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驪山老姥徵十八仙詩 剎魔公主講三千鬼話 下一回▶


  登州府蓬萊閣,規模宏麗,為天下第一名勝。正中一閣,直礙雲霄,曰蓬萊。左與右復有二閣,體勢稍亞,上通復道,參差聯絡,屹立沆瀣之中,宛如三島。洋洋渤解,陰晴變幻,誠然大觀,乃塵界之五城樓也。大羅諸仙子要與月君稱賀,鮑師克定日期,在蓬萊相候。所以預為安設齊整,到先請受賀的主人來登臨鑒賞。

  當下月君見正閣左、右兩壁廂都安著水晶玻璃鏡,光明泠徹,與武后鏡殿無異。前列著殊花奇草,又與陳后主移春檻彷彿;後面設有十二疊步障,空蒙宵靄,似有若無。月君道:「六朝宋主設一屏風於殿上,表裡洞然。呼百官示之,皆對曰無,但以手摸之,略有微礙,較之此屏,恐亦不相上下。」曼師道:「此乃鮫人口吐之絲,龍女所織,掬之不盈一握,真乃希世之寶。」月君道:「妙是妙極了,尚少一部希奇的音樂來配他。」

  曼師道:「有,有!若要音樂,還有個屏風。」鮑師道:「老比丘尼來獻寶了!我知道剎魔主有架天樂屏風,原是唐朝楊國忠的。」月君接著問道:「可就是水晶屏風上雕刻的三十六個美女,燈前月下,一個個會走下來歌舞奏樂的麼?」鮑師道:「是也。

  楊國忠這蠢東西,疑是妖怪,鎖閉在空樓上,不敢用他。迨後為安祿山所取,美人一個也不肯下來,要把火燒滅他,忽然不見,卻是剎魔主攝去。這只當做劫奪來的,沒要緊替令甥女裝體面哩!」曼師拍著手大笑道:「鮑老的學問,原只如此!那座天樂屏風,本是舍甥女宮內的。只因太真出世,特賜與他,助傾國之用。不期明皇竟癡想著屏上的美人,太真恐怕奪寵,所以賜與國忠。那國忠、祿山,豈能享受這天樂?舍甥女仍取回去,是物歸故主。你這假斯文,休得談今說古,惹人笑話!」

  鮑師也笑道:「我說來試試你,不知幾時打聽在心裡了。」月君道:「此屏我未之見,借將來到也新鮮。」曼師冷笑道:「新鮮不新鮮,司空見慣,值不得半文錢!難道剎魔主來,也教他只看自己的屏風不成?」鮑師道:「你們的眼睛,是易耍的。可曉得梨園子弟把唐玄宗與莊宗國家多傾覆了?而今絕色者出在蘇州,每班內挑選幾句,攝其魂魄來做戲,如葉法善攝李北海魂魄寫碑文一般,比日常倒好。只此就可耍得他眉花眼笑!」

  月君道:「好,人間幻事,無逾於此。獨是缺少美醞佳餚。」鮑師道:「也有個法兒,只勉強些。把那上好的素菜,其性滋潤者,蒸熟搗爛,乾燥者,炙炒磨粉,加以酥油、酒釀、白蜜、蘇合、沉香之類,搜和調勻,做成熊掌、駝峰、象鼻、猩唇,各頂珍饈樣式。再雕雙合印板幾副,印出小鹿,小牛、小羊與香獐、竹鼬及雞鵝、鰣鱸、蝦蟹、巢王吉、雉雀、蚩毛鶯的形象,每盤一品,悉係囫圇的。又將榛松、欖仁、蜜望、荔枝、核桃、波羅蜜、蘋婆果、落花參等物,亦照此法,制為鳥獸之狀,再於徹後用之,省得滋味雷同。其果品都用新鮮的,如閩、粵、洞庭諸處及燕地豆大之茄、蠶大之瓜,晉中棗大之朱柿,西江米大之菱角,東吳指大之燕筍,玉井船大之雪藕,度索山盤大之碧桃,皆頃刻可以咒成。酒必須剎魔主的扶桑花釀,只此難些。」曼尼道:「又來激我!我卻取不動他的。」月君道:「是便是。假的一半,借的又一半,這像個什麼樣?」

  曼師道:「這是絕好的樣!你看五伯假仁借義,列國諸侯誰不怕他?韓信假立為齊王,竟做了真的。劉先主借取荊州,竟成了帝業,如今世界,還有父是假的,兒子是假的,連嬌妻美妾也可以借用得的哩!」月君、鮑師幾乎笑倒。於是曼師便去借了天樂屏風並扶桑花釀,及各種珍羞果品,皆整頓停當。

  三月十一日彩霞時候,月君與曼、鮑二師,凴欄凝望。早見海天外,虛靄氤氳,非煙縹緲,鸞鳴鶴唳,群真冉冉飛來。共是那幾位:

  素女九華宮主玄女之妹。驪山老姥地仙之祖。樊夫人仙卿劉綱之妻。雲英樊夫人之妹,裴夫人之妹,裴般之妻。董雙成西池仙女。魏元君名華存。仙卿劉幼彥之夫人。杜蘭香曾降於張碩家。萼綠華曾降於羊權家。二仙子皆瑤池侍書。麻姑蕊珠宮仙子,曾降蔡經家。瑤姬帝女也,谷雲巫峰神女。秋蟾廣寒侍女。龍女南海大士女弟子。弄玉簫史之,居瓊樓。黃姑天孫侍兒。吳彩鸞文簫之婦,同居瑤島。天台女劉晨所遇,居桃花洞。金精女張氏女,名麗英,金精星,長沙王吳芮欲聘之,乘紫雲而去。

月君等迎接眾仙子入前閣。雲英周回一看,笑道:「都是水府的好東西!」又從復道進至中層正閣,一一分賓主稽首行禮畢。內中唯驪山姥、天台女係是初會,各致傾慕之誠。其餘仙子,是在上界常到廣寒宮的,皆算故交,彼此各敘一番契闊。

  曼師道:「且請坐了再敘,何如」於是群真互遜,驪山姥坐了東首第一位,次元君;西首第一位素女,次瑤姬;餘皆以升仙先後為次序。月君坐主席,曼師南向,鮑師北向坐定。

  眾仙子各命侍女獻上禮物,為月君稱賀。驪山姥獻的是個針兒。曼師道:「這是仙姥補道衣的了。」老姥云:「就是神杵磨成的,曼師休輕看了!」便念出四句偈云:飛騰萬里,無影無形。貫人心孔,頃刻亡魂。三軍六師,此針可平。

  月君稽首而受。次素女,獻的鳳毳。囊內緘著禁炮符,題有赤文龍篆,云:「後二十年臨難啟看。」乃是玄女娘娘賜的。

  月君東向跪捧拜受。又龍女獻的柳枝一小枝,是大士淨瓶中摘下的。龍女傳大士法旨云:「後五年歲大荒旱,以柳枝蘸水,望空灑去,即降甘霖,可救數百萬生靈也。」月君向南口稱大士聖號,九叩而受。又董雙成獻的係蟠桃核雕成小舟,篙師、舵工,皆靈動如生。並傳西王法旨云:舟如半塊,容人三千。放之溟海,直上青天。

  月君向西拜受訖。外樊夫人獻的是八寶如意。華存獻的是紫電裙。雲英獻的是玄霜。曼師道:「成了個江湖上的醫生,將丹丸做人情了!」看萼綠華獻的玉條脫一對,曼尼笑道:「聞得送與羊權了,怎的又帶著?」綠華道:「可知是取回來的?」

  杜蘭香獻金鳳釵一枝,說是鳳化成的,簪則為釵,驂則為鳳。

  曼尼接口道:「足見至寶。擘開來送與張碩,如今又合為一了。」

  蘭香應道:「要分半枝來送曼師,只可惜尊頭用不的。」再看弄玉獻的是鳳簫一枝。曼尼道:「簫都送卻,從此簫郎是路人矣!」

  時麻姑正獻神鞭,弄玉笑道:「這句話該把神鞭照著光頭兒打一下!」曼尼道:「我聞得蔡經當日曾受過二十鞭,難道我就一鞭也禁不起?」眾仙子皆笑。又看了金精所獻金母,雲係金炁結成,不論銅、鐵、鉛、錫,一點皆化黃金。曼尼曰:「你這個算不得禮物,卻是賄賂公行了。」月君謝道:「我也是個貪官,到喜的乾折。」眾仙又大笑。只見巫山神女舒開玉掌,獻出一片東西,名曰:「雲魄」,垂之如幕,張之如幄,乘之則是五朵彩雲,卷之則無異絲縷。月君即命掛於閣前。又秋蟾獻素鸞鳥一對,大如蝴蝶,善能掌上舞,並述許飛瓊意云:「所獻的就是月君娘娘之家禽,無非要娘娘思懷故宮之意。」月君各謝受畢。外彩鸞仙子獻手書《道德經》一卷,說:「在鍾陵時,臨過五千卷,悉售於人間,唯此卷最為得意,收藏千有餘載。

  這是算不得禮的,謹請法眼指教一二。」月君贊賞曰:「骨勁神逸,衛夫人所不若也!」又天台女獻五色靈芝一朵,曰:「此芝已產千年,近來光彩奇異,想是應該顯耀時候,所以彩獻太陰主。只恐曼師要笑話哩!」月君忙稽首道:「五老四皓,亦未見此神芝,餘何幸而得焉?」曼尼卻瞅著黃姑說道:「休贊!休贊!我是個窮和尚,即沒有彩鸞子寫的半張紙,又沒有天台女彩的一莖草,只索學天孫娘娘,差個侍女來口賀口賀罷了!」

  黃姑道:「曼師也忒性急。」隨將手望空一招,天上飛下個淡黃色的雀來,背上負著件東西。月君等看時,是個素錦袱。黃姑打開,取出一領朝衣,乃是天孫織的,名曰開闢一炁天衣。有詞為證:

  此絲不是冰蠶絲,不是鮫人絲,乃是一炁之縷,似絲非絲,此色不是丹青色,不是點染色,乃是五彩之精,非色似色。閃動處日月爭輝,飄舉時煙霞失態。戥稱只好重三銖,手握只堪盈半掬。來朝上帝,星官仙吏盡躬身;著向人間,兇煞魔神皆喪魄。六六三萬六千道光華,正看側看,雖然天眼不分明;八八六千四百樣花紋,有相無相,即有如來難說法。

  黃姑、曼尼就與月君穿上,群仙莫不稱羨。月君道:「唐姮承天孫娘娘恩逾海岳,歷劫難報,又蒙賜此開闢天衣,如何消受?妾聞天孫娘娘宮殿在天之中央。」乃望空叩謝。黃姑述天孫娘娘法旨云:「月君日後服此天衣,升闕朝帝,當再相會。

  今數期尚遠,千萬珍重。」月君不覺雙淚交流,俯伏不起。

  這卻為何?只因觸動了當日受天狼星一番挫折,淪謫塵埃,怨仇未報。雖然洞悉前生,卻也不知未來定數,今聞數期尚遠一語,也不知將來得昇天闕與否,所以感傷起來。正見月君道心日篤之處。雲英在旁微笑道:「我們做仙人享的是清涼淡泊滋味,若論起繁華威福,還是下界。只今誰可學得月君?

  何必悲傷呢?」曼尼道:「若照雲英妹子這樣羨慕,你就來代了月君,卻不是好?」雲英笑道:「只怕不准。」曼師道:「准代!准代!但只是不要同裴郎一齊來代!」眾仙子大笑,月君亦為破涕。鮑師道:「如今且把禮物收拾過了,大家飲杯酒,看回戲罷。」

  月君脫下天衣,付與素英,一齊收入後層閣內,拱請眾仙子入席,又命素英、寒簧相陪仙媵宴於右閣。月君令女弟子,每席一名,捧壺斟酒。素女呷了一杯問道:「此酒何來?比上界的瓊漿玉液,又是一樣滋味。難道人間有此酒麼?」曼師道:「是老尼所造。」雲英道:「只這酒就強似天上。」眾仙子道:「這卻不錯。」少頃,捧上肴饌。眾仙子見是囫圇的小鹿、小羊,大以為怪。杜蘭香道:「莫非月姊用葷麼?」曼師道:「你們這班仙子,只好充數。卻不是唐僧見了人參果,說是小孩兒的。且請吃了批評不遲。」驪山姥注目一看,把箸兒在熊掌中間一分,大笑道:「月君耍戲法兒哩!」

  月君道:「還有個真戲法,再耍耍。」遂命女弟子移下鮫絲步障,擺開天樂屏風。時正黃昏,閣中四十九顆明珠,周圍懸掛,照耀與白日天異。只見屏上走下十二個美人來,皆是漢宮妝束,歌的歌,彈的彈,吹的吹。其聲靡靡,其韻揚揚。正不知為何曲。歌畢,一齊上屏。卻又走下十二個來,舉袂揚裙,分行齊舞,或如垂手,或若招腰,或有類乎霓裳。左右上下,或正或側,或疾或徐,其態搖搖,其勢翻翻,亦莫辨其為何舞。

  舞畢,也上屏去了。卻又走下十二個來奏樂,樂器是笙、簫、箏、笛、琴、瑟、琵琶、雲鑼,響板,其始悠揚,其闋蕭颯,不似鈞天,不是雪璈,亦非天魔之樂。眾仙子皆呆臉相看。樊夫人道:「我雖不能知此,大概是淫聲,不知月君亦奚以為?」

  曼師道:「仙子不怕淫,有何妨礙?」驪山姥道:「大概已領略,撤之可也。」

  月君乃命將屏折轉。鮑師道:「如此,則寂寞了!何以侑觴?」驪山姥見眾仙子聞了此樂,若有所思,遂道:「文人飲會,尚且分韻聯詩,何況神仙?我不合坐了首席,要出一詩令。」

  月君道:「這是仙家本等,即請發令。」驪山姥道:「令是我出,詩不拘是誰先做,要說的生平私有之事。」月君道:「仙真焉得有私?」驪山姥道:「亦有之,但與凡世界女之私有別。」曼尼道:「我乃釋門,從不學這些方丈和尚,不參禪,不誦經,只做兩首詩兒,到處去結納官府,我與龍女不在其內。」驪山姥道:「這個遵命。但求曼師做個監察詩酒的御史,行些春秋誅心筆法便了。」曼尼道:「那是老尼最能不過的。」於是驪山姥舉手云:「吟詩不論次序,先成者先樂。」眾仙真口中不答,心裡想道:「這個沒搭煞的老姥,想是風了!那樣新戲文不看,卻要做什麼私情的詩!除非你是老不害羞的,做得出來!」

  月君心上了了,一面吩咐侍女們換新鮮酒肴,以助詩舉,遂起立道:「不妨,我是已墮塵凡的,吟個樣兒看看。」驪山姥道:「還是月君通達大道。」遂將藕絲綃一幅,援筆寫云:「

    曾上瑤臺一黑天,銀河洗盡月光圓。

    無端謫下鶯花界,猜是風流第幾仙?」

  雲英道:「怎麼是第幾仙?應改為第一。有誰可稱第一仙呢?」曼尼道:「還須讓裴郎的夫人。」雲英道:「酒令無戲言。令官不檢,統該罰一大觥!」驪山姥道:「偏你說個第一,也該罰!」月君道:「總是我詩不好,亦當受罰。」於是各飲一大玉斝。曼師道:「後有犯者罰三爵。那位仙娘再闖轅門?」樊夫人道:「我來。」遂吟云:「

    十二瓊樓清宴還,香風吹動碧煙鬟。

    幾回笑指瀛波淺,照我芙蓉半醉顏。」

曼師道:「卻忘了劉郎也,可謂不情。」驪姥道:「詩極蘊藉,准折過罷。」雲英遂吟曰:「

    兒家自會搗玄霜,阿姊無端到鄂陽。

    賺取裴郎尋玉杵,迷心一點是仙漿。」

曼師道:「這卻公道。服煞了雲英妹子也!」雲英道:「就是裴郎便怎麼?我怕誰哩!」杜蘭香詩云:「

    偶訪前因震澤旁,鳳釵劈破醉瑤觴。

    人間不省仙家事,只說仙娘也嫁郎。」

曼師道:「豈不覺勉強些兒?」萼綠華詩曰:「

    神仙從不怕塵污,條脫君看臂有無。

    饒爾曹唐詩一笑,萼華依舊在玄都。」

曼師道:「兩手條脫俱無了,還虧你裝硬漢哩!」麻姑詩曰:「

    我是千春處子身,仙郎相見不相親。

    誰思指爪堪爬背,一百神鞭了夙因。」

金精女詩曰:「

    不是神仙不是精,鳳鞋每自御風行。

    請看想殺吳王芮,白骨墳前磷火明。」

魏元君詩曰:「

    紺髮瓊姿水玉神,容華老後又生春。

    漫言伉儷劉郎在,蓬島何曾有暮雲。」

董雙成詩曰:「

    兒愛瑤池水至清,翩然窄襪踏波行。

    素華流影仙衣動,皓月清波共有情。」

驪山姥道:「雙妹之詩,有情無情,無情有情,是情非情,非情是情,何其妙也!」曼師笑道:「這是做閨女的故態。」雙成舉大杯酌與曼師道:「為法自弊,請罰三杯。」曼師飲畢,笑道:「我如今要做緘口御史了!」驪山姥吟曰:「

    針磨鐵杵驪山頂,只有長庚曾見影。

    聃老不娶我不嫁,陰陽匹立誰能省?」

雲英笑道:「如此白髮婆婆,就見些面也不妨,何況影兒?」

曼尼道:「犯上了,該罰十杯!」驪山姥道:「讓過他罷。只說是但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哩!」雲英道:「好!好!不像那沒頭髮的心腸忒狠。」曼尼道:「罵得毒!不飲十杯,我將戒刀把賢妹的頭髮也削個乾淨!」眾仙真皆大笑,共勸雲英飲了三滿杯。鮑師道:「我也有詩,不知合式不合式。」吟云:「

    仙子無情但有緣,緣來便得見嬋娟。

    生平喜療相思樹,龍女才郎合一箋。」

曼尼道:「詩是不錯,只是有了你這個散相思的五氳使,天上人間,都不得乾淨!」說未畢,眾仙皆大嘩,道:「總被他一言抹殺,情實不甘。要罰一百杯!」曼師道:「不曾備得許多酒。」月君道:「每位罰一大杯罷。」樊夫人道:「我是要罰他三杯的。」曼師道:「是了,他也曾與妹子做過小撮合山的。」

  眾仙把酒齊送前來,曼師一一受罰,道:「今日以一小光頭而落在眾仙娘道門之內,自然要輸的了!」眾仙真道越發可惡,要跪罰三大杯。驪山姥道:「話兒巧些,我來陪他受罰罷。」眾仙方才歇手。瑤姬就呈詩云:「

    朝為行雨暮行雲,雲雨何曾染電裙。

    明月一輪峰十二,漫傳宋玉夢中文。」

曼師道:「襄王何在?雖然這是昏君的夢兒,饒過了。」弄玉詩云:「

    簫史吹簫彩鳳回,雙雙齊跨向蓬萊。

    誰知天上神仙侶,浩劫還搴彩袂來。」

吳彩鸞詩云:「

    十二樓臺大赤天,兒家姓字注瑤編。

    不妨攜卻文簫子,共向西池拜列仙。」

天台女詩云:「

    年年花發洞門香,塵夢那知仙夢長。

    春露欲晞秋蝶老,劉郎已不認仙鄉。」

秋蟾詩云:「

    不夜瑤臺月似霜,素鸞亦學舞霓裳。

    兒家獨倚娑羅樹,消受天風浩劫香。」

黃姑詩云:「

    人間乞巧信無端,烏鵲何能接羽翰。

    我是天孫舊侍女,明河一笑倚欄杆。」

  月君擊節道:「黃姑賢妹之詩,可謂千秋吐氣!曹唐、李群玉輩,何物豎子,輒敢冒瀆帝女?我若為閻羅天子,當碎割其舌,罰他做個啞狗!」素女道:「尤可惡者,世人以黃姑為牛郎,不知上界之牽牛星,猶之乎人間之有牽牛花,命名若此,乃說是牛郎,銀漢是素秋金炁之精,猶之乎山川之有金銀氣,乃認為江河之河。仙人御風乘霧,弱水三千,莫不飛渡,何藉舟梁?而乃妄設烏鵲為橋。天半剛風,無論是人是物,一吹即化為塵。當二三月暮春,風氣上行,飛鳥從風而上,化為游絲,豈烏鵲可以直登青冥耶?此皆夢寐囈語。愚人固不足責,乃文人才士,竟有形之詠歌者。」瑤姬接口道:「文人才士之妻女多喜淫者,即此報也。」曼尼道:「彼且云天上猶然,況人間乎?所以庶民之家,妻女淫者,或殺或出,反要振作一番。至於宦紳人家,則多縱之聽之,而恬然不以為怪,雖云報之,反若從其意者。」

  驪山姥道:「真正快論!且請教素女娘娘之雅制。」素女道:「我到忘了。」乃吟云:「

    珠宮寶闕鬱岧蕘,帝女高居絳節朝。

    雙劍劈開千百劫,英雄無數一時消。」

月君贊道:「真是掌劫法主之詩!黃鐘一響,我輩瓦缶無聲矣!」曼尼道:「不妨。二雅之音,與鄭、衛同列。」雲英道:「且住。我等遵驪道姥之命,勉強以無情吟作有情,何至比之淫聲?真個太欺我道家了!我也要你做一首。若再恃強,我定。。」曼尼道:「我定怎麼?」雲英道:「我定把你光頭做木魚兒敲!」眾仙子道:「這個曼師也難卻了。」曼尼道:「小尼頭兒,當不起眾位娘娘看上了他。待我吟來。」乃援筆揮云:「

    我是比丘尼,不解風流詩。

    觸惱眾仙姑,吟出須菩提。」

  驪山姥道:「是了,是了,看大士面,讓他罷。」月君道:「十八仙中一個尼,這詩是少不得的。」 鮑師道:「請舉箸兒再耍。」杜蘭香道:「看這肴饌,又是簇新式樣。」董雙成道:「味兒清芬,反覺後來者上。」金精女道:「怪得果核都成了精?」萼綠華說:「天廚星也沒有這巧思。」樊夫人道:「太巧了,天心所不用。天台妹子是地仙,可將此方去試試。」曼尼道:「劉郎不來,誰與試呢?」天台女道:「曼師忒利害!憑你怎樣要罰的。」雲英道:「罰酒便宜他,罰一杯涼水!」曼尼道:「情願!情願!雲英妹子的涼水,就是裴郎的瓊漿呢。」月君道:「這是要罰的。」曼師笑飲了三爵。驪山姥道:「我們如今該說些本分話了。」曼尼道:「本分是第一種的妙話兒。」金精道:「尚未曾說,怎知其妙?」曼尼道:「妙!妙!本分是個玄牝兒。」月君與眾仙子笑得都像彌勒佛的口合不上來。

  於是起身作別。雲英附耳與曼尼道:「日後月君歸到瑤臺,可帶這一座美人屏去。」曼尼大聲:「利害!利害!」眾仙子驚問,曼尼道:「雲英妹子看中意了屏上美人,要幾個與他裴郎為妾。我想這美人的主兒,是狠惡不過的,所以說個利害。」

  月君道:「我未曾說得,這屏從剎魔宮中借來的。」眾仙子道:「原來怪不得有些妖氣。」曼尼道:「原是與妖精看的。」弄玉道:「我們今日都輸與曼師了。」遂各向月君稽首而散。你看眾仙姑:

    吟吟淺笑,乘素鸞,跨紫鳳,非煙飄渺;淡淡微醺,驂玄鶴,馭彩鵷,佳氣氤氳。或駕綠瓊車周,罡風道上,不聞轉轂之聲;或御班麟輦,太虛影裡,難窺踐趾之跡。正是:翠蓋霓旌,凌亂一天斜照;朱玉節,貫穿半個清蟾。

片刻之間,飄然而散。

  月君獨自倚欄凝望,半輪明月,早已出海。只聽得曼師在背後笑道:「望什麼?」月君回頭,見剎魔主從中閣出來。月君疾忙迎上,笑說道:「愚妹望眼將穿,我姊姊卻在家下。所謂睫在眼前常不見,於道遠矣。」曼尼道:「這就是舍甥女的古怪。」剎魔主道:「這就是家姨娘的今常。」曼尼道:「是怎說?」

  剎魔主道:「今之常人,見了大英雄豪傑,皆道是古怪哩!」月君大笑,與剎魔主行姊妹之禮,各敘了幾句寤寐懷思的話。鮑師亦已到來,與剎魔主稽首畢,同遜剎魔面南而坐,月君向北,曼尼在東,鮑姑在西。閣後忽走出絕色美人,都是番裝胡服,百來個,送上禮物。端的希奇無價,曠古未見的。一貓兒眼,二祖母綠,三龍鱗簟,四霧雀扇,五獅髮靴,六是鬚箸,七能言石,八解語松。又有半寸來的猴,一寸來的人,蠅大的仙鶴、孔鶴、鳳鸞之類,尚有不能知名數種。月君起身拜謝。命素英、寒簧收進,又命聶隱娘陪諸魔女在右閣設宴。

  剎魔主道:「昨夜這些俏丫鬟在這裡做怎麼來?」曼尼答道:「為見了屏風,都卻了春心哩!」剎魔主道:「如何這等易動?」月君道:「愛之耳,非動也。這是曼師的戲言。到因驪山姥要做風流詩,奈何了諸仙子一番。」剎魔道:「詩安在?」

  月君遂令素英呈上。剎魔主逐幅看畢,見了曼尼的四句,笑道:「不意姨娘如此出醜,竟自畫出供招。待我題一首來壓卷。」

  遂取筆大揮道:

    一拳打倒三清李,一腳踢翻九品蓮。

    獨立須彌最高頂,掃盡三千儒聖賢。

  月君驚贊道:「三教一筆抹殺,真乃大雄也!」剎魔主大笑。

  月君遂命擺上酒來,說:「下土塵羹,恐污姊姊之口。」剎魔主道:「我自己也帶著。」曼師道:「他是回回的女兒,不肯吃別人東西的。」月君道:「雖然,也要求姊姊略嚐嚐。」剎魔主吃了些,道:「這個西施舌、珠柱魚乍與偏涼汀鯽魚,都有味,但是沒筋骨,清客吃的東西。」又呷了瓊漿,道:「太清冷,不能熏蒸神氣。」遂令眾魔女將龍肝、鳳髓、麟脯、鸞膠之屬獻來。片時,用了十數盤,又連飲扶桑釀七八壺,乃向月君道:「我最惱的這些歪男女,修持錯路,都說著了魔頭,他那裡知道著的是迷,到了黃泉路上,化作塵埃,還想著家下親人哩!

  若著了魔,就是我道中人,會得通靈變化。」曼師接住說道:「怪得月君靈變,原來著了甥女的魔了!」剎魔道:「他在將著未著之間。我看姨娘,到著了南海的道兒。」鮑姑笑道:「曼師本質還存,在半著半不著之間。」曼尼瞅了一眼。剎魔道:「南海不男不女,非陰非陽,這個道兒最不好。若說是女身,何以稱為大士?若說是男身,何以不是妙莊公主?」

  月君見說得可駭,就支斷道:「曼師昨日如龍,今日如晰蜴,已降服了。姊姊留著些罷,妹子要執經問難哩。」剎魔主道:「爾所執何經?所問何難?」月君道:「問三教輪回。與魔家之同異。譬如從魔道中轉而為人者何等樣?由儒釋道轉而為人者何等樣?如今只就女身論之。」剎魔主道:「問得妙!問得妙!彼儒釋道中輪回者,有貴賤、貧富之不同,有強弱、智愚之各異。或男轉為女,或女轉為男,或轉而為禽、獸、蟲、魚。

  若我道中出世者,有富貴而無貧賤,多剛強才智而無昏愚庸弱。

  其無異類,不待言而可知。男女大概如此。若只論女人,名垂青史,可以曆數者,如妹喜、妲己、褒姒、驪姬、西施、始皇太后、夏姬、鄭袖、虞姬、呂后、飛燕、合德、梁冀之妻、陰麗華、遲昭平、甄后、潘淑妃、張麗華、太真、花蕊夫人、胡太后、蕭太后、太平公主、虢國夫人、秦國夫人、韓國夫人、洗夫人、呂母、貂嬋、上官昭容、徵側、徵發陳碩真,大都色必傾城,才必絕世,其謀猷智略。駕馭丈夫,操縱帝王,不顛倒一世不止也。若有與之爭寵奪能者,如呂雉抉戚姬之眼目,而投諸圂廁;武曌之斷蕭妃手足,而埋諸酒甕,未有不至糜爛者。彼必敗,我必勝,千古同一轍也。若論其淫,必異乎尋常;若論其烈,亦越乎殊類。守節者則未之有,性不能消受冷靜之況也。」月君道:「妹子聞一知二,總是三教與魔道適相會合,勢不並立也。但或丈夫而同出於魔道輪回者,當何如?」

  剎魔主道:「此妹喜、妲己、虞妃之所以身殉其主也。」月君道:「更有請者,如吳王夫差,是由何道來的?」曰:「我道中來。」

  月君曰:「若然,西子何隨范大夫乎?」剎魔曰:「西施自沉於江,後百餘年有漁人網得,顏色如生,曷常從范蠡耶?世之黠者,造此言以笑夫差,遂相沿於後耳!」月君曰:「始皇之母,何以受制於其子?」曰:「彼已亡秦,是將衰之候,且始皇亦由魔道,女固不能敵男也。」月君又問:「甄后何以為曹丕所殺?」曰:「甄氏原有憾於袁熙,熙死而歸丕。丕亦由我教中來者,豈能容其私憐子建耶?」曰:「洗夫人又何以故?」剎魔曰:「彼掌兵權,殺戮甚繁,足以消其性氣。如呂母、徵側、徵發昭平、碩真,皆然也。」

  月君又問:「然則三教輪回為后妃者,可得聞其略與?」

  曰:「觀其因,可知已。如薄太后之好黃老,班妃之好佛,鄧后之好經書,各有其夙好之因。然而忘卻本來,不過為尋常婦人而已。至於我道,則全是煞炁,豈特不忘,且有已甚!

  又必有故而出,應運而興,數完則仍歸本位。非若三教日夜輪回,顛顛倒倒。量其功過、善惡而為升降者,」因指著左右侍立的道:「他們前生,總是當權之妃后,次亦王公之夫人。今若轉生,依舊如此。其才與福,毫髮不爽。其運與數,錙銖無誤。是生來夷滅三教的。」月君曰:「世多有大官之妻,而能使丈夫畏之如虎者,不由魔道乎?」曰:「皆是也。是則彼之女婢,其福雖略差,其才卻亦不減,是以能行殺戮。即如上官昭容,係阿環之愛婢。大抵婢之至下者,猶得為二、三品之妻,再下則絕無也。」月君曰:「如明妃、鉤弋、韋后、蕭后、羊后之類,是彼教中來者耶?」曰:「明妃不偶,鉤弋無權,韋后被戮,蕭羊偷生,我教焉得有此?」

  月君尚有欲詢,鮑師道:「曠劫奇談,不可盡泄,且聽笙歌如何?」剎魔道:「是何笙歌?」鮑師道:「崑腔子弟。」剎魔道:「好。」即命演來。曼師道:「戲沒有點,演恁麼?」月君命演《牡丹亭》。剎魔看了一回,笑道:「是哄蠢孩兒的。」

  看到《尋夢》一折,剎魔主道:「有個夢裡弄懸虛,就害成相思的,這樣不長進女人,要他何用?」向著扮杜麗娘的旦腳一喝,倏而兩三班梨園都寂無影響。剎魔主道:「恁般虛晃。」遂大笑起身,向月君道:「你若到了月殿,何時再會?」曼師道:「那月兒不從須彌山頂上轉麼?」剎魔主道:「只這一句,姨娘可謂收之桑榆了,究竟是我道中齒牙。」即呼眾魔女曰:「去。」

  都衝屋而上。月君忙向窗外看時,但見月色慘淡而已。

  月君道:「神仙御風踏霧,都由空處。有能透山石而走者,亦必破裂一道。今屋瓦寂然無聲,神通之大,真不可測。」曼師道:「若無神通,何能與如來三清抗衡?我自皈南海,也怕見他。」鮑師道:「怪道你學了太廟金人,三緘其口。」月君道:「這是曼師以大事小之義。」次日后土夫人,五嶽聖妃來賀,又四海五湖龍君之夫人,及各山川神女,次第朝謁,到十六日才止。滿釋奴早傳進奏疏一摺,是呂軍師留下的。月君覽之大驚。那知道王師神速,寂無聲,似從天降;更堪嗤番將雄強,陡驚心,恰逢獅吼。要看何事,只在下回。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