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6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六十回 高郵州夫婦再爭雄 廣陵城兄弟初交戰 下一回▶


  高軍師看時,是一位魁梧丈夫與一個層弱書生執手而哭,趨至階下,早有景僉都立起相迎,也不及扣問,先引至軍師面前,說:「此即練都御史之公子,首為內應者。」咸寧隨起身施禮遜坐。霜飛揮淚道:「某托餘威,同莊都司殺了劉傑一家,便去斬奪西門。紀游擊那廝從後追來,說:『我也降順了。』莊兄誤信,不提防被他一槍刺死;我亟走脫。到都司署中看時,可恨這紀賊,也將一家殺盡。」指著那個十四、五歲的書生道:「這是楊太守的公子,名禮立,藏在壁櫥內,不曾遭罹賊手。」

  說罷,又哭不已。咸寧道:「大仇已報,大志已成,死者是數,不用悲哀。可速找尋屍首,以禮安葬,奏聞獎諡可也。」瞿雕兒前稟道:「小將適拿一賊,莫不是這廝?」隨令軍士押將上來。霜飛一見大怒,說:「正是此賊!他當日訐告程長史,害了他一家;今日又殺了莊都司一門,萬剮猶為不足。」咸寧遂令取盆炭火,將紀綱從腿上割起,割一片,炙一片,以喂犬豕。頃刻間,只剩一顆腦袋,並血瀝瀝的心肝,交與練公子去祭奠。

  又命雕兒:「搜拿全家,盡行腰斬!」。

  時諸將活拿的,如:兵備道陳被,素為燕邪腹心,謀害忠臣魏冕、鄒瑾的;又知府陳琮,是陳瑄之弟;同知芮美,係芮善之兄;知縣方峨,係方賓之姪,有個雅號,叫做「方餓虎」;個個是貪殘害民的賊。一齊縛至丹墀,莫不叩首願降。咸寧大笑道:「汝等父兄,現作逆臣,竟不慮及赤族,何異梟獍豺狼!」立命駢斬於市。觀者皆臠取其肉以去,人心大悅。

  惟張翼一賊,搜尋不獲。方震稟道:「尚有逆賊李訊,被童俊下在死牢,亦應明正典刑。」軍師令提出勘問時,泣訴道:「犯弁願死,但與奸賊張翼不共戴天。向有某兵之妻,與這賊奸通,必定藏匿在那邊。求拿來一齊受刑,死亦感德。」軍師即命押李訊去搜尋,果在牀底下擒出。咸寧更不鞫問,笑謂僉都道:「此二賊可謂但願同日死,不願同日生也。」諸將佐莫不失笑。二人相對受戮,與前五賊首級,共揭於轅門。高軍師隨署練霜飛為淮南道,方震為知府,何典以知府銜暫授同知,楊禮立補國學生,崇南極、盛異均以副將銜分鎮淮南北,並略定各屬州縣。

  忽報有三個書生,齎徐州知州倫牧降書,來報帥府。軍師召見,詢其始末。為首是蕭縣殉節典史黃謙之弟,名恭;次是沛縣殉難主簿唐自清之子,名岳;又次是都揮使王顯之子,名乾。王顯防守沛縣時,已經附燕,得升今職。伊子素知大義,力勸歸正。倫牧為燕王所授之官,蕭、沛皆其屬邑。因黃恭、唐岳來尋遺骨,時正奉部搜拿殉難家口,倫牧憫之,遂潛留於署內,所以今日約會而來。軍師道:「我正要先討徐州以下維揚。今爾三人同心,一能干父之蠱,一能報友之義,均為可嘉。倫牧、王顯並仍舊職、黃恭、唐岳皆隨營聽用。」又查點降卒,共得精壯一萬三千餘名,分防各屬汛地。

  經營已定,下令教場點將,與景開府、練巡道等同至演武廳。方才坐定,只見公孫大娘、范飛娘、滿釋奴三匹駿馬直馳至廳前。高軍師等疾忙起迎,遜之上座。公孫大娘道:「我三人坐在東首。」於是咸寧等總在西首側坐。咸寧問:「仙師降臨,定有帝師令旨。」公孫大娘道:「因滿將軍要報仇,所以命我等來充前部。」咸寧道:「此某之幸也。」便請點兵。滿釋奴遂點了鐵騎三百,分作三軍,當晚就行。公孫大娘作起道法,片刻已到高郵。時童俊在城外二十餘里,先紮下三座大寨。公孫大娘隨屯駐了軍馬,即令飛騎速報軍師:明午當拔州城,大兵如期而來,不可刻遲。崇南極笑道:「怎得這樣快?」僉都道:「長兄毋輕言。帝師駕下女將,多係劍仙,有龍虎風雲之妙。」

  南極與盛異齊聲道:「向亦聞得,求挈我二人去一觀。」景僉都遂留下彭岑、盧龍防守淮城,與崇南極、盛異等,率兵先行。高軍師亦領鐵騎三千,與眾將接聯並進。

  平明辰刻已到,早見兩陣對圓,范飛娘舞動雙刀,如千行掣電,大罵:「番逆賊火耳灰者,可速來祭寶劍!」火耳灰者見是個俊俏佳人,又叫他名字,便喜道:「咱也是婦人女子知名的,且拿來做個好老婆。」便應聲而出。笑容可掬道:「我與汝有五百年前之好,今日相逢,小將安肯下手,自然讓你。」飛娘大怒,兩把刀直上直下的砍去;火耳灰者只是招架。滿釋奴出其不意,探兩三個鐵彈在手,縱馬出陣,大喝:「逆奴看彈!」

  火耳灰者聽一「彈」字,心中暗自吃驚,早已打中額角,幸虧一半打在盔上,未曾大傷。眼睜著是老婆打的,才罵得一句「潑賤人」,不防又是一彈,亟躲時,打著脖子。便捨卻飛娘,來奔釋奴。范飛娘就緊追火耳灰者。離著不過丈許,上官猛心頭火起,挺槍躍馬,也奔飛娘背後,大罵:「怪妖婢子,不怕我的鋼槍麼?」飛娘亟掣身時,早有雷一震大吼一聲,輪動開山大斧,出陣助戰。上官猛只得去迎敵。

  飛娘與釋奴,遂雙迸火耳灰者,因負著脖子、額角傷痛,抵敵不住,又無顏跑回本陣,撥馬向刺斜裡落荒而走。兩員女將,縱馬追去有十餘里。火耳灰者回頭看是范飛娘先到,霍地勒回馬,大喝一聲,渾鐵槊劈頭打下。飛娘馬正攛過,疾忙鐙裡藏身,被他中了馬右胯,負疼而倒。飛娘便一躍而起,揮劍砍人。滿釋奴已到,正與火耳灰者兩馬相交。那番將亟招架得釋奴的刀,左臂上早著了范飛娘的寶劍,削斷半截,翻身落馬;又復一刀,砍去右臂。飛娘道:「滿將軍留其性命。我們送他回營,羞辱這班逆賊。」滿釋奴提起看時,尚是活的,遂將來綁在飛娘受傷的馬上。飛娘卻騎了火耳灰者的戰馬,趕將回來。

  雷一震與上官猛正在酣戰,范飛娘將那馬輕輕一鞭,一步一顛的直撞到陣前。上官猛猛見沒有兩臂的血淋淋一個人,卻是番將火耳灰者,心中暗驚;忽又被滿釋奴一彈,正中左唇,擊落兩齒。亟欲掣身,雷一震大喝:「逆賊那裡走!」開山斧當腦劈下。忙躲不及,已砍掉一臂,幾乎墜馬,負痛跑回。高軍師鞭梢一指,三千鐵騎衝過陣來。景僉都指揮精銳,從側肋殺進。燕軍敗殘之餘,如何抵敵?望後便退。童俊部下已無將住,只得棄營而逃。殺得星落雲散,不敢進城。帶領著數百騎,向維揚逃去。高郵城內官員紳士人等,開門迎降。咸寧見知州老邁,即收其印綬,暫署黃恭為州牧,走馬到任去了。軍師等皆屯紮城外。

  次日清晨,滿釋奴來見軍師,說:「公孫大娘與范飛娘同宿營中,今早竟無蹤影,不知何處去了。」咸寧沉思道:「在仙師必有所謂,因何並瞞了將軍,莫非帝師別有密旨?」滿釋奴道:「小將三人臨行,曾奉鮑師面諭,說取了淮揚地方,即赴開封府三真觀,救取一公子之大難,其外並無密旨。」咸寧道:「如此,自然回來。今者將軍之仇已報,愚意仍遵帝師舊制,暫請為護軍一候,何如?」釋奴道:「謹遵鈞令。」遂勒兵在後。

  而崇南極便請為前部,且曰:「小將的哥哥北極背主叛親,現守揚州。如其幡然歸正,尚可無傷於天倫;倘或估惡不俊,即當擒來獻之麾下。」盛異勃然曰:「我願與將軍同行,少助一臂之力。」咸寧未審二將武藝,然又難沮其忠義之心,乃與鐵騎二千,諭之曰:「倘先接戰,無論利否,總俟大軍到齊聽令。國法無私,慎毋違誤。」二將遵令先發。行至召伯埭,探馬飛報離城十餘里,下著三個寨柵,軍威甚盛。崇南極即令安營,俟明旦進戰。

  原來淮上燕軍連敗,羽毛文書,雪片向南都告急。燕世子與眾臣商議,命順昌伯王佐為帥,都指揮吳玉、陳忠為副,賜戎政尚書茹王常黃旄白鉞,為大總制,御史解縉為監軍使,統領京軍三萬,渡江來援。聞敵軍已近,遂結營以待。先是,童俊領著敗殘人馬前去晉謁,茹王常大怒道:「爾統二十萬雄兵,何至喪師若此?還敢偷生以辱天朝!」喝令斬訖報來。吳玉等皆與重俊相好,一齊跪求,方許戴罪立功。解縉問道:「那沒了膀子的是誰?」應道:「是游擊上官猛。」解縉笑道:「官名游擊者,是領游騎而擊敵之意。像你這樣月囊包,倒被賊人游騎所擊了。還虧童俊領著來見我,那般沒廉恥的,也充個都督!」童俊道:「他原是員勇將。」說聲未完,解縉道:「該殺的!勇將尚被賊人砍去一臂,若不是勇將,兩個膀子總剁了。」上官猛氣不忿,早就拚著死的,大聲嚷道:「番將火耳灰者有萬人之敵,現砍去了兩臂,被亂兵踏做肉泥。若是見了發著抖,先奔的,倒也不致如此。諸位文大人只欺得屬員,若遇敵人,卻用不著鬥嘴的。」茹王常見他出言放肆,喝令:「速斬此賊。」上官猛又嚷道:「要斬便斬!若罵本國將官是賊,請問那一個不是賊呢?」解縉道:「這廝好張利嘴,殺他是便宜了,可活埋於糞窖中,令其七竅受享腌臢之氣,看他還猛也不猛。」遂令投入糞窖而死。著童俊領軍三千,明早進戰。如有磋跌,兩罪俱發。

  童俊只得遵令,另向側邊立寨。當晚自思進退皆死,不如尋個自盡,又捨不得性命,悲慘了一番。忽想著他前鋒不過數百人,我若以將對將,斷然不勝,若是與他混戰,料也無妨,主意已定,五更下令,挑選壯健馬軍二十隊,弓箭手在前;又二十隊馬軍,長槍手居中,大砍刀及標槍手步卒在後。遇著敵人,不必列陣,逕衝上去;如有退縮者,後隊之人即斬前卒以進。自己卻雜在中隊馬軍之中,如雁翅般排開,徐徐而進。正遇崇南極、盛異統兵前來,見敵軍已到,剛才下令扎住人馬,霎時間,燕軍一湧而至,迅若風電。南極亟揮軍亂殺,幸虧是鐵騎,被燕兵三陣進衝,皆奮呼爭先,不退一步。鏖戰有兩個時辰,天色將晚,童俊度不能勝,即鳴金收軍。崇南極、盛異,戰不甚利,亦遂收兵。

  當夜童俊去稟茹王常,說殺個兩平,未獲全勝。茹王常問:「我軍有無損傷?」童俊又稟道:「死傷止六百餘右。」茹王常大罵:「真是賣國之賊!殺個平分,尚虧了好些人馬;若是敗走,一個也沒得剩了。怪道你二十萬雄兵,全然覆沒。姑寄下首級,看明日再戰。」童俊嘿嘿無言。回到己營,自忖進退皆死,又死得不好,即取酒飲個半酣,待至夜靜,拔刀自刎。詰旦,軍士飛報主帥去了。

  向來童俊鎮守淮南北,為燕王所重用。茹王常統兵來援,情知不濟,全要倭罪於他,所以算計假手於敵人。這是他奸狡之處。當即草疏具奏童俊喪師自到,全淮盡失;瓜揚濱於大江,四無救援。預下著危敗之意,以掩將來之罪。乃諭諸將道:「此寇作亂有年,王師未曾一勝。今本部奉命來討,又被童俊那廝敗壞,已至十分。而且京軍未經訓練,不戰先怯。爾將士其體國恩,各皆努力,決此一陣。設有小挫,即當深溝高壘,用廉頗堅壁拒秦之法。我一面發令箭,提取廬、鳳、滁、毫諸衛卒,從泗上抄襲敵背;然後發兵進擊,令其前後不能相顧,庶可殲滅此寇。」眾將皆喜,稱揚使相神算。

  次日,王佐點起一萬雄兵、十員上將,前去迎敵。時高軍師大隊人馬已到,下令道:「昨日未獲大勝,今日務掃其全軍,與諸君攻取揚州,好看瓊花也。」震炮一聲,大開營門,諸將齊出,讓燕軍列成陣勢。崇北極挺槍挑戰,崇南極咬牙切齒,縱馬迎敵。北極逼住了兵器,說:「兄弟,你不顧祖父墳廬,逃人賊黨,必致貽害於我,一朝宗桃斬絕,汝罪彌天。快快卸甲投誠,我為兄的自然力行保全,還圖個出身。若再昧心,貽悔無及。」南極大罵道:「我父親殺身殉國,忠義昭然。爾乃反面事仇,背主忘親,玷辱祖宗,不啻禽獸。我今為父報仇,為君泄恨。反罵我為賊,是汝把君父皆當做賊麼?」言訖,舉槍直刺。北極閃過道:「說不得了。」手中槍劈面相還。這一場好殺!怎見得:

  一個說我降永樂父,一朝襲金帶之職,本為宗祧;一個說我歸建文帝,千秋流青簡之香,方知忠義。一個說鬩牆造釁,釁由弟弟;一個道彝倫敗壞,壞在哥哥。一個顧不得金昆王友,槍刃不離心窩內;一個顧不得同氣連枝,刀鋩只向頂門來。漫說他兩人曲直難分,須知道一寸忠肝易辨。

  崇北極武藝不如南極,十合之後,只辦得架隔遮攔。吳玉恐怕輸了,挫動軍威,便來助戰;盛異一馬飛出,大喝:「我來砍你賊顱!」兩人即便交鋒。吳玉也敵不住,王佐即令鳴金罷戰。高軍師見賊力已絀,援桴而鼓,鼓聲大震。小皂旗、雷一震、瞿雕兒、董翥、平燕兒、牛馬辛與崇、盛二將,一齊殺人敵陣。王佐揮軍圍住。如八條毒龍,掀波攪浪,絕無阻礙,斬了都、游、守十餘員。景僉都即率諸將,從陣北角殺人,燕軍披靡,莫敢攖鋒,陣勢潰亂。燕兵且戰且走,被殺傷者數千餘眾。茹王常望見,令家將率兵前救,軍師方才收軍。

  明旦鼓勇而進,壓敵立寨;燕軍堅壁不出。軍師道:「彼欲老我師者,必調鳳、廬之兵襲我後也。」遂密令瞿雕兒、董翥、董翱:「統兵三千,守住泗口。待我破了維揚,反襲他援兵之後,則鳳、滁亦可一舉而定矣。」

  方見大將威臨,泗上襲兵卷地遁;更看淑姝計狠,揚城烈燄撲天飛。且聽下回次第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