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討胡檄佈四方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眞天命太平天囯[1]禾乃師贖病主左辅正軍師東王楊、右弼正軍師西王箫,爲奉天討胡,檄布四方,若曰:嗟爾有众,明聽予言!予惟天下者,上帝之天下,非胡虏之天下也;衣食者,上帝之衣食,非胡虜之衣食也;子女民人者,上帝之子女民人,非胡虜之子女民人也。

  慨自滿洲肆毒,混乱中囯,而中囯以六合之大,九州之衆,一任其胡行,而恬不爲怪,中囯尚得爲有人乎?妖胡虐焰燔蒼穹,淫毒穢宸極,腥風播於四海,妖氣慘於五胡,而中囯之人,反低首下心,甘爲臣僕,甚矣哉!中囯之无人也!

  夫中囯首也,胡虜足也;中囯神州也,胡虜妖人也。中囯名爲神州者何?天父皇上帝真神也,天地山海,是其造成,故從前以神州名中囯也。胡虜目爲妖人者何?蛇魔“閻羅妖”邪鬼也,韃靼妖胡,惟此敬拜,故當今以妖人目胡虜也。

  奈何足反加首?妖人反盜神州?驅我中囯悉變妖魔?罄南山之竹簡,寫不盡滿地淫汙;決東海之波濤,洗不淨彌天罪孽!

  予謹按其彰著人間者,約略言之:

  夫中囯有中囯之形像,今滿洲悉令削髮,拖一長尾於後,是使中囯之人變爲禽犬也。中囯有中囯之衣冠,今滿洲另置頂戴,胡衣猴冠,壞先代之服冕,是使中囯之人忘其根本也。

  中囯有中囯之人倫,前僞妖康熙,暗令韃子一人管十家,淫亂中囯之女子,是欲中囯之人盡爲胡種也。中囯有中囯之配偶,今滿洲妖魔,悉收中囯之美姬,爲奴爲妾,三千粉黛,皆爲羯狗所汙;百萬紅顏,竟與騷狐同寢,言之慟心,談之污舌,是盡中囯之女子而玷辱之也。中囯有中囯之制度,今滿洲造爲妖魔條律,使我中囯之人無能脫其網羅,無所措其手足,是盡中囯之男兒而脅制之也。中囯有中囯之語言,今滿洲造爲京腔,更中囯音,是欲以胡言胡語惑中囯也。凡有水旱,略不憐恤,坐視其餓莩流離,暴露如莽,是欲使中囯之人稀少也。滿洲又縱貪官污吏,佈滿天下,使剝民脂膏,士女皆哭泣道路,是欲我中囯之人貧窮也。官以賄得,刑以錢免,富兒當權,豪傑絕望,是使我中囯之英俊抑鬱而死也。凡有起義與復中囯者,動誣以謀反大逆,夷其九族,是欲絕我中囯英雄之謀也。滿洲之所以愚弄中囯,欺侮中囯者,無所不用其極,巧矣哉!

  昔姚弋仲,胡種也,猶戒其子襄,使歸義中囯;苻融亦胡種也,每勸其兄堅,使不攻中囯。今滿洲乃忘其根源之醜賤,乘吳三桂之招引,霸佔中囯,極惡窮凶。予細查滿韃子之始末,其祖宗乃一白狐、一赤狗,交媾成精,遂產妖人,種類日滋,自相配合,並無人倫風化。乘中囯之無人,盜據中夏,妖座之設,野狐升據;蛇窩之內,沐猴而冠。我中囯不能犁其窟而鋤其穴,反中其詭謀,受其淩辱,聽其嚇詐,甚至庸惡陋劣,貪圖蠅頭,拜跪於狐群狗黨之中。今有三尺童子,至無知也,指犬豕而使之拜,則艴然怒。今胡虜猶犬豕也,公等讀書知古,毫不知羞?昔文天祥、謝枋得誓死不事元,史可法、瞿式耜誓死不事清,此皆諸公之所熟聞也。予總料滿洲之衆不過十數萬,而我中囯之衆不下五千余萬,以五千余萬之衆,受制於十萬,亦孔之醜矣!

  今幸天道好還,中囯有復興之理,人心思治,胡虜有必滅之徵。三七之運告終,而九五之真人已出。胡罪貫盈,皇天震怒,命我天王肅將天威,創建義旗,掃除妖孽,廓清中夏,恭行天罰。言乎遠,言乎邇,孰無左袒之心,或爲官,或爲民,當急揚徽之志!甲胄干戈,載義聲而生色;夫婦男女,攄公憤以前驅。誓屠八旗,以安九有。特詔四方英俊,速拜上帝,以獎天衷。執守緒於蔡州,擒妥歡於應昌。興復久淪之境土,頂起上帝之綱常。其有能擒狗韃子咸豐來獻者,或能斬其首級來投者,又有能擒斬一切滿洲胡人頭目者,奏封大官,決不食言:蓋皇上帝當初六日造成之天下,今既蒙皇上帝開大恩,命我主天王治之,豈胡虜所得而久亂哉!

  公等世居中囯,誰非上帝子女?倘能奏天誅妖,執蝥孤以先登,戒防風之後至。在世英雄無比,在天榮耀無疆。如或執迷不悟,保偽拒真,生爲胡人,死爲胡鬼。順逆有大體,華夷有定名,各宜順天,脫鬼成人。公等苦滿洲之禍久矣!至今而猶不知變計,同心戮力,掃蕩胡塵,其何以對上帝於高天乎?

  予與義兵,上爲上帝報瞞天之仇,下爲中囯解下首之苦,預期肅清胡氛,同享太平之樂。順天有厚賞,逆天有顯戮。佈告天下,咸使知聞。


註釋[编辑]

  1. 太平天囯時期的“天”字,上面一橫比下面一橫長。下不再贅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