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五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五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五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五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五十五

 人事部九十六

     諫諍五

鍾離意別傳曰孝明帝作北宫意復諫曰頃天旱不雨陛

下躬自勑責避正殿之榮今日雨而不濡豈政有改耶是

天威未消也愚以爲可命大匠止功作諸室減省不急以

助時氣奏聞有詔曰朕之不德敢不如教即日中沛然大

列女傳曰魏曲沃負者魏曲沃大夫如耳之母也曲沃邑也

哀王爲太子納妃而將自納焉負謂如耳曰王亂於不別

何故不匡之如耳未遇閑會使於齊未值王之清閑而受使行也負因

詣王門請見曰妾聞男女之別國之大節也婦人脆於志

窳於心不可以邪開脆窳不堅固不冝以邪事開誘也是故十五而笄二

十而嫁早成其號謚所以就之號謚笄嫁之名聘則爲妻奔則爲

妾所以開善遏滛也節成然後許嫁親迎而後隨貞女之

義也今大王爲太子求妃匹而自納之此毀貞女之行而

亂男女之別妾恐王之國危也王曰然寡人不知也遂與

太子而賜負粟三十鍾六石四𦫵曰鍾

又曰楚處莊姪者楚縣邑之女也頃襄王好遊觀之樂焉

王左右謂王曰南遊於唐五百里有樂焉王將行姪年十

二王旣見出操幟伏於南郊道傍王車至姪舉其幟王使

人問之姪曰願謁隱事於王王召之子何以成寡人對曰

大魚失水有龍無尾牆欲内崩而王不視王曰不知對曰

大魚失水者離國五百里也有龍無尾者年三十無太子

牆欲内崩王不視者禍亂且成而王不改王曰何對曰王

好臺榭而不恤衆庶出入不時耳目不聦強奏聞王左右

使王日以滋甚王不亟反且及禍雖悔無逮三曰善命後

車載之立反國比至國門巳閇反者巳定王乃發鄢郢之

師以擊之僅而得勝乃立姪爲夫人

說苑曰齊晏子復於景公曰朝居嚴平公曰朝居嚴則曷

害於治國哉晏子對曰朝居嚴則下無言下無言則上無

聞矣下無言則謂之喑上無聞則謂之聾聾喑則非害治

國家如何且泰山之髙非一石也累卑然後髙也夫治天

下者非用一士之言也

又曰𥘿始皇時侯生諫始皇望見侯生大怒曰老虜不良

誹謗而至乃敢復見我侯生曰陛下奢侈失夲滛佚趨末

人力殫盡尚不知臣等恐言之無益而自取死也故逃而

不敢言

又曰趙簡子舉兵攻齊令軍中諫者罪至死被甲之士名

曰公盧望見簡子而𥬇曰臣有𪧐𥬇當枽之時臣隣家父

與妻俱之田見桒中女因徃追之不能得還反其妻怒而

去之臣𥬇其曠也簡子還師而歸

又曰左儒友於杜伯皆臣周宣王宣王將殺杜伯而非其

罪也左儒爭之王不許也王曰黨友也易而言則生不易

而死左儒對曰臣聞古之士不枉義以從邪不易言以求

生王殺杜伯而儒死之

又曰有能盡言於君用則留不用則去謂之諫

又曰𥘿始皇帝太后不謹幸郎嫪毒封以爲長信侯爲生

兩子毒專國事浸益驕奢與侍中左右貴臣俱愽飲酒醉

爭言而𨷖瞋目大叱曰吾乃皇帝之假父也窶人子何敢

乃與我抗所與𨷖者走行白皇帝皇帝太怒毒懼誅因作

亂戰咸陽宫敗始皇乃取毒四支車裂之取其兩弟囊撲

殺之諌而死者二十七人矣齊客茅蕉乃徃上謁曰齊客

茅蕉願上諫皇帝皇帝使使者出問客得無以太后事諌

也茅蕉曰然使者還白曰果以太后事諌皇帝曰走徃告

(⿱艹石)不見闕下積死人耶使者問茅焦茅焦曰臣聞之天

有二十八𪧐今死者巳有二十七人矣臣所以來者欲滿

其數耳臣非畏死人也走入白之茅焦邑子同食者盡負

其衣物行亡使者入白之皇帝大怒曰是子故來犯吾禁

趨炊鑊湯煑之是安得積闕下乎趨召之入皇帝按劒而

坐口正沬出使者召之入茅焦不肯疾行足趣相過耳使

者趨之茅焦曰臣至前則死矣君獨不能忍吾湏㬰乎使

者極哀之茅焦至前再拜謁起稱曰臣聞之夫有生者不

諱死有國者不諱亡諱死者不可以得生諱亡者不可以

得存死生存亡聖主所欲急聞也不審陛下欲聞之不皇

帝曰何謂也茅焦對曰陛下有狂悖之行不自知耶皇帝

曰何等也願聞之茅焦對曰陛下車裂假父有嫉妬之心

囊撲兩弟有不慈之心遷母棫陽宫有不孝之行從蒺藜

於諌士有桀紂之治今天下聞之盡瓦解無嚮𥘿者臣𥨸

爲陛下危之所言巳畢乞行就鑕乃解衣伏鑕皇帝下殿

左手接之右手麾左右曰赦之先生就衣今願受事乃立

焦爲仲父爵之爲上卿皇帝立駕千乗萬𮪍空左方自行

迎太后棫陽宫歸於咸陽太后大喜乃置酒待茅焦及飲

太后曰抗枉令直使敗更成安𥘿之社稷使妾母子復得

相㑹者盡茅君之力也

又曰楚莊王築層臺延石千里延壤百里士有反三月之

糧者大臣諌者七十二人諫者皆死矣有諸御巳者違楚

百里而耕謂其耦曰吾將入見於王其耦曰以身乎吾聞

說人主者皆間暇之人也然且至而死矣今子持草茅之

人耳諸御巳曰(⿱艹石)與子同耕而比方也至於說人主不與

子比智矣委其耕入見莊王莊王謂之曰諸御巳來汝將諫

耶諸御巳曰君有義之用有法之行且巳聞之土負水者

平木負繩者正君受諫者聖君築層臺延石千里延壤百

里民之釁咎血成通於塗然且未敢諫也巳何敢諌乎頋

臣愚竊以虞不用宫之竒而晉并之陳不用子家羈而楚

并之曹不用僖負羈而宋并之萊不用子猛而齊并之呉

不用子胥而越并之𥘿不用蹇叔之言而𥘿國危桀殺𨵿

龍逢而湯得之紂殺王子比干而武王得之宣王殺杜伯

而周室卑此三天子六諸侯皆不能尊用賢辯士之言故

身死而國亡遂趨而出楚王遽而追之曰已子 反矣吾

將用子之諌先日說寡人者其說也不足以動寡人之心

又危加諸寡人故皆至而死矣今子說足以動寡人之心又

不危加諸寡人故將用子之諫明日令曰有能入諫者吾與

爲兄弟遂解層臺而罷民楚人歌之曰薪乎萊乎無諸御

己訖無子乎萊乎薪乎無諸御巳訖無人乎

又曰齊桓公謂鮑叔曰寡人欲鑄大鍾昭寡人之名焉寡

人之行豈避堯舜哉鮑叔曰敢問君之行桓公曰昔者吾

圍譚三年得而不自與者仁也吾北伐孤竹剗令支而反

者武也吾爲葵丘之㑹以偃天下之兵者文也諸侯抱美

玉而朝者九國寡人不受者義也然則文武仁義寡人盡

有之矣寡人之行豈避堯舜哉鮑叔曰君好直言臣以直言對昔者

公子糺在上位而不讓 非仁也背太公之言而侵魯境

非義也壃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士上詘於一劒非武也姪娣不離裏袵非

文也爲不善遍於物不自知者無天禍必有人害天處甚

髙其聽甚下今君過言天且聞之桓公曰寡人有過子幸

記之是社稷之福也子不幸教幾有大罪以辱社稷

又曰楚昭王欲之荆臺游司馬子綦進諫曰荆臺之游左

洞庭之陂右彭蠡之水南望猲山下臨方淮樂其使人遺

老而忘死人君游者盡以亡其國願大王勿徃游焉王曰

荆臺乃吾地也有地而游之子何爲絶我游乎怒而擊之

於是令尹子西駕安車駟馬至於殿下曰今日荆臺之游

不可不觀也王登車而拊其背曰荆臺之游與子共樂之

矣歩馬十里引轡而止曰臣不敢下車願得有道大王肯

聽之乎王曰第言之令尹子西曰臣聞之爲人臣而忠其

君爵禄不足以賞也(⿱艹石)司馬子綦者忠臣也(⿱艹石)臣者䛕臣

也願大王殺臣之軀罰臣之家而禄司馬子綦王曰(⿱艹石)

能止聽公子獨能禁我游後丗游之無有極時奈何乎令

尹子西曰欲禁後丗易耳願大王山陵崩陁爲陵於荆臺

未嘗有持鍾皷管弦之樂而游於父之墓上者也於是王

還車卒不游於荆臺令罷先置孔子從魯聞之曰悲哉令

尹子西諫之十里之前而催之於百丗之後者也

又曰荆文王得如黄之狗菌蕗之矰以畋於雲夢三月不

反得舟之姬滛之朞年不聽朝保申謀曰先王卜以臣爲

保吉今王得如黃之狗菌蕗之矰畋於雲夢三月不反得

舟之姬滛之朞年不聽朝王之罪當笞匍伏將笞王王曰不

榖免於繦緥託諸侯矣願請變更無笞保申曰臣承先王之

命不敢廢王不受笞是廢先王之命也臣寜得罪於王無

負於先王王曰敬諾乃蓆王王伏保申承細箭五十跪而

加之王背如此者再謂王起矣王曰有笞之名一也遂致

之保申曰臣聞之君子恥之小人痛之恥之不變痛之何

益保申趨出欲自流乃請罪於王王曰此不榖之過保申將

何罪王乃變行從保申殺如黃之狗折菌蕗之矰逐舟之

姬務治乎荆兼國三十令荆國廣大至於此者保申敢極

言之功也蕭何王陵聞之曰聖主能奉先丗之業而以成

功名者其唯荆文王乎故天下譽之至今明主忠臣孝子

以爲法

又曰晉平公使叔向聘於吴吴人拭船以送之左五百人

右五百人有繡衣豹裘者叔向歸以告平公平公曰吴其

亡乎奚以敬舟奚以敬民叔向對曰君爲馳底之臺上可

以發千兵下可以陳鍾皷諸侯聞君者亦曰奚以敬臺奚

以敬民所敬各異也於是平公乃罷臺

又曰齊景公好弋使燭鄒主鳥而亡之景公怒而欲殺之

晏子曰燭鄒有罪請數之以其罪乃殺之景公曰可於是乃

召燭鄒數之景公前曰汝爲君主鳥而亡之是一罪也使

吾君以鳥之故殺人是二罪也使諸侯聞之以吾君重鳥

而輕士是三罪也數燭鄒罪巳畢殺之景公曰止勿殺而

謝之

又曰齊景公正晝𬒳髮乗六馬御婦人以岀正閨刖跪擊

其馬而反之曰爾非吾君也公慙而不朝晏子賭𧜟敖而

問曰君何故不朝對曰昔者君正晝被髮乗六馬御婦人

岀閨刖跪擊其馬而反之曰爾非吾君也公慙而反不果

出是以不朝晏子入公見曰昔者寡人有罪𬒳髪乗六馬

以出正閨刖跪擊馬而反之曰爾非吾君也寡人以天子

大夫之賜得率百姓以守宗廟今見戮刖跪以辱社稷吾

猶可以齊於諸侯乎晏子對曰民無直辭上有隠惡民多

諱言君有驕行古者明君在上下有直辭君上好善民無諱

言今君有失行而刖跪有直禁是君之福也故臣來慶請

賞之以明君之好善禮之以明君之受諫公咲曰可乎晏

子曰可於是刖跪倍資時朝無事

又曰景公飲酒移於晏子家前驅報門曰君至晏子被朝

衣立於門曰諸侯得微有諫乎國家得微有事乎君何爲

非時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聲願與夫子樂之晏子

對曰布薦席陳簠簋者有人臣不敢與焉公曰移於司馬

穰苴之家前驅報門曰君至司馬穰苴介胄操㦸立於門

曰諸侯微有兵乎大臣得微有叛者乎君何爲非時而夜

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聲願與夫子樂之對曰布薦席

陳簠簋者有人臣不敢與焉公曰移於梁丘據之家前驅

報門曰君至梁丘據左操瑟右挈竽行歌而至公曰樂哉

今夕吾飲酒也微彼二子者何以治吾國微此一臣者何

以樂吾身聖賢之君皆有益友無偷樂之臣景公弗能及

故兩用之僅得不亡

又曰呉王濞反梁孝王中郎枚乗字叔聞之爲書諫王其辭

曰君王之外臣乗𥨸聞得全者昌失全者亡舜無立錐之

地以有天下禹無百户之衆以王諸侯湯武之地方不過

百里上不絶三光之明下不傷百姓之心者有王術之故

父子之道天性也忠臣不敢避誅以直諫故事無廢業而

功流於萬丗也臣乗願披膓心而效愚忠恐大王不能用

也臣乗願大王聽臣乗之言夫一縷之任係千鈞之重上

懸之無極之髙下垂之不測之淵雖甚愚之人且猶知哀

其絶也馬方駭而重驚之係方絶而重鎭之係絶於天不

可復結墜入深淵難以復岀其出不岀間不容髮誠能用

臣乗言以百舉必脱必(⿱艹石)所欲爲危於累𡖉難於上天變

所欲爲易於反掌安於泰山今欲極天命之夀弊無窮之樂

保萬乗之𫝑不出反掌之易以居泰山之安乃欲乗累𡖉

之危走上天之難此愚臣之所大惑也人生有畏其影而

惡其迹者乃背而走無益也不如就隂而止影㓕迹絶欲

人勿聞莫(⿱艹石)勿言欲人勿知莫(⿱艹石)勿爲欲湯之冷令一人

炊之百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無益也不如絶薪止火而巳不絶之於彼

而救之於此譬猶抱薪救火也故武王諤諤而昌紂嘿嘿

而亡君無諤諤之臣父無諤諤之子兄無諤諤之弟夫無

諤諤之婦士無諤諤之友其亡可待故曰君失之臣得之

父失之子得之兄失之弟得之夫失之婦得之士失之友

得之故無亡國破家悖父亂子放兄弃弟狂夫淫婦絶交

敗友者也

又曰易曰王臣謇謇匪躬之故人臣之所以謇謇爲難而

諫其君者非爲身也將欲以匡君之過矯君之失也君有

過失者危亡之萌也而見君之過失而不諫是輕君之危

亡也夫輕君之危亡者忠臣不忍爲也三諫而不用則去不

去則亡身亡身者仁人所爲也是故諫有五一曰正諫二曰

降諫三曰忠諫四曰戇諫五曰風諫孔子曰吾其從風諫

夫不諫則危君固諫則危身與其危君寜危身危身終不

用則諫亦無功矣智者度君權時調其緩急而處其冝上

不敢危君下不爲危身故在國而國不危在身而身不殆

昔陳靈公不聽泄冶之諫而殺之曹羈三諫曹君不聽而

去春秋序義雖俱賢而曹羈合禮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