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二回 蒲臺縣嫦娥降世 林宦家后羿投胎 下一回▶


  山東濟南府蒲臺縣,有個孝廉,姓唐名夔,字堯舉,是宋仁宗朝知諫院唐公諱介之後。介為殿中侍御之日,曾劾宰相文彥博製金絲燈籠進於宮掖以謀執政,即在帝前面詰彥博,因坐以毀謗大臣,黜為英州別駕。仁宗又愛公鯁直,恐致道死,命中使護持以往。由是唐介直聲振天下,稱曰真御史。家本江陵,後裔流寓濟上。至宋南渡,不肯事於金元,子孫多隱居海濱教授,是以代無顯人。及明太祖開國,夔之父遵晦受辟為博士,夔亦得領鄉薦。母陶氏早歿,繼母性暴不慈,動輒有怒,夔必長跽請責。又且每事先意曲承,繼母亦為之感化,由是親黨皆稱為真孝子。父病,衣不解帶四十餘日,夜必焚香告天,願以身代。父亡,繼母亦逝,卜葬於太白山之陽,廬於墓側者三年,然後回家。其平素立身有品,不取非義,不欺暗室。與市人交易,說價多少,即如數與之,人亦鮮有欺之者。曾拾遺金,遍訪失主不得,後知武定州人,已死於道,乃送還其子,邑之人又咸稱為真孝廉。獨是年已四十,尚無子嗣,因此功名心淡,不赴公車。

  一日,謂其夫人黃氏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今我將老,而尚無子,如之奈何?」夫人曰:「相公一生,上不愧天,下不愧人,祖宗有靈,必不至於無後。但恐妾身年紀多了,血氣漸衰,有妨生育之道。幾次勸相公娶個偏房,執意不從。如今再遲不得了。」堯舉道:「這是夫人的好處。但我看見一夫一婦,生育繁盛的極多;也有十院名妹的竟無子息。若必有妾生子,則是貧人無力娶妾的,都該絕後了。況且娶來之妾,不知其德性何如。若至以小欺大,你我到要受他的氣。若仍不能生育,又將何以處之?」夫人云:「相公若如此思前慮後,也是難事。妾聞得東門外有個九天玄女娘娘廟,廟內有送子娘娘,說是極靈顯的。我夫婦可於每月朔日,燒香拜求子嗣,這可使得呢?」堯舉道:「神明是有的,但是女神仙,我不便去,夫人自去罷。我到初一日,自赴上清觀玉帝殿中焚香叩祝。不要說求子嗣,敬禮上帝也是該的。再在家廟神主之前,朝夕禮拜,求祖宗在天之靈,降錫嗣胤。就從明日為始。」於是堯舉夫婦二人,每於朔前,虔誠齋戒三日,分頭去燒香求子。

  不覺的光陰荏苒,已及二載。於甲申年五月,黃夫人忽覺飲食咽酸,兀兀欲吐,像個有孕的光景。堯舉即請醫生診視。醫生脈理平常,模稜不決,但說:「脈訣有云:受胎五個月,脈上方能顯出。」堯舉家舊有一老婢,名曰老梅,適送茶來,便應聲曰:「若到五個月上,我也看得出,不消煩動先生了。」堯舉道:「蠢東西,毋得胡言!」醫生自覺沒趣,茶畢起身,說:「送安胎藥來罷!」不料懷至十月已足,絕無動靜,黃夫人甚是憂疑。堯舉寬慰道:「天地間過十個月生也是多的,且靜以待之。」夫人曰:「逾期而生,恐是怪物。」堯舉曰:「帝堯是十四個月生的,難道也是怪物?」老梅接口道:「夫人若到十四個月上養的公子,一定也是皇帝了。」夫人道:『『蠢丫頭,該罰他一世沒漢子。」老梅笑道:「我若有漢子,就要生出明珠來了。古人說得好:

    明珠產於老蚌哩。」堯舉道:「夫人平素教他識字,又與他講說些典故,記在心裡,如今竟會謅文了。」夫人道:「這才是鄭玄家的婢子。」

  閒話休題。看看到八月中秋,足足懷胎十五個月了。十四日夜間五更時分,黃夫人忽見一婦人,宛似廟內的送生娘娘,抱一孩子來送他。黃夫人雙手接了,問:「是男是女?」娘娘道:「女兒賽過男兒。」陡然覺來,方知是夢。隨述與堯舉,詳察道:「這夢兆分明是個女兒了。」黃夫人已覺身體有些不安,孝廉先著人去喚了收生的。直到酉刻,腹中作痛。俄而彩雲繞戶,異香盈室,隱隱聞半空中有笙簫鸞鶴之聲,已產下盆中而不啼哭。堯舉怪問道:「莫非孩子是死的了?」穩婆道:「有福的姑娘是不肯哭的。」堯舉始詫夢兆之異,雙手扶起盆來,映著那紙窗上微微的返照日不看時,遍身如玉琢成的一個女孩子。就取送生娘娘夢中之言,乳名叫做賽兒,將預備下的襁褓裹定,安置在牀上,賞發穩婆自去。

  卻說那鄰里中於賽兒降生時,多見有五彩雲霞數片,自東飛向唐家屋上。虛微窅靄之間,一派天樂聲音,從風飄揚。眾皆駭異,都道唐孝廉家生的孩子,必有個大有福氣的。三三兩兩,傳播得通邑皆知。於是眾鄰里鬥出公分,牽羊擔酒,齊至孝廉家奉賀。堯舉道:「不過是個女孩兒,何敢當高鄰厚貺?」為首的是個老人家,笑嘻嘻道:「孝廉公的令嬡,是位仙女,老天因你家積德,特地送下來的。前日彩雲中仙樂聲音,誰不聽見?我老漢活了八十多歲,從不曾見此奇事。將來做一品夫人,是不消說的。」堯舉又著實謙了幾句,眾鄰一茶而退。堯舉人內,與夫人說道:「古禮:生兒三日,作湯餅會,邀請親族。今鄰里中先來稱賀,我心不安,要備酒筵款請他們,答其美意,再請諸親族來看看賽兒,何如?」夫人道:「是必該做的。」隨遣老僕買了雞肉果品等物,發帖先請鄰里。

  到明日午後,諸鄰自己約齊,前來赴席。內有一瞽者,姓岳,是孝廉的遠鄰。因他常常誇口說不但算命,且能算天,人呼之為岳怪,然所斷吉凶晴雨,頗有應驗,遂自號曰半仙。眾人公揖罷,次序坐定。岳怪先開口道:「瞎子今日要看看唐老先生令嬡的八字了。」諸鄰齊聲和道:「正要看你這位半仙說得是也不是。若算不著,我們公罰冷酒一大碗。」堯舉道:「只是不誠,何敢相煩?」送把賽兒的生辰說了。岳怪口中暗念,指上輪推,忽立起來大聲嚷道:「這個八字算不出的。當日關老爺是戊午年、戊午月、戊午日、戊午時建生,做了千古的大聖賢、大豪傑。今令嬡是乙酉年、乙酉月、乙酉日、乙酉時誕生,難道也可以做得關老爺的事業麼?命太奇了,待我回家細細推詳來罷。」眾中有嘲笑他的,說:「半仙算不出命,原請坐下,立客難打發哩。」岳怪焦燥,低著頭,又再四輪推過,掬著嘴道:「列位有所不知,譬如是個皇后皇妃,或一品夫人之命,那樣格局就容易算了。今這八字,一派是金,猶之乎關老爺八字,一派是火。五行之氣要相平的,若全然是火,便要煅煉天下,全然是金,便要肅殺天下。況太陰星為命主,又屬金,二十一歲至四十歲,又行金運,看來要掌大兵權的。若說顯貴,比皇后還勝幾分。若要知道何等顯貴,掌何等兵權,不但半仙算不出,就是活神仙也算不出的。」堯舉道:「這等說起來是個怪命,到是家門之不幸了。」眾人解說道:「總是遇著個怪先生,就把令嬡的貴命算來也像是怪的了。」岳怪道:「我何曾說個怪命呢?」說話間,酒席擺上,大家暢飲盡醉。臨行,岳怪又向孝廉道:「可惜我瞎子年紀多了,到令嬡貴顯時候,不知能看得見看不見哩。」一人道:「你是半仙,為何連自己的壽數也不知?」一人道:「岳先生原做得半個仙人,所以過去一半的年紀知道,未來的一半年紀就不知道了。」眾皆大笑而別。

  到次日眾親戚來,是堯舉的寡嬸母,與同曾祖的哥哥、弟弟,並三個姪兒,再有黃夫人之弟與弟婦,並小姨、姨夫,一共十來人。黃夫人因有叔婆是長親,勉力起迎。各相見畢,又抱賽兒與眾親觀看。人人撫弄一番,不笑不啼,絕無聲息,都疑是個啞巴。堯舉瞧科,便向眾親戚道:「昨日岳怪在酒筵上,說有可駭的話,如此如此,這是傳不得出去的。我如今要說是個啞巴,解解人的疑惑。」眾親都道:「此說極是。」李廉道:「這要煩我至親播揚開去,方信是真。」齊應道:「這個自然。」是晚宴罷各散。

  俗語云:「朝生三千,暮死八百。」就有濟寧州林恭政家,也在本月十五日,先於卯刻時候生下個兒子。因有兩個哥兒在前,排行叫做三公子,取名曰有芳。有芳生而中指有紋,宛然一羿字,人不知為后羿轉世也。稽之《通鑑》,羿善射,當帝堯時,十日並出,羿援弓射之,隕其九烏。後歷二百四十餘年,逐夏后相而自立為帝。又《列仙傳》:羿得不死之藥於西王母,其愛妃嫦娥竊而吞之,飛人月中。后羿思念不置,於是廣求美女,充於後宮,荒淫無度,至於廢棄國政,遂為其臣下寒浞所殺。上帝以其射日獲罪於天,而且篡弒夏后,又造有淫孽,罰人冥司定罪,永遠不赦。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薩,每到五百年小劫之期,必親向地獄勘問一番,稍可原情者,悉予矜宥,猶之乎人間朝審有矜疑減等諸條,總是超度鬼囚之意。后羿沉淪日久,值菩薩降臨,他就自訴:「平生好道,曾承王母賜藥。雖射九日,乃是帝堯之命。弒夏后相,亦是我命數該做帝王,且我亦為臣下所弒,也可准折得過。因何不許再轉人世?望菩薩超生則個。」菩薩聽他供詞,在可矜之內,因令冥曹查案。冥曹覆道:「是上帝罰下。因他淫殺之根太重,恐至流毒人世,所以不許轉輪。若論他的因果,尚與愛妃嫦娥還有半年姻緣未盡,與其寵臣季艾又有十萬債負未了。須奏明上帝,方可寬他。」菩薩道:「既如此,也是他數合當然。嫦娥近須下界,季艾又轉宦途,可著他投入季艾家中,完此債負。將來與嫦娥仍為夫婦,完此姻緣。待我啟知上帝就是了。」所以后羿在鬼道,已曆數千年,才得再生人世。其父林參政,即六世以前之季艾也。

  看書者要知道內典上因果二字,近只在三生以內講,遠則曆數十劫以前、百千劫以後,總不能脫卻二字之根。此二字,包羅天地,統括古今,億態萬狀,莫可名指。人生於五倫、三黨、九族之間,往往生出事情,各有前因,非出偶然。今只就男女一事言之。譬如男女鍾情而死,他生必為夫婦,始終恩愛。或男負情於女,或女負情於男,他生亦必借為夫婦,以償其孽報。鍾情,因也。恩與孽報,果也。他生不遇,又俟來生,必至相遇完其果報而後已。在本人受報者,不自知其有因也。若只就此生數十年內,而欲就事論事,無異於坐井觀天,不知天之大矣。《洞冥記》載:

    唐玄宗追思太真,感悼不止,命術士御氣求之。上天下地,十洲三島,靡所不屆,絕無影響。直至海外一山,見有瑤闕瓊樓,珠宮棋樹,隱隱然聞鸞吟鳳嘯之聲。闕下顏額曰「玉妃仙院」。方士前叩朱扉,有女童出問,說是上皇處遣來者。女童報與玉妃,此玉妃即太真也,許令引見。太真問上皇安否,親授與方士折釵半股,鈿盒半枚。且言:七月七日曾與上皇對雙星發願,生生世世為夫婦,只此一念,不能久居此山,且得與上皇他生再會也。大抵玄宗、太真夫婦之緣,已是盡的了,而兩人之愛根未斷,即謂之因。如播種在地,少不得要生苗結果。況羿與嫦娥夫婦之緣,猶有未盡者乎!雖嫦娥已證仙道,情緣久滅,此番下界,原是為著劫數,其如尚有所負於后羿,而羿之愛根,又是歷劫難泯的。今適同生於世,則月下老人之赤繩,早為係定兩足矣。不要說半年夫妻,也要清償,就是片刻姻緣,終須完結。諺云:「露水夫妻,也是前緣分定。」斯言信然。於此當下一斷語曰:「若嫦娥未嘗下降為賽兒,則林三公子自非后羿;若賽兒是嫦娥降世,則后羿定為林三公子無疑也。」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