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三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三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三十六

刑法部二

     叙刑下

𣈆書曰羊亮爲太傅楊駿叅軍時京邑多盗𥨸駿欲更重

其法盗百錢加大辟請官屬會議亮曰昔楚江乙母失布

以爲盗由令尹公(⿱艹石)欲無盗將自止何重法爲駿慙而止

後魏書曰韓騏驎爲齊州刺史寛刑罰從事劉普慶說曰

明公杖節分憂無所斬戮何以示威荅曰人不犯何以戮

(⿱艹石)湏立威當以卿始慶慙懼而退

梁書曰武帝敦睦九族優借朝士有犯罪者皆諷臣下屈

法申之百姓有罪即按以法其縁坐老㓜不免一人逃亡

舉家質作人旣窮急姦宄益深後帝親南郊秣陵老人遮

帝曰陛下爲法急於黎庻緩於權貴非長乆之術誠能反

是天下幸甚帝銳意儒雅踈簡刑法自公卿大臣咸不以

鞠獄留意姦吏招權巧文弄法貨賄成市多致枉濫大率

二歳刑以上歳至五千人是時徒居作者具五任其無任

者著斗械任即保也(⿱艹石)疾病權解之

後周書曰大象元年詔罷髙祖所約法𥘉髙祖作刑書要

制用法嚴重及帝即位以海内𥘉平恐物情未附乃除之

隋書曰後周大象元年詔髙祖所立刑書用法深重其一

切除之然帝數行肆赦爲姦者皆輕犯刑法政令不一下

無適從於是又廣刑書要制而更峻其法謂之刑經聖制

𪧐衛之官一日不直罪至削除逃亡者皆死而家口籍没

上書自誤者科其罪鞭杖皆百二十爲度名曰天杖其後

人加至二百四十又作礔礰車以威婦人其决人罪云與

杖者即一百二十多打者即二百四十

又曰開皇十六年八月景戍詔决死罪者三奏而後行刑

唐書曰貞觀五年詔京師諸司比來奏决死囚雖立五覆

一日即了未暇審思五奏何益縱有追悔又無所及自今

後冝二日中五覆奏下諸州三覆奏又手勑曰比來斷獄

多據律文雖情有可矜而不敢違法守文定罪或恐有𡨚

今後門下省覆奏有據法合死而情可矜者冝録狀以聞

又曰太宗甞録囚徒憫其將死爲之動容頋謂侍臣曰刑

典仍用蓋風化未洽之咎愚人何罪而肆重刑乎更彰朕

之不德也用刑之道當審事理之輕重然後加之以刑罰

何有不察其夲而一槩加誅非所以恤刑重人命之謂也

又曰貞觀中制從立春至秋分不得奏决死刑其大𥙊祀

及致齋日朔望上下弦二十四氣雨未晴夜未明斷屠日

月及假日並不得奏决死刑

又曰貞觀中制古者行刑君爲徹樂减膳今庭無𢘆設之

樂莫知何徹然對食即不啖酒肉自今己後刑人日勿進

酒肉内教及太常並冝停教

又曰永徽中髙宗謂侍臣曰獄訟䌓多皆由刑罰枉濫故

禮曰刑者成也一成而不可變末代斷獄之吏皆以苛刻

爲明是以𥘿氏網宻秋荼而𫉬罪者衆今天下無事四海

乂安欲與公等共行寛政今日刑罰得無枉濫乎太尉無

忌對曰陛下欲致刑網寛平臣下猶不識聖意此法𡚁來

已乆非止今日(⿱艹石)情存體國即共號癡人意在深文便爲

能吏所以罪雖合杖必致遣徒理有可生務入於死非憎

前人陷於死刑務取名耳陛下矜而令放法司亦冝固請

但陛下喜怒不妄加於人刑罰自然適中髙宗曰卿言是

又曰神功𥘉天后謂侍臣曰近者朝臣多𬒳周興來俊臣

等推勘逓相牽引咸自承服國家有法朕豈能違中間疑

有枉濫更使近者就獄親問皆自承引不虚朕不以爲疑

即可其奏自周興俊臣死後更無聞有反逆者然則巳前

就戮者不有𡨚濫耶姚元崇對曰自垂拱已後𬒳告身死

破家者皆是枉酷自誣而死告者持以爲功天下號爲羅

織甚於漢之黨錮陛下令近臣就獄問者近臣亦不保何

敢輙有動揺𬒳問者(⿱艹石)翻言懼遭其毒手頼上天降靈聖

情發寤誅鋤兇豎朝廷乂安今日已後臣以微驅及一門

百口保見在内外官更無反逆者(⿱艹石)後有徴驗反逆有實

臣請受知而不告之罪上大恱曰前𫳐相皆順成其事䧟

朕爲滛刑之主聞卿所說甚合朕心

又曰陸象先爲益州長史在官務以寛仁爲政司馬韋抱

貞言望明公稍行杖罰以立威名不然恐下人怠惰無所

懼也象先曰爲政者理則可矣何必嚴刑樹威損人益巳

恐非仁恕之道

又曰開元二十五年刑部斷獄天下死罪惟有五十八人

大理少卿徐嶠上言大理獄院由來相傳殺氣太盛鳥雀

不栖至是鵲巢其樹於是百寮上表賀以爲幾至刑措

又曰大宗性仁恕言事者諌曰陛下爲政傷於太寛朝典

由是不肅上𥬇而荅曰今時運艱難凢人臣事朕者窺少

禄利耳今府庫空竭無俸入俾之優足但峻刑科是君上

有威無恩朕所不忍行也

管子曰夫争強之國先争刑令國之輕重者刑也

文子曰道狹然後任智德薄然後任刑明淺然後任察任

智者心亂任刑者上下恐任察者下求善以事其上

莊子曰賞罰利害五刑之辟教之末禮法度數刑名比詳

治之末也

又曰民爲外刑者金與木也爲内刑者動與過也霄人之

離外刑也金木訊之離内刑也隂陽食之免内外之刑者

唯真人能之

司馬法曰先王之治從天之道設地之冝乃作五刑以禁

民僻乃興甲兵以討不義制瑞節以通使廵狩省方以㑹

諸侯考不同正禮月正時歷考不同者正法度齊於天子法度也正禮者上下之禮也

月正時歷者月正朔名也時歷時氣正月相應也名文章車服名月爵稱文章車服所以顯有德異

尊卑使不踰制度也天子法度不從命爲亂常法也比德逆天之時比敗德不行也不順時生殺之

乃徴師於諸侯征之不㑹朝過聘則劉劉殺也諸侯背叛不㑹朝過聘

則殺廢貢職擅稱兵相侵削廢天子之命則黜不從王者法度則征

其罪而黜之也改曆史衣服文章易禮變刑則放(⿱艹石)奉王法則不之逺方娶同

姓以妾爲妻變太子專罪大夫擅立関絶降交則幽

神省哀奪民之時重稅粟畜貨重罰𭧂虐自佚宫室過度

宫婦過數則削地損爵

尸子曰𥘿穆公明於聽獄斷刑之日揖士大夫曰寡人不

敏使民入於刑寡人與有戾焉二三子各據𠇍官無使民

困于刑繆公非樂刑民不得巳也此其所以善刑也

又曰車輕道近則鞭䇿不用鞭䇿之所用逺道重任也刑

罰也者民之鞭䇿也

啇君書曰晉文將欲明刑於是合諸卿大夫於兾宫顚頡

後至吏請其罪遂斷顚頡之脊人皆懼曰顚頡之有寵也

斷脊以徇而况於我乎乃無犯禁者晉國大理

吕氏春秋曰臯陶作士刑

韓子曰殷之法灰 -- 灰 棄於術者刑子貢以爲重問之仲尼仲

尼曰灰 -- 灰 棄於術必燔人燔人怒則闘闘則三族相殺雖刑

之可也

又曰楚國法太子不得乘車王弟門時天大雨至急召太

子庭中有淖太子遂馳第門庭理以殳擊馬遂敗其駕太

子泣請王誅之王乃益廷理爵三級

淮南子曰聖人因民之所喜而勸善因民之所惡以禁姦

故賞一人而天下譽之罰一人而天下畏之故至賞不費

至刑不濫孔子誅少正卿而魯國之耶塞子産誅鄧析而

鄭國之姦禁

又曰趙政晝決獄夜理書趙政𥘿皇帝也御史冠盖接於郡縣覆

督稽留戍五嶺以備越築城以守胡然姦邪萌生盗賊羣

居事愈煩而亂愈多故法者治之具也而非所以中也

又曰子發爲上蔡令民有當刑獄断論定决於令前子發

喟然有𢡖恤之心罪人以刑而不忘其恩子發楚威王臣也在春秋後

日此其後子發得罪於威王而奔於刑者於城下之盧追

者至蹀足而怒曰子發親决吾罪而吾怨之𢡚於骨體使

我得肉而食之其知厭乎追者皆以爲然不索其内果活

子發

白虎通曰聖人治天下必有刑罰何所以𦔳治順天之度

也故懸爵賞者示有所勸也設刑罰者明有所懼也

傳曰三王肉刑應丗以立刑者五帝之鞭䇿刑所以五何

法五行也五帝𦘕其衣象五行也

丗夲曰伯夷作五刑

㑹稽典録曰闞澤字德潤山隂人也𥘉吕壹姦罪發聞有

司窮治奏以大辟或以爲冝加焚烈用彰其惡吴王以問

澤澤曰盛明之丗不冝有此刑遂從之

徐幹中論曰政之大綱有二二者何賞罰之謂也君明于

賞罰之道則治不難矣賞罰者不在乎必重而在於必行

必行則雖不重而人肅不行則雖重而人怠故先王務賞

罰之必行書曰尔無不信朕不食言汝不從誓言予則孥

戮汝

桓範丗要論曰德多刑少者五帝也刑德相半者三王也

刑多德少者五覇也純用刑而亡者𥘿也

又曰夫刑辟之作所從來尚矣聖人以治亂人以亡是以

古屬帝王莫不詳愼之者以爲人命至重一死不生一斷

不屬故堯舜之明猶惟刑之恤是以後聖制法設三槐九

𣗥之吏肺石嘉石之訴然由復三刺僉曰可煞然後殺之

(⿱艹石)有疑即從其輕此盖詳慎之至也

杜恕篤論曰聖王之制刑也非以害民也將以利民也故

民從而安之非以䧟民也將以導民也故民從而化之斷

一人之獄而天下義之是安之也斷一人之獄而天下伏

之是化之也當於民心合於道理所斷於民者不行於身

公之也

君臣正論曰書稱欽哉惟刑之恤又曰宥過無大刑故無

小此前王明德愼罰之意也昔漢文感緹縈之孝遂去肉

刑近則太宗視明堂之圗欲寛背罰于公以隂德救物𡊮

安耻職罪鞫人此前代聖主賢臣欽䘏之志也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