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 太平御覽 卷第二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六

 時序部十一

     冬上

釋名曰冬曰上天其氣上騰與地絶也故月令曰天氣上

騰地氣下降

又曰冬終也物終成也

說文曰冬終也盡也字從𦫵古終從仌古冰

書曰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北稱朔亦稱方則三方見矣北

稱幽則南方稱明從可知也都謂所聚也易謂歳耿易於此也平均在察其政以從天常上揔言羲和敬順昊天此

分别仲叔各有所掌也日短星𭥦以正仲冬日短冬至之日也昇白虎中星以七星並見正

冬之三節厥民奥鳥獸氄毛奥室也民改歳入此室處以避風寒鳥獸皆生毛細毛以自温之

又曰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

詩曰我有㫖蓄亦以禦冬

又曰豊年之冬必有積雪

又曰十月納禾稼𮮐稷穜稑上音童下音陸禾麻菽麥

又曰二之日鑿冰沖沖冰盛水腹堅命取冰於山林中冲冲鑿冰之音二之日夏之十二月

又曰冬日烈烈飄風發發箋云烈烈猶栗烈也發發疾貌言王爲酷虐慘毒之政如冬之

日烈烈矣

又曰坎其擊鼓宛丘之下無冬無夏值其鷺羽值時也鷺鳥之羽可

以爲翳箋云翳舞者所持以指麾坎其擊𦈢宛丘之道無冬無夏值其鷺

翿翿亦翳也

禮月令曰十月之節日在房立冬爲十月節昬虚中曉張中斗建

亥位之𥘉其日壬癸壬癸属水主冬其帝顓頊其神𤣥SKchar昔顓頊氏以水

德繼天而王故爲冬帝水正日𤣥SKchar故𤣥SKchar爲水神佐顓頊於冬其蟲介北方𤣥武介蟲之長九有甲之

𩔖皆属於水故曰其蟲介介甲也其音羽三分啇去一以生羽羽數四十八属水以爲最清物之象也冬

氣和則羽聲調樂記曰羽乱則危其財匱律中應鍾十月氣至則應鍾之律應應鍾者姑洗之所生三分

去一管長四寸七分其味鹹其𦤀杇凢𦤀味鹹杇者皆屬於水其祀行𥙊先腎

氣盛寒於外祀之於行從辟除之𩔖行謂道也𥙊先腎者隂謂在下腎亦在下凢祀行俎先進腎立冬之

月水始冰後五日地始凍後五日野雞入大水爲蜃食𮮐

與鴈冬味之冝其器閎以掩太史以先立冬三日謁于天子曰

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天子乃迎冬於北郊迎冬爲祀黒帝汁光紀於北郊

以顓頊配坐以𤣥SKchar𢘆星三辰七𪧐從祀可以築城郭造宫室穿竇窖修囷倉

謂改築城郭創造宫室修囷倉以備積貯天子始裘謂𥘉衣寒衣

又曰十月中氣日在尾小雪爲十月中氣昬危中曉翼中斗建亥

位之中小雪之中虹藏不見後五日天氣上騰地氣下降

後五日閉塞而成冬謹𨵿梁塞蹊徑蹊徑謂山澤禽獸道

又曰十一月之節日在箕大雪爲十一月之節昬營室中曉軫中斗

建子位之𥘉律中黄鍾十一月氣至則黃鍾之律應黄鍾者律之始也管長九寸其日其音

其數並同孟冬大雪之日鶡鳥不鳴後五日虎始交後五日茘挺

出十一月中氣日在南斗冬至爲十一月中氣昬東壁中曉角中斗

建子位之中冬至之日蚯蚓結後五日麋角解後五日水

泉動是月也祀昊天上帝於圎丘謂冬至日祀昊天上帝於圎丘以髙祖神堯皇

帝配坐以五方帝及日月星辰及内外星官等從祀於壇命有司𥙊馬歩謂仲冬𥙊馬步於大澤用

伐木取竹箭此時堅成可伐取

又曰十二月之節日在南斗小寒爲十二月之節昬奎中暁亢中斗

建丑位之中律中大吕十二月氣至則大吕之律應大吕者㽔賔之生三分益一管長八寸

四分其日其音其數並同孟冬小寒之日鴈北郷後五日鵲始巢後五日

野雉始雊天子乃命將帥講武習射角力講武角力校武士材力所以備

畋獵之禮天子乃厲飾執弓挾矢以獵厲飾謂衣戎服尚威武以獵修𥙊禽

之禮謂所獵得禽獸以供䄍祭

又曰十二月中氣日在湏女大寒爲十二月中氣昬婁中曉氐中斗

建丑位之中大寒之日雞始乳後五日鷙鳥厲病後五日

水澤腹堅天子親徃嘗魚時魚㓗美冰方盛取而藏之春秋傳曰月在

北陸而藏冰計耦耕修耒耜寒氣過農事將興出土牛以示農耕之早

若立春在十二月望則䇿牛人近前示其農早也立春在十二月晦及正月朔則䇿牛人當中示其農平也立

春近正月望則䇿牛人近後示其農晚也天子乃與公卿大夫共𩛙國典論時

令以待來歳之冝周官建寅之月懸法於象魏以示人四時之令皆以此爲準故以建丑之月與

公卿先飭之命有司大儺旁磔以送寒氣大難爲歳終逐除隂疫以送寒氣故周官

命方相氏率百隸索室駈疫以逐之旁謂磔犬於門春磔九門冬禮大故徧磔於十二門所以扶陽抑隂之義犬属

金冬盡春興春爲木故殺金以助木氣

禮曰季冬之月命告人出五種命農計耦耕修耒耜具田

器〇又曰是月也日窮于次月窮于紀星廽于天數將幾

終歳且更始專其農人無有所使

又曰孟冬之月天子乃祈來年于天宗注云天宗日月星

辰也

又曰孟冬命有司循行積聚坯城郭戒門閭

又曰夫爲人子之禮冬温夏清

又曰冬之爲言中也中者藏也

又曰國子冬夏教以詩書秋冬學羽籥

又曰儒有居處齊莊其坐起恭敬言必誠信行必篤敬道

途不争險易之利冬夏不爭隂陽之和

又曰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則居營窟夏則居曽巢

大戴禮曰季冬聽獄論刑者所以正法

又曰方冬三月草木落庻虞藏五糓必入于倉於時有事

蒸于皇祖考息國老六人以成冬事

又曰司空司冬以制度制地事准揆山林規表衍沃畜水

行表灌浸以節四時之事理地逺近以任民力以節民食

又曰古者天子常以季冬考德以觀治亂德盛者治也德

不盛者亂也德盛者得之也德不盛者失之也

周禮曰小司冦孟冬祀司民獻民數於王王拜受之以圖

國用而進退之司民星謂軒轅角也

又曰凌人掌冰正歳十有二月斬冰三其凌正歳季冬火星中大寒冰

方盛之時春秋傳曰火星中而寒暑退凌氷室也三之者爲消釋度也三其凌三倍其冰

又曰占夣職季冬聘王夣獻𠮷夣于王王拜而受之聘問也夣

者事之祥吉凶之占在日月星辰季冬日窮于紀星迴于天數將幾終於是發弊而問焉若休慶之云尔獻群臣之

吉夣於王㱕美焉詩云牧人乃夣衆維魚矣旐維旟矣此所獻吉凶

又曰天府掌季冬陳王以貞來歲之美惡鄭𤣥注曰問事

之正曰貞問歳美惡謂問於龜

又曰大吕丑之氣十二月建丑而辰在𤣥枵

又曰冬官其屬六十掌邦

又曰以玉作六器以禮天地四方以𤣥璜禮北方注日禮北方謂

黑精之帝顓頊𤣥SKchar配食焉半璧日璜象冬閉藏地上無物唯天半見

又曰冬見曰遇遇者偶也義取不期而偶至大行人云冬遇以偽諸侯之慮

傳曰公叔定叔出奔衛三年而復之曰不可使共叔無後

使以十月入曰良月也就盈數焉

傳曰鄷舒問於賈季曰趙衰趙盾孰賢對曰趙衰冬日之

日趙盾夏日之日冬日可愛夏日可畏

爾雅曰冬爲上天言時無事在上臨下孫炎曰冬天藏物物伏于下天清于上

又曰冬爲𤣥英氣黒而清英

又曰冬爲安寧四時之别名尸子以爲太平祥風名

又曰冬獵爲狩狩守也冬物畢成圍守取無簡擇

易通卦驗曰大雪魚負冰鄭𤣥曰魚冰上近冰也

易通統圖曰日冬行北方黒道曰北陸

京房易曰冬至坎王廣莫風用事人君决大刑斷獄訟繕

宫殿

尚書大傳曰殷以季冬爲正月

又曰周以仲冬爲正

又曰北方者何也伏方也伏方也者萬物之方伏物之方

伏則何以爲之冬冬者中也中也者物方藏於中也故曰

北方冬也陽盛則吁荼萬物而養之外也隂盛則吁吸萬

物而藏之内也吁茶氣出而温吁吸氣入則寒温則生寒則殺也故曰吁吸者也

隂陽之交接萬物之終始

尚書大傳曰冬者𭥦昬中可以收歛盖藏田獵斷伐當告

乎天子而天子賦之民故天子南靣而視四星之中知民

之緩急急則不賦籍不舉力役籍公家之常徭故曰敬授民時此

之謂也

又曰辯在朔易曰短朔始也

傳曰天子以冬命三公謹盖藏閉門閭固封境入山澤日

臘以順天道以佐冬固藏也

詩含神霧曰魏地處季冬之位土地平夷

又曰唐地處孟冬之位得常山太岳之風音中羽其地磽

上苦交切下苦角切而收故其民儉而好畜此唐堯之所起

三禮義宗曰冬日壬癸者壬任也癸揆也言萬物更任生

於黄泉皆有法度也

又曰十二月小寒爲節者亦刑於大寒故爲之小言時寒

氣猶未是極也大寒爲中者上刑於小故謂之大自十一

月一陽支𥘉起至此始徹隂氣出地方盡寒氣併在上寒

氣之逆極故謂大寒也

逸禮曰冬則衣黒衣佩𤣥玉乗𤣥輅駕鐵驪載𤣥旗以迎

冬于北郊其𥙊先豕居明堂後廟啓北户

春秋繁露曰冬氣衰故藏

又曰木有變春凋冬榮此傜役衆賦歛重也

春秋考異郵曰冬風曰廣莫風

春秋感精符曰天統十一月建子天始施之端也謂之天紀者周以爲正漢書記律黄鍾爲天

史記曰漢髙祖旣定天下叔孫通定朝儀群臣朝十月儀

於長樂宫執㦸尊卑次序諸侯王巳下莫不震恐帝曰吾

迺今日知爲皇帝之貴也

前漢書曰魏相上書曰北方之神顓頊乗坎執權司冬

曰水爲智智者謀謀者重故爲權

又曰東方朔上書云臣朔年十三讀三冬文史足用

又曰冬民旣入婦人同巷相從夜績女工一曰四十五日

必相從者所以省費燎火同巧拙而合習俗也

又曰龔遂爲渤海太守勸民冬益収果實菱芡民皆頼之

續漢書曰嚴延年字次卿爲河内太守冬月傳属縣囚㑹

府下流血數里河南號爲屠伯

又曰宋均爲九江守五日一聽事冬以日中夏以平旦

後漢律暦志曰日行北陸謂之冬

又曰季冬之月星廻歳終隂陽以交勞農大臘先臘一日

大儺謂之逐疫漢舊儀曰顓頊有三子而去爲疫鬼一居江水是爲一居苦水爲罔虺蜮一居人

宫室區隅善驚小兒月令章句曰日行北方之𪧐北方大隂恐爲所抑故命有司大儺所以扶陽抑隂也盧植注禮

記曰所以逐衰而迎新也

又曰是月也立土牛六頭於國都郡縣城外丑地送大寒

月令章句曰是月之㑹建丑丑牛寒將極是故出其物𩔖形象以示送逹之旦以升陽者也

後漢書曰鍾離意辟大司徒侯覇SKchar詔曰部送徒詣河内

時冬寒徒病不能行路過引農輒移属縣使作徒衣縣不

得巳與之上書言狀意亦具以聞光武得奏以見覇曰君

所使椽何乃仁於用心誠良吏也

又曰汝南舊俗十月饗㑹百里内縣皆賫牛酒到府讌飲

又曰叚熲對桓帝討先零東羗術略曰三冬兩夏足以破

又曰黄香父兄爲郡五官貧無奴僕香身執勤苦冬無袴

而親極滋味

魏略曰顔斐字文林爲京兆尹課民當輸租時車各因便

致薪兩束爲冬寒冰炙筆硯風化大行

又曰賈逵世爲著姓少孤貧冬常無袴

又曰𠮷茂字叔暢從少至長冬則披裘夏則短褐臣役妻

子室如懸磬

又曰邴原就師學一冬講孝經論語自在齠齓有異及長

金玉其行

又曰董遇好學人從學遇不肯教曰當先讀書百遍義自

見從者云苦難得暇日遇曰當以三餘冬歳之餘夜隂

日之餘

吴志曰左臺御史孟宗有孝道母性SKchar筍及母亡冬節至

宗入林哀泣而筍生得以供𥙊祀

晉書曰王敦素憚周顗每見輒靣熱雖復冬月扇靣不得

又曰吴隠之冬月無𬒳常澣衣乃披絮勤苦同於貧庶

時爲牧守

又曰公孫鳯字子鸞隠昌𥠖之九城冬夜草布寢處山林

彈琴吟詠陶然自得

又曰劉殷母王氏盛冬思堇而不言食不飽者一旬矣殷

怪而問之母言其故殷時年九歳乃於澤中慟𡘜聲不絶

者半日於是忽(⿱艹石)有人云止聲殷收涙視地便有堇生焉

因得斛餘而歸

宋書曰朱百年與孔凱友善百年家室素貧母以冬月亡

衣並無絮自此不衣綿帛甞寒時就凱𪧐衣悉裌布飲酒

眠凱以卧具覆之百年不𮗜也旣𮗜引卧具去體謂凱曰

綿定竒温因流涕悲慟凱亦爲之傷感也

齊書曰沈瑀爲掦州從事湖熟縣方山埭髙峻冬月公私

行旅以爲艱明帝使瑀循行乃開四港斷行客就作三日

便辦

又齊孝子王虚之庭中楊梅樹隆冬三實又每夜所居白

光如燭墓左樹㮏一冬再實時人咸以爲孝感所致

梁安城王蕭秀爲郢州刺史務行德義毎冬月常作袴𥜗

以賜貧凍者

又任昉素清貧卒後其子西華冬月著葛帔練裙道逢平

原劉孝摽SKchar然矜之謂曰我當爲卿作計乃著廣絶交論

以譏其舊交也

吴越春秋曰越王念復吴怨非一旦也苦身勞心夜以接

日卧則切之以蓼足漬之以水冬則抱冰

韓詩外傳曰冬不浴非惡水清有餘也

穆天子傳曰季冬甲戍天子東遊飲于留祁射于麗虎讀

書于菞丘君舉必書也菞音犁獻酒于天子奏廣樂天子遺其靈鼓

乃化爲黄虵周禮曰靈鼓四靣洪範所謂鼓妖

𥞇康髙士傳曰善卷古之賢人也舜以天下讓之善巷曰

予立宇宙之中冬則衣皮毛夏則衣絺葛何以天下爲哉

汝南先賢傳曰周舉爲并州刺史太原一郡舊俗以介子

推焚骨有龍忌之禁至其亡月咸言神靈不樂舉火由是

土人每至冬中輙一月寒食莫敢煙㸑老少不堪歳多死

者舉旣到乃作弔書以置子推之廟言盛冬止火殘損人

命非賢者之意以宣示愚民使還温食於是衆惑稍解風

俗頗革

列士傳曰孟常君食客三千人齊市有乞食馮煖經冬無

袴靣有飢色

皇甫謐髙士傳曰焦先字孝然冬夏不着衣卧不設席

祢衡別傳曰十月朝黄祖於艨衝舟上㑹設黍臛衡年少

在坐𮮐臛至先自飽食畢摶弄戯擲其輕慢如此

列仙傳曰丁次都不知何許人爲遼東丁氏作人丁氏甞

置葵問曰冬何有葵云從月南買來

神仙傳曰王仲都漢中人少修道術元帝時常以隆冬單

衣載駟馬車於上林昆明池環水而馳御者狐裘猶寒振

欲死而都無變色背上蒸氣休休然休休氣盛皃

師覺孝子傳曰王祥少有德行早失母後母憎而譛之祥

孝弥謹盛寒河水堅冰網𦊙不施母欲得生魚祥解褐

冰求之忽冰小開有𩀱魚出游祥垂綸而獲之時人謂之

至孝所致也

宗躬孝子傳曰何子平事母至孝母喪年六十有孺子之

慕夏避清涼冬不衣絮

盛引之荆州記曰冝都銀山有風穴大數尺名風井夏則

風出冬則風入樵人有冬過者置笠穴口風吸之經日還

長陽溪而得笠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