錢塘記曰去邑十里有詔息湖古老相傳昔𥘿始皇廵狩

經塗暫憇因詔以息爲名

周景式廬山記曰山頂有一窮湖湖足頳尾鯉鬐皆傷剥

而又有一故艑槽崇山峻逺非舟檝所㳺豈深谷爲陵而

此物不與丘壑同遷乎

顧微廣州記曰廬山上有一湖至甲戌日輙聞山有鼔角聲

劉澄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記曰新城縣東有俱山山上有湖湖中有白

鵝一隻時時飛來不可常見

劉楨京口記曰龍目湖𥘿王東游觀地勢云此有天子氣使

赭衣徒鑿湖中長岡使斷因改爲丹徒今水北注江也

梁典曰武帝望京峴山盤紆似龍掘其右爲龍目二湖

徐州先賢傳曰句踐滅呉謂范蠡曰吾將與子分國而有

之蠡曰君行令臣行意乃乗扁舟浮五湖而不返

水經注曰武強縣𦒿𪧐云邑人有行於途有一小虵疑其

有靈持而養之名曰檐生長而吞噬人里中患之遂捕繫

獄檐生負而奔邑淪爲湖縣長及吏咸爲魚矣今縣東北

半許里有淵謂之郎君淵𦒿𪧐又言縣淪之日其子東奔

又䧟於此故淵得郎君之目矣

神異經曰北方荒外有湖方千里平滿無髙下有魚長七

八尺刑狀如鯉而目赤晝在湖中夜化爲人刺之不入煑

之不死以烏梅二七煑之即熟食之可以愈邪病

又曰北方荒中有石湖方千里無凸凹上直結反下於交反平滿無

髙下岸深五丈餘𢘆氷唯夏至左右五六十日解耳

又曰東南海中烜洲上有温胡其中唯有鯽魚焉長八尺

食之宜暑而避寒

郡國志曰潤州遏陂有湖名龍目湖京口出好酒人習戰

故桓温云京口土瘠人窶無可戀唯酒可飲兵可用耳

㑹稽記曰漢順帝永和五年㑹稽太守馬臻創立鏡湖在

㑹稽山隂兩縣界築塘蓄水髙丈餘田又髙海丈餘(⿱艹石)

少則洩湖灌田如水多則開湖洩田中水入海所以無凶

年堤塘周逥三百一十里漑田九千餘頃

又㑹稽記云創湖之始多淹塜宅有千餘人怨訴於臺臻

𬒳刑於市及臺中遣使按鞠㹅不見人驗籍皆是先死

亡人之名又按輿地志云山隂南湖縈帶郊郭白水翠巖

㸦相映發有若圖𦘕

南徐州記曰子英常於芙蓉湖捕魚得赤鯉持歸以榖養

一年遂生角翅魚云我來迎汝子英𮪍之即乗風雨騰而

上天故列仙傳云毎經數載来歸見妻子魚復來迎如是

數十迴而不還芙蓉湖即射貴湖也又名上湖

呉地記曰臨平湖在臨平山南

呉志曰歸命侯天璽元年呉郡言臨平湖自漢末草穢

塞今更除平古老相傳云此湖塞天下亂此湖開天下平

又湖邊得石函凾中有小石青色長四寸廣二寸餘刻上

作皇帝字於是改年大赦俄而𣈆平呉孫盛以爲元皇中

興之符

歙縣圖經曰黄墩湖在縣西南其湖有蜃常與吕湖蜃闘

程靈銑好勇而善射夢蜃化爲人告之曰吾爲吕湖蜃所

厄君能助吾必厚報束帛練者吾也明日靈銑彎弧助之

正中後蜃不知所之後人名其處爲蜃灘時有一道人詣

靈銑母求食食訖曰勞母設食今當爲求善墓地使母隨

行上山以白石識其地曰葬此可以𭧂貴矣靈銑因移父

葬其所侯景亂靈銑率郡郷萬餘衆保新安因隨陳武帝

有竒功及陳武受梁禪靈銑以佐命功臣與周文昱侯安

都爲三傑按靈銑宅在湖東二里

徐爰釋問曰𤣥武湖夲桑泊𣈆元帝創爲北湖宋以𨽻舟

師〇京都記云從北望鍾山從宫亭湖望廬岳齊武帝理

水軍於此中號曰昆明池故沈約登覆舟山詩云南瞻儲

胥館北望昆明池即此尓永嘉末有龍見於湖内故改爲

𤣥武湖

豫章記曰檐石湖在州東北其湖水中有兩石山有孔如

人穿擔狀古老云壯士擔此兩石置湖中因以爲名

輿地志曰安成有蜜湖中有𢇁蓴鯽魚爲時所重并有石

窟容百人㘴其魚味甘如蜜因此爲名在縣東二十里

淮南子曰夫歷陽之都一夕化而爲湖勇力聖智與不肖

者同命無遺脫也

荆南志曰髙沙湖在枚迴洲上翠澤平皛胡了水陸彌曠

芰荷殷生鱗羽滋阜湖南林野清曠可以栖託故徴士宗

炳昔常家焉北有小水自湖通江謂之曽口是也

渚宫故事曰江陵城西二十里髙沙湖其中多魚

又曰五葉湖昔湖測有主人張披五葉同居因以爲名

九江記曰彭蠡湖在㝷陽縣東南與都昌縣分界湖心有

孤山案郡國志彭蠡湖周廽四百五十里内有石髙數

十丈大禹刻其石以記功焉又有乞烏隨船行舟人擲搏

飯接之髙下不失一粒今此烏㳂江靈廟多有不獨在彭

蠡湖尓

郡國志曰鶴門湖者陶侃微時䘮母忽有二客來吊化爲

𩀱白鶴飛去後因以爲名

丹陽記曰呉孫皓寶鼎元年丹陽縣宣騫之母年八十浴

於後湖化爲黿後湖又名練湖在縣北百二十歩

輿地志曰曲阿出名酒皆云後湖水所釀故醇烈也今按

湖水上承丹徒陳驪覆船山馬林溪水色白味甘

輿地志云練塘陳敏所立遏髙陵水以溪爲後湖

語林曰禇公遊曲阿後湖狂風忽起船傾禇公巳醉乃曰

此舫人皆無可以招天譴者唯有孫興公多塵滓正當以

厭天欲耳便欲捉孫擲水中孫懼無計唯大呼曰季野卿

念我褚公禇彦回也季野彦回字也

伏滔登故臺詩序曰夫差姑蘇臺東有丹湖萬頃内有金

銀塘

方輿記曰銅船湖馬援鑄銅船五隻一留此湖中四隻將

過海征林邑

     潭

幽明録曰碩縣下有眩潭以視之眩人眼因以爲名傍有

田陂昔有人舡行過此陂見一死蛟在陂上不得下無何

見一人長壯烏衣立於岸側語行人云吾昨下陂不過而

死可爲報眩潭行人曰眩潭無人云何可報烏衣人云但

至潭便大言之行人如其旨須㬰潭中有𭈹泣聲

又曰𣈆元熈中桂陽郡有一老翁常以釣爲業後清晨出

釣遇大魚食餌掣綸甚急船人奄然俱没家人㝷䘮於釣

所見老翁及魚並死爲釣綸所纒魚腹下有丹字文曰我

聞曽潭樂故從檐潭來磔死弊老翁持釣數見欺好食赤

鯉鱠今日得汝爲

荆州圖記曰武當縣西北六里江中名佷字潭潭中有石

磧洲長六十丈丗傳佷子未曽從父命父臨終欲𦵏山上

故謬曰𦵏我水中佷子唯從此命習鑿齒記云佷子是漢

時人家在山東五女徼

鄧德明南康記曰梓潭有梓樹洪直巨圍葉廣丈餘垂柯

數𠭇

又曰贑潭在郡下昔有長者於此潭以釣爲事𢘆作漁父

歌其聲慷慨忽聞綸動須㬰一物形似小水牛眼光如鏡或

言水犀浮躍逐綸角帶金繅釣客因引得鏁出水數十丈

鏁斷餘數丈盡是珎寳

羅浮山記曰牛潭深洞無極北岸有石周圍三丈許漁人

見牛自水而出盤於此石

枹朴子曰昔石頭水有大黿常在潭中因名此爲黿潭能

作魅行病於人呉有道士戴昞者乃以越章封埿偏投潭

水中良乆有大黿徑長丈餘浮出不敢動乃格殺之而病

人並愈又有小黿出羅列死於水渚甚多

南康記曰梓潭山在雩都縣之東南六十九里其山有大

梓樹呉王令都尉蕭武伐爲龍舟艚斫成而牽引不動占

云須童男女數十人爲歌樂乃當得下依其言以童男女

牽拽艚没于潭中男女皆溺其後毎天晴㓪浄髣髴(⿱艹石)

人船焉夜𪧐潭邊或聞歌唱之聲因號梓潭焉

鄱陽記曰懷蛟水一名孝經潭在縣南二百歩江中流石

際有潭徃徃有蛟浮出時傷人焉毎至五月五曰郷人於

此江水以船競渡俗云爲屈原攘災承前郡守縣綵以賞

之刺史張拪貞以人之行莫大於孝懸孝經摽竿上賞之

而人知勸俗號爲懷蛟水或曰孝經潭

湘州記曰益陽有昭潭其下無底湘洲最深處也或謂周

昭王南征不復没於此潭因以爲名




太平御覽卷第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