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九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九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九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九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九十六

 人事部一百三十七

   諺下   𨷖爭

      諺下

漢晉春秋曰諸葛亮卒楊儀整軍而出宣王不逼百姓諺

曰死諸葛走生仲逹

梁祚魏國統曰王昶字文舒戒兄子云諺曰救寒無(⿱艹石)

裘止謗莫(⿱艹石)自脩斯言信矣

張勃吴録曰陸稠字伯嬴爲廣陵太守姦吏歛乎廣陵諺

曰解結理煩我國陸君

韓詩外傳曰夫知惡往古之所以危亡而不知積其所以

安存則無以異乎却行而求逮於前人也鄙語曰不知爲

吏視已成事或曰前車覆後車戒

江表傳曰諸葛亮表都護李嚴嚴少爲郡職吏用性深尅

茍利其身郷里爲嚴諺曰難可狎李鱗甲

又曰典韋容貌魁傑名冠三軍其所持手㦸長幾一尋軍

中爲之語曰帳下壯士有典軍手提𩀱㦸八十斤

又曰郭典字君業爲鉅鹿太守與中郎將董卓攻黄巾賊

張寳於曲陽典作圍塹卓不肯典獨於西當賊之衝晝夜

進攻寳由是城守不敢出時人爲語曰郭君圍壍董將不

許幾令狐狸化爲豺虎頼我郭君不畏強禦轉機之間敵

爲窮虜猗猗惠君保完疆土

又曰栁琮字伯騫所抜進皆爲時所稱致位牧守郷里爲

諺曰得黄金一笥不如爲栁伯騫所識

皇甫謐逹士傳曰繆斐字文雅代脩儒學繼踵六愽士以

經行脩明學士稱之故時人謂之語曰素車白馬繆文雅

王祥别傳曰晉受禪時廊廟之士莫不懽容而祥色不加

怡時人爲之語曰王公恨恨有送故之情也

張方賢楚國先賢傳曰諺曰黄尚爲司𨽻姦慝自弭左雄

爲尚書令天下慎選舉

荀氏家傳曰荀䆳夫人有至行時歳荒毎來糴者夫人恒

叩其斛糴者歸量輙過其本時人號曰SKchar斛夫人

陳留風俗傳曰許晏守偉君授魯詩於琅邪王改學曰許

氏章句列在儒林故諺曰殿上成群許偉君

曹操别傳曰吕布梟勇且有駿馬時人爲之語曰人中有

吕布馬中有赤兎

文士傳曰江應元時人諺曰嶷然希言江應元

又曰留侯七丗孫張讃字子卿𥘉居吴縣相人里時人諺

曰相里張多賢良積善應子孫昌

習鑿齒襄陽記曰黄承産謂諸葛亮曰身有醜女才堪相

配即載送之郷里語曰孔明擇婦正得外醜也

和苞漢趙記曰陳安奮刀左右俱發隴上語曰隴上壯士

有陳安丈八虵矛左右槃

西京雜記曰韓嫣好彈以金爲丸一日所失者十餘長安

爲之語曰(⿱艹石)飢寒逐彈丸京師兒童每聞嫣岀彈輙隨之

望丸所落便拾取焉

英雄記曰𡊮紹父成字文開貴盛自梁兾以下皆與交言

無不從京師諺曰事不諧詣文開

三輔决録曰馮豹字仲文後母遇之甚酷豹事之愈謹時

人爲之語曰道德彬彬馮仲文

又曰五門子孫凡民之伍門今在河南西四十里澗榖洛

三水之交傳聞馬氏兄弟五人共居此地作五門客舎因

以爲名主養猪賣豚故民爲之語曰苑中三公舘下二卿

五門嚾嚾但聞豚聲

又曰賈彪兄弟三人並有髙名彪最優故天下稱曰賈氏

三虎偉節最怒

又曰游殷字㓜齊爲胡𨋎所害月餘𨋎得病但言伏伏游

㓜齊將鬼來於是遽死𨵿中諺曰生有知人之明死有貴

神之靈

臨海異物志曰安家夷皆好噉猴頭羹諺言人寧負人千

石之粟不願負人猴頭羮臛

又曰䱥魚肥炙食甚美諺曰寧去累丗田宅不去䱥魚額

風俗通曰趙王好大眉人間半額楚王好廣領國人没項

齊王好細腰後宫有餓死者

又曰延嘉中常侍單超左琯徐璜具瑗唐衡在帝左右縱

其姦逸時人爲之語曰左迴天徐轉日具獨坐唐應聲言

信用甚於轉圓也

又曰里語曰縣官漫漫怨死者半

六韜曰天下攘攘皆爲利往天下熈熈皆爲利來

列子曰周諺曰田父可坐殺晨岀夜入自以性之恒啜菽

茹藿自以味之極一朝處以軟毛綈薦以梁肉蘭味心㾓

體煩内熱生病矣

又曰揚朱曰古語有之生相怜死相捐 --捐此語至矣

又曰趙子文曰國諺有言察見淵魚者不祥智料隱逸者

殃且君欲無盗莫(⿱艹石)舉賢而任之

孟子曰齊人有言雖有智慧不如乗勢雖有鎡基不如待

齊人之諺語也乗𫝑居冨貴之勢也鎡錤田器耒耜之属也

孔叢子曰平原君與子髙飲強子髙酒曰昔有遺諺堯舜

千鍾孔子百觚子路嗑嗑尚飲百榼古之賢聖無不能

飲也吾子何辭焉

韓子曰鄙諺曰長䄂善舞多錢善賈此言多資之易爲工

又曰古有諺曰爲政猶沭也雖有棄髪之廢而有長髪之

利也

慎子曰諺云不聦不明不能爲王不瞽不聾不能爲公

蔣子萬機論曰學者如牛毛成者如鱗角

又曰猛虎不處卑勢勁鷹不立垂枝

抱朴子曰桓靈曰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别居寒素清

白濁如𭰖髙第良將怯如蠅

又曰古人欲逹勤誦經今丗圖官勉治生

啇君書曰公孫鞅謂秦孝公曰臣聞之疑行無名疑事無

功君亟定變法之慮殆猶天下之議語曰愚者暗於成事

智者見於未萌

邯鄲氏𥬇林曰桓帝時有人辟公府椽者倩人作奏記文

人不能爲作因語曰梁國葛龔者先善爲記文自可冩用

不煩更作遂從人言冩記文不去龔名姓府公大驚不荅

而罷歸故時人語曰作奏雖工冝去葛龔

賈𧨏新書鄙諺曰欲投䑕而忌器此善喻也䑕近於器尚

憚而弗投恐傷器也况貴大之臣近於主帝乎

桓子新論曰𨵿東諺語曰人聞長安樂則出門而西向𥬇

知肉味美則對屠門而大嚼又諺曰侏儒見一節而長短

可知孔子言舉一隅足以三隅反觀吾小時二賦亦足以

揆其能否

崔寔政論曰毎詔書所欲禁絶雖重懇惻罵詈極筆由復

廢捨終無悛意故里語曰州郡記如霹𮦷得詔書但掛壁

又曰一歳再赦奴兒噫唶况不𮜿之民熟不肆意

應劭漢官儀曰里語云仕官不止車生耳

蔡邕獨断曰古幘無巾王莽頭秃乃始施巾故語曰莽頭

秃幘如屋

王㓪貧窶語曰諺曰魯班雖巧不能爲乞丐者顔

魏武選令曰諺曰失晨之雞思𥙷更鳴昔季闡在白馬有

受金取婢之罪棄而弗問後以爲濟北相以其能故

曹植令曰諺云相門有相將門有將夫相者文德昭將者

武功烈

     鬭爭

左傳隱公曰鄭伯將伐許授兵於太宫公孫閼與頴考叔

争車頴考叔挾輈以走輈車轅也子都拔㦸以逐之

又襄五年曰𥘿伯之弟鍼如晉脩成叔向命召行人子貟

欲使荅秦行人子朱曰朱也當御御進也言當次行三云叔向不應子

朱怒曰班爵同同爲大夫何以黜朱於朝無劒從之叔向曰秦

晉不和乆矣今日之事幸而集晉國頼之不集三軍𭧂骨


子貟道二國之言無私子常易之姦以事君者吾所能御

也拂衣從之人救之平公曰晉其庻乎庻幾於治吾臣之所爭

者大師曠曰公室懼卑臣不心競而力爭不務德而爭善

私欲巳侈能無卑乎

又襄五年曰楚伐鄭至于城䴢鄭皇頡戍之出與楚師戰

敗穿封戍囚皇頡公子圍與之爭之正於伯州犂正曲直也

州犂曰請問於囚乃立囚伯州犂曰所爭君子也其何不

知上其手曰夫子爲王子圍寡君之貴介弟也下其手曰

此子爲穿封戍方城外之縣尹也誰獲子上下手以道囚意囚曰

頡遇王子弱焉弱敗也言爲王子所得戍怒抽戈逐王子圍

史記曰藺相如功大拜爲上卿位在廉頗右頗曰我爲趙

將有攻城野戰之功相如徒以口舌爲勞位居我上吾不

忍爲之下必辱之相如聞之不肯與㑹毎朝常稱病不欲

與頗爭列於是舎人請辭去相如曰強秦不敢加兵於趙

者徒以吾兩人在也今兩虎共闘勢不俱生所以先國家

之急而後私讎也

又曰彭越字仲常漁鉅野中爲羣盗 陳勝項梁起少年

或謂越曰豪傑相立叛秦仲可  效之越曰兩龍方𨷖且

待之

又曰婁敬說上曰天與人𨷖不搤其亢張晏曰亢嚨喉拊其背未

能全其勝也今陛下入𨵿而都案秦之故此亦搤天下亢

而拊其背也

又曰孔子去陳過蒲㑹公叔氏以蒲叛蒲人止孔子弟子

公良孺者有勇力謂曰昔從夫子遇難於匡今遇難於此

命也吾寧𨷖而死鬭甚疾蒲人懼謂曰無適衛吾出子也

漢書曰項羽謂漢王曰天下匈匈以吾兩人願與王挑戰

决雌雄漢王𥬇曰吾寧𨷖智不能𨷖力也

又曰大將軍霍光秉政諸霍在平陽奴客持刀兵入市吏

不能禁及尹翁歸爲市吏莫敢犯者

又曰邴𠮷常出逢群𨷖者死傷撗道𠮷過之不問SKchar史獨

怪之𠮷曰民闘相殺傷長安令京兆尹職所當禁也宰相

不親小事

又曰原渉遣奴至市買肉奴乗渉氣與屠者爭言斫傷屠

又漢書張耳賛曰張耳陳餘丗所稱賢始居約時相然信

死豈顧問哉及據國爭權卒相㓕亡勢利之交古人羞之

續漢書曰孝靈皇帝於後宫人爲列肆販賣使相偷盗

争闘上臨視之以爲樂

東觀漢記曰執金吾賈復在汝南部將殺人頴川捕得㓂

恂乃戮之於市復以爲耻過頴川謂左右曰吾今見恂必

手劒之恂知其謀不欲與相見恂曰昔藺相如屈於廉頗

者爲國也乃勑屬縣盛供具一人皆兼二人之饌恂乃出

迎於道稱疾還賈復勒兵欲追之而吏士皆醉遂過去恂

以狀聞上乃徴恂恂至引見時復先在座欲起相避上曰

天下未定兩虎安得私闘

又曰周黨字伯况太原人郷佐發黨傜道於人中辱之黨

學春秋長安聞復讎之義輟講下辭歸到與郷佐相聞期

闘日卿佐多從兵往使郷佐先拔刀然後與相擊郷佐服

其義勇

𡊮崧後漢書曰劉盆子居長樂宫赤眉諸將日㑹論功

名自言欲爲某王欲得某官爭言號呼拔劒相擊

英雄記曰吕布字奉先劉備屯小沛𡊮術遣將紀靈歩士

三萬攻備備求救於布布率𮪍千餘馳赴之遣人招備并

請靈等饗因謂靈曰布性不喜合闘但喜解闘耳

蜀志曰劉封與孟逹分爭不和封奪逹鼓吹逹遂降魏

山海經曰刑天與帝爭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

神異經曰東北荒中有獸焉其狀如羊一角毛青四足似

熊性忠而直見人闘則觸不直聞人論咋不正名曰獬豸

一名任法今御史用法冠俗曰獬豸冠也

續搜神記曰晉太原中北地人陳良與沛郡民李焉共爲

賈後大得利焉殺良取物死十許日良忽⿱⺾⿰𩵋禾活得歸家說

死時見周旋人劉舒舒乆巳亡謂良曰去年春社日祠祀

家中闘爭吾實忿之作一兕於庭前良故往報舒家其怪

亦絶

皇甫士安逸士傳曰髙鳯隣里有爭財闘者兵刄相加鳯

脫衣巾爲叩頭曰仁義遜讓不可廢也爭財者投兵謝之

而罷東觀漢記又載

又曰管寜所居屯落㑹有汲者或男女雜錯或爭井𨶜䦧

寧患之乃買器分置井傍汲以待之各自相責不復闘也

㑹稽典録曰夏香字曼卿門側有大井上有瓦盆里中兒

童各競飲牛爭水共闘香豫爲汲多置盆器由是無爭

費禕别傳曰魏延與楊儀並坐爭論延或舉刄擬儀儀涕

泣撗集禕常入坐其間諫喻分别

石勒別傳曰勒微時居與邑人李陽相近陽性剛愎毎輕

勒與爭漚麻池共相打楪㸦有勝負

吴越春秋曰伍子胥始吴時遇專諸於途專諸方與人闘

將就之適其怒有萬人之氣其妻一呼即還子胥怪而問

其狀專諸曰夫屈一人之下必伸萬人之上

列子曰昔共工與顓頊爭爲帝怒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絶

地維

胡非子曰胡非子脩墨子教有屈將子恃勇聞墨者非闘

帶劒危冠往見胡非子刼而問之曰將聞先生非闘而好

勇有說則可無說則死胡非子爲言五勇屈將子恱服

尸子曰魯人有孝者三爲母北魯人稱之彼其闘則害親

不闘則辱羸矣不(⿱艹石)兩降之

韓子曰鄭人有相與爭年者一人曰吾與堯同年一人曰

吾與黄帝兄同年訟此不决以後息爲勝

吕氏春秋曰楚之邊邑名曰卑梁其處女爭桑於境上戯

而傷卑梁之女卑梁人以讓吴人吴人應不恭怒而殺之

吴人往報之盡屠其家於是吴楚大爭

淮南子曰佐𥙊者得甞救𨶜者得傷

又曰三人同舎二人相與爭爭者各自以爲直不能相聽

一人雖愚必從而决之非以智也以不爭也

說苑曰秦始皇太后不謹幸郎嫪毒封爲長信侯專國事

與侍中左右貴臣俱愽飲酒醉爭言而闘瞋目大呼

桓子新論曰余前爲典樂大夫有鳥鳴於庭樹上而府中

門下皆爲憂懼後余與典樂謝侯爭闘俱坐免去

風俗通曰臨淮有一人持一疋縑到市賣之道遇雨披戴

後人求共庇廕授與一頭雨霽當別因共爭各云我縑詣

府自言丞相薛宣呼𮪍吏中斷縑各與半後人濫受因前

撮之縑主稱怨宣然後知責之具服

又曰俗說二人共澡手令人闘爭良無異器當共澡者其

祝曰人相愛狗相嚙言狗闘時灑之以水便自解也

又曰坐不移罇俗說移罇令人闘爭

典論曰汝南許劭與族兄靖俱避地江東保吴郡爭論於

太守許貢座至於手足相及

郭璞易洞林曰殷鴻喬令吾作卦得大壯之夬語之云慎

勿與許姓者共事田作也必闘相傷殷還宣成遂與許姓

共田田熟有所爭此人舉杖欲撞之喬退思中間之戒辭

謝僅乃得休

夢書曰鶉鷃爲闘夢見鶉鷃憂閑闘也

𥞇康太師箴曰(⿱艹石)㑹酒坐見人爭語其形勢似欲轉盛便

當捨去此闘之兆也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九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