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太平御覽 卷第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十

太平御覽卷第九

 天部九

     風     相風

易曰撓萬物者莫疾乎風

又曰風以動之

又曰風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又曰巽爲風

又曰雲從龍風從虎

又曰風行地上曰觀

尚書金縢曰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于後公乃爲詩

以遺王名之曰鴟鴞王亦未敢誚公秋大熟未獲天大雷

電以風禾盡偃大木斯拔邦人大恐王與大夫盡弁以啓

金縢之書乃得周公請代武王之說王執書以泣曰其勿

穆卜昔公勤勞王家唯予冲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

公之德朕小子其新逆我國家禮亦冝之王出郊天乃雨

反風禾則盡起

又舜典曰納于大麓烈風雷雨弗迷

又洪範曰休徴聖時風(⿱艹石)咎徴蒙常風(⿱艹石)孔安國曰君能通理則時風順

之君行蒙闇則常風順之

詩曰大風有隧貪人敗𩔖

又曰終風且曀終日而風爲終風

又曰習習谷風以隂以雨

又曰凱風自南吹彼𣗥心南風謂之凱風

又曰冬日烈烈飄風發發

禮記月令曰秋行㫪令則煖風來至

又曰立春之日東風解凍

又曰春行秋令則人有大疫飄風暴雨惣至

又曰夏行春令則蟲蝗爲灾暴風來至

又曰前有塵埃則載鳴鳶鳶鳴則風生

又曰饗帝於郊而風雨節寒暑時五帝主五行五行之氣和而庶徴得其序也

左傳曰楚侵鄭甚雨楚師多凍役徒幾盡晉人聞有楚師

師曠曰不害吾驟歌北風又歌南風南風不競注曰歌者吹律以詠

八風南風音徴故曰不競師曠唯歌南北風者聽晉楚之強弱也

又曰僖公十年春六鶂退飛過宋都風也

又昭公四年申豐曰夫氷以風壯而以風出其藏之也周

其用之也徧則冬無愆陽夏無伏隂春無凄風秋無苦雨

今藏川池之氷棄而不用則風不越而殺

爾雅曰𥙊風曰磔今俗當大道中磔㺃以止風此其像也

又曰南風謂之凱風詩曰凱風自南東風謂之谷風詩曰習習谷風北風

謂之凉風詩曰北風其荼西風謂之泰風詩曰泰風有隧焚輪謂之頺

從上下也扶揺謂之猋暴風從下上也風與火爲庉炖炖熾盛之貌廻風爲飄

日岀而風爲暴詩曰終風且暴風而雨土爲霾詩曰終風且霾隂而風

爲曀詩曰終風且曀

又曰四氣和爲通正道平暢也謂之景風所以致景風也

論語云曽㸃曰暮春者春服旣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

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又曰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又曰迅雷風烈必變

易稽覽圖曰太平時隂陽和風雨咸同海内不偏地有險

易故風有遲疾雖太平之政猶有不能均同也唯平均乃

不鳴條

易通卦驗曰冬至廣莫風至誅有罪斷大刑立春條風至

赦小罪出稽留春分明庶風至正封疆修田疇立夏清明

風至出幣帛禮諸侯夏至景風至辯大將封有功立秋凉

風至報土功祀四郷秋分閶闔風至解懸垂琴瑟不張立

冬不周風至修宫室完邊城八風以時則隂陽變化道成

萬物得以育生王當順八風行八政當八卦也

京房易候曰何以知聖人隱也風清明其來長乆不動揺

物此有龍德在下也

易緯曰八節之風謂之八風立春條風至東北春分明庶

風至東方立夏清明風至東南方風夏至景風至南方立秋凉

風至西南方風秋分閶闔風至西方立冬不周風至西北方風冬至

廣莫風至北方風又吕氏春秋說八風東北曰猋風高誘注曰亦曰融風東方曰舀風東南方曰薫風南

方曰巨風西方日颼風西北曰厲風北方日寒風

尚書大傳曰舜將禪禹八風循通

又曰王者德及皇天則祥風起

又曰成王時越裳重譯而來朝曰乆矣天之無烈風澍雨

意中國有聖人乎

大戴禮曰正月時有浚風浚者大也大風南風也何大於

南風也曰合氷必於北風解氷必於南風故大之也

禮稽命徵曰出號令合民心則祥風至

說曰風萌也養物成功所以八風象八卦也禮緯

禮斗威儀曰人君政頌平則祥風至宋均注曰即景風也

春秋考異郵曰八風殺生以節翺翔距冬至四十五日條

風至條者逹生也距猶起也自冬至後四十五日而立春此風應其方而來生萬物四十

五日明庶風至明庶迎惠春分之候言庶衆也陽以施惠之恩德迎衆物而生之

四十五日清明風至精芒挫収立夏之候也挫猶止也時薺麥之屬秀出巳備故挫

止其鋒芒収之使成實四十五日景風至景風強也強以成之夏至之候

也強言萬物強盛也四十五日凉風至凉風者寒以𨳲也立秋之候也閇収也

言隂寒収成萬物也四十五日閶闔風至閶闔者當寒天収也秋分之候

也閶闔盛也時盛収物蓋藏之閶或爲當四十五日不周風至不周者不交也

隂陽未合化也立冬候也未合化言消息純坤無陽也月令日天地不通而閇塞成冬也四十

五日廣莫風至廣莫者精大滿也冬至之候也言冬物無見者風精大滿羙無偏

風之爲言萌也其立字虫動於几中者爲風虫動於几言陽氣無不周

也明昆虫之屬得陽乃生遇隂則死故風爲隂中之陽者也

春秋元命苞曰隂陽怒爲風

春秋繁露曰恩及金石則凉風出王者與臣無禮身不肅

敬則木不曲直而夏多暴風風者木之氣其音角故應

孝經援神契曰德至八方則祥風至

史記曰項王圍漢王三匝於是風從西北起折木發屋楊

沙石楚軍大亂而漢王乃得與數十𮪍遁去

又曰蚩尤民能徴風召雨黄帝爭強滅之中兾

又曰庶女者齊之寡婦養姑姑女利母財而殺母以告寡

婦婦不能自解以𡨚告呉而大風襲於齊殿

又曰荆軻入秦燕太子丹送别易水上歌曰風蕭蕭兮易

水寒壯土一去兮不復還

漢書曰燕王都薊大風拔宫中樹七圍巳上十六枚壞城

樓後王誅

又曰髙祖過沛擊筑自歌曰大風起兮雲飛楊威加海内

兮歸故郷

魏志管輅傳曰輅過清河倪太守時大旱輅言樹上巳有

少女徴風樹間又有隂鳥和鳴其雨應至矣果如其言

𣈆書曰永和元年大風拔栁樹百餘枚(⿱艹石)風從八方來者

時王敦害刀恊周顗等故風從撗拔樹非一處也

又曰賈謐家數有妖異飄風吹其朝服上數百尺大虵出

𬒳中後果及禍

晉陽秋曰𡊮宏爲東郡守謝安執宏手授扇宏曰謹當奉

揚仁風慰彼𥠖庶

宋書曰明帝猜慮肥體憎風夏月常着小皮衣拜左右二

人爲司風令史風起方面輙先啓聞

又曰宗慤字元幹徴士炳兄子也少時問慤所志荅曰願

乗長風破萬里浪

前秦録曰術士蓋欽苻堅召至長安因讌㑹以其惑衆將

誅之酒酣將執欽欽化爲旋風飛去

前凉録曰永嘉五年抱罕令嚴羌妾産一龍一鷲鷲㝷飛

去龍十五日雷雨迎之大風吹拔張掖郡大樹經𪧐還立

趙録曰石勒時忽有旋風下屬地隱隱雷聲良乆視之見

大石

神仙傳曰老子將去周而出𨵿以升崑崙𨵿令尹喜占風

逆知當有神人來過乃掃道見老子老子知喜命應得道乃停

𨵿下以長生之事授之

又曰葛𤣥行過神廟乗車不下湏㬰有大廻風逐𤣥埃塵

漲天𤣥大怒曰小邪敢爾即舉手指風風便止

益部𦒿舊傳曰蜀楊由善風雲占𠉀文學令豐持雞酒以

奉由時有客不言客去豐起欲取雞酒由止之曰向風吹

削柿當有持雞酒來者度是二人豐曰實在外湏客去取

王子年拾遺記曰伏羲坐於方壇之上聽八風之氣乃畫

八卦

又曰崑山有四面風又有祛塵之風(⿱艹石)衣服塵汙風至吹

衣則浄

又曰瀛州時有香風泠然而去張䄂受之則歷紀不歇着

肌膚必軟滑

十洲記曰南海中有炎洲洲上有風生獸形似㺃青色狀

如狸以鐵椎鍜其頭數十下乃死張口向風須㬰即起

風土記曰南中六月則有東南長風風六月止俗號黃雀

長風時海魚變爲黄雀因爲名也

𢈔仲雍湘州記曰零陵山有石鷰遇風雨則飛雨止還化

爲石

交州記曰風山在九眞郡風門在山頂上常長風

又曰風母出九德縣風母似猿見人(⿱艹石)慙而屈頸若打殺

之得風還活

南越志曰熈安間多颶風颶者具四方之風也一曰懼

風言怖懼也常以六七月興未至時三日雞犬爲之不鳴

大者或至七日小者一二日外國以爲黒風

盛弘之荆州記曰冝都佷山縣山有風穴張口大數尺名

曰風井夏則風出冬則風入風出之時吹拂左右常浄如

掃暑月經之凛然有衣裘想冝都山記曰𡊮山松以六月至此穴便思衣裘

又曰沮楊縣黃竹山常肅肅有風名曰風門

西京雜記曰董仲舒曰太平之丗風不揺條開甲破萌而

老子曰飄風不終朝

莊子曰列子御風而行泠然經旬五日而後返司馬彪注曰列子鄭

人列禦㓂也御迎也冷然凉㒵

又曰北溟有魚其名曰鯤化而爲鳥其名曰鵬摶扶揺而

上者九萬里司馬彪云扶摇上行風也風之積也不厚則負大翼也無力故九萬里則風在下矣

又曰大塊噫依界氣其名曰風是唯無作作則萬竅怒號而

獨不聞之翏翏乎長風之聲

又曰湯之問𣗥也窮髮之北有SKchar海者天池也有魚焉其

廣數千里其名爲鯤有鳥焉其名爲鵬背(⿱艹石)太山翼(⿱艹石)

天之雲摶扶揺羊角而上者九萬里扶揺羊角風也今旋風上如羖羊角也

列子曰列子師老啇氏友伯髙子進二子之道乗風而歸

莊子曰列子御風而行泠然至旬有五日而後反

管子曰吾不能以春風風人夏雨雨人吾道窮矣

又曰夫兩堯不能相王兩桀不能相亡木雖蠹無疾風不

折墻雖隟無大雨不壞

淮南子曰物𩔖之相應𤣥妙𭰹微論辯不能解故東風至

而酒沉溢東風大風也酒沉清酌酒也米物下沉木味酸酸風入酒故酢而沉者沸盖物𩔖相感也

又曰烏鵲識歳之多風去喬木而巢扶枝

又曰禹沐滛雨櫛扶風扶風奔風

又曰騰虵雄鳴上風雌鳴下風而化成形

又曰虎嘯而谷風至髙誘注曰虎陽獸也與風同𩔖

又曰人主之精通于天故誅暴則多飄風

枹朴子曰用兵之要唯風爲急扶摇獨鹿之風大起軍中

軍中必有反者風髙者道逺風下者道近風不鳴葉者十

里鳴條揺枝百里大枝五百里仆大木千里折大木五千

里三日三夕天下盡風二日二夕天下半風一日一夕萬

里風〇周生列子曰夫獵葉之風不應八節

吕氏春秋曰何謂八風東北曰焱風一日融風東方曰滔風

東南曰薫風一日清明淮南子作景風南方曰巨風一日凱風西南曰淒

淮南子作凉風西方曰颼風一日閶闔西北方曰厲風一曰不周風

風俗通曰風或清明來乆長不揺樹木枝葉離地三二丈

者此有龍德在其下風或清明不及二三尺者此君子之

風也

又曰猛風曰颲凉風曰瀏微風曰飉小風曰颼

小風從孔來曰䫼呼穴

周書時訓曰小暑之日温風至立秋之日凉風至

又曰小暑之日温風不至國無寛教

淮南萬畢術曰欲致疾風焚雞羽

帝王世紀曰堯時厨中自生肉脯薄如翣摇則生風使食

物寒而不臭名曰翣脯

又曰舜彈五絃琴歌南風曰南風之薫兮可以解吾人之

愠兮

括地圖曰鍾山之神名曰燭龍視爲晝眠爲夜吹爲冬吁

爲夏息爲風

又曰竒肱民能爲飛車從風逺行湯時西風吹竒肱車至

於豫州湯破其車不以示民十年西風至乃復作車遣賜

之去玉門四萬里

黄帝風經曰調長祥和天之喜風也折揚奔厲天之怒風

山海經曰法獄之山有獸其名曰山𤟤其行如風

則天下大風

又曰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  有人名曰折丹處東

極以出入風

又曰扶陽之山多怪風

又曰大極山東有温水湯風不可過也

河圖帝通紀曰風者天地之使

六韜曰人主好田獵罼弋則歳多大風禾榖不實紂時如

陸機要覽曰列子御風常以立春歸于八荒立秋遊乎風

穴是風至草木皆生去則揺落謂之離合風

潜夫論曰排翣障風揲沙擁河無禦也

又曰黄帝夢大風吹天下塵土得風后以爲相

漢武帝秋風辭曰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揺落兮鴈南歸

汎樓船兮濟汾河撗中流兮楊素波

龍魚河圖曰風者天之使也

荆山圖曰佷山縣山下有石床傍生野薤人徃乞者神許

則風吹制其分齊隨偃而翦不得過越

廣雅曰風伯謂之飛廉

法訓曰利物誘人猶飄風之加庶草也唯有直愼者然後

不回

濳潭巴曰疾風拔木䜛臣恣忠臣辱

崔豹古今注曰武王伐紂大風折蓋太公因折蓋之形而

製曲蓋

養性經曰治身之道春避青風夏避赤風秋避白風冬避

黒風

鹽鐵論曰太平之時風不鳴條雨不破塊

又曰林中多疾風冨貴多䛕言

樂動聲儀曰風氣者禮樂之使萬物之首也物靡不以風

成熟也風順則𡻕羙風暴則𡻕惡

國語曰海鳥曰爰居止於魯國東門之外臧文仲使國人

𥙊之展禽曰今兹海島有灾乎夫廣川鳥獸𢘆知避其灾

也是歳也海多大風

又曰飄風之末不能舉鴻毛

又曰火見而清風戒寒清風至而脩城郭

物理論曰風者隂陽亂氣激發而起者也猶人之内氣因

怒喜哀樂激越而發也故春氣温其風温以和喜風也夏

氣盛其風熛以怒怒風也秋氣勁其風清以貞清風也冬

氣石其風𢡖以烈固風也此四正之風也又有四維之風

東北明庶庶物出幽入明也東南融風其道以長也西南

清和百物備成也西北不周方潜藏也此八風者方土異

氣徐疾不同和平則愼違逆則凶非有使之者也氣積自

然怒則飛沙楊礫發屋拔樹喜則不揺枝動草順物布氣

天地之性自然之體也

楚宋玉風賦曰楚襄王遊於蘭臺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風

颯然而王乃披𬓛而當之曰快哉此風寡人所與庶人共

者耶宋玉對曰此獨大王之風耳庶人安得共之夫風生

於地起於青蘋之末浸滛谿谷盛怒於土囊之口縁於太

山之阿舞於松栢之下故其清凉雄風則飄忽升降乗凌

髙城入于𭰹宫徘徊於桂椒之間翺翔於激水之上獵蕙

草離秦衡槩新夷披稊楊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躋于羅帷

經于洞房故其風也清清泠泠愈病析酲發明耳目寜體

便人此謂大王之雄風也夫庶人之風塕然起於窮巷之

間堀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塵勃欎煩動沙塸吹死灰 -- 灰 此謂庶人之雌風也

楚辭曰光風轉蕙泛崇蘭

又曰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相風

崔豹古今注曰司風烏夏禹所作

王子年拾遺記曰帝與娥皇汎於海上以桂枝爲表結芳

茅爲旍刻玉爲鳩置於表端言知四時之候今之相風此

遺像也

晉書曰廢帝初即位有野雉集于相風後爲桓温所廢

沈約宋書輿服志曰案周禮辯載法物莫不詳究然無相

風罼旄頭之屬此非古制明矣愚謂戰國並爭師旅數岀

縣烏之設務察風祲疑是秦制矣

梁書曰長沙王懿孫孝儼字希莊射策甲科除祕書郎太

子舎人從幸華林園於坐獻相風烏華光殿景陽山等頌

其文甚羙帝𭰹賞之

晉令曰車駕出入相風已前侍御史令史

淮南子曰故終身𨽻於入譬若綄之見風也綄音緩候風者也丗所謂

述征記曰長安宫南靈臺上有相風銅烏或云此烏遇千

里風乃動

鄭𤣥相風賦曰昔之造相風者其知自然之極乎其達變

通之理乎上稽天道陽精之運表以靈烏物象其𩔖下慿

地體安貞之德鎮以金虎𤣥成其氣風雲之應龍虎是從

觀妙之徴神明所通夫能立成器以占吉凶之先見者莫

精乎此乃構相風因象設形蜿盤虎以爲趾建脩竿之亭

亭體正直而無撓度徑挺而不傾捿神烏於竿首候祥風

之來征

張華相風賦曰太史候部有相風在西城上而作者弗爲

豈以其託處幽閑違衆特立無羽毛之飾而丹⿰氵𭝠不爲之

容乎

傳咸相風賦曰相風之賦蓋亦衆矣然辭義大同唯中書

張令以太史相風獨無文飾故特賦之太僕寺丞武君賔

樹一竹於前庭其上頗有樞機挿以雞毛于以占事知來

與彼無異斯乃簡易之至有殊太史相風張氏之賦非其

至者也翟翟竹竿在武之庭厥用自然旣脩且貞挿羽其

首丹⿰氵𭝠弗營經之營之不日而成

𢈔闡楊都賦曰雲虎之門𩀱竿内啓祥烏司颷丹墀竟陛





太平御覽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