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八回 九天玄女教天書七卷 太清道祖賜丹藥三丸 下一回▶


  原來妙姑自回家之後,父母即為擇配,已經說允。妙姑不從,當夜自經。救得醒時,就剪斷雲鬟,贅碎玉容,日夜啼哭。其母勸他說:「賽甥女不嫁,今已有了丈夫。你何苦自誤終身?」妙姑說得好:「他該人的債負,我卻不欠人的!」未幾,林公子死了,妙姑拍手笑道:「如何?完了債就去了。我今好與賽姊姊同心學道。」父母不肯放他時,又要尋死覓活。姚秀才無法可施,只當不曾生這女兒,又省卻好些嫁資,不管他了。

  妙姑逕拜辭過父母,來到賽兒家下。一見便說:「我如今永遠伏侍姐姐了。」倒身下拜,將前後情由細訴一番。賽兒大喜,遂引妙姑拜了鮑、曼二師,又將樑上的天書、寶劍指與他看,一一說了。鮑師道:「目下玄女娘娘駕臨,講授天書,你隨姊姊做個侍從,得聞微妙玄機,卻不是好?」妙姑大喜。賽兒問二師道:「這裡塵市蝸居。豈敢邀玄女娘娘聖駕?」鮑姑道:「我已定有主意:此處離海不遠,那龍王是曼老尼的公公,煩他這個舊媳婦去,借座宮殿移向海邊,隱在沆瀣之中,便與塵世隔絕。」曼尼道:「老媒牙又瘋了!你給龍女做媒,曾送個佳婿與他,若一間屋兒也借不動,虧你還見人哩!」鮑師道:「你省得甚麼!夫妻吃了合巹以後,就看得那媒人冰冷了,所以叫做冰人呢。」賽兒道:「若然《太平廣記》、《豔異編》、《廣輿記》上載師太太的事跡?都是真的麼?」鮑姑道:「那一句兒不真?只是凡人所見者小,如鼠在穴中,蛙居井底,苟未聞見,便為疑怪。古詩云:『山中方七日,世上幾千年。』以仙家觀之,人生百歲,無異蜉蝣之朝生暮死,所見所聞,能有多少事哉!」曼尼見翠;等心下猜疑,因指著眾丫鬟道:「即現在說的要向龍王處借宮殿,就在那邊腹誹,焉得後世之人肯信呢?」

  又指著老梅婢道:「他是信不過的,還要拉著他也同去哩。」老梅大喜問:「是怎樣去?」曼尼道:「待我先擒他兩條龍來,便可騎下海去。」即令老梅婢取根竹竿、木梢過來。曼尼先將竹竿在手一揉,吹口氣,變作條小青龍;又把木竿一捋,變做白龍。但見鱗甲燦然,又睛突兀,五爪攫拿,蜿蜒欲動。眾婢嚇得遠遠躲開。老梅熟視一回,皺著雙眉道:「這樣龍,是軒轅黃帝騎的,我只好學他臣子,攀著龍髯號哭罷了,那裡有福氣騎他呢?」賽兒、妙姑等皆大笑。

  於是曼尼自騎青龍,鮑母跨了白龍,夭矯騰空,乘著月色,逕人東海,翻波跳浪而行。有巡海夜叉向前問道:「何一方神聖?好去報知龍王。」鮑姑道:「一奉南海觀音法旨,一奉瑤池西王法旨,要見龍君,快教出來迎接!」夜叉飛遞報入龍宮。只見老龍率領龍子、龍孫出來。那二假龍一見:龍,就現了本相。龍君認得二師,因微笑道:「原來是假的。」曼尼發躁道:「難道我們法旨也是假的?你這懶龍,好欺人哩!」龍君見曼尼發話,滿臉堆笑,請到水府正殿,命罰》香案。曼尼道:「不是上帝敕旨,怎麼得有詔書?你老龍也忒昏聵了。」龍君遂請二位仙師口宣法旨。鮑姑道:「你是東海龍王,豈不聞得蒲臺縣有個太陰娘娘降世,是奉上帝敕命,斬除劫數的女主?你也是他管轄下的。目今南海大士命曼師賜與天書七卷,瑤池西王請九天玄女娘娘下界親來講授。因城市屋字不淨,所以特來借座龍宮,暫移到海邊上。不過百日,圓滿之後,仍然歸到水府。若要房錢,照例奉送,何如?」龍君連聲「不敢」,道:「二仙師枉過,敢不唯命?只今連夜移去便了。」鮑姑道:「還要去請玄女娘娘法旨。定了降駕日期,當在三日前來通知於汝。」龍君敬諾了。

  二師就要起身,龍君再四款留,止飲鬱金釀一盞。龍君隨即取出辟暑珠一顆,辟塵犀一枝,煩二仙師轉送太陰娘娘,聊表微敬。又送二仙師通天犀、珊瑚樹各一。曼尼道:「呸!這樣東西,也虧你送人!」止取了獻與賽兒的犀、珠而別。龍君送出水府,曼尼道:「我假龍不見了,快把兩條真的給我們騎去。」龍君道:「假的由得人駕馭,真的一出水府,便有雲雨相從,未免驚天動地,小龍獲罪匪淺。」曼尼道:「難道騎了龍來,步行回去不成?」龍君道:「仍舊變了就是。」曼尼道:「我不值得假你的醜相。」遂將一竹、一木,變了兩區海馬,各跨了出海而去。?

  賽兒、妙姑正在盼望,見東南上一陣神風,有片雲飛到,柳煙等環跪而接。鮑、曼二師按下雲頭。賽兒道:「為何龍人於海,卻變了馬?」曼尼道:「這是他產的龍駒。」老婢認以為真,看了看,說:「好生得異樣!求二菩薩賞給一匹,好騎著學學駕雲。」曼尼道:「這馬正要騰雲,把這匹菊花青的給你罷。」老婢喜極,立刻跨上。曼尼喝聲:「起!」霍爾升上屋簷,那馬腰一聳,頭一掉,幾乎把老婢掀將下來,大叫道:「要跌了!若到半空摜下,這身子就摔做七八段了。活菩薩教我下來罷,再不敢了。」眾皆笑倒。曼尼喝聲:「下!」那馬即下於地,仍複本質。老婢啐了一口,道:「原來就是這根竹竿,咦,你好欺負。人哩!」

  時二師已進堂中,將辟暑珠、辟塵犀遞與賽兒道:「是龍君饋的土儀。」賽兒道:「豈有借了他的宮殿,反受他的禮物?」鮑姑道:「你不知今日龍君的苦,被這老尼發作,唯有鞠躬聽命。你道忤逆媳婦,做公公的怕不怕?」賽兒道:「真個曼師與老龍有瓜葛麼?」曼尼道:「聽這媒婆的嘴!當時老龍曾央人來為伊子孽龍求親,我姐姐說這是畜類,怎麼敢來胡講,要鬧他的龍宮。我殿角明珠,還是他送來陪禮的。他敢不怕麼?」鮑姑笑著向曼尼道:「這借龍宮是虧你的大力。目今還要請尊神聖來會會,你可請得動也不?」曼師道:「我知道要請的是剎魔聖主,這休看得易了。他部下有八百魔王,八十萬魔兵,行從儀仗,驚天振地。況且沒有宮殿安頓他,珍羞供奉他,那些魔奴魔婢,動不動要嚼人心肝。仙真見了他又害怕,他見了仙真又嗔厭。除非是鬼母天尊下界之後,有個相得的好去請哩。」賽兒道:「為何獨與鬼母天尊相好?」鮑姑道:「剎魔是他的甥女,鬼母是他的姑娘。做了個擲色的,腰裡細,就是曼道兄不出色些,連請也不敢去請的。」曼尼笑道:「你與葛洪擲的是腰裡粗呢!」眾丫鬟不禁大笑起來。賽兒喝住了,請於二師道:「我卑禮厚幣去請,何如?」曼尼道:「他比天還富,龍宮海藏、珍奇寶玩,何物蔑有?賞賜部屬,動以千萬,比不得釋道清虛,儒家酸嗇。那送禮的話,再不要提起。」鮑姑道:「既如此,我到九天去來。你把那地煞變化,先在這裡做個開蒙的教師,演習起來,然後好拜從明師。」賽兒大喜,隨令掃除三間密室,煩請曼師教導。並令妙姑、柳煙、老梅婢三人各就根器淺深,學習法術,以便行動跟隨。

  不則一日,鮑姑回來,說:「九天法旨:在四月初九日降駕。我已到水府,令龍王移殿在海西涯上,當在今夜送汝與妙姑前去,志心皈命,候天尊下降。不知妙姑可能駕雲否?」曼師道:「妙姑麼,青龍也騎得,白龍也騎得,海馬也都騎得哩。」鮑姑冷冷的說道:「還是騎個驢兒的穩。」曼師道:「呸!我卻不會變。」鮑師拍手笑道:「你又不是板橋三娘子,變起來才成個驢兒。光頭兒本是禿驢,現現成成的請他們騎了去,好歹聽得著講天書呢。」曼師一時不能對答,發躁道:「你敢顛倒聽得著天書哩!」賽兒便請問道:「二師的話,是不同去的麼?」鮑姥道:「玉匣天書,是道祖的秘法,非大士不能取,非玄女不能開,非奉上帝敕旨不能傳授。妙兒尚未能解,倒不妨同去。我與老曼非所與聞,所以說著來耍。」賽兒方知大羅仙也從未聞得此天書的。於是同妙姑別過曼師,捧了天書、寶劍,隨著鮑師引導,逕到海邊宮殿。見四週圍總是雲霞,原在半空的。其殿正中掛一顆大珠,殿四角各懸五色明珠,上設沉香七寶牀,伽楠五玉案。几案上有三尺珊瑚二株,自焚香鼎一座。水精合內盛的是鷓斑香,紫瓊盤中插的是螭膏燭。懸一頂鮫魚織成無縫的蟠龍紫綃帳。地下鋪的是薤葉簟,方方正正。周匝四隅,又有兩把花梨樹根天然的交椅。鮑姑道:「老龍著實有竅。」遂辭了賽兒自去。

  且說賽兒與妙姑,每到半夜,虔心向北叩首;寅時又拜。日裡供給,悉係龍君饋送。初九日子時,賽兒與妙姑皆端跪向南,伏地叩首,遙見五雲萬道,從海上飛來,隱隱仙樂鏗鏘,鑾儀前導已至。霓旌翠蓋,絳節朱殢,迴旋星月之間,不知其數。俄而兩行肅然列開,玄女娘娘乘紫鳳凰,眾仙女或乘朱雀,或踏紅鳧,或御黃鶴,或跨素鴆。前兩個一執龍鬚拂,一捧瑤光劍;後兩個各執一柄九彩鸞羽扇,冉冉下於空中。賽兒口稱:「臣唐姮敬迎聖駕。」玄女娘娘降至殿前,諭令:「月君平身,仙吏等且散。」遂向南正坐。賽兒、妙姑朝上九叩首畢,玄女傳旨:「賜月君側坐。」賽兒奏道:「唐姮理合跪聽。」玄女娘娘令仙女扶月君坐下,妙姑侍立於側。玄女見天書與劍在几案正中,便將混成玉匣輕輕一分,取出天書七卷,放於案上,問月君道:「汝亦曾聞天書的本原否?」賽兒跪答道:「臣昔在廣寒,尚不能知,何況又轉凡世。求聖恩賜示。」玄女道:「起來!以後立聽就是了。道家有天書三笈,即如佛家三乘之義,是道祖靈寶天尊所造。上帝請來,藏之彌羅寶閣,朕數應掌教,所以奉敕賜授。自開闢以來,惟軒轅黃帝得傳下笈,以乎蚩尤;姜子牙僅得半傳,遂著《陰符》;黃石公、諸葛、青田諸人,所得不過十之二、三,皆已足為帝王之師矣。下笈天書,是六盯六甲、奇門遁術、佈陣行軍之秘法。中笈天書,是天罡地煞,騰挪變化,一百八種奇奧之術。真人得之,可以上天下地,駕霧騰雲,超生脫死,為人聖之階梯;邪人得之,用以惑世亂國,終干天譴。」即將上笈天書,逐卷指示道:「第一卷,是追日逐月,換斗移星,遣召雷霆神將之法。第二卷,是倒海移山,驅林鞭石,役使地祗之法。第三卷,蕩魔誅怪,伏虎降龍。第四卷,蹈江海,穿金石,赴鼎鑊,迎鋒刃。第五卷,縮天地於壺中,收山河於針杪。第六卷,掌上山川,空中樓閣。第七卷,變化世間一切有情、有形之物。上笈玄妙,可以消滅五行,超脫萬劫,惟斗姥西王此神通,餘仙真皆未聞未見者。汝掌此殺劫,只應賜爾下笈天書,因南海大士特啟上帝,所以得賜上笈,不可不知。」

  賽兒隨復跪啟道:「唐姮何人,敢承大士垂慈,天尊降諭?惟有曠劫頂禮。」玄女娘娘道:「尚有要示,汝可靜聽:大凡劫運,雖係生民應罹刀兵之慘,然視其可矜者,刀下留人,亦符天帝好生之德。攻城略地,必須兵對兵,將對將,用智用謀則可,不可擅用道術。或彼處有作法之人,方許破之,再或艱難險阻,權宜用之。捨是則不可。若依此天書作用,何難翻轉乾坤?汝宜凜遵受記。」賽兒又叩謝訖。

  玄女娘娘命至案頭,示諭道:「月君,朕語汝天書大義。如一卷內日月如何追逐?蓋日月之行,皆由一炁運動。道家修養真炁,與天合德,天之一炁即為我有,便可使日月倒行,星辰易位。魯陽戰酣,揮戈叱日,日返三舍。彼之勇氣且能之,何況上真之炁耶?至遣召神將,中笈內亦有之,都用靈符真言,是奉道祖律令,尚有假借;此則全在運用我神,神光一注,默呼名號,不論是何神靈,皆隨心而至。二卷內倒海移山,是用神通。移山須遣巨靈,倒海須鞭毒龍。三卷內伏虎降龍,龍、虎是金、木二炁,所以雲從龍,風從虎;只用真炁一喝,金、木全消,便可降伏。至於魔王,非同小可,必量己之道德可壓、神通能勝、變化尤強,而後能制之,否則無不為魔所敗者。汝之道行,尚有未逮也。四卷乃仙家無上本領。入於江海而不見水,非中笈之捻避水訣也;穿金石而無所礙,非五遁之謂也;赴鼎鑊而如墮空虛,非冷龍護持之術也;迎鋒刃而缺折,非隱形出神以避之也尚須曠劫修煉。亦非汝所能也。五卷縮天地於壺中,人壺自有洞天,而非真縮。收山河於針杪,針上別見山川,而非真收。此從至微處而顯至大法力者。其六卷,掌上山川,是真炁所化而成。若落在塵埃便是真山,如來降伏孫悟空五行山是也。第如來慧力所至,無乎不有,道家尚須運炁而得。由此觀之,佛法尚矣。空中樓閣,是以真炁呼吸雲霞煙霧結撰,惟仙真可居,凡夫重於泰山,不能登也。中笈內亦有空中結撰樓閣之法,是遣神靈運來,從外而求者,此則凡人可居也。至於七卷,變化有情有形之物,是推擴神通之極處。真虎可使變為狗,鵲可使變為鳳,人亦可化為畜,其化無窮也。中笈天書之法,但能變化無情之物,如壺公竹杖化龍,果老酒榼化道童之類是也。我已知曼陀尼授汝中笈諸法,今朕又傳示上笈。道祖精微,盡為汝得,將來當作掌教主矣。至習煉秘訣,次第而來,先從遣神召將起手。」

  賽兒隨復跪聽講,至五更甫畢。玄女娘娘道:「要得九九八十一日誌心默運工夫,方得完足。朕當九日一至,為爾逐篇講授。侍女不得在此。」隨有神將從空將妙姑掣回去了。又賜辟谷丹一丸:「百日之內不食煙火,其功尤倍。」賽兒接丹吸下,叩問:「若召到神將,如何發落?」玄女娘娘道:「若中笈天書內用符咒遣召者,必須有令。此則運用神召,隨心而至,隨心而退,焉用發落!」俄聞異香氤氳,迎駕仙官已到。玄女娘娘又囑道:「虔心謹持天書。我當差猛將四員,在外巡防,恐有魔怪來攫取,我亦不能預料,要看汝之福分也。」賽兒俯伏叩送,玄女跨風凌霞而去。賽兒祗遵誨諭,至誠習煉。真正夙根靈異,無不批鬱導寂。

  九日之後,玄女娘娘駕到,見第一卷天書奧義,皆已精熟無餘,聖心甚喜。又將二卷秘法傳示。自後九日一次駕臨,講必竟夜。到九九數足,賽兒稟道:「原來七卷天書,都是一貫的妙用。」玄女娘娘道:「誠然。爾之神通,已在大羅諸仙之上,但須立功行以持之耳。朕今再授汝以劍術。」遂將寶劍掣在手中,道:「此劍飛馳百里,取人首級,劍俠所用,不足為奇。」就把劍來如屈竹枝一般,嗶嗶剝剝,紛碎若瓜子,都吞在口內,嚥下丹田。瞑目坐有半日,只見玄女娘娘微微張口一呼,一道青氣,約丈有七、八尺,盤旋空中,如則龍攫拿之狀。飛舞一回,將氣一吸,翕然歸於掌上,是一青色彈子。付與賽兒,道:「此劍也,你再吞入丹田,煉他九日,就能出沒變化。」又傳以煉之之法。隨將玉匣天書帶回,不留世間。

  聖駕返後,賽兒將青丸吞下,按秘傳之訣,以神火鍛鍊五日,覺在腹中盤屈旋繞,或伸或縮,也就張口一呼,見青氣飛向空中,長有七丈餘,不覺大駭,遂忙忙吸人,再加鍛鍊。只覺腹內動掣有力,不能容受,只得仍然呼出,在空中旋舞片刻,再吸人時,越不能容。賽兒知道必有差錯,乃靜候玄女駕臨。至第九日亥時,聖駕甫到,賽兒跪迎。見仙女掌中托一瓊玉璽,色如紫霞,光彩絢目。玄女天尊降諭道:「朕見汝靈根不昧,道念堅切,天書習學已成,特奏上帝,賜汝玉璽一顆,掌此劫數。汝其謝恩。」賽兒喜出意外,即五體投地,遙向天闕九叩畢,又拜謝了玄女天尊。仙女隨將玉璽交與賽兒,上係麟鈕,下是風篆之文,方逕各二寸許。天尊指示道:「是『玉虛敕掌殺伐、九天雷霆法主、太陰元君』十六字。」賽兒又復叩謝。然後將吐出劍丸、不能再煉緣由,啟奏一遍。玄女娘娘道:「可幸可幸!必要九日火候已足,方可令出。今止五日,僅得火候之半,豈可遽吐?離卻神火,便有剛強之氣。虧得此處無風,若一遇風,就咽不得了。」玄女接來向空一拋,伸引青氣,不過七、八丈許。賽兒道:「前此吐出就是這樣,為何後兩日不能再長?」玄女道:「如九日後吐,方可再煉。今已泄炁,如何能長?萬物皆然也。」因將自己青、白二丸擲於空中,光芒閃爍,約有百丈,就如一條青龍,一條白龍,鬥於雲中,戛擊之時,錚錚有聲。霎時飛下,仍然二丸也。賽兒見了如此神通,追悔自己發露太早,懊恨不已。玄女娘娘道:「汝之劍也可用了。青炁所過,可斬百人,已是古來稀有。若到成道之後,尚可再煉。」即令噙於口內。賽兒又跪奏:「臣姮淪謫塵寰,身受聖母如此隆恩,未知何日再得瞻謁金容?」欷欺欲泣。天尊慰諭道:「爾須上順帝心,下洽民望,完此劫數,早赴天庭,再得相會也。」遂欲然凌空。

  忽東北上起一道青霞,光華特異,卻是青牛老祖駕至。玄女稽首而迎,賽兒俯伏雲端。老子道:「我想嫦娥枉自演習天書,內有多少不能行的。我特前來賜他丹藥三丸,助他一助。」玄女道:「此乃月君之大幸也。不得奉陪道祖,將如之何?」老君道:「玄女職掌樞密,比不得貧道閒暇,可以任意逍遙。請儀從速回。」於是仙官開導,自返天闕。老子降於殿中正坐。賽兒九叩已畢。老子道:「你就像個方今名士,老師拜得太多了!大士提拔,玄女教誨,西王保護,織女囑托,鮑姑鞠育,曼尼傳遞,今老道又來賜汝靈丹,不知那個老師之功勞大哩。」賽兒道:「唐姮何修,而乃仰承上真垂注!捫心愧感,萬劫難酬聖德。」老君道:「坐著好講。」賽兒不敢,起侍於側。老君道:「我第一丸丹名曰煉骨,服之三日,遍身骨節能堅能軟,能屈能伸。第二丸名曰煉肌,服之三日,肌膚堅於金玉,可蹈鼎鑊,可屈鋒刃,雖火炮石炮,亦不能傷害。第三丸名曰煉神,服之九日,便能百千變化,大而現萬丈法身,天地莫能容:小則斂人於芥子而莫能睹。盡此三丸,凡天書內所不能者,皆能行矣。」命道童將丹盒遞與賽兒,就令先服一九。才下腹中,覺骨節皆運動起來,隨又叩謝。

  那道童見殿東角懸著赤珠一顆,去摘來玩弄。老君道:「小家子!能值幾文,這樣看玩呢!」童子遽投於地道:「煉丹時,我不知受了幾千百年的辛苦,偏偏送與女人!看他酸吝異常,也不想謝我一謝。」賽兒急得沒法,便向道童稽首。童子道:「不識羞!這也算個禮麼?」老君笑道:「這個頑童!我的靈丹,雖盡乾坤之珍寶也換不來。你如今勒索嫦娥,倒不見情了。」賽兒道:「這是童子的天真。他看守丹爐,好不辛苦!實不曾帶有可玩的東西來,就是一粒辟暑珠,一枚辟塵犀,送給道童玩耍罷。」隨解下,雙手遞與。童子方笑嘻嘻道:「我日夕守爐,怕的是熱;又煽起火來,厭的是灰塵。這二物恰好。」就接來藏了。老君又囑嫦娥:「服丹須在此間運行真炁,過半月後回去。」隨倒跨著青牛,一片紫雲忽生四足,道童在前引導。賽兒跪著頂禮,直待雲影沒了,然後起來。如前端坐,冥心煉神。

  足夠半月,自想已是可歸時候,便飛身於空中。早見四員神將,都來鞠躬聲喏道:「小神等奉玄女娘娘法旨,在此保護天書。今太陰娘娘功行完足,合當告退。」賽兒發放畢,鮑姑、曼尼都到了,問:「因何遲了半月?」賽兒謝過二師,說是青牛道祖賜丹藥之故。又將玄女天尊啟奏上帝、敕賜玉璽一頤、並稱呼為「月君」,聖恩甚是優渥,一一告訴。曼尼笑道:「稱呼得雅!我與老鮑就學著他罷。」自此以後,連作書者亦改稱賽兒為月君了。隨召龍君,交還了殿宇,與二師御香風,飄然回到家下。從此夫窈窕佳人,討盡叛臣逆子;更有個逍遙處士,誅將墨吏貪官。次第演出,且看下回何事。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