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白齋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十二 夷白齋稿 卷之十三
元 陳基 撰 胡文楷 撰校勘記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鈔本
卷之十四

夷白齋藁卷之十三

              臨海 陳 基 著

              金華戴 良 編

  序

   逰虎丘圖詩序

至正十年秋翰林待  制宣城貢公泰甫使江南眀年春使

還過吴而聞國子司業之命遂避傳舎寓白鶴之真館不終日

而吳之大夫君子脩容于下執事者冠盖相属于暮之春風日

柔暢相與登海湧峰頫劒池坐生公之䑓據小吳之軒覽長洲

之故苑撫姑蘇之䑓榭而瑶林綠甸川魚雲鳥之出沒飛動者

皆在欄楯之下扵是却匏竹進翰墨酣謌淋漓竟夕忘返公既

属睢陽朱澤民氏筆之為圖復用澤民壁間舊題五言四韵為

詩以倡之而苕溪郯九成沈自誠新安胡茂深赤城鄭䝉泉公

之壻張士恭甥阮文銳余伯氏敬徳咸属和焉揔凡若干首尋

以首簡授余曰子冝為序公以經濟之學為

天子頋問之臣雄文碩望師表儒林海内之士仰喬岳瞻景星

之曰乆矣吾黨徒用區區文藝乃得接餘論扵山水間不亦盛

乎且㑹合之不可常昔之人盖有當驩而悲者矣今環橋門而

望公者殆百榖之扵甘雨也吾徒未能脫鱗介生羽翰又安得

従公㳺乎雖然唐楊少尹之歸自  朝廷也好事者誇其

餞之盛謂其繪以為圖而當時君子又嘉其去就𩔗漢兩䟽作

為文章榮耀千載今公之司業成均楊少尹之軄也而其功名

事業人且望其䓁兩䟽而上之則異日請老而歸也尚能従

扵某丘某水以觀都門祖張之圖而為公賦之也至正十一年

夏四月𦍤旦序

   玉山名勝集序

中吳多宴㳺之勝而頋君仲瑛之玉山佳䖏其一也頋氏自辟

疆以来好治園池而仲瑛又以能詩好禮樂與四方賢士大夫

㳺其鿌臺燠館華軒羙榭卉木秀而雲日幽皆𠯁以彂人之才

趣故其大篇小章曰文曰詩閒見曽出而凡氣序之推𨗇品彚

之囬薄晴晦明之變幻叵測悉牢籠摹状扵更倡迭和之頃雖

復體製不同風格異致然皆如文繒貝錦各出機杼無不純麗

瑩縟酷令人愛仲瑛既㑹稡成卷名之曰玉山名勝集復徴余

文以為序夫世之𭔃情山水間者多矣然好事者扵昔人别墅

獨喜稱王氏之輞川杜氏之樊川豈非以當時物象見扵倡酬

者厯厯在人耳目乎然輞川賔客獨稱裴迪而樊上翁則不過

時召暱宻往逰而已今仲瑛以世族貴介雅有器局不屑扵進

取而力之𠩄及獨喜與賢士大夫盡其驩而其操觚弄翰觴詠

扵此視樊上翁盖不多譲而賔客倡酬之盛較之輞川SKchar者過

焉嗟乎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使異曰玉山之勝與兩川别

墅並存扵文字間則斯集也詎可少㢤扵是乎言

   送黄徳廣序

余與黄君徳廣同以東州之人逰中吳山水間吴之大澤曰具

區周逥五百里灝溔潢𣻌混無端倪而其山則洞庭夫𣓙靈巖

天平之屬髙卑俯仰為態不一而皆出沒掩暎乎其上朝光暮

景與雲物争變化盖東南之竒觀也吳為郡物盛人衆賦夥而

訟繁凡𨽻其土者率鞠躬盡瘁不遑夙雖有好事者亦不能

輟餘晷而樂山水也四方之道吳者冠盖相屬然非北之燕薊

則南適閩越又孰能齎糗糧以事無益之逰乎故窮吳中山水

之勝自非卑閒無事如吾兩人則舉莫之能也余甞與徳廣汎

舟過梅里登海虞出三江之口頋瞻山川之蒼⿱⺾⿰氵亾俯仰千載扵

㬰而聖賢之遺跡厯厯可考也盖江湖之間厥土塗泥踵行

喙息之民罷耒耜而給饟餽恒𡚁𡚁以終日則吾兩人之⿺辶商

惟其賔客者不能雖其父兄子弟亦不暇以爲也人常苦扵貧

賤而吾乃以賤貧得自肆扵山水而徳廣固非乆貧且賤者也

今秊秋徳廣有力者爲之先将脫鱗介生羽翰去我而弗頋也

噫向也舉吳之人不得爲吾兩人之㳺今也非惟吾不能強徳

廣而㽞之徳廣雖欲爲吾㽞不可也然則出䖏𩀌合非惟吾兩

人不能自知雖古之君子亦不能必也徳廣行矣余将入山益

深入林益宻他日徳廣以其𢫎負有𠩄遇而㱕SKchar者不忘而欲

求余扵藜藋之下則以是為之旌矣囙書以貺之

   送丁經歴序

吳在禹貢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之SKchar其藪則具區土地塗泥而田則下下也吳

之土不如雍州之黄壤其田不及豫州之中上而其賦視梁州

乃在下之上者徒以人工脩之而其水淺土薄固自與中州大

不侔也庸詎知古今殊時風氣異冝塗泥之土貢倍扵黄壤下

下之田賦浮扵上上而人之工果𠯁以勝地力㢤夫息人工以

飬人善為國者也窮地力以害人賊夫國者也吳之不愛其工

以奉上也乆矣而其害有若長蕩華蕩之屬積水為陂激風濤

黿鼉蛟螭率醜𩔗居之𡖉育子孫以専其利使神農執未后稷

秉耜亦末如之何而有司什一之征𡻕有常筭驅民扵不測之

淵為之上者縮手弗顧而經歴丁君獨閔然思有以極之推是

心也其殆古之𠩄謂遺愛乎𥘉君之至吳也民有謌者曰吳之

土𠔃淖而卑吳之田𠔃淪為湖陂我田于湖𠔃官剥我肌昔神

禹𠔃手駢𠯁躓将以厚吾之生𠔃今反病之我欲上訴𠔃天不

可躋我欲淪死𠔃不忍子與妻吁嗟儂𠔃何以生為君聞之曰

有是㢤吾聞苛政猛扵虎此非虎之尤者乎夫使田野無愁歎

之聲二千石之軄也今吾来佐長吏布㤙澤而民困若是将何

以上報

天子乃獨䟽其事上之巳而  上詔郡國除民𠩄疾苦而吾

獨賴君之言有𠩄休息又SKchar曰原則有𮮐水則有魚昔云不𠯁

今乃有餘隰則有秔水則有魴人言之SKchar我以為慶又胡可忘

扵是皆以君為長者而吳猶有泰伯仲雍之遺民焉扵君之代

而歸也書以志吳人之意至正十一年九月甲子

   送劉志伊序

山川之秀鍾扵物者為珠玉鍾於人者為文章然求玉者必扵崐

崘流沙萬里之外求珠者必扵南海蛟龍不測之淵不如是則

無以擇其精而致其多而文章在天地間尤難精而不易得者

也三代而降文章與時髙下而秦漢魏晋唐宋之文見扵文選

文粹文鑑者後人即其成書上下千數百年以觀其制作之變

而不知當時采摭之精有不易以𡻕月計也然則搜羅纂述以

為一代人文之乗而欲與前代之成書並存不癈而不之乎文

章之崐崘作者之南海求之而能盡大觀而無憾也難矣

國家以三光五嶽混一之氣涵煦六合而百年文物之盛著扵

文類者亦可以㮣見然夜光之璧照乗之珠縦不横委扵道亦

豈無待賈而未售者此冝春劉君志伊𠩄以北赱亰師南浮江

淮上而 朝廷之著作下而山林之論述兼儲並錄日益月増

如猗頓之扵貨不埓富扵王公不已也噫志伊之用心亦勤巳

㢤然尚勿為鄭人買櫝而還珠亦勿為魏人之以玉為石而棄

之則𠩄得誠精且多矣扵其歸也序以贈之

   横山紀行詩序

吳郡沈仲說甫由長洲先塋鼓拖而西出胥門過石湖省母夫

人之墓扵横山之陽道路𠩄厯輙頋瞻哀慕而其低佪窹歎之

形諸言者皆成韵語時余辱與同載間亦有𠩄賦其甥吕彦貞

悉手錄之揔若干首夫吟詠情性莫過於詩然三百篇皆夲性

情而尤感人者無如蓼莪盖父母之徳昊天罔極人子烝烝色

飬尚不𠯁以報其萬一而况乎不得終飬者其心為何如此君

子𠩄以三復流涕而不忍讀之也今仲說天性醇孝篤學好問

而又遭時太平克承世澤其視SKchar莪之時不侔矣然而既怙且

恃以鞠拊畜育者仲說皆蚤失之而其頋焉復焉腹焉者獨賴

祖母之存今亦已矣雖𣸪生事死𦵏無SKchar遺憾而仲說豈忍一

日忘其親㢤是以頋冢舎扵長洲踐雨露扵横山仰天宇之澄

鮮撫原野之夷曠而風木寒泉之感見扵銜恤茹哀者雖欲不

為詩不可也嗚呼之為用在扵成孝敬厚人倫彼百鍜為字千

錬成句勤則勤矣扵情性何有㢤昔孫興公賦詩以伸罔極之

痛識者謂有SKchar莪之遺思焉而歐陽𠦑弼居憂君子盖有SKchar

作詩者余雖非識者仲說固興公之徒歟世有君子如蘇長公

則仲說賢扵𠦑弼矣余既囙彦貞𠩄録用崔正言紀行詩軆編

彚之又喜仲說𠩄作夲扵性情扵是乎書

   送粹上人詩序

粹上人由天台絶海泝江歴叅浙水西諸名山而雅喜與賢士

大夫逰聲稱藉甚余嘗見其風神秀朗如寒潭秋月進退作止

修整閒暇固已𥝠𥨸異之矣久之将還山讀書宻邇親舎庶㡬

朝夕以報頋復之㤙其徒不能奪之也榗紳先生聞其行争為

謌詩以偉之以余辱与上人交俾為之序昔之知言君子謂浮

圖氏之書過扵荘墨申韓而與易論語合余甞𥨸疑之及觀其

大報㤙諸篇則其教人率先孝敬乃知世之論佛類以其恠幻

SKchar而其徒好略文字以為髙去孝敬以為逹者皆過也今上

人學禪而不略文字為𥼶而知孝且敬又将歸而益求其𠩄以

與易論語合以充其大報㤙云者盖五常之道不二之法未始

不本扵人心茍䆒其歸雖同其中而異其外可也上人勉乎㢤

庸敢叙贈詩者之意書之首簡以授之



夷白齋藁卷之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