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四百五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七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六

 人事部四十七

    叙交友  交友一

     叙交友

釋名曰友有也相保有也

說文曰友愛也同志爲友

周易曰君子上交不謟下交不黷

又曰朋從爾思

又曰君子以朋友講習

又曰西南得朋東北喪朋

又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又曰上下交而其志同由此觀之交乃人倫之本務王道

之大義非特士友之私志也

又曰岀門同人

又曰君子定其交而後求

又曰嗟爾朋友

又曰朋來無咎

毛詩曰伐木讌朋友故舊也自天子至于庶人末有不湏

友以成者也親親以睦友賢不弃則民徳歸厚矣伐木丁

丁鳥鳴嚶嚶嚶其鳴矣求其友聲

又曰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又曰朋友攸攝攝以威儀攝𦔳

又曰旣見君子我心則喜

又曰豈無他人唯子之好

又曰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又曰未見君子憂心忡忡

禮記曰君子不盡人之歡不竭人之忠以全交

又曰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醴君子淡以成小

人甘以壞

又曰儒有合志同方營道同術相下不厭乆不相見聞流

言不信義同而進不同而退其交友有如此者同方同術志行也門

流言不信不信其友所行𬒳毁而謗之

又曰隨武子利其君子忘其身忘其身不遺其友

又曰父母在不許友以死

又曰寡婦之子不有見焉弗與爲友

又曰見父之執友不謂之進不敢進

又曰子夏曰吾離群而索居亦己乆矣

又曰僚友稱其弟也執友稱其仁也交遊稱其信也

周禮曰司諌紏萬民之徳而勸之朋友

又曰孝友任恤注任信於友道恤憂患也

論語曰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

僻友便倿友善柔損矣便僻巧譬喻也善柔誇毗也便倿辯以爲倿也

又曰晏平仲善與人交乆而敬之

又曰衛靈公曰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

又曰子貢問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無自辱焉

忠言以告之不從則止之又曰君子以文㑹友以友輔仁

又曰故舊無大故則不弃

又曰子夏之門人問交於子張子張曰子夏云何曰可者

與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張曰君子尊賢而容衆嘉善而矜

不能我之大賢與於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賢與人將拒我

如之何其拒人也

又曰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又曰有朋自逺方來不亦樂乎

又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

又曰子路曰願車馬衣輕裘與朋友共弊之而無憾

又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踈矣

又曰無友不如已者

又曰朋友切切偲偲

又曰匿怨而友其人

禮記曰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

孝經曰士有争友則身不離於令名

大戴禮曰上親賢則下擇友

又曰與君子遊如入蘭芷之室乆而不聞其芳則與之化

矣與小人遊如入鮑魚之肆乆而不聞其臭則與之化矣

是故君子愼其去就

家語曰孔子曰吾死之後啇也日益謂與賢已者交賜也

日損好恱不(⿱艹石)已者交故君子慎所交

又曰孔子曰自季氏賜我千鍾而友益親

又曰孔子曰夫子産於民爲惠主於學爲愽物晏子於君

爲忠臣於行爲恭敏故吾皆以兄事之而加愛敬焉

又曰夫内行不脩身之罪也行脩而名不彰友之罪也故

君子入則篤行岀則友賢

漢書曰下邳翟公爲廷尉賔客亦填門廢外可設雀羅復

爲廷尉賔客又來翟公大署其門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

一貧一冨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

魏志曰胡質云古人之交也取多知其不貪奔北知其不

怯聞流言而不信故可終也

莊子曰凢交近則必相靡以信逺則必忠之以言

孟子曰萬章曰敢問友孟子曰不挾長不挾貴不挾兄弟

而友者友其徳也不可以有挾也○又曰舜尚見帝帝館

甥于貳室迭爲賔主是天子而友於匹夫也

譙子齊交曰譬之於物猶素之白也染之以藍則青遊居

交友亦人之所染也韓起與田蘇處而成好仁之名甘茂

事史舉用顯齊𥘿之功曹叅師盖公致清靜之治竇長君

兄弟岀於賤𨽻謹恭師友皆爲退譲君子語曰蓬生麻中

不扶自直此言雖小可以喻大必得其人千里同好固於

SKchar⿰氵𭝠堅於金石窮逹不阻其分毀譽不疑其實

鄒子曰昔邢髙吕安飲於市仰天泣二子非有喪之哀傷

相知之晚耳君子所以勤於接賢汲汲於結善欲以立名

者也

吕氏春秋曰荆有善相人者言無遺䇿聞於楚囯莊王見

而問焉曰臣非得相人能觀人之友也布衣其友皆孝悌

純謹如此者家必日益此謂𠮷人也居官事君其友皆誠

信有行好善如此者事君日益此謂𠮷臣也人主也朝臣

多賢左右多忠主有失皆敢交争此謂𠮷主也臣非能相

人能觀人之友王曰善於是取士不解乃大霸

晉陽春秋曰知幾其神乎古人以爲難交踈而吐誠今人

以爲難

風土記曰越俗性率朴意親好合即脫頭上手巾解要間

五尺刀以與之爲交拜親跪妻定交有禮俗皆當於山

間大樹下封土爲壇𥙊以白犬一丹雞一雞子三名曰木

下雞犬五其壇地人畏不敢犯也祝曰卿雖乗車我戴笠

後日相逢下車揖我雖歩行卿乗馬後日相逢卿當下

白虎通曰朋友之道有四焉近則正之逺則稱之樂則思

之患則死之

仲長子昌言曰幽閑則攻己之短㑹同則述人之長負

者我加厚焉未有與人交(⿱艹石)此而見憎者也

要覧曰諸葛亮曰𫝑利之交難以經逺士之相知温不増

華寒不改葉能貫四時而不衰歴夷險而益固

劉欽新議曰夫交接者人道之始紀綱之大要名由之成

事由之立

又曰交之於人也猶脣齒之相濟

又曰才非交不用名非交不發身非交不立

楊子法言曰朋而不心面朋也友而不心面友也

周昭新撰曰交之爲道起自羲皇造化之𥘉君臣始立而

有人倫上下之叙象天地交泰以左右於民也唐虞三代

莫不因之故交全情親則國安治強交敗情乖則國危治

弱立交者欲其親也是故百姓不親禹作司徒踈者能睦

廉頗相如忍忿以崇厚陳平周勃感陸生而相親所以安

趙於強敵定漢於幾殆此交接之大義帝王之極務聞之

於易曰交乃人倫之本務王道之大義也

魏文帝集論曰夫隂陽交萬物成君臣交邦國治士庶交

徳行光同憂樂共冨貴而交道備矣

阮子政論曰夫交遊者儔黨結於家威權傾其國或以利

厚而比或以名髙相求同則譽廣異則毀深朝有兩端之

議家有不恊之論至令父子不同好兄弟異交友破和穆

之道長諍訟之源

鍾㑹芻蕘論曰凢人之結交誠冝盛不忘衰逹不弃窮不

疑惑於䜛搆不信受於流言經長歷逺乆而逾固而人多

𥘉隆而後薄始宻而終䟽斯何故也皆由交靜不發於神

氣道數乖而不同權以一時之術取倉卒之利有貪其財

而交有慕其𫝑而交有愛其色而交三者旣衰䟽薄由生

東方朔與公孫弘書曰蓋聞爵禄不相責以禮同𩔖之遊

不以逺近爲是故東門先生居蓬户空穴之中而魏公子

一朝以百𮪍曰造之吕望未甞與文王同席而坐一朝讓

以天下半夫丈夫相知何必以撫塵而遊垂髮齊年偃伏

以日數哉

離騷曰交不忠信兮怨長

晉潘岳陽肇誄曰余以頑蔽覆露重隂仰追先逹執友之

心也

古歌辭曰結交在相知骨肉何必親甘言無忠實世薄多

蘇𥘿

又日採葵莫傷根結交莫羞貧傷根葵不生羞貧交不成

     交友一

左傳曰吴公子劄聘于齊說晏平仲躬於鄭見子産如舊

相識

又曰鄭子皮卒子産哭且曰吾己無爲爲善矣唯夫子知

注云無人知己之善故曰吾己

又曰伍貟與申包胥友包胥楚大夫其亡也謂申包胥曰我必

復楚國復執申包胥曰勉之能復之我必能興之及昭王

在隨申包胥如𥘿乞師

尚書大傳曰散冝生閎夭南宫括三子者學乎太公大公

見三子知爲賢人遂酌酒切脯除爲師學之禮約爲朋友

家語曰孔子遇程子傾蓋而語終日甚相恱頋謂子路曰

程子天下之賢士取束帛以贈之

史記曰趙有處士毛公藏於愽徒薛公藏於賣漿家魏公

子無忌從此二人結交遊也

又曰⿱⺾⿰𩵋禾𥘿之先逹張儀𠉀之數日乃見坐於堂下食以僕

妾之餐告舎人曰儀才吾不及恐以小利忘求進故辱之

儀怒入𥘿⿱⺾⿰𩵋禾君使舎人齎金帛車馬隂結𦔳之卒相𥘿也

又曰藺相如望見廉頗引車避匿廉頗聞之肉𥘵負荆至

藺相如門謝罪曰鄙賤之人不知將軍寛之至此也卒相

與歡爲刎頸之交

漢書曰漢王與韓信爲金石之交

又曰衛青姊子夫得入宫幸上皇后大長公主女也無子

妬之大長公主捕青囚欲殺之其友公孫武與壯士往奪

之故得不死上聞乃召青爲建章監侍中賞賜數日間累

千金

又曰盧綰豊人與髙祖同里綰親與太上皇相愛髙祖綰

同日生里中持羊酒賀兩家親相愛生子同日壯又相愛

又曰兩龔皆楚人勝字君賔舎字君倩二人相友著名節

故時號之楚兩龔

又曰王吉字子陽京兆人也少與貢禹爲友及陽仕至益

州刺史貢聞之拂冠以待之陽遂薦稱焉世稱王陽在位

貢公彈冠言其取舎同也

又曰張耳大梁人陳餘亦大梁人也好儒術餘年少父事

耳相與爲刎頸之父

又曰鄭崇弟立與髙武侯𫝊喜同門學相友善喜爲大司

馬薦崇哀帝擢爲尚書僕射

又曰陳遵少孤與張竦俱爲京兆吏竦學通逹以廉儉自

守而遵放縱不拘操行雖異然而相友善之  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