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七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六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七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七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七十

人事部一百一十一

     貴盛

釋名曰貴歸也物所歸仰也汝頴言貴聲如歸暀之歸也

易曰貴而無位

孝經曰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

史記曰李斯長男由爲三川守諸男皆尚𥘿公主女悉嫁

𥘿諸公子李由告歸咸陽李斯置酒於家百官長令皆斯

前爲壽門庭車𮪍以千數李斯慨然而歎曰嗟乎吾聞之

荀卿曰物禁太盛斯乃上蔡布衣閭巷之黔首上不知其駑

困遂擢至此當今人臣之位無居臣上者可謂富貴極矣

物極則衰吾未知所稅駕者也

又曰衛子夫立爲皇后弟衛青封爲長平侯三弟皆封爲

侯貴震天下天下歌之曰生男無喜生女無怨獨不見衛

子夫

又曰⿱⺾⿰𩵋禾𥘿師於鬼谷先生後得周書隂符讀之以揣摩因

說六國以拒𥘿爲從約并六國各佩其印行過洛陽車𮪍

輜重諸侯各使送之甚衆擬於王者周王聞恐懼除道使

人郊勞於是散千金以賜宗族

漢書曰帝舅王譚爲平阿侯啇爲成都侯立爲江陽侯逢

爲髙平侯根爲曲陽侯五人同日封謂之五侯榮貴絶代

又曰金日磾勒功上將傳國後嗣七葉内侍何其盛也功

臣之家唯有金氏親近貴寵比於外戚

又曰楊僕冝陽人也稍遷至主爵都尉南越反拜樓舡將

軍有功封梁侯因歸家懷銀黄秉三組以誇郷里

又曰楊惲曰吾家方全盛乗珠輪者十人

又曰項羽屠咸陽殺子嬰收貨賂婦女而東𥘿民失望於

是韓生說羽曰關中阻山河四塞地肥𫝑可都以伯羽曰

冨貴不歸故郷如衣錦夜行

又曰萬石君石奮長子建次甲次乙次慶皆以馴行孝謹

官至二千石於是景帝曰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號奮爲

萬石君

又曰主父偃曰臣結髪遊學四十餘年身不得遂親不以

爲子昆弟不收賔客弃我我厄日乆矣丈夫生不五鼎食

死則五鼎烹耳吾日暮途逺故倒行逆施之偃爲齊相至

齊遍召昆弟賔客散五百金與之曰始貧時昆弟不我内

今吾相齊諸君迎我或千里吾與諸君絶矣無復入偃之

又曰張安丗以父子封侯在任太盛乃辭不受禄詔都内

別藏張氏無名錢以五百萬數文頴曰都内主藏官也張昌曰安世以還官官不薄

又曰田蚡召客飲坐其兄蓋侯北嚮自坐東向以爲漢相

尊不可以兄故私撓田比滋驕治諸第田圃極膏SKchar市買

郡國市物相屬於道前堂羅鼓鍾立曲旃如淳曰旌旗之名也通帛曰旃也

後房婦女以百數諸珎物狗馬玩好不可稱數

又曰孝元王皇后成帝母也家凡十侯五大司馬外戚莫

又曰史丹男九人皆以丹任爲侍中自宣元成哀外戚興

者許史三王丁傅之家皆重侯累將窮富極貴

又曰劉向上封事曰今王氏一姓乗朱輪轂者二十三人

青紫貂蟬充盈幄内大將軍執事用權五侯驕奢並作威

又曰天子見欒大說乃拜爲五利將軍居月餘得四印天

士將軍地士將軍大通將軍印賜列侯甲第僮千人乗輿

車馬帷帳又以衛長公主妻之齎金十萬斤數月佩六印

貴震天下

范曄後漢書曰楊震傳曰自震至彪四葉太尉德業相繼

與𡊮氏俱爲東京名族

司馬彪續漢書曰𡊮安字召公桓帝𥘉遷太尉有子逢成

隗字周陽靈帝時爲司空隗字陽亦至司徒太傅封都郷

侯四葉五公

謝承後漢書曰梁不疑爲潁隂侯胤子爲城父侯兾一門

前後七封三皇后六貴人二大將軍夫人女侯邑稱君七

人尚公主三人其餘卿將尹校五十七人梁氏在位二十

餘年窮極满盛威行内外百寮側目莫敢違命

東觀漢記曰馮異潁川人建武中征賊還過陽翟詔異上

冡別下潁川太守都尉及三百里内長吏皆㑹使中大夫

致牛酒宗族㑹郡縣給費

又曰中元年以竇固爲中郎將監羽林左𮪍破西羗還是

時竇氏公侯二千石並在朝SKchar門内尚三公主賞賜恩寵

榮於當丗親戚功臣無與爲等也

又曰鄧訓五子及女弟爲貴人立爲皇后騭三遷虎賁中

郎將車𮪍將軍儀同三司同三封始自隲也鄧氏自中興

後累丗寵貴凡侯者二十九人公二人大將軍以下十三

人中二千石十四人州牧郡守四十八人其餘侍中大夫

郎謁者不可勝數東京莫與爲比

又曰耿氏自中興以後訖建安之末大將軍九人卿十三

人尚公主三人列侯十九人郎將護羗校尉及刺史二千

石數十百人遂與漢興衰

又曰章帝崩竇太后臨政竇憲爲大將軍食邑二萬户弟

景執金吾懐將作大匠光禄勲

又曰馬防車𮪍將軍城門校尉加置SKchar令史位在九卿上

絶席詔封防兄弟三人各三千户防爲潁陽侯身帶三綬

防子鉅爲黄門侍郎肅宗親御章臺下殿陳鼎俎自臨冠

之兄弟奴婢各千人巳上

又曰竇融嗣子穆尚内黄公主而融弟顯親侯竇友嗣子

固尚涇陽公主穆長子勲尚東海恭王女竇氏一公二侯

三公主四千石自祖至孫官符厩苐相望奴婢千數於親

戚功臣莫與爲比

呉志曰士爕兄弟並爲列郡雄長一州偏在萬里威尊無



上出入鳴鍾鼓備威儀笳簫鼓吹車𮪍滿道胡人夾轂焚

香者常有數十妻妾乗輜軿子弟從兵𮪍當時貴重震

服百蠻

又曰孫權拜諸葛恪撫越將軍領丹陽太守授棨㦸武𮪍

三百拜畢令恪備威儀作皷吹導引歸家時年三十二

何法盛晉中興書曰諸葛氏之先出自葛國漢司𨽻校尉

諸葛豊以忠強立名子孫代居二千石三國之典蜀有丞

相亮呉有大將軍瑾魏有司空誕名並盖海内爲天下盛

又曰何比干字長卿武帝時爲丹陽都尉有隂德嘗獨坐

天大雨有一老母詣比干而衣不濡比干怪而敬焉臨去

懐中出金𠕋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尓子孫當佩印綬

如此𠕋數

陳書曰征南將軍歐陽頠時頠弟盛爲交州刺史次弟𮟏

爲衡州刺史合門顯貴威振南土又多致銅鼓生口獻珎

異前後委積頗有助於軍國焉

隋書曰觀德王雄傳或奏髙潁朋黨者上次詰日之於朝

雄對曰臣忝衛宫闈朝夕左右(⿱艹石)有朋附豈容不知至尊

欽明睿哲萬機親覽潁用心平允奉法而行此乃愛憎之

理惟陛下察之髙祖𭰹然其言雄時貴寵冠絶一時與髙

潁虞慶則⿱⺾⿰𩵋禾威稱爲四貴

又曰楊素貴寵日隆其弟約從父文思弟紀及族父异並

尚書列卿諸子無汗馬之勞位至柱國刺史家僮千數後

妾曵綺羅者以千數第宅華侈制擬宮禁有鮑享者

善屬文謝胄者工草𨽻並江南士人因髙智慧没爲家奴

親戚故吏布列清顯素之貴盛近古未聞

唐書曰竇威拜内史令威奏議雍容多引古爲證髙祖甚

親重之或引入卧内帝爲前席又嘗謂曰昔周朝有八柱

國之貴吾與公家咸登此職今我爲天子公爲内史令夲

同末異乃不平矣威謝曰臣家昔在漢朝内爲外戚至於

後魏三處外家陛下龍興復出皇后臣又階縁戚里位忝

鳯池自惟叨濫曉夕兢懼髙祖𥬇曰比見關中人與崔盧

爲㛰猶自矜伐公代爲帝戚不以貴乎

又曰竇氏自武德至今再爲外戚一品三人三品巳上三

十餘人尚主者八人女爲王妃六人唐丗貴盛莫與爲比

又曰姜皎長安中累遷尚衣奉御時玄宗在藩見而恱之

皎察玄宗有非常之度尤委心焉尋出爲潤州長史玄宗

即位召拜殿中少監召入卧内命之捨敬曲侍宴私以后

妃連榻以擊毬闘雞常呼之爲姜七而不名也兼賜以宫

女名馬及諸珎物不可勝數玄宗又嘗與皎在殿庭翫一

嘉樹皎稱其美玄宗令徙植於其家

又曰崔神慶子琳等皆至大官郡群從數十趍奏省闥毎

𡻕時家宴組珮輝映以一榻置笏疊於其上開元天寳間

中外族屬無緦麻之䘮其福履昌盛如此東都私第門琳

與弟太子詹事珪光禄卿瑶俱列棨㦸時号三㦸崔家

又曰楊汝士有時名遂歴清貴其後諸子皆至卿鬰爲皇

族所居静恭里知温兄弟並列門㦸咸通中昆仲子孫在

朝行方鎮者十餘人

劉義慶丗說曰孫皓問丞相陸凱曰卿一宗在朝有幾人

荅曰三相五侯將軍十餘人皓曰盛哉陸曰臣聞君賢臣忠

國之盛父慈子孝家之盛也當今政荒人弊臣何敢家言

盛也

荆州記曰自峴山南至冝城百餘里舊說其間雕墻峻宇

閭閻塡列漢靈帝末其中有卿士及刺史二千石數十人

朱軒駢耀華蓋接隂荆州刺史行部見之雅歎其盛勒縣

刻石銘之

雜鬼神志曰昔周時尹氏貴盛數代不別食口數千常遭

飢荒羅鼎鑊作糜啜糜之聲聞數十里中臨食失三十人

入鑊中墾取鑊底糜鑊深大故人不見也

荀氏家傳曰惟我之先生于有晉人物盈朝衮衣暐曄六

丗九公不亦偉乎磊落瓌竒光昭合同巳獨歩於古今拊

萬姓而駭之矣中興丞相王公歎曰自八龍以後榮寵莫

二爲天下之盛也

⿱⺾⿰𩵋禾子曰夫帶方寸之印拖丈八之組戴貂鶡之尾建千丈

之城遊五里之衢走卒警蹕呌呼而行此諸侯之所謂榮

華時俗之所謂冨貴也

左思詠史詩曰金章籍舊業七葉珥漢貂御覽第四百七十

按本卷有錯簡四處兹據日本學訓堂倣宋聚珍版曁鮑崇

城本訂正並於銜接處加○爲識其原式如左

 今第二葉後三行田比滋驕治下原接今第四葉前十三

 行常有數十

 今第三葉前七行靈帝時爲司空隗字下原接今第五葉

 前二行詰日之於朝

 今第四葉前十三行胡人夾轂焚香者下原接今第二葉


 後三行諸第田圃極膏腴

 今第五葉前二行或奏高潁朋黨者上次下原接今第三

 葉前七行陽亦至司徒太傅

但今第二葉後三行治諸第句聚珍版作治宅甲諸弟鮑刻

作治諸弟上文田比滋驕二本均作由此滋驕今第三葉前

七行隗字陽句二本陽上均有次字又前六行遷太尉下均

有弟湯字仲和累遷司徒湯十字又前七行第一字隗下有

成左中郞逢五字今第五葉前二行上次詰日之於朝句詰

日二字二本均乙轉附識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