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一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一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一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一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一十五

 人事部五十六

    孝女

史記曰淳于緹縈者齊人也父淳于意爲太倉令生女五

人縈㝡小父犯罪當刑乃罵其女曰生女不生男緩急非

有益也縈自傷涕泣隨父至長安詣北闕上書曰父爲吏

齊中皆稱㢘平今坐法當刑妾傷死者不可復生刑者不

可復續雖欲改過自新其道無由妾願𣳚爲官奴以贖父

之刑使得自新漢文帝憐悲其意原其父罪

漢書曰東海有孝婦少寡無子養姑甚謹姑欲嫁之終不

肯姑告鄰人曰孝婦養我勤苦我老乆累丁壯奈何其後

姑自縊死姑女告吏曰婦殺我母吏捕孝婦自經服罪于

公以爲此婦養姑孝聞必不煞也太守不聽于公争之不

能得乃抱其獄哭於府上因辭疾去遂煞孝婦郡中枯旱

三年後太守至于公曰孝婦不當死前太守強断之當在

是乎於是太守煞牛自𥙊婦冢天立大雨〇後漢書和熹鄧

皇后諱綏太𫝊禹之孫也父訓護羗校尉母隂氏光烈皇

后從弟女也后年五歳太𫝊夫人愛之自爲翦髪夫人年

髙目眊誤傷后額忍痛不言左右見者怪而問之后曰非

不痛也太夫人哀憐爲断髮難傷老人意故忍之耳

晉書曰衛瓘及禍太保主簿劉瑶等冒難収瓘而葬之楚

王偉之伏誅也瓘女與國臣書曰先君名謚未列無異凡人

每怪王國蔑然無言春秋之失其咎安在悲憤感慨故以

是意瑶等執黄幡撾登聞鼔上言

又曰㑹稽寒人陳氏有三女無男祖父母年八九十老無

所知又篤癃病母不安其室遇寒飢女相率於西湖採菱

更日至市貨賣未甞虧怠郷里稱爲義門多欲取爲婦長

女自傷焭獨誓不肯行祖母尋相繼卒三女自營殯葬

爲菴舎屋墓側

又曰永興槪中里王氏女年五歳得毒病两目皆盲性至

孝年二十父死臨屍一呌眼皆血出小妹娥舐其血左目

即開時人稱爲孝感

唐書曰劉寂妻夏侯氏滑州胙城人字碎金父長雲爲塩

城縣丞因疾䘮明碎金遂求離其夫以終侍養經于五年

兼事後母以至孝聞及父卒毀瘠殆不勝喪𬒳髪徒跣負

土成墳廬於墓側毎日一食如此者積年貞觀中有制表

其門閭賜以粟帛

又曰于敏直妻張氏營州都督睆城公儉之女也數歳時

父母微有疾即觀察顔色不離左右晝夜省侍宛(⿱艹石)成人

及稍成長恭順弥甚適延壽公于欽明子敏直𥘉聞儉有

疾便即號勇自傷期於必死儉卒後凶問至號哭一慟而

絶髙宗下詔賜物百叚仍令史官編録之

又曰楊紹宗妻王氏華州華隂人也𥘉年三歳所生母亡

爲繼母鞫養至年十五父又征遼而𣳚繼母㝷亦卒王乃

收所生母及繼母屍柩并立父形像招魂遷葬訖又廬於

墓側陪其祖母及父墳永徽中詔曰故楊紹宗妻王氏因

心爲孝率性成道年迫桑榆筋力衰謝以徃在隋朝父𣳚

遼左招魂遷葬負土成墳又葬其祖父母等竭此老年親

加板築痛結晨昏哀感行路永言志行嘉尚良深冝摽其

門閭用旌敏德賜物三十叚粟五十碩

又曰孝女賈氏濮州鄄城人也始年十五其父爲宗人玄

基所害其弟強仁年㓜賈氏撫育之誓以不嫁及強仁成

童思共報復乃𠉀玄基煞之取其心肝以𥙊父墓遣強仁

自列於縣有司斷以極刑賈詣闕自陳巳爲請代強仁死

髙宗哀之特制賈氏及強仁免罪移其家於洛陽

又曰汴州李氏孝女年八歳父卒柩殯在堂十餘載毎日

哭泣無限及年長母欲嫁之遂截髮自誓請在家終養及

喪母號毁殆至㓕性家無丈夫自營棺槨州里欽其至孝

送葬者千餘人葬畢廬於墓側蓬頭跣足負土成墳手植

松栢數百株李昶列上其狀制特表其閭賜以粟帛

顔氏家訓曰張建女三歳喪母靈牀上屏風平生舊物屋

漏沾濕出曝曬之女子一見伏牀流涕家人怪其不起乃

徃抱持薦席淚漬精神傷沮不能飲食將以問醫𣍨脉云

女膓斷矣因耳便吐血數日而亡中外憐之莫不悲歎

宣州圖經曰宛陵管氏女名瑶年十七與母同寢母爲虎

負去瑶哀叫隨之因囓虎耳墮方捨其母瑶即負母歸

家氣絶武帝表其門以旌孝行

王韶之孝子傳曰周青東郡人母疾積年青扶持左右四

體嬴痩村里乃歛錢營助湯藥母痊許嫁同郡周少君少

君疾病未𫉬成禮乃求青母見青嘱託其父母青許之俄

而命終青供爲務十餘年中公姑感之勸令更嫁青誓以

匪石後公姑並自殺女姑告青害殺縣收栲捶遂以誣欵

七月刑青於市青謂監殺曰乞樹長竿擊白幡青(⿱艹石)殺公

姑血入泉不殺者血上天血乃縁幡竿上天

宋躬孝子傳曰賈恩㑹稽諸曁人也母亡在殯爲灾火所

燒恩及妻伯號哭赴火火不及去鄰近救助棺器得免恩

伯二人髪膚燋烈湏㬰俱死元嘉四年牓門曰孝蠲役三

師斍授孝子傳曰北宫氏女嬰兒子者齊人也無兄弟而

父母老遂撤其環瑱誓不適人以奉養父母國人聞之莫

不相率以孝請女爲趙王后齊使𠉀問使者曰北宫氏女

嬰兒子無恙耶撤其環瑱至老不嫁以養父母此助王率

民出於孝者也齊王聞之表其門以顯異焉○異𫟍曰順陽

南郷縣楊豊與息女香於田穫粟豐爲虎所噬香年甫十

四手無寸刃乃搤虎頸豊因獲免香以誠孝致感猛獸爲

之逡廵太守平昌孟肇之賜資榖旌其門閭焉

列女傳曰陳寡孝婦者陳之寡婦人也年十六而嫁未有

子其夫當從戎属孝婦曰我有老母吾不還汝肯善視吾

母乎婦曰諾夫果死婦養姑不衰父母將嫁之孝婦曰受

人之託豈可棄哉因欲自殺父母懼不敢嫁之養姑二十

八年姑年八十四壽乃盡賣其田宅以葬之

列女後傳曰珠崖二義者珠崖令之後妻及前妻女也

女名𥘉生十三珠崖多珠継母連大珠以爲係臂及令死

當送喪還法内珠於奩入𨵿者死継母棄之其子男九歳

取之置其母鏡奩中皆不知也及𨵿𠉀搜索得珠奩中吏

曰誰當坐者𥘉謂是其継母取之乃白曰君不幸夫解係

臂棄之𥘉心惜之取置夫鏡奩中夫人不知也母亦爲然

憐之乃曰此珠妾之係臂也君不幸妾解之心不忍棄而

置鏡奩中妾當坐因此哭哀動傍人閞吏執筆書不能就

一字閞𠉀垂涕終日不能乃曰母子有義如此吾寧可坐

之不忍加文後訪訊乃九歳男兒内焉

又曰酒泉龐孝婦者趙君安之女也名俄親君安爲同縣

孝壽所殺而娥親兄弟三人一時病亡壽乃喜而自賀以

爲莫巳報也娥親聞之隂思欲以報壽備兵以伺壽十數

年於縣門前斫殺夀訖詣縣自首守長義之解印綬去欲

縱娥親娥親曰讎怨賽身妾之分治獄制罪君之常理何敢

苟生以枉公法後遇赦得免太常張奐聞嘉之禮以束帛

又曰潁川公孫何者公孫氏之女年十三怨家報其父父走

得免何與母俱亡母先得見仇人甚恱争欲取心何便馳

出叩頭涕泣曰老母常有篤疾垂沒之人安足殘戮以塞

忿哉我是其兒父母所憐不如殺我遂殺之而捨其母

㑹稽典録曰孝女曹娥者上虞人父盱能弦歌爲巫五月

五日於縣泝江濤迎婆娑神溺死不得屍骸娥年十四歳乃

縁江號𡘜晝夜不絶聲旬有七日遂𭠘江而死縣長改葬

娥於道傍爲立碑焉

益部𦒿舊傳曰孝女雄者𤙶爲人父江和爲縣功曹縣長

遣江和拜檄謁郡太守乗舡墮湍水物故屍喪不歸雄

號泣晝夜心不圖存所生男二人並數歳乃各爲作囊盛

珠環以係兒臂數爲訣別之辝家人毎防閑之經百許日

後稍懈雄因乗小舡於父墮處慟哭遂自𭠘水死弟賢其

夕夢雄告之却後六日當共父出至期伺之果與父相持

浮於江上部縣長表言爲雄立碑圖像其形焉

續述征記曰梁鄒城西有籠水發源長城山直北流於梁

鄒西注濟或云齊之孝婦誠感神明湧泉發室内事具水部

晏子春秋曰景公所愛槐令吏守之犯槐者刑傷之者死

有不聞令遇而犯之者吏收而拘之將加罪焉其子女徃

晏子之家說曰賤妾請有道於相國妾聞明君不爲禽獸

傷人今君以樹木之故殺妾父妾恐害明君之義晏子明日早朝而復於君公令吏罷守槐

之役岀犯槐之囚

紀聞曰吴宣城郡靑陽縣有梅根治孝女李娥庿居曽阜

之巔林木秀茂周廽十里土人不敢樵採敬而事之日薦

蘋藻娥父吴大帝時爲鐡宫冶以鑄軍器一夕煉金竭鑪

而金不岀時吴方草創法令至嚴諸耗折官物十萬即坐

斬倍又𣳚入其家而娥父所損折數過千萬娥年十五痛

傷之因火烈遂自𭠘于鑪中赫然属天於是金液沸湧溢

於鑪口娥所躡三履浮出於鑪身則化矣其金汁塞鑪而

下遂成溝渠泉注二十里入于江水其所收金凢億萬斤

溝渠中䥫至今仍存故吴俗毎治銅䥫必先爲娥立祠享

而祈福〇歙州圖經曰章頊歙縣合陽郷人也妻程氏與

二女入山採葉程爲暴虎衘囓去二女𡨚呌挽其衣裙與虎

爭力虎乃捨之程由是獲全時刺史劉賛嘉之給湯藥蠲

户稅改郷爲孝女

宣室志曰鄭邯耕民也天寳中母病人教令啖杏實可愈

其妻楊氏曰此非時之物湏勞苦以求之兾上天哀憫而

賜子其傭耕侍疾吾欲徧於邑里訪之庶比於解叔謙丁

公藤之感也乃至鄰郡昜君子之衣而行忽於道傍莽穢

中見一杏實悲喜再拜取之絜滌而歸奉其姑曰他郡有

人憫其事遺此一實姑喜食之疾漸瘳明年夏忽一日雷

風甚動其屋廬殷殷然不断(⿱艹石)在簷宇里人驚慴遁去者不可

勝計楊氏泣告其姑曰去冬以莽穢中杏實奉姑紿爲郡

人所遺今天將謫妾以死從此別矣乃伸臂立於庭具訴其

事詞未畢忽有聲(⿱艹石)發其庭者雲物隂晦黙不可辨旣而

楊氏𮗜其臂若捧千金重莫能舉乆方開霽乃視之有二

金龍長數尺蟠遶其左右臂龍頂上有字曰賜楊氏自是

其家日豊至爲冨室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一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