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五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五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五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六十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五十九

 道部一

     道

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虚極之妙也無名天地之始有名

萬物之母無名者妙本也道沖而用之或似不盈淵乎似

萬物之宗天地之閒其由槖籥乎𤣥牡之門是謂天地根

天地所以能長且乆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生而不有

爲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𤣥德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

知古始是謂道紀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功成事遂百姓

皆謂我自然絕聖弃智民利百倍孔德之容惟道是從以

閱衆甫吾何以知衆甫之然哉曲則全謂曲已以應務則

全也枉則直謂枉已以伸人則直也窪則盈謂執謙則常

盈也弊則新謂守弊薄則日新也少則得謂抱一不離則

無夫也多則惑謂有爲多門則惑亂也是以聖人抱一爲

天下式希言自然者謂因言悟道不滯於言合自然也有

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吾

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爲之名日大域中有四大王居其

一謂王者人靈之主萬物繫其興亡也人法地地法天天

法道道法自然重爲輕根靜爲躁君善行無轍迹謂體了

眞性行無行相則心與道冝也善言無瑕摘謂遣象求意

理證心忘也善計不用籌筭謂一以貫之不生他見也善

閉無𨵿楗而不可開謂心無逐境之迷境無起心之累也

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謂心與道合雖無約束其不可解

也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弃人常善救物故無弃物是

謂襲明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榮守其辱謂

含德内融則復歸於朴常德聽用則散而爲器旣渉形器

必有精麤聖人用之則爲群材之官長矣故大制不割謂

聖人用道大制群生萬物不謝於自然曾不割傷也道之

在天下猶川谷之與江海死而不亡者壽謂死者分理之

終亡者夭折之數壽者一期之盡夫知足力行者得天常

也死而不亡是一期之盡可謂壽矣執大象天下往往而

不害安於太平化而欲作吾將鎭之無名之朴謂道也失

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天下之

物生於有有生於無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𩔖上德

若谷謂虚㳂而容物也大白苦辱謂能潔而含垢也廣德

若不足謂大成而執謙也建德若渝謂立功而不衒也體

眞若渝謂淳一而和光也大方無隅謂不小立圭角也大

器晚成謂且無近功也大音希聲謂不飾小說也大象無

形謂能應萬𩔖也道隱無名謂功用不彰也道生一一生

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爲和爲道

日損損之又損以至無爲故塞其兊閉其門終身不勤也

謂不縱六根愛恱則禍患之門閉矣終身不勤勞也開其

兊濟其事終身不救謂開縱視聽以成其愛恱之事故有

禍患不救也無遺自殃是謂襲常謂不爲身災是謂密用

眞常之道也

又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所以言者以音相聞譬如知音

者識音以絃心知其音口不能傳道深微妙知者不言也

太上曰知者不言言能以救物

又曰上士學道受之以神中士受之以心下士受之以耳

以神聽者通無形以心聽者知内情以耳聽者聞外聲

又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聖人云我無爲而民自化我

無事而民自富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欲而民自樸脩之

於身天下自化深根固蔕長生乆視之道以道蒞天下其

鬼不神道者萬物之奥爲者敗之執者失之是以聖人無

爲故無敗無執故無失

太上經曰混茫之氣變化爲眞人與時翺翔有名無體

仙經曰神仙輕舉謂之天仙列位太清度名祕籍

祕要經曰五岳洞府隱處地仙保其神形逺其憂患

又曰太清九官皆有僚屬其最髙者稱太皇紫皇玉皇其

高揔稱大道君次稱眞人眞卿其閒有御史凡稱太上者

一宫之尊也德高無踰故曰太上

又曰仙者川也身者舟也濟川得岸何假舟焉

太眞科曰玉皇譜録有百八道君羣仙隨業以補其職三

善道者聖眞仙也上品曰聖中品曰眞下品曰仙三淸之

閒各有正位聖登玉淸眞登上淸仙登太淸玉淸有大帝

宫殿皇帝王公卿大夫吏民率以聖呼之如聖皇聖帝之

𩔖是也男女貴賤各有次第上淸有𤣥都玉京七寶紫微

率以眞呼之太淸有太極宫殿率以仙呼之其上淸太淸

之品位男女次第之統數與玉淸同

大洞經曰從生得道從道得仙從仙得眞從眞得爲上淸

五符經曰二十四眞圗五岳之靈寶也能得之必能仙去

飛歩太淸欲得道法先沐浴去穢當得東井圖欲定五帝

役山精當得五岳圗欲通神靈法仙訣當得八史眞形圖

欲通五行廚當得六甲通靈圗欲存吾身致天神當得九

宫紫房圗欲奉道法當得太淸圖欲奉順道當得混成圗

欲通道機當得西昇保録圖欲通變化當得靈化圗欲躡

大道當得九天圖欲脫身形當得九變圖欲隱存守身神

當得養身圖欲定身守神寶當得含影圖欲恬泊守一以

存身當得養身圖欲寂黙養志當得精誠守志圖欲淸淨

潔白致其芝英當得芝英玉女圖欲騁六丁當得六陰玉

女圖欲致仙籙當得九九道仙圖欲食道氣當得導引圖

欲治道術當得洞中皇寶圗欲爲變化當得偃息圗欲臨

鑪定九丹金液當得太一圖欲登五岳求神仙芝藥當得

開山芝藥圗欲保神形別邪精當得明鏡圖

上清經曰氣之所守隨神所生神在則氣在神去則氣去

氣散則爲雲霧合則爲形影出之爲仙化入之爲眞一上

結三元下結萬物靜用爲兆身動用爲兆神

洞眞經曰凡讀太丹隱書洞眞𤣥經能研精密感通𤣥達

雲廻釋𤣥元味景太淸者得爲𤣥中法師也

葛洪神仙傳日自伏羲至三代顯名道士世世有之其老

子蓋得道尢精者也内實自然欲正定本末當以史傳爲

據并仙經祕文以相參㑹其他俗說文多虚妄其後道士

私有増益非眞文也著道德二篇尹喜行其道至漢竇太

后好黃老言孝文帝及外戚諸竇皆令讀之故莊周之徒

以老子爲宗

太上𤣥一眞人經曰衆眞髙仙皆有師也奉受上淸三洞

寶經爲學無師則道不成八景龍輿焉可得乘太極玉闕

焉可得登凡學上淸之道豈肉飛之舉若慢於師道則失

投夜光也以是言之道固難知也至於聖賢皆尊其師所

以耐道也

太上太霄琅書曰天地布氣師教之眞眞仙登聖非師不

成心不可師師心必敗

寶𤣥經曰裁制偏邪必歸中正能及流末還至本源道本

無形假言立象雖言沖用用實無物

道典曰制殺生者天也順性命者人也非逆天者勿殺也

非逆人者勿伐也爲政如是蓋道之極也

七聖紀曰南岳赤君下教變迹爲道士與六弟子俱顯姓

太一帝君經曰求道者使其心正則天地不能違也捨色

累而不顧避榮利而自逺甘寒苦以存思樂靜齋於隱垣

則學道之人始可與言矣

太上三五順行經曰天者道之應形也應有時漸交以引

之𤣥象虚文莫過三五三五順行運周則變通不窮三才

合度太一者天也天之受一氣蕩蕩而致清道者天之積

靈也

昇𤣥經曰道之𤣥妙出於自然生於無生先於無先弥綸

無外布神化氣淡然無上制御諸天

𤣥妙内篇曰大道起於無爲萬物之祖也

正一眞人經曰道之淳眞非有言也借言通意因置𤣥都

正一之化去眞近矣

寶𤣥經曰正則道合合則言志志言在正正以絕邪齋戒

通經仙道自成成仙之大莫過太上太上無言言以應感

感應之道表信成經也

三皇經曰求索自然脫身當道三光發明天地常然

智惠經曰與人君言則惠於國人父言則慈於子人師言

則愛於衆人兄言則悌於行人臣言則忠於上人子言則

孝於親人友言則信於交人婦言則志於夫人夫言則和

於室人弟言則恭於禮野人言則勸於農道士言則止於

道異國人言則各守其域奴婢言則愼於事

太上經曰親近賢智愽問善道賢者論議不可專執

又曰末世道士講經說法儀軌云何若說五千文者亦依

靈寶

太上三洞寶經曰三洞傳法之師一人度世勝黃衣道士

千人也

又曰大茅山有銅鐵鼎可容四五斛刻甚精好在山最髙

處入土八尺餘上有盤石掩鼎每吉日逺近道士咸登山

瞻視無復草木壘石爲小壇昔有小瓦屋爲風所倒兩鉉

法日月也三足法三才也羽山之銅所作神變隱顯

眞誥日大茅山西南有四平山俗謂之方山其下有洞室

名曰方臺洞有兩口見於山外與華陽通號爲别宇幽館

矣得道者處焉

又曰脩於身其德乃眞君子立身道德爲任清淨爲師太

和爲友爲𤣥爲默與道窮極治於根本求於未兆爲善者

自賞爲惡者自刑故不爭無不勝不言無不應

又曰能以至心學道當以道授學者裴君曰我師南岳赤

松子爲大虚眞人昔太上以德教老子以得道松子以道

授我而得仙

又曰仙道十二試觀之法試皆過然後授之經此十二事

大試也皆太極眞人臨見之可不愼焉昔彭祖弟子青烏

公受明師之教審仙妙之理入華陰山學道積年十二試

有三不過後服金液而升太極道君以爲試三不過伹仙

人而巳不得爲眞人

又曰裴君云學道者有九患若審之則仙不逺也患人有

志無時有時無友有友無志有志不遇其師遇師不學學

師不勤勤不守道或志不固一心如此則不須友而成亦

不須感而動此學仙之廣要也師有憂戚弟子出入無善

爲學無師道則不成心存目想見師如經學非師授不可

以教人恐疑悟後學故不得傳求法事師莫擇貴賤勿疑

長幼言我年大而彼年小彼是賤而我是貴此是未解正

眞平等之要人無貴賤有道則尊所謂長老不必耆年要

當多識多見以爲先生不得言彼學在我後云何更反師

彼作此念者非學道也當謙下推能讓德惟善是從不得

獨是非彼得道度世莫不由師也學之有師亦如樹之有

根也太智旣成復能成就小智由樹根生子子復能生根

展轉相生種𩔖不絶從師變道道過於師還教於師所謂

道貴人賤義𩔖如此先師並須尊異所以爾者本師者學

之根也譬爲山一簣之土漸得髙大本師者發蒙之基也

後師者備成也諭如嚴裝服飾衆事已辨惟未加冠不可

以行人事也妄生下想所以然者論議言說爲人模範師

不明道焉能解疑難也古者賢聖上學得其師名爲更生

不得其師名爲亂經無其師道不自生也

太平經曰上士學道輔佐帝王好生之德也中士學道欲

度其家下士學道才脫其身

又曰言則道不成多言則爲害閉口不言萬歲無患

又曰人得善師乃使凡賤之人成善人善不止更賢賢不

止次聖聖不止乃得深知眞道守道不止乃得仙仙不止

乃與天比其神神不止乃得與元氣比其得元氣乃包天

地八方莫不受其氣而生是善師之功也不得其善師失

路矣故師師相傳廼堅於金石不以師傳之名爲妄作則

致邪矣叛去其師是去其眞道自窮之術也道有宗師祖

定眞玉籙曰治心之最不忘須㬰心神乃定定則入道其

狀在外愼其言語懼觸物也節其飲食慮貪叨也衣麄而

靜在素淡也居陋而隱守靜篤也恭謹一切避凌辱也不

敢爲先免嫉謗也始終淳信濳化導也進止和光密行教

也挫銳解紛明道有時也出處變化見神應之速也

又曰九宫眞人出入皆從黃闕絳臺中閒爲道故以道之

左右置臺闕者以司非常之氣伺迎眞人之往來也

道基經日服藥食麥爲善麥有甘始道士御氣食麥而度

世也

又云合道不言得無之眞晝夜不卧日月合光不飢不渴

龜龍胎息也

又云食穀者名之穀仙行之不休則可延乆長也不食穀

者可以度世

又曰無賣吾道以行求錢無衒吾道强授豪榮無損吾道

以與讒佞

黃庭經曰仙人道士服氣非有神也養生所致和氣專也

若道土恐畏存神可鳴天鼓聲聞太極

太眞科曰道士脩經習業以五千文爲先

又曰道有寂動氣化之有形智化之有聲

又曰皇敎道也帝教德也王教仁也

抱朴子曰求師必須深愽猶渉滄海造長洲獨以力劣爲

患豈以物少爲憂哉夫虎豹之所餘乃狸䑕之所飲陶朱

之所弃乃原憲之所無專心憑師依法行道濟身度世利

在永亨事師盡敬得道爲期承閒候色也不盡力眀其師

道則罪不可除也學道得師明事之害亂不得發也

三無眞一經曰有大洞守一經者則爲師也太淸經云天

地以道資聖人以道師也資者持道以養育當生也師者

以教人不知而當成也

又曰有大洞守一經者則爲師也所以崇建本末盡善明

天戒之苦至期神靈之所宗託階級以自始所以師友垣

其外三一鑑其内帝君忻其□赤子悅其宅老子云天地

以道資聖人以道師資者持道以養育當生也師者以教

人不知而當成也○上清紫宸經曰經不師受竊天之寶

受無盟信忽天之道○太上八素眞經曰太上𤣥人所以

與天地等者貴其能相教導也先覺悟於後覺反流歸於

一源也

天眞皇人曰此□諸君皆積學滅度道業垂成而得受此

文以還生人中皆超虚步空上昇金闕受號自然也其並

悠逺人世所不能明考其延者羨門子師夜光髙丘子師

石公洪崖先生師金母並受靈寶滅度五鍊之法昇天之

又曰正一法文曰若衒法求利不明正典傳非習謬迷誤

後生後生縁薄率爾逐易不尋髙德苟貪愛名名而無實

望福得禍禍加深也傳授苟非其人道不虚授常恐浮淺

之輩亟生誹謗貽災致罪爲累不輕所以立信効心因以

爲施授受之中有以分別

洞眞經曰修太一之道忌見血穢之𩔖亦不可泣

大有經曰受上淸寶經者不得哭泣

𤣥母八門經曰存金華雌一之精深戒哭泣令身多戚擾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