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政大夫江南候補府同知軍功加二級仁和嚴君墓誌銘并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奉政大夫江南候補府同知軍功加二級仁和嚴君墓誌銘并序
作者:姚鼐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惜抱軒文集/卷13

君諱守田,字穀園,杭州仁和嚴氏。祖諱士奇,贈奉政大夫。考諱立功,為虞城主簿,封奉政大夫。君少遊濟南,寄籍運學為諸生,遂中乾隆辛卯科山東鄉試舉人。乾隆四十六年,挑發廣東知縣。初任陽江縣,未至境,有迎吏來,與君語少習,見君囊橐貧甚,誘君以利。君問何以取利,吏曰:「邑有賣漿者,毆人死,而多引富室,繫數十人矣。君至威脅以罪,千金立致也。」君曰:「諾。」至縣日,即坐堂上,出所冤繫囚,盡縱之去。獨留一囚訊之,囚即服罪,賣漿者也。迎吏捧牘在側,捽下痛杖黜之。是時,方傾市來觀上新令,見君治此吏,歡呼動地,君名聲一日大起。調仁化,與巡撫孫公士毅爭獄,君辭厲。孫公變色,既而卒從君議,更以重君。遂調之番禺,凡獄事多委君。以母憂去官。服闋再赴廣東,補順德知縣。治海盜有績,屢辨難獄,又調南海。番禺、南海,皆大府治所,君兩蒞之,人見其意思如暇,然而政無不盡。是時,孫公擢為總督,率兵出關,討安南之亂。公故奇君才,檄之從軍,及市球江之捷,敘功入奏,賜孔雀翎、五品頂帶。君才益見端緒矣,既而與孫公偕返。孫公內召,嘉勇公福康安代其任。福公亦重君才,君議論其前必盡。福公常聽其說,於事多便,乃保題君。引見,命記名知府,而發江南以同知用。在江南三年,屢委署,未及真授,而遭父憂歸。

其署淮安知府時,值旗丁以各縣助之費少為詞,數百人大噪淮上漕使之門。君往召眾前,使訴其意。君徐曰:「助費在州縣。今為爾白漕使飭下道,道下州縣。取費至,則汝候久矣,不亦病乎!」眾曰:「然。」君曰:「是誠非吾職,然吾當為公濟汝以私財。汝等張帆疾行可矣!」於是命之次第發,而稍資給之,竟無事。江淮人咸稱頌君有定亂才。君既歸數年,竟不復仕,於嘉慶四年四月十日卒於里,年五十有二。

君文章無不能,而奏牘尤善,通曉兵事,便騎射。為舉人時,偕人遊塞上,與侍衛武人共宴飲角射,君最後發,三矢中的如一。武人大愕沮屈,君從容就坐,題詩便麵而去。其在孫公軍中,誠欲盡其謀,以共立功於域外,不幸值阮氏之變,軍潰功不就。然古人始敗而卒建大功,如孟明之類,史冊多有。其後,孫公猶被眷遇,卒收庸、蜀桑榆之效,而君竟不復試於軍旅矣,世孰由知其才之異也。

君在江南時,嘗一來訪余。與言,果明決異士。其後,余至杭州又遇君,而君無意用世,亦旋歿矣。娶莊宜人。君在江南時,宜人卒。生炳及兩女。側室范氏生煥,亦兩女。胡氏生燾。吳氏生煦。某年月日葬君於杭州天馬山祖塋之側。莊宜人祔。銘曰:

既多文,又秉武,臨溟海,江淮滸,鋤黠猾,柔強禦。意趠遠,為國撫,萬里駕,中乘阻,鬱餘能,紀可睹。勒堅石,慰終古。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