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清風露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太清風露經

《太清風露經》原藏於北京圖書館,《道藏闕經目録》卷下載此經明時已闕。經考證,北京圖書館所藏乃元《玄都寶藏》刊本,題無住真人撰,當是存世於今的六百五十年前僅存之元代道教經本。

太清風露經

無住真人撰

自序章第一[编辑]

夫天地之間,唯人最貴。人之所貴,莫若於長生。夫有所修習,真道易營而速成。夫長生且貴,況復役使萬靈,上昇天庭者哉!夫長生之法,其門不一。若乃金石草木,採煉有功,神形疲勞,法又不貴。其吸風飲露之道,不離一室,不逾一日,首尾終始,數言便畢。學者須除邪穢,但設壇清齋行道,盥漱沐浴,擊磬焚香啟虛,香氣周流,辟除祅氣,自有神仙告子玄旨,或自心知,或因夢傳。神仙之事,人豈能言,言亦不信,不信而習,功豈能全?天道不言,四時行焉;地德不言,萬物生焉。玄牝綿綿,歸於自然;玄之又玄,達於衆妙之門耳。

名位章第二[编辑]

玄牝司呼吸,左右法陰陽。地戶變吹呵,天地無淺深。導達同治水,舒暢復巾金。動用法天理,無為證道心。

大通章第三[编辑]

大洞常通天地風,崑侖蕩漾三峽通。竊候陰陽寒暑風,為饑為羸至妙宗。初善中善後善功,性通氣通神亦通。二景氣添金醴功,涌達涌泉為大通,旋機不斡是真宗。

姑盈章第四[编辑]

洞穴無底不可測,岳鎮海瀆卒難識。天門仙路除荆棘,景氣祥風無兆億。橐籥姑盈命無極,玉極大洞漸相識。

白石章第五[编辑]

白石山間丹鳳飛,白石山外運雙扉。必知細水入天闈,求仙法象如嬰兒。

玄門章第六[编辑]

玄門颯颯仙風起,閉之又數又經幾。陰陽調治又如此,一千二百浮深水,果然不忘張君旨。

玉廬章第七[编辑]

玉廬風景清,調煉幾時精。含咽想天庭,敬念遐丘生。

大總章第八[编辑]

丹穴丹鳳飛,大洞運雙機。仙逕天蘘盡,華池海燕歸。千峰鳴衆墊,靜室委閑衣。水散瀟湘淨,金疏霜露稀。火炎瓊水少,海欠景風微。呼吸陰陽順,吹噓寒暑虧。玄黃施啟閉,金木變光輝。大道非常道,如空無所依。

空谷章第九[编辑]

太易之初,太初之始,三辰運而不息,四時行而不已。金既至而土休,五將終而一起。或玄或黃,匪柔匪剛。生不生兮地德常,化不化兮天道長。雷雨解而龍散飛,山風蟲而虎不藏。乾坤否而復泰,日月交而無光。燒薙園圃,巡行邊疆。靈龜呼吸於玄堂,醯雞舒陽於朝陽。委衣飛著,散髮捐霜,慶雲靉靆,丹鳳翱翔。降甘露兮江漢湯湯,起祥風兮百卉芬芳,撞鐘磬兮鏗鏗鏘鏘,班列位兮濟濟蹌蹌。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化者化而不生,生者生而不化。哀哉,顏子秀而不實;哿矣,嬰孩號而不嘎。日居月諸,爰照爰臨,惟虎惟龍,爰嘯爰吟。雞有陽棲之雄,雉為檀澤之禽。玄牝常開,泉池無淺無深。震指扶桑,陽春山之黛色蒼翠;离分南吕,盻西岳而金氣陰沈水王。寒風吹耳,炎火呵心。扃天門以禳火道,用人火以攻霖霪。旄頭芒角,閉陽關以遏寇;房心熾烈,開北戶以祈陰。豫察神龜之殺,無違虞人之箴。天柱傾西,地維缺東。列宿運轉,無墮煉補之力;百川流注,常修吠澮之功。散清風兮不已,卧洪水兮如空。千二百兮張聖法,一五七兮盡天宗。似漱非漱,如浴非浴。風以導神,露以潤屋。欲安神而兼屋,習風露而絕穀。高臺立表,測景之短長;密室飛灰,候氣之遲速。天風不阻,清濟長江。人命豈憂?往歌來哭。是非利害,目不挂於虛堂;悔吝灾祥,必不生於虛谷。

勸章第十[编辑]

風行於天,穀生於地。動物植物,本非同類。從其類者生,逆其性者刑。朝亦辛與酸,暮亦辛與酸,百邪攻正,真焉得久。芳蘭肥葷害神氣,形性俱憔悴,神氣既已散,子身於何判?親其天者身報天,存其神者神報人。用之唯儉作唯勤,髓竭自為墳下塵。積功成煉非自然。非自然,非因,非緣,非鬼神。

誡章第十一[编辑]

一切萬物皆常住,非理毀用為侵損。脩習正性福自生,慢法輕教虧真本。

洗滌章第十二[编辑]

既絕世間粮,須洗至真腸。啖服人間藥,玄泉夢裏方。既受神仙教,方知天道長。

虛無章第十三[编辑]

仙家宮闕凌空起,不出庭闈見生理。大道冥冥雙闕風,天津淼淼丹池水。埏埴鑿室此真身,利有用無真至真。靈元不散身長在,飛作寥陽宮裏人。

辯惑章第十四[编辑]

禮記曾參問,丘稱老氏言。師引先師語,先師非謬傳。

治病章第十五[编辑]

天門法金木,地戶分六氣。口熱呵心火,耳冷吹腎水。肺呬中嶽鼻,噓肝眼無泪。悶宅呼戊己,不辯三焦嘻。二陽攻一水,地戶不獲已。臨文全六理,吹呵寒暑備。玄牝何綿綿?呼吸何常事?大都氣難通,閉戶至心攻。布散玄光髮。摩挲炎火衝。圓蓋無沃雪,毒瘴為祥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