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五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五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五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五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五十七

 釋部五

   經     像

     經

晉書日姚興如逍遥園引沙門于澄𤣥堂𦗟鳩摩羅什演

佛經羅什通辨夏言尋覽舊經多有乖謬不與胡本相應

興與羅什及沙門僧肇曇順等八百人更出大品羅什持

胡本興執舊經以相考校其新文異舊者皆會於理義續

出諸經并諸論三百餘卷今之新經皆此羅什所譯興旣

託意於佛道公卿已下莫不欽附沙門自逺而至者五千

餘人起浮圗于永貴里立波若臺于中宮沙門坐禪者𢘆

有千數州郡化之事佛者十室而九矣

齊書日張緒爲中書令善談𤣥駕幸莊嚴寺聽僧達道人

講維摩坐逺不聞緒言上難移緒乃遷僧達

梁書日張稷出爲青兾二州刺史不得志嘗閉閤讀佛經

又日劉勰字彦和早孤篤志好學家貧不婚娶依沙門僧

祐居遂愽通經論因區別部𩔖録而序之定林寺經藏𢣢

所定也勰爲文長於佛埋都下寺塔及名僧碑誌必請勰

製文勑與惠震沙門於定林寺撰經證功畢遂求出家先

燔鬚髮自誓勑許之乃變服改名惠地

又日任孝恭少從蕭寺雲法師讀經論明佛理至是𬞞食

齋戒信受甚篤而性頗自伐以才能尚人於流輩中多有

忽略世以此少之

又日皇侃性至孝常日誦孝經二十遍以擬觀世音經

又曰梁蕭詧謂其度支尚書宋如問日卿何爲謗經如周

踧踖自陳不謗詧又謂之如初如周懼出告蔡大寶大寶

知其旨𥬇謂之日君當不謗餘經正應不信法華耳如周

乃悟然法華云聞經隨喜面不狹長如周而狹且長由是

詧有此戲

陳書日王固清虚寡欲信佛法及丁所生憂遂終身𬞞食

夜則坐禪晝誦佛經嘗聘魏宴于昆明池魏人以南人SKchar

魚大設罟網固以佛法呪之遂一鱗不獲

後魏書日裴宣髙祖曾令集沙門講佛經因命宣論難甚

有理詣髙祖稱善

唐書日韋綬字子章京兆人少有至性喪父刺血寫佛經

又日貞元十四年南天竺國進花嚴經殘梵夾令僧般若

三藏於保壽寺僧智柔圎照同於崇福寺翻譯成四十卷

髙僧傳日釋道安姓衛氏常山人初經出已乆而舊譯時

謬致使深義隱沒未通每至講說唯敘大意安躬覽經典

鈎深致逺並尋文比句爲起盡之義經義克明自安始也

洛陽伽藍記日神龜九年十一月太后遣崇靈寺比丘惠

生向西域取經凡得一百匕十部皆是大乘妙典

湼槃經日是諸大乘經爲滿字無欠少之義也小乘諸教

悉爲半字義未圎故云半字

     像

晉書曰恭帝深信浮圖道鑄貨千萬造丈六金像於瓦官

寺帝親迎之羣臣歩從滿十許里

又日彭城王紘上言樂賢堂有先帝手畫佛像經厯寇難

而此堂猶存冝勑作頌帝下其議蔡謨日佛者夷狄之俗

非經典之制先帝量同天地多才多藝聊因臨時而畫此

像至於雅好佛道所末承聞也今欲發王命勑史官上稱

先帝好佛之志下爲夷狄作一像之頌於義有疑焉於是

遂寢

又曰秦將吕光伐龜兹將軍杜暹夢金像飛越龜兹之城

曰所謂佛神去之胡亡必矣

又曰咸和中丹陽尹髙悝行張侯橋見浦中五色光長數

尺不知何怪乃令人於光處得金像無有光趺悝乃下車

載像還至長干巷首牛不肯進悝乃令馭人任牛所之牛

徑牽至寺經一歲臨海漁人張係世於海口忽見銅花趺

浮出取送縣以送臺乃施像足宛然合㑹𥳑文咸安元年

交州合浦人董宗之採珠沒水底得佛光豓交州送臺以

施像又合焉自咸和中得像至咸安初厯三十餘年光趺

始具初髙悝得像後行西域胡五人來詣悝日昔於天竺

得阿肓王造像來至鄴下逢胡亂埋於河邊今尋覔失所

五人嘗一夜俱夢見像日已出江東爲髙悝所得悝乃送

此五僧至寺見像歔欷涕泣像便放光照燭殿宇像趺先

有外國書莫有識者後有三藏那跋摩識之云是阿育王

爲第四女所造也

宋書日劉牢之子敬宣八歲喪母晝夜號泣四月八日見

衆人灌佛乃下頭上金鏡爲母灌像因悲泣不自勝

又日沉道䖍累世事佛推父祖舊宅爲寺至四月八日每

設像之日輒舉家慟焉

又日自漢世始有佛像形製未工戴逵特善其事顒亦參

焉宋世子鑄丈六銅像於瓦官寺旣成面恨瘦工人亦不

能改乃迎戴顒顒日非面瘦乃臂胛肥爾及減臂胛瘦患

卽除無不歎服

梁書日阮孝緒末年𬞞食斷酒𢘆供養石像先有損壞心

欲補之罄心敬禮經一夜忽然完復衆並異之

又日大通四年又造一丈六尺旃檀像量之剩二尺成丈

八形次衣文及手足更重量又剩一尺五分至大通五年

寺僧洽重量又剩七寸卽是長二丈矣大同四年移入大

殿勑主書吳文寵更量又剩五寸凡五度量卽長二丈七

寸豈非精誠所感耶

又日武帝捨宅造寺未成於小莊嚴寺造無量壽像長一

丈八尺及鑄而銅不足帝又給功德銅三千斤臺内送銅

未至像處已見銅車到鑪所於是就冶一灌便足在後臺

司銅至方知向來送銅靈感所致及開模像以成丈九而

相好不差又有大錢二枚見在衣絛竟不銷鑠其年欲移

像還寺未移前淮中估客每夜輒聞大橋上如有人修道

路往視不見人俄而像度光彩輝煥觀者莫不歸心

北齊書日有沙門晏通於道傍造大漆像教化乞財所得

物咸以入常以杖敲此像號曰出課烏奴

又曰封𫐠勃海蓨人一息娶隴西李士元女大輪財娉及

將成禮猶竟懸違𫐠忽取所供養像對士元揺而示之士

元𥬇曰封公何處常得應急像

洛陽伽藍記曰西域捍魔城南十五里有一大寺三百餘

僧有像一軀舉髙丈面常東立不肯西顧父老相傳云此

像本從南方騰空而來于寘國王親來敬禮請像載歸中

路夜宿忽然不見遣人尋之還來本處王卽起塔封四百

戸以供洒掃人有患者以金薄帖像所患處卽得除愈後

人於此像邊造丈六像及諸像塔乃至數千懸彩幡蓋亦

有萬計魏國之幡過半幡上隷書多云太和景明延昌唯

有一幡觀其年號是姚興時幡

西京記曰光福坊大興寺有阿育金像厯宋齊梁陳數有

奇異陳國亡忽面自西向雖止之還爾隋文帝載入長安

内中供養後移置此寺寺衆以殿大像小不可當陽置之

於北面明日乃自轉正陽衆咸驚異復置北面明日復還

轉南面衆乃懺謝不復更動

又日崇敬寺有石像一軀髙五尺製作麄惡甚有靈驗傳

云是阿育王第四女所造其女兒醜常自慨恨多作佛像

及成皆𩔖如此千數乃至誠祈禱忽感佛見形更造諸像

相好方具其父使鬼神遍散諸像於天下此其一也

髙僧傳日釋曇翼出家事安公爲師後居長沙寺翼常歎

寺立僧足而形像尚少阿育王所造多布在餘方嘗聞外

國僧說有至誠所請者亦爲之降見乃專精懇惻更求誠

應以晉太元中忽有一金像現於渚宫城北路上光明照

灼百姓驚駭翼聞乃往祇禮謂衆人日當是阿育王像降

我長沙寺焉卽令弟子數人捧接迎至長沙寺其後𦋺賔

禪師從蜀下入寺禮拜見像光生有胡字便日是阿育王

像何時來此時人方知翼之不謬

又日漢明帝使蔡愔於西域得畫釋迦奇像是優由王旃

檀像旣至雒明帝卽令圖畫寫置清涼臺中及顯節陵上

增一阿含經日優塡王勑國内巧匠㑹以牛頭旃檀作佛

像形供養晨夕禮拜是時波斯匿王聞優塡王作佛像供

養亦召巧匠語言如來形體煌若天金今當以直金作佛

形像卽以紫磨作如來像亦髙五尺爾時閻浮提中始有

三像

法顯記曰僧尼羅國王以金等身而鑄像髻裝寶珠有盜

者以梯取之像漸髙而不及盜歎其不救衆生像俯首而

與之後市人擒盜盜言其事視像尚俯王重贖其珠而復

裝之○像記日梁武帝天監元年正月八日夢檀像入國

因發詔往迎像按佛遊天竺記及優塡王經云佛上忉利

天一夏爲母說法王臣思見優塡國王遣三十二匠及賫

旃檀請大目連神力運往令圗佛相旣如所願圖了還返

坐髙五尺在祇洹寺至今供養帝欲迎請此像遣洪勝將

軍郝騫等八十人應募往達具狀祈請舎衛王日此中天

正像不可適邊乃命三十二匠更刻紫檀人圖一相卯時

運手至午便就相好具足而像頂放光降微細雨并有異

香故優塡王經云眞身旣隱次二像現普爲衆生深作利

益者是也騫等負第二像行數萬里度大海昌涉風波隨

浪至山糧食天盡所將人衆及傳送者身多亡殁逢諸猛

獸一心念佛乃聞像後有甲胄聲又聞鍾聲岩側有僧端

坐樹下登負像下置其前僧起禮像騫等禮僧僧授澡罐

令飲並得飽滿僧曰此像名三藐三佛陁金毗羅王自從

至彼大作佛事語頃失之爾夜僉夢見神曉共圖之至天

鑒十年四月五日騫等達于揚都帝與百僚迎還太極殿

至大清三年湘東王在江陵卽位遣人從揚都迎上至荆

都後梁大定八年城北靜陵造大明寺乃以像歸之今見

在多有傳寫流被京國云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五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