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六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百六十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六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六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六十一

 道部三

     眞人下

集仙録曰王母者龜山金母也西華至精之氣化而生金

母生而飛翔處極陰元位配西方母養群品所居宫闕在

舂山崑崙之圃閬風之苑有城千里樓十二非飈車羽輪

不可到也蓬髮虎齒非西母之眞形蓋金方之神也元始

授以萬天元統龜山九光之籙使制召萬靈統括衆眞揔

諸天之羽儀天帝朝宴之會上淸寶經三洞玉書凡所授

度咸所關預黃帝在位王母遣使乘白鹿集帝庭授以地

圖其後舜在位遣使獻白玉環及益地圖遂廣黃帝九州

爲十二州又遣獻舜玉琯吹之以和八風

又尚書帝驗期曰王母之國在西荒凡得道授書者皆朝

王母於崑崙之闕王襃字子登齋戒三月王母授以瓊花

寶曜七晨素經茅盈從西城王君詣白玉龜臺朝謁王母

求長生之道王母授以𤣥眞之經又授寶書童散四方洎

周穆王駕黿鼉魚鼈爲梁以濟弱水而升崑崙𤣥圃閬苑

之野而會于王母歌白雲之謡刻石紀迹于弇山之下而

漢武帝好長生之道元封元年登嵩岳築尋眞之臺齋戒

思道王母於七月七日乘紫雲之輦駕九色斑龍帶天眞

之䇿佩金剛靈璽黃錦之服金光奕奕結飛雲文綬戴天

太眞晨纓之冠躡方瓊鳯文之履天姿奄藹眞絶世之人

也下車扶二侍女登床東向而坐命侍女取桃以玉盤盛

至七枚四與帝食母自食三帝欲收核種之母曰此桃三

千歲一實中土地薄種之不生問長生之道母曰賤榮樂

卑自復佳爾養性之道理身之要在不怠耳欲長生者先

取諸身堅守三一保靈根青白分明適泥丸三宫備衛在

絳宫黃庭戊己無流源此所謂呼吸太和保守自然眞要

之道也至若太上靈藥上帝之奇物也下陰生重雲妙草

皆神仙之藥也得上品者後天而老乃太上之所服非中

仙之所寶其中品者有得服之後天而遊乃天眞之所服

非下仙之所及其次藥有九丹金液紫虹華英太淸九轉

五雲之漿𤣥霜絳雪騰躍三黃東瀛白香𤣥洲飛生八石

千芝威喜九光西流石膽東滄靑錢髙丘餘粮積石瓊田

太靈還丹盛以金蘭長光絳草雲童飛于此飛仙之所服

非地仙之所聞也其下藥茯苓昌蒲巨勝黄精之𩔖服之

可以延年雖不得長享無期亦以身生光澤得爲地仙求

道者要先憑此階漸而能致逺勝也者能呼吸服御保固

神氣此上品自然之要道也且夫一人之身天付之以神

地付之以形道付之以氣萬物草木亦如之身以道爲本

豈可不養神固氣以全爾形也形神俱全上聖所貴王母

命上元夫人出八㑹之書五岳眞圗五帝六甲靈飛之符

凡十二事以授帝不能用其道而多所惑焉後三祠王母

復下降所授之書置柏梁臺上爲天災所焚李少君解形

而去巫蠱事起帝愈悔恨

又大茅君盈南治句曲之山元壽二年八月已酉南岳眞

人赤君西城王君方諸葛青童並從王母降於茅盈之室

又王母命上元夫人授盈二第茅固茅衷太霄隱書其後

紫靈元君魏華存齋戒於陽洛山隱元之臺王母與金闕

聖君降於臺中乘八景之輿同詣淸虚上宮傳玉淸隱書

四卷以授魏夫人時太虚眞人等歌太極歌王母曰逍遥

𤣥精際萬流無暫停哀此去留㑹刼盡天地傾當尋無中

景不死亦不生體被自然道寂觀合大冥南岳挺眞幹玉

映耀頴精有任靡其事虚心自受靈嘉㑹絳河曲相與樂

米央王母復還龜臺

三一經曰黃帝遊靈臺青城山絶巖之下見天眞皇人以

蒼玉爲屋黃玉爲狀翠羅之帷侍者皆天人

又曰高丘子商時人也好道入六景山積年但讀黃素道

經服餌木後服鴻丹得陸仙遊行五岳復飲金液爲中岳

眞人

又曰郭崇子商時人也彭眞人弟子嘗山行盜困崇諸子

弟欲追擒之崇子曰縱去其盜後仕官而崇子譽之數數

往彼謝之日我昔盜也不可受大君子之譽遂自殺後崇

子得道太極眞人以爲有殺人之罪不得爲眞人此爲善

之過尚致人自斃況爲惡乎

又曰楚莊公時市長宋萊子常洒掃一市乆時有一乞食

翁入市經日行歌道中曰天庭發雙華山源彰陰邪清晨

案天馬來詣太眞家眞人無奈隱又以滅百魔常歌此乞

食市人無解此者獨萊子悟疑其眞人然未全解其歌耳

遂師此翁而去積十餘年翁遂授以中仙之道萊子今在

中岳也乞食翁者西岳眞人馮延壽周宣王時人也天庭

任兩眉之下是徹視之津梁亦謂之華庭也山源是鼻下

人中之本側在鼻下小入谷中也天馬手也以手按鼻下

則杜絶百邪

又曰眞人尹喜周大夫也爲關令少好學善天文祕緯鬼

神無以匿其情狀瓌傑不檢榮戚不形於色志懷逍遥天

性𤣥湛忽登樓四望見東極有紫氣西邁喜日夫陽數度

盡九星度值合歲月並正應有異人過此乃齋戒掃道以

俟之及老子度關喜先誡關吏曰若有翁乘青牛薄板車

者勿聽過止以白之果至吏白願少止喜帶印綬設師事

之禮老子重辭之喜曰願爲我著書說大道之意得奉而

行焉於是著道德經上下二篇喜於是俱去𤣥洲上卿

蘇林傳曰林字子𤣥濮陽曲水人也父秀含德隱曜居於

𢘆山林少稟異操至趙師琴髙先生授鍊氣益命之道又

師華山仇先生授還神之術曰子眞人也當學眞道乃致

林於㳙子末遂告林眞訣先生曰必作地上眞人當先去

三尸林後授紫陽眞人道訣凡二百餘事至于守𤣥丹洞

房三元眞人具標上焉林爲中岳眞人

茅君傳曰盈字叔申咸陽人也父祚有三子盈固衷也盈

少稟奇操矯俗抗邁不求聞達不交非類入𢘆山讀老易

餌术潜影在山中六年精思念道誠感密應夢太𤣥玉女

持玉劄而擕之曰西城有王君得眞道可爲師明發乃尋

求至西城齋戒三月果見王君盈乃叩頭再拜勤懇乞長

生之術乃得在西城洞臺之中金玉上宫親侍旦夕執巾

屨之役積十七年專一不懈復二年王君命駕造白玉龜

山謁王毋於青琳宫將盈同行王君見西王母稽首於前

盈乃叩頭再拜自陳於王母前得治身之要道行其事歸

家數十年以漢元帝時天官下迎來渡江東治句曲山於

是天皇大帝遣授黃金紫玉策爲太元眞人東岳上卿

命神君仗紫毛之節十絕靈幡巾藕華冠繡羽紫帔丹青

飛羣斑龍輿素虎軿曲晨寶蓋瓊帷縁寶執神流火雙珠

月明錦旌白羽𤣥千金鍾玉磐紫琳之SKchar玉漿金甖治赤

城山玉洞之府上編上淸下宴太極封掌吳越司校太山

死生籙朝籍衆眞定䇿金名領授學道試校群仙時茅君

弟吏二千石當之官鄕人多送之茅君亦在座日余亦有

職某月日當之官賔客曰願奉送茅君言不須有所損費

吾有以供帳至期大作宴㑹皆靑縑帷幄下鋪重白氊奇

饌異果羅列妓樂合奏聞數里從者千餘人文吏則朱衣

素帶武吏則戎備曜日茅君乃登羽蓋車去以晉興寧三

年七月四日夜初降楊君家着青錦繡裙紫毛帔巾芙蓉

冠侍從七人入戸一人執紫毛節一人執十絕幡一人帶

綠章囊一人握流金鈴三人奉白牙箱並朱衣以後數數

來降弟子迎候仙人李遵撰傳光顯于世閒也

三洞珠囊日王褒字子登前漢王陵七世孫服靑精䭀飯

趍步峻峰如飛鳥無津梁直度積水又服雲碧晨飛丹SKchar

視見甚逺太上大道君遣正一左𤣥執蓋郎封瑋音賜王

君素明瓊玕丹紱綿旌號淸虚眞人

眞誥曰赤松子黃帝時雨師號太極眞人

又曰九疑眞人韓偉逺昔師中岳宋德𤣥德𤣥者周宣王

時人也服靈飛六甲得道能逺行數變隱得𤣥靈之道今

在嵩山偉逺乆而隨得其道九疑眞人

又曰裴𤣥仁右扶風陽夏人也漢文帝二年始生焉裴君

得道將入室弟子鄧雲亦得道將鄧登太華山入西洞𤣥

石室中積三十二年怱見五老人賜裴君神芝之術亦號

淸虚眞人○又曰中岳眞人王仲甫少好仙道常吸引二

景及飡霞法四十餘年都不覺益其子亦服之十八年仙

去後南眞人忽降仲甫家而教之曰子朏衆虧減津液不

注雖接眞景以飡霞故未爲身益仲甫遂因藥治病兼修

眞道又積年方成今在𤣥洲受書爲中岳眞人領九𤣥之

又曰范伯慈桂陽人也家本事俗忽得狂病經年不愈聞

沈道士治病多驗乃弃家求療五十日病愈後入天目山

餌胡麻精思十七年又服丹砂得道爲𤣥一眞人

又曰許謐字思𤣥一名穆晉𥳑文皇帝以爲護軍長史雖

外混俗務而内修眞學得爲上淸眞人

又曰紫虚元君領上眞司命南岳魏夫人玉清虚弟子名

華存楊司命之師也任城人晉司徒文康公魏舒之女年

二十四適南陽劉幼彦幼彦爲汲縣修武夫人齋戒念道

入室百日十二月夜半靑童君及王君四眞人同降授上

經三十一卷至洛陽亂夫人渡江居豫章隨于璞往江州

安城郡因居彼年八十三以成帝咸和九年青童淸虚又

降授劒解之道稱疾隱化乘颷車往陽洛山明日有四十

七眞人降教道法積十六年西母與金闕南極同降迎夫

人北詣上淸宫玉闕下受神鳳章龍衣虎帶丹飛裙十絕

華幡流金火鈴九蓋芝軿九色之節雙珠月明神虎之符

錦旂虎旌給西華玉女八景飛輿𤣥景九龍又受扶桑大

帝君玉劄金文位爲紫虚元君領上眞司命主諸學道死

生圗籍攝御三官𨵿校罪考又受金闕聖君青瓊板丹籙

文位爲南缶夫人給曲晨飛蓋治天台大霍山洞臺中下

訓奉道教授當爲眞仙者一月再登玉淸三登太素四謁

玉晨遨宴扶桑仰招天眞揔括神籙刊書九天佐命東華

叶翼帝晨飛步太霞參轡九虚以興寧中降揚君又授許

SKchar上經自此後數數來降也玉清虚令弟子范邈作内傳

顯于世也

又曰紫淸上宮九華安眞妃晉興寧三年年十三四着雲

錦裙上丹下青腰絲繡帶右帶係十餘小鈴鈴子青色又

黃色相閒左帶玉珮指着金鐶白珠約臂作髻在頂中餘

髮垂至腰一侍女朱衣帶青章襄長尺餘以盛書書可十

餘卷白玉檢囊口上刻字玉淸神虚内眞紫元丹章一侍

女赤衣捧白玉箱絳帶絡之年並十七八自此後數數來

降授書作詩

眞人傳曰馬明生者齊國臨淄人也本姓帛名和字君賢

爲縣吏捕賊所傷遇太眞元君與藥卽愈隨至太山石室

中金床玉几珎物奇偉人跡所不能及事之勤亦至矣太

眞乃授以長生之方曰我所受服太和自然龍胎之體適

所以授三天眞人不可以教始學者後隨安期先生服餌

仙去爲眞人裴眞人弟子三十四人其十八人學眞道餘

學仙道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