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二十七回 黑氣蔽天夜邀剎魔主 赤虹貫日晝降鬼母尊 下一回▶


  這回書自然要敘出張總兵與呂軍師交戰的事情了,不意開場又是別出。只因呂軍師兵進萊州,唐月君自回卸石寨去,其間尚有一出絕好看的戲文,從中串插過下,試聽道來。

  那卸石寨中,有座特起的峰巒,名曰九仙臺,其高百仞。

  月君因其虛有臺名,竟在峰頭之上,創起一座層臺,不啻空中樓閣。落成之日,月君與鮑、曼二師登其上曰:「此可請剎魔公主一會,日後有事煩他,省得臨渴掘井。但我未知魔教本末,乞曼師指示一二,方好周旋應對。」曼師道:「這是月君與我教爭光了!甥女剎魔公主,計生下三千五百五十四年矣,誓不匹偶,還是處子。說他的道行神通,雖釋迦、老子,也不能勝,所以魔教日王一日。當時釋道二門輪回的,皆為帝為王,歷世久遠。其魔道出世的,雖稱帝稱王,非草莽凶逆,即篡竊奸雄,多招殺報。自剎魔主掌教之後,凡轉輪帝王者,幾壓在二教之上。向稱為儒釋道者,今當稱作魔釋道矣。」月君笑道:「我已領會得,但請速去速來。」

  於是曼尼駕祥雲飛至須彌山北,早見青黑氣中,重重疊疊,盡是紫金殿閣,碧玉樓臺,玳瑁為瓦,珍珠為幕,奇瑰閎麗,不可名狀。遂斂雲光,來詣闕下。有數十魔女,皆頭挽肉髻,兩鬢青絲直垂至足,衣銷金窄袖之袍,外罩五色挑繡百花比甲,一個個面似桃花。有認得曼尼的,飛報與剎魔公主。公主出迎,見曼尼在寶石砌的盤龍街上,左腳滑了一滑。公主笑說:「姨娘皈了外道,怎的回到家鄉,這樣立腳不牢?」曼師也笑道:「若滑跌了,好歹賴著甥女醫治哩。」兩個便攜著手,直至殿後東首峭壁之巔一個玲瓏小閣內坐定。閣中有額顏曰「冠清」,是言高出於太清、玉清的意思,原來此閣不由構造,是就著個大石峰巧鑿成的。魔主便說:「甥女聞得姨娘扶持那月裡嫦娥,與天狼星作對,亦曾洗得恥辱否?」曼師道:「正是。月君常說,枉有幾個女仙,恐不濟事,若得剎魔聖主肯垂玉手,方為萬幸。心中十分愛慕,央浼了我幾次,做姨娘的方肯捨得一來哩。」公主道:「我向知嫦娥的容貌,是歷劫沒有的,如今轉了塵世,還是怎樣?」曼師道:「比在月宮時更好。」剎魔道:「一者要看看他的姿態,二要顯顯我的神通,三也要與姨娘面上好看,自然去的。」

  只見幾個魔女,都捧著九彩火玉五色水晶盤子,盛著肴饌,送到閣上。請問魔女是恁麼姓名?卻就是史鑒上所載妲己、褒姒、飛燕、合德、潘淑妃與花蕊夫人之類。這是何故?只因他所修的福分甚大,生前雖極造孽,死後原歸魔道,若再出世,仍得為后為妃,只是淫根終不得改的。那盤中肴饌,不過是龍肝、鳳髓、豹胎、猩唇諸品。唯酒更為特異,其名曰「若木精華」,又名「扶桑露」,竟在扶桑花房內釀成的。那花朵有椰瓢般大。剎魔主親取兩朵,將指甲輕輕挑開,款款的傾向八寶玻璃盞內,異香發越,透徹瓊霄,遞將過來。曼師一吸而盡,曰:「較之我所釀百花露又好。」剎魔主笑道:「百花露是樊老嫗的古董方,我這扶桑釀是獨出意造。甥女要做個開闢造化的主兒,豈肯隨人腳跟而走?不是我唐突姨母,為恁麼皈依那個苦惱的觀音,把自己這樣豪奢門庭,卻倒撇下?」曼師道:「非也。彼釋氏方借我以爭光,非我借彼以生色,猶之乎高才盛名之士,為當事者必欲羅而致之座上以為榮耀?豈是那一班干名希譽,求托門牆,希傳衣缽,稱為弟子門生者比耶?」說罷,皆拊掌大笑。

  曼師隨起身凴欄一看,東見東勝神洲,南見南贍部洲,山嶺如菽,人馬如蟻,歷歷不爽。曼師曰:「咦,彼方爭榮辱於彈指之間,正所謂『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也。」且住,這話說得忒大了,且分明些個,方不落看者褒貶。要知道佛家所謂四天下,總在須彌山之四面。這須彌山就是世界,世界是側的,只因大到極外,世人道是個平的。那日月原在須彌山上週迴旋轉,照耀東西南北四個世界,轉到東南,則西北是夜;行向西北,則東南是晝,並不是出於東,沒於西,從地下、海底迴環也。上界在其巔,中界在其腰,下界在山腳之陰。日月不到之處,即閻羅天子所居,種種地獄所在。今世人認做地獄在於地底下,那有這個道理。即所謂四海,也就是須彌山之澗水四面匯注的,如灃水出於終南,鎬水出於太乙,濟水出於王屋,淮水出於桐柏,五溪發於武山,三峽下自岷山是也。

  閒話休敘。當下曼尼辭了剎魔公主,回至卸石寨,述與月君。到次日酉刻,忽有黑氣沖天,掩了夕照,幾乎對面不見人影。曼師道:「甥女來了。」鮑姥、隱娘皆白迴避,唯曼師、月君騰身九仙臺上相迎。見那魔主,隨從有八個魔女,前兩個,都拿著翻山攪海靈蛇矛;次兩個,拿著繞指柔掩月飛霜劍;隨身兩個,各執一柄九採風翅火雲蒸日月掌扇;後兩個,一執倭銀錘,一執烏斯金瓜。簇擁著剎魔公主,騎著一匹怪獸,月君端視他怎生打扮:

  玄髮青鬟,生成堆疊,千秋不用妝梳;玉骨脂膚,天然芬烈,歷劫何須熏沐。穿一領勝鮫綃,天孫織就無縫縷金衣;罩一件賽鶴氅,神女裁成有帶飛霞帔,裙拖八幅雲華,波紋簇簇;靴著一雙錦袎,蓮瓣齊齊。顏和皎月爭輝,眸光溜處,縱然佛祖也銷魂;神將秋水爭清,殺氣生時,恁爾金剛亦俯首。虛度了三千餘歲,荳蔻含香的處子;實做他億萬百劫,槍刀出色的魔王。

  剎魔主見曼尼與月君相迎,遂下了坐獸,執了月君的手,自發至足,看了一回,笑道:「真個風流煞!」月君笑答:「若不風流,怎得到人間一走?」剎魔又說:「好個伶牙利齒!」月君又道:「齒牙不伶俐,怎見得剎魔公主?」公主大笑道:「我若是男兒,定要與汝做個顛鸞倒風的夫妻。」月君道:「不敢請耳,固所願也。」剎魔主道:「真乃我輩中人,與爾結為姊妹何如?」月君大喜,遂交拜了四拜,稱魔主為姊。月君向著曼師道:「我還要拜姨娘哩。」曼師笑道:「一個甥女,尚且把我劈頭支扛,開口不得,何況又添一個?來不得,來不得!」三人胡盧一笑,方才坐下。

  月君先問魔女姓名,剎魔主道:「執矛的,就是武陵蠻王征側、征罰執劍的,一名空空兒,一名青青兒,就是聶隱娘所聞名逃避的。執扇的,一名攝魂姑,一名吸神娃,還是處子。落後兩個,一即鳩盤茶,一即桃花煞。」八個皆辮髮盤成的高髻,鳥羽織成的衣裳,光華閃爍,有萬般顏色。足著銷金龍風朱履,都是一樣妝飾。月君看那獸時,獅頭九尾,龍身麟趾,翠毛金鱗,狠覺異樣,又問魔主:「此是何獸?」曼師代答道:「西母之麟與應元天尊之獅交合所生,才產下來,即飛至須彌山頂,我父王阿修羅收來用作坐騎,所以瑤池將石麟鎖著,恐他又去偷那吼獅子,生下個不像樣的雜種來。」月君道:「只怕是吼獅子去偷漢哩。」三人又笑了一回。

  隨命擺上酒肴,四海九州的珍品畢具,酒是女真國奶子燒,半侵酒釀,又加百花自然汁,出自月君杜造。斟人玉斝,親遞於剎魔。剎魔接來一看,其色如海棠花,其氣如鬱金香,呷了半杯笑道:「味雖芳烈,卻不是天然釀就,多用人工雜湊的。」

  月君道:「總是塵土之物,何足當姊姊一噱。」隨命素英、柳煙,邀眾魔女去寶華寺妙香軒內飲酒。

  剎魔指著柳煙問月君:「此女何由在此?」月君略把情由一說,剎魔道:「此女有二十年風流之福,原來到是賢妹作成他的。」月君不解,請叩其故。剎魔道:「他曾為后羿宮人,始而被寵,後即見殺。自後托生為夏姬,又為羊后,及太平公主,在我魔道中輪回的。淫福未盡,如何可以守節?到那時候便知。」月君隨問:「武墨還有福分否?」魔主道:「正是他將賢妹的璽文來投於我,我已收了他。待過二三百年,教他轉個男身,做個風流帝主。」月君謝說,具見魔道大方,不在此計較。

  大家通天徹地的講論,早見月上東山,翠陰滿座,魔主遂起身挽著月君的手,行至水簾洞口。月君道:「此內即小妹臥室。」剎魔步進看時,正中設一張沈香七寶牀,四角皆懸夜明珠,兩行各六把盤龍楠木交椅,下面一張大理石几,左右各十二扇織錦圍屏。剎魔道:「亦是人間洞天。」隨向曼尼道:「煩姨母吩咐侍女們,各自安寢,不必伺候,我與月君只就此同榻了。」

  曼師去後,剎魔道:「我還要問句私心話。」月君笑道:「姨母都聽不得,一定是那話。」剎魔道:「好猜!我自無始以前,萬劫以後,恒河沙世界之事,莫不知道。唯有那話兒中滋味,卻不知是怎樣的?汝是過來人,須要與我盡情說說,以完我心事。」月君道:「妹子縱於此中過來,也只算得門外漢。然而雖未心嘗,卻曾目擊。大抵女子先銷魂而後失精,男子先喪精而後銷魂,所以男女媾精,自始至終,皆有趣味。然男子以婦人好淫為樂,而婦人亦以男子善淫為樂。男子善淫,則女子之樂更深一層。女子好淫,則男子之樂更超一等。其樂有不可思議,至於死而復活者。」剎魔道:「這也通達到盡頭地步,怎麼是目擊而心未嘗呢?」月君道:「妹子元體尚存,但嘗看玩公子與侍女交戰,是以得之。」剎魔道:「也虧你不動心,真可做得我的妹妹。」月君道:「我聞魔教不禁男女之欲,何姊姊數千年尚為處子?願聞尊旨。」剎魔道:「妙哉問也。釋、玄二老子所以勝我教者,只為魔性好淫,歷劫以來,幾希泯滅。自我掌教之後,能與三清、如來鼎立稱雄,只為我是個處子。若一涉邪淫,能不受制於彼耶?」月君道:「是則姊姊以一人之貞,而庇億萬人之淫也。」剎魔道:「是亦不然。三教之徒,皆為奸為盜,此又何說!」

  二人直說到天明。曼師悄步進來笑道:「兩位新人,可出洞房了?」於是攜手復登九仙臺上,正見太陽升起,陡然有一道赤虹,其長竟天,貫於日中。曼尼道:「此必是我姑母鬼母天尊下降。」月君亟命取袍帶服畢。忽紅光千丈飛至面前,定睛向那紅光中看時,現出一位女天尊來:面如紅玉,稜稜乎凝萬道霞光;眸若春星,凜凜乎射兩行殺氣。端嚴福相,較南海大士卻少慈悲;瀟灑風神,比西池王母更加飛動。穿一領五銖無縫天衣,風飄起幾行電帶;戴一頂九珠吐火金冠,雲拖著數縷紺絲。手執三尖兩刃八環刀,袖藏六臂三頭九鬼子。

  原來這天尊,是大力鬼王之姊,其妹即是阿修羅大魔王之夫人,所以曼師稱為姑母,乃剎魔主之祖姑也,皈於正道,現在二十四諸天之列。當下與月君等各相見施禮畢,天尊開言道:「昨見黑氣直衝靈霄寶殿,知是公主在此,所以特來一會。」

  剎魔謝了,問鬼母道:「便是那天狼星,可以刻下使他了當,何故與他慢廝條兒?」天尊道:「他熬修了五百劫,方得此天位,數該做三十三年人間帝主。我輩神通雖大,亦不能拗數而行。前者文曲星景清歸天,告他殺戮忠良,大傷天道。眾仙真皆云,應俟數盡鞫問。我就出班執奏,必要減他祿位,已減卻一紀。月君,記得參奏他時,我在上帝前要助你報仇麼?」月君躬身答道:「愬雖謫塵寰,已能略知前因,自顧何人,乃承天尊眷佑,歷劫不能仰答高厚也。」剎魔主道:「若論為人報冤雪恥,還是我教中人,肯烈烈轟轟做他一場。」曼師道:「不意這些仙真,怕犯殺戒,倒像那世上的公卿都要保守官爵,箝口結舌,沒個肯出頭露面的。」天尊大笑,隨向月君道:「如今這朝世界,就在家裡爭王奪伯,天倫都已滅盡。可惜了忠臣義士,便宜了賊子奸臣,真是神人同憤!爾須大加刑賞,慎勿當權錯過,此為千古光燄之事,若夫塵埃富貴,雖帝王何足道也。」

  月君道:「謹遵天尊明教。在姬之本意,原不過為天下後世存此一點天彝,泄此一片公憤,俾知忠義者若此,奸邪者若彼已耳。至於功成,則歸之太虛,於我何有?而況夫草露之富貴哉!」

  天尊道:「如此則上合天心,下孚人望,而又完全已之本來,深慰於懷。」月君起謝。天尊又問:「有幾位仙真在此?可請來一會。」

  月君隨請鮑姑、聶隱娘,與天尊並剎魔公主各相見畢。鮑師道:「九仙臺只見得西南境界。」手指東北一峰說:「此峰高出天界,可望蓬萊,何不一登,留個勝跡?」曼師笑道:「此峰尖尖矗矗,稜稜層層的,是要人坐立不得。」鬼尊道:「不妨。」

  就把三尖兩刃刀向著那山峰擲去,端端正正,在峰頂劈下,裂開兩半,望空寫個「亭」字,那東半邊裂的峰頭上,就現出一座金頂五嶽朝天,按著八卦方位,八面玲瓏的亭子。剎魔主隨取魔女所帶繞指柔拋起空中,化為復道,直接著劈裂峰頂,六位仙靈一齊上去,都到亭子內坐下。若是凡夫目力,不過七八十里,極望之處,周圍唯一道青暈。今月君等皆是法眼,如日月之照臨河沙世界,雖千百里外秋毫不爽。正見萊州東大路上,列著兩陣,四員大將,如走馬燈一般盤旋交戰。剎魔主將手指向東一彈,那邊陣上一將,雙淚迸流,不能措手,就被這邊一將,揮起開山大斧,連盔帶腦劈去半個。那一員將見砍翻了一個,心中吃驚,也被這邊一將攔腰斬為兩斷。這裡陣上軍士湧殺過去,那邊大敗虧輸。剎魔道:「待我把他們全軍了當罷。」

  月君急起身稱謝道:「我等法力,不可與凡人計較。」天尊道:「誠然,今且別過,容有緩急來相助罷。」月君就稽首婉言稟道:「人天路隔,恐微誠不能感達,尚求天尊指示。」天尊乃取出信香一片,遞與月君道:「焚此即到。」月君再拜受了。剎魔道:「你們偏有什魔香,我卻沒有。」遂在頭上拔下一莖青絲,亦付與月君道:「這是燒不得的,恐怕有些腥,你只是放他飛去,這發兒自然來報我,比祖姑母的什麼信香還靈快哩。」月君謝道:「所謂『發皆我頭,毛孔皆我身』也。」天尊道:「我勸公主從地底回去罷。黑氣所至,地方多遭災害,生民無辜,良為可憫。」剎魔道:「我自遵依。獨是我教這等利害,為何姨母與祖姑母皈佛的歸佛,皈道的皈道,不替阿修羅爭口氣呢?」

  天尊亦不回答,別了月君,仍顯出萬道紅光,沖霄而上。剎魔主道:「如今世人總是該殺的,慈悲他做什麼?鬼母是我長親,不好不依他。」遂招呼眾魔女及怪獸等,飛上劈裂峰頭,說聲「去」,都向石峰內鑽人,無影無蹤了。

  從來龍之神通,遊行自在,不礙山石,所以古人云「龍不見石,魚不見水」。但是龍去處山石皆穿,隨龍之大小而裂為洞穴,此則山石依然無恙,尤為變幻莫測。道家神通,能藏世界於一粒粟中;佛家神通,能安須彌山於一針鋒上,總皆不可思義。而今好看下回廝殺。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