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議竇參等官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奏議竇參等官狀
作者:陸贄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74

右。希顏奉宣進止:「竇參結朕左右,兼有陰謀,皆有憑據,事不曖昧,隻緣連及處多,不可推按。卿等更宜商量,若謂恐事體不穩,即且流貶向絕遠惡處。竇申、竇榮、李則之,首末同惡,無所不至,又並微細,不比竇參,宜便商量處置。其竇參等所有朋黨親密,並不可容在側近,宜便條疏,盡發遣向僻遠無兵馬處。先雖已經流貶,更移向遠惡處者。」

伏以竇參罪犯,誠合誅夷,聖德含宏,務全事體,特寬嚴憲,俯貸餘生。始終之恩,實足感於庶品;仁育之惠,不獨幸於斯人。所議貶官,謹具別狀。其竇榮、竇申、李則之等,既皆同惡,固亦難容。然以得罪相因,法有首從,首當居重,從合差輕。參既蒙恩矜全,申等亦宜減降。又於黨與之內,亦有淑慝之殊,稍示區分,足彰勸勵。竇榮與參,雖是近屬,亦甚相親。然於款密之中,都無邪僻之事,仍聞激憤,屢有直言,因此漸構猜嫌,晚年頗見疏忌。若論今者陰事,則尚未究端由,如據比來所行,必應不至凶險,恐須差異,以表詳明。臣等商量,竇榮更貶遠官,竇申、則之並除名配流,謹具別狀進擬庶允從輕之典,以洽好生之恩。夫趨勢附權,時俗常態,苟無高節出眾,何能特立不群。竇參久秉鈞衡,特承寵渥,君之所任,孰敢不從?或遊於門庭,或結以中外,或偏被接引,或驟與薦延,如此之徒,十恒七八。若聽流議,皆謂黨私,自非甚與交親,安可悉從貶累。況竇參罷黜,迨欲周星,應是私黨近親,當時並已連坐人心久定,不可複搖。今者再責竇參,特緣別有結構,陛下親自尋究,審得事情,所與連謀,固知定數。今若普加譴斥,則恐翻類淪胥,罪地指名,誰不疑懼,中外洶洶,殊非令猷。臣等商量,除同謀陰邪事狀分明者,其餘一切,更無所問,將為穩便。未審可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