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一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一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一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一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一十八

 學部十二

  叙圖書      正謬誤

      叙圖書

尚書序曰古者伏犧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

代結繩之政由是文籍生焉伏犧神農黄帝之書謂之三

墳言大道也少昊顓頊髙辛唐虞之書謂之五典言常道

也至于夏啇周之書雖設教不倫雅誥奥義其歸一揆是

故歴代寳之以爲大訓八卦之說謂之八索求其義也九州

之志謂之九丘丘聚也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風氣所冝

皆聚此書也春秋左氏傳曰楚左史𠋣相能讀三墳五典

八索九丘即謂上丗帝王遺書也

左氏傳曰晉荀躒如周籍談爲介謂籍談曰昔髙祖孫伯

黶司晉之籍以爲大政故曰籍氏汝司典之後何忘之

漢書蓺文志曰昔仲尼没而微言絶七十子終而大義乖

故春秋分爲五韋昭曰謂左氏羊榖梁鄒氏夾氏也詩分爲四韋昭謂毛氏齊魯韓也

易有數家之傳戰國從衡真僞分爭諸子之言紛然殽亂

至秦患之乃燔滅文章以愚黔首漢興改秦之敗大收篇

籍廣開獻書之路迄孝武丗書缺簡脫禮壞樂崩上喟然

而稱曰朕甚閔焉於是建藏書之䇿置冩書之官下及諸

子傳說皆充祕府

又曰古文尚書藏於壁中師古注曰家語云孔騰字子襄

畏秦法峻急藏尚書論語孝經於夫子堂壁中而漢記曰

孔鮒所藏二說不同未知孰是也又後漢王莽徴陳咸咸

遂稱疾篤於是乃歛其家律令文書藏於壁中也

後漢書曰吴祐字季英陳留長垣人也父恢爲南海太守

祐年十二隨父到官恢欲殺青以冩經書祐諌曰大人踰

越五嶺越在海濵其俈以陋然舊多珎怪上爲國家所疑

此書若成則載之兼兩昔馬援以薏苡興謗王陽以衣裳

邀名嫌疑之間誠先王之所慎恢乃止撫其首曰吴氏丗

不乏季子矣

魏志曰王脩家不滿斗斛有書數百卷太祖歎曰士不妄

有名也

蜀志曰向朗字巨逹潜心典籍積聚篇卷於時最多也


後唐書曰李谿者愽學多通文章秀絶家有竒書時號李

書樓

呂氏春秋曰先識覽桀將亡太史令終古執其圖書而奔

于啇紂將亡内史向摯載其圖法出奔周

穆天子傳曰癸巳至于群玉之山容成氏之所守山阿平

無隘四徹中䋲言皆平直先王謂之䇿府言徃古帝王以爲藏䇿之府所謂藏之山

莊子曰孔子西藏書於周室職其所著書於周者子路謀曰由聞周

之徴藏史有老聃者徴藏藏名也免而歸居夫子欲藏書則當

試焉孔子至老聃之門而老聃不許也

愽物志曰劉德治淮南王獄得枕中鴻宝祕書及其子向

咸共竒之信黄白之術可成謂神仙之道可致卒亦無驗

乃以罹罪

又曰太古書今見存者有神農山海經山海經或云禹所

作素問黄帝作連山歸藏夏所之書周時曰易蔡邕云禮

記月令周公所作證法司馬法亦云周公所作

論衡曰倉頡作書雨栗鬼哭虚也案圖書文章與書何異

鬼神惡書則河出圖何也(⿱艹石)不惡爲書何忽致怪或作書

時㑹鬼𡘜雨粟也耳

伏滔北征記曰皇天塢北古時陶穴晉時有人逐狐入穴

行十里許得書二千餘卷

金樓子曰有細書周易尚書周官儀禮禮記毛詩春秋各

一部又冩前漢史記三國志晉陽秋莊子老子肘後方離

騷等合六百三十四卷悉在一巾箱中書極精細

又曰吾今年四十六歳聚書來四十年得書八萬卷也河

間之侔漢室頗謂過之也此金樓子自稱也

     正謬誤

劉向別傳曰讎校者一人持本一人讀析(⿱艹石)怨家相對故

曰讎也

左傳曰晉師閏月濟于隂板杜預注云長曆推之此年無

閏月疑爲門五日五字上與門合也

吕氏春秋曰有讀史者晉師三家渉河子夏曰非也是已

亥也夫巳之與三相近豕之與亥相似至問而問之則曰

晉師巳亥渉河也

漢書蓺文志曰成帝詔光禄大夫劉向言經傳諸子詩賦

歩兵校尉任宏校兵書太史令尹咸校術數侍醫李柱國

校方技每一書巳師古曰巳畢也向輙條其篇目撮其指意録而

奏之㑹向卒哀帝復使向子奉車都尉歆卒父業歆於是

緫群書而奏其七略故有輯略師古曰輯與集同謂諸書之總要有六蓺

師古曰六蓺六經有諸子略有詩賦略有兵書略有術數略有

方技略

抱扑子曰書三冩以魯爲胄以帝爲虎

劉向七略曰古文或誤以見爲典以陶爲隂如此𩔖多

穎容春秋例曰漢興愽物洽聞著述之士前有司馬遷楊

雄劉歆後有鄭衆賈逵班固近即馬融鄭𤣥其所著作違

義正者遷尤多闕略舉一兩事以言之史記不識畢公文

王之子而言與周同姓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雄著法言不識六十四卦云所

從來尚矣

後漢書曰和熹鄧太后從曹大家受經書兼天文筭數晝

省王政夜則讀誦而患其謬誤懼乖典章乃愽選諸儒劉

珎等及愽士議郎四府SKchar史五十餘人詣東觀讎校傳記

蜀志曰向朗字巨逹年八十手自校書刋定謬誤也

晉書曰鄭黙字思元起家秘郎考覈舊文刪省浮穢中書

令虞松謂曰而今而後朱紫別矣

又曰齊王攸以禮自拘鮮有過事就人借書必手刋其繆

然後反之

後周書曰元偉丗宗𥘉拜師氏中大夫受詔於麟趾殿刋

正經籍

又曰明帝㓜而好學愽覽群書善屬文詞彩温麗及即位

集公卿巳下有文學者八十餘人於麟趾殿刋校經史及

捃採衆書自羲農以來記于魏末叙爲丗譜凢五百卷云

所著文章十卷

唐書曰禇元量以内庫舊書自髙宗代即藏在中宮漸致

遺逸奏請繕冩刋校以𢎞經籍之道於是上令於東都乾

元殿前施架排因大加捜冩廣求天下異夲數年間四部

充備

又曰貞觀中頒五經於天下𥘉太平以經籍去聖乆逺文

字訛謬詔前中書侍郎顔師古刋正之及成又詔尚書左

僕射房𤣥齡集諸儒討論得失時諸儒習師說舛謬巳乆

皆𥨸議非之於是異端鋒起師古一一辯荅取晉宋古本

以相發明所立授明據或出其意表諸儒皆驚所未聞歎

服而去太宗善之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一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