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經 (四部叢刊本)/說玄一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太玄經 說玄一卷
漢 揚雄 撰 晉 范望 注 唐 王涯 撰說玄 宋林瑀 撰釋文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玉堂翻宋本
釋文一卷

爲媿耻況范望注𤣥圖云圖畫四重解釋甚明學者冝譯焉

說𤣥五篇

     唐宰相王 涯 字廣津纂

   明宗一

𤣥之太旨可知矣其微顯闡幽觀象察法探

吉凶之朕見天地之心同夫易也是故八十

一首擬乎卦者也九賛之位𩔖夫爻者也易

以八八爲數其卦六十有四𤣥以九九爲數

故其首八十有一易之占也以變而𤣥之筮

也以逢是故數有隂陽而時有晝夜首有經

緯而占有旦夕叅而得之謂之逢考乎其辭

驗乎其數則𤣥之情得矣或曰𤣥之辭也有

九𤣥之位也有四何謂也曰觀乎四位以辯

其性也推以柔剛賛之辭也别以否臧是故

四位成列性在其中矣九虚旁通情在其中

矣譬諸天道寒暑運焉晦明遷焉合而連之

者易也分而著之者𤣥也四位之次曰方曰

州曰部曰家最上爲方順而數之至於家家

一一而轉而有八十一家部三三而轉故有

二十七部州九九而轉故有九州一方二十

七首而轉故有三方三方之變歸乎一者也

一謂一𤣥也是故以一生三以三生九以九生二

十七以二十七生八十一三相生𤣥之數也

三長直亮者七八九得一二三揲法一爲天

二爲地三爲人其數周而復始於八十一首

故爲二百四十二表也一首九賛故有七百

二十九賛其外踦嬴二賛以備一儀之月數

立天之道有始中終因而三之故有始始始

中始終及中始中中中終及終始終中終終

立地之道有下中上立人之道有思福禍三

三相乗猶終始也以立九賛之位以窮天地

之數以配三流之元故𤣥之首也始於中中

之始也在乎一一之所配自天元甲子朔旦

冬至推一晝一夜終而復始每二賛一日凡

七百二十九賛而周爲三百六十五日節𠋫

鍾津生踵斗指於五行所配咸列著焉以應

休咎之占說隂陽之數故不觀於𤣥者不可

以知天不窮渾天之統不可以知人事之紀

故善言𤣥者之於天人變化之際其昭昭焉

故倀倀而行者不避川谷聵聵而聽者不聞

雷霆其所不至於顚殞者幸也非正命也

   立例二

夫𤣥深矣廣矣逺矣大矣而師讀不傳者何

耶義不明而例不立故也夫言有𩔖而事有

宗有宗故可得而舉也有𩔖故可得而推也

故不得於文必求於數不得於數必求於象

不得於象必求於心夫然故神理不遺而賢

哲之情可見矣自楊子雲研機㮦數創制𤣥

經唯鉅鹿侯芭子常親承雄學然其精微獨

得章句不傳而當世俗儒拘守所聞迷忽道

眞莫知其說遂令斯文幽而不光鬱而不宣

微言不顯師法殆絕道之難行也(⿱艹石)是上下

千餘載其間達者不過數人(⿱艹石)汝南栢譚君

山南陽張衡平子皆名世獨立校乎羣倫探

其精必謂其不廢厥後章陵宋𠂻始作解詁

吴郡陸績釋而正之於是後代學徒得聞知

其旨而𤣥體散剥難究其詳余因暇時竊所

窺覽常廢書而歎曰將使𤣥經之必行世也

在於明其道使不昧夷其途使不囏編之貫

之㬭(⿱艹石)日月則楊雄之學其有不興者乎始

貞元丙子終於元和己丑而發揮注釋其

說備矣夫極元微盡𤣥之道在於首賛之義

推𩔖取象彰表吉凶是故其言隱其方逺案

之有不測之深抽之有無窮之緒引之有極

髙之旨至於瑩攡錯衝文數圖告此皆互舉

以釋經者也則夫首賛之義根夲所繫枝葉

華藻散爲諸𤣥而先儒所釋詳其末略其夲

後學觀覽不知其言彈精竭智無自而入故

探𤣥進學之多或中道而廢誣往哲以自爲

切問學淺道缺而賢人志士之業不嗣也故

因宋陸所略推而行之其所詳者則從而不

議也所釋止於首賛又并𤣥測而列之庶其

象𩔖曉然易知則𤣥學不勞而自悟矣𤣥之

賛辭推本五行辯明氣𩔖考隂陽之數定晝

夜之占是故觀其施辭而吉凶善否之理見

矣苟非其事文不虚行觀其舊注旣以闕而

述雖時言其義又本其所以然蓋易家人例

有得位失位有無位之說以辯吉凶之由是

故𤣥本數一晝一夜剛柔相推晝辭多休夜

辭多咎竒數爲陽耦數爲隂首有隂陽賛有

竒耦同則吉戾則凶自一至九五行之數首

之與賛所遇不同相生爲休相克爲咎此其

大較也至於𩔖變因時制𧨏至道無體至神

無方亦不可以一理推之然則審乎其時察

乎其數雖糺紛萬變而立言大本可得而知

又吉凶善否必有其例晝休夜咎至有文似非吉

而例則不凶深探其源必有微旨此最冝審

者也至於准繩規矩不同其施舊說以爲非

吉然此首爲戾其辭皆始戾而終同如規矩

方圎之相背而終成其用(⿱艹石)琴瑟之專一孰

聽其聲圎方之共形豈適於器此其以戾而

獲吉也其有察辭似美而推例則乖者至如

土中其廬設其輿居土之中乗君之乗吉之

大者也而考於其例理則當凶推其所以

然則廬者小舎也漢制宿衛者有直廬在殿庭中土中正位

也小人而居正位又乗君子之器禍其至焉

故下云厥戒渝也凡此之例略章一事以明

之餘則可以三隅返也又如中之上九旣陽

位又當晝時例所當吉而群陽亢極有顚靈

之凶與易之亢龍其義同驗如此之𩔖又可

以例推所謂𤣥之又𤣥衆所不能知也又一

首之中五居正位當爲首主冝極大之辭究

而觀之又有美辭去六者然則隂首以隂數

爲主陽首以陽數爲首其義可明𤣥之大體

貴方進賤巳滿七與八九皆居禍中而辭或

極美者窮則變極則反也大抵以到遇之首

爲天時所逢賛爲人事居戾之時則以得戾

爲吉處中之時則以失中爲凶消息盈虚可

以意得其餘義例分見注中庶將來君子以

覽之也

   揲法三

經曰凡筮有法不精不筮不𮜿不筮不以其

占不(⿱艹石)不筮當其致精誠厥有所疑然後隂

言其事呵䇿訖乃令蓍曰假太𤣥假太𤣥孚

貞爰質所疑于神于靈休則逢陽星時數辭

從咎則逢隂星時數辭違此巳上並令蓍辭天之䇿

十有八地之䇿十有八地虚其三以扮三

猶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故𤣥筮

以三十三䇿令蓍旣畢然後别分一䇿以掛

于左手之小指中分其餘以三揲之并餘於

此餘數欲盡時餘三及二一也又三數之并艻之後便都數之不中分矣

前餘及艻不在數限數欲盡時至十巳下得七爲一畫

餘八爲二畫餘九爲三畫凡四度畫之而一

首之位成矣𤣥之有七八九猶易之有四象

也易卦有四象之氣𤣥首有三表之象

   占法四

首位旣成然後有隂陽晝夜經緯所逢占之

欲識首之隂陽從中至養以次數之數竒爲

陽數耦爲隂數晝夜者九賛之位於陽家則

一三五七九爲晝二四六八爲夜於隂家則

一三五七九爲夜二四六八爲晝經者謂一

二五六七也旦筮用焉緯者三四八九也夕

筮用焉日中夜中雜用一經一緯凡旦筮者

旦占用經當九賛之一五七也遇陽家則一

五七並爲晝是謂一從二從三從始中終皆

吉遇隂家則一五七並爲夜是謂一違二違

三違始中終皆凶旦筮則一五七爲所逢之賛而占決焉二六九爲日

中故經云晝夜散者禍福雜也凡夕筮者占其中用緯當九

賛之三四八也遇陽家始休中終咎(⿱艹石)日中

夜中筮者二經一緯當九賛之二六九也遇

隂家始中休終咎所用賛下爲始次爲中上

爲終故經曰觀始中決從終大抵吉凶休咎

在晝夜從違(⿱艹石)欲消息其文則當觀首名之

義及所遇賛辭與所筮之事察其象稽其美

惡則𤣥之道備矣或有晝夜旣從而首性賛

辭遇於迓戾則可用也經云星時數辭從星

者所配之宿各以其方與本五行不相違克

也假如中首所配牽牛北斗水行與首同德

是星從也時者所筮之時與所遇節氣相逆

順也假如冬至筮遇十月巳前首爲逆冬至

巳後首爲順也數者隂陽竒耦之數以定所

遇之晝夜夜爲咎晝爲休辭者九賛之辭與

所筮之意相違否也凡此四事並當叅而驗

之從多爲休違多爲咎

   辯首五

天𤣥二十七首

中周礥閑少戾上干𤕠羨差童増銳達交耎

傒從進釋格夷樂爭務事

地𤣥二十七首

更斷毅裝衆密親斂彊睟盛居法應迎遇竈

大廓文禮逃唐常度永昆

人𤣥二十七首

減唫守翕聚積飾疑視沈内去晦瞢窮割止

堅成䦯失劇馴將難勤養中者萬物之始且

得中辯首之辭具在經注九雖當晝亢極凶𤕠者臨也

進萬物扶陽而進九雖當晝終亦凶也

應者應時施冝五七九當晝吉自此後隂生

故有戒也大者陽氣盛大象豐卦九爲大極

雖得晝而微凶

唫者隂陽不通象否

卦二四六八當晝當唫之時不能無咎極亦

凶也窮者萬物窮極思索權謀自濟也九處

窮極晝亦凶

親者貴以其身下人則親交之道著八雖當

晝而處亢不能下人故君子去之也

太𤣥說𤣥五篇

    右廸功郎充兩浙東路提舉茶塩司幹辦公事張寔校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