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白齋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十八 夷白齋稿 卷之十九
元 陳基 撰 胡文楷 撰校勘記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鈔本
卷之二十

夷白齋藁卷之十九

              臨海 陳 基 著

              金華 戴良 編

  序

   送陳景𥘉序

君子之為僚吏得賢公卿而事之則政斯舉矣今海道都萬户

眀善公之政揔SKchar䑓也属海㓂之餘糧艘䧟沒者叅半SKchar民比

户告病公奉

聖天子命以SKchar事為已任甫下車問事緩急審次第而為之令

行禁止雷動山立東南列郡侯伯受牒聴令惟謹一時僚吏莫

不争自激昂願以材自效譬猶營壘士卒一經李光弼𭈹令氣

色乃益精眀其轉旋闔闢之機𠩄以為 國家軍儲𭰹長計者

固皆出扵公之眀㫁而其従容賛相動⿺辶商事冝非賢僚吏亦何

𠯁以䖏公幙下此陳君景𥘉𠩄以得事賢公卿之道景𥘉瑰瑋

闊逹雅有器局𧺫家憲曺由蘇杭二大府史遷SKchar府𠩄至皆以

能爲長吏𠩄信任聲稱藉藉乆矣自 國家以海爲SKchar渠𡻕

轉東南之租賦毎以春夏由吳門趣直沽履洪濤如平地視萬

里猶咫尺上而佩金符綰紫綬而爲萬夫長下而職之書佐餽

饟而居幕府者皆安然囿扵

皇靈之内雖有𭰹渉之勞而無不虞之變盖八十餘年扵此矣

及一旦鯨鯢悍然不安天常慿𨹧鼔舞風掀浪擲堅舟利楫糜

爛韲粉扵狼狽之頃董SKchar大臣素以豪傑自許者顛頓辟易蹙

縮而無𠩄措其剉衂亦甚矣繼其後者徒手以承其𡚁春夏兩

SKchar亦欲以時逹亰師非有明断如公者紀綱乎其上賛襄得人

如景𥘉䓁周旋乎其下則洪濤萬里無胫而欲行無翼而欲飛

亦誠不易矣然則平居無事人材若無與扵世至扵倉卒之中

利害叵測然後得人則濟非人則否噫中流失舟一壷千金豈

虚語㢤今景𥘉書滿将調閫外之势眡SKchar䑓益崇使移事SKchar

之道以事連率折衝畫諾㳺刄扵有餘之地則閭外之政亦斯

舉矣異日又移此以逰外廷升 中朝莫不皆然則享榮名躋

膴仕非景𥘉而誰欤扵其行也吳之大夫士咸賦以餞之属余

為之序

   送哲上人序

吳門哲上人事其師學出世間法居城東祚真蘭若自刻甚清

苦今年冬将挈缻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四方叅大浮屠以竟其學士大夫與上

人善者咸賦詩以餞之上人吳人也吳為沃壌其人喜事佛好

施予佛之徒往往飾宫廬崇塔廟有餘力輒買良田厚積蔵資

懋𨗇以為常産不朽計盖其習俗𠩄尚非一日矣自兩淮用兵

資糧器械百物之需取扵吳者無慮十八九民力滋耗事佛庸

SKchar而佛之徒亦方僕僕與其民奔赱有司出賦稅以給公上

閔閔焉惟𢙢不及是懼昔之𠩄常産今⿺辶商𠯁以為患浮屠寳坊

魚鼔絶響平時累數百人為徒者至是皆相率引去祚真城東

小蘭若爾其師弟子頋優㳺無事俛焉夙夜惟知有出世間法

上人有将浩然四方従大浮屠逰視其去𭕒若無豪髮世累者

盖上人之師弟子不求多扵世彼為常産計者皆求多者也求

而不知止患孰甚焉今四方名山具存而其叢林凋落亦如吳

之𠩄謂寳坊乎抑猶有異時規矩弗墜也然向之特盛者莫如

吴興錢唐吳門既爾錢唐亦従可知上人此行将何𠩄⿺辶商乎吾

聞浮屠氏之法無中邊無彼此求之者無逺無近混物我扵一

途䓁虚空為法界然後不舉𠯁而四方見前此古之𠩄謂逰乎

方之外者也上人不求多扵世斯行也将無入而不自得尚奚

以業林之規矩墜弗墜為㢤上人字古心其師則元明其𭈹也

   送陳希文北上序

人之厭江湖者則思山林厭山林者則思城郭居城郭者則思

㳺乎通邑名都以日充其𠩄見聞譬猶魚之䖏池沼則慕湖陂

䖏湖陂則慕江海䖏江海則又欲脫鱗鬛生羽翰絶雲蜺負青

SKchar以逹乎天地而止焉亰師士大夫之天池也士之生乎斯世

苟耳目聦眀心志卓犖手𠯁無拳攣之疾肩背無傴僂之患賤

不至扵馬醫辱不至扵奴𨽻貧不屑為販賈工祝之事非詩書

之言不習非禮義之地不踐非逢掖之服不服非章甫之冠不

冠言可以信乎朋友貌可以接乎公卿大夫氣可以折衝乎尊

爼智可以效官使扵駿奔執事之間乃可汗漫扵江湖栖遟扵

山林浮湛扵城郭居卑而䖏汙局縮而偃蹇徒資於姍咲扵僕

妾甚無謂也故必扷泥塗擊奔飈左攀鱗右附翮翩翩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焉翺翔乎帝郷徘SKchar扵清都如吾友陳君希文者豈不卓然瑰

瑋之士㢤希文之志則壮矣頋余與希文生同妵居同里學同

業而年又差長疾不至扵拳攣而不得道希文以為先患不至

扵傴僂而不得従希文以為後賤有甚扵馬醫辱不翅扵奴𨽻

貧雖欲為賈販工祝而不可得徒亦服逢掖冠章甫居則誦詩

書行則稽禮義踽踽以自信倀倀而無徒其視希文去而折衝

乎尊爼希效扵駿奔執事者殆猶斥鷃皷翼蓬蒿之下而不知

九萬里鵬之一息也尚安敢語天池㢤余不能俛首帖耳以SKchar

倖天池之有力者徒因希文行書以為貺

   朱氏格致餘論序

余觀古人以方術相授受多不苟扁鵲古之良醫也遇長桒君

十餘年而始得其禁方長桒君豈古愛方者㢤徒欲授之得人

以活人爾昔宋氏渡江良醫之在中州者曰河間劉守真氏戴

人張子和氏真㝎李明之氏三家之學同出扵黃帝扁鵲而其

用則有攻𥙷之不同者盖𠩄遇之時然也宋末江南之人惟羅

太無氏之傳得其宗太無逮事穆𨹧國亡退䖏民間未甞䡖以

醫語人而人亦卒未有能師之者烏傷儒者朱君彦脩飭身礪

行有古君子之風而尤好醫方術甞讀素問而歎曰此載道之

書也頋非儒者不能讀而醫固儒者之事也古之𭈹為良醫者

皆有師今之為醫不必師徒守故方以倖人之不死者非醫之

罪也醫之無師乆矣嗚呼吾尚忍爲是㢤乃彂憤求師不逺千

里赱吳䠂不能得患至杭有言羅氏者君𠉀之累數十徃不得

見君囙旦日徃立扵其門日且暮不少動羅察其意䔍始引見

之與語大說乃盡以三家之𭥍告之并授之書且曰熟此可以

活人矣君謝曰諾遂以書歸讀之反覆尋繹上逹扵靈樞太素

内外甲乙之書以及百家無不貫穿而得其精且微者積以𡻕

月然後出而視人之疾如是而生如是而死無不切中一時學

者故方之習亦因以丕變君遂以國醫名東南而三家之學不

專扵中州而君老矣門人徃徃請著書乃摭其歴試而驗者論

次而筆存之捴凡若干卷夫羅氏不輕以語人而君得之亦不

易冝其信之䔍用之精而爲書又𠯁以傳諸其徒而㳤諸其人

君與羅氏視古人皆可以無愧矣余雖未及識君幸因其髙第

弟子趙君以徳而得見其書以徳俾為序乃述其授受淵源之

自使讀書知醫不可以無師而得師尤不昜云羅氏名知悌君

名震亨至正十五年正月甲子序

   送韋道寧詩序

韋君道寧世為中州衣冠家由浙西憲曺辟吏崐山常熟兩州

能聲浙西部使者賢而薦之為福建奏差将行中吳大夫士

與道寕善者送之南門之外有酌道寧酒而為之言者曰道寕

起憲曺執文書事兩州長吏𠩄食升斗禄耳而獨以潔㢘有吏

能為部使者𠩄知盖道寕讀書通古今為詩文奕奕有風氣啜

菽飲水而牛羊之飬弗過焉其素𠩄藴蓄者未昜以淺近闚也

福建古大閩地秦漢以来始列中國今天下一家四夷八蠻九

貊百粤皆𨽻軄方而福建扵閩為土中江浙行省𠩄統大藩閩

特大以逺部使者職耳目任風紀扵此視他道尤重奏差古行

人之職也凡部使者有事扵行御史府及中䑓SKchar四方各道奏

差悉主之非明憲度習文法善辞令𩛙威儀者不𠯁以堪之道

寜起身憲曺則憲度明矣辟吏兩州則文法習矣讀書通古今

則辞令善矣而又将之以潔㢘本之以孝敬是行也吾見其出

入部使者従事間以事使行御史府中䑓四方各道其周旋有

禮進退有容應對従容中矩此皆其素𠩄藴蓄者䓁而上之殆

無施不可夫豈惟行人而已乎閩雖逺且阻然𭈹樂土道寜以

能見辟固不敢以逺自憚亦不徒以土爲樂盛年勤

王事脫身簿書従賢部使者爲僚従皆父母之𠩄說者扵是華

其行者咸賦詩以贈之属余爲之序

   左丞潘公射吳江佛寺浮圖詩序

吳江華嚴寺有矢著浮圖鐡鏁上不至顛者若干尺世傳金人

渡江及宋人西出師元兵南征過此皆射焉𡻕乆矢弊寺僧更

設一矢以存故事上下二百餘年矣徃来觀者相指示然卒未

有復岀竒試抽矢以擬其後者今年夏中書右丞潘公将兵過

其下時夜漏下二刻月SKcharSKchar見浮圖上矢影公異之乃頋左右

取弓矢一彂正中其顛舉軍皆賀且曰公天威也好事者争爲

謌詩以壮之夫弧矢𠩄以威天下然天下不患無良弧矢患無

善用弧矢者耳故無飛衛雖有燕角之弧𦍤蓬之簳不能以貫

懸蝨雖有蚡胡之笴肅慎之砮不能以穿楊葉射不𠯁以中㦸

牙雖有烏𭈹越𣗥象弭繡質将見蒼黃失錯蒲服剉衂且不暇

尚何威之有㢤吾故曰不患無良弧矢患無善用弧矢者耳今

公位兼将相勇冠三軍其視飛衛飬𠦑僅一藝尔将不𠯁爲公

道然浮圖𠋣天SKchar若千仞雖素百彂百中苟非天晶日明将不

輒自岀竒與昔人争必中之鋒扵上下二百餘年之間乃今

按兵澤國彀弓持滿水光迷SKchar夜氣SKchar閴公獨賈勇萬夫控弦

一彂而能自决竒中使争快覩之人伏公為天威夫豈偶然也

㢤世無飛衛飬𠦑而公固善用弧矢者也昔南霽雲為睢陽乞

師賀蘭不従因彂憤射浮圖示必滅賀蘭天下至今義之今公

豈狃扵必中徒取以驚動一時資好事者為羙譚而巳亦示為

國家必誅無道而征不庭也冝好事者聞而壮之謂非公不𠯁

以弧矢之利非弧矢不𠯁以顯公之㓛公固不以㓛自居然天方

用弧矢以㝎四方飛衛飬𠦑既不可復作公其可不自愛乎雖

然士有以忠信為甲胄禮義為干櫓不操弓而隣國畏不挟矢

而天下威利倍扵弧矢㓛顯扵百彂百中此周公之𠩄吐哺而

公𠩄冝為

國逺謀者余不佞敢與國人稱願之而公尚無以謙讓未遑為

至正十六年六月既望序




夷白齋藁卷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