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六十八回 呂軍師占星拔寨 谷藩王造讖興戈 下一回▶


  軍師答道:「遠迎聖駕,任大責重,我意得了河南,先請帝師駕臨,酌議其使。今先生慨然願往,實忠臣義士之幸也,即當草疏請旨,特授禮部職銜,以隆大典。」錢芹謝道:「既承軍師作主,似不必在此候旨,明日遂行罷。」軍師許之,同鐵元帥及諸將佐等,錢別於夷門之外。

  回至公署,鐵鼎稟請軍師道:「願執弟子之禮。」拜畢,又稟道:「從來先哲,必有門弟子纘述其緒。向見夫子多所不屑,未敢造次。然若鼎者,弟亦擇師也。」軍師道:「向我隱居嵩陽,豈無四方來學,見我困厄,輒就棄去,始終相依者,惟沈珂一人。及今之求托門牆者,原其心不過為勢利,豈真為著學問?

  所以概行拒絕,只收得姚襄、景星二子。今君亦志誠若此,皆不愧乎為師弟。前此授姚襄以奇門,授景星以《陰符》,今當授汝以《素書》。」鐵鼎又拜謝了。到夜仰觀乾象,呂軍師指示道:「此為紫微垣,垣中一大星,色赤有威者,即北極紫微星。燕王遷都於北,上應天象,未易驅除。其垣周回兩兩相比者,乃上丞、少丞、上宰、少宰。上輔、少輔、上弼、少弼諸星。或而昏冥,又時露芒角,應在彼之居位者,皆一班謅佞之徒,更無正大光明之氣象。獨是帝座前一星,為彼之世子,其色淡中帶黃,其光顯而能斂,有中正之道,國本攸係,卻在於此。」

  又指太陰星道:「是為帝師垂象,光彩透徹若圓珠,形質端凝如美玉,威而和粹,恬而肅穆,在人間為至聖,在天上為大仙也。其將星都入訾女取界內,乃青州分野,莫不光芒磊落,應在我朝文武諸臣,較之燕藩部屬,優劣奚啻萬倍。至建文皇帝,行在無定,乾象竟無顯著,不知復位在於何日。我輩唯有勵此忠肝義膽,上格天心以邀眷顧耳。」鐵鼎聞了此言,不禁潸然涕下。軍師又指道:「五星從日月而行,今水星出於豫州之分,其色皛皛,光華流動,有泛溢之狀,將來春汛黃河必決。詩云:『月離於畢,俾滂沱矣。』雖不即應,而到底必應。恐陰雨之後,河流一漲,有難以阻當者。汝須豫為修葺城垣。目今軍旅屯於河岸,亦有可虞。與其移寨以避水,莫若拔寨西往,竟進河南討寇矣。」

  鐵鼎一一承教。因問曰:「知彼知己,百戰百勝。我夫子料彼如何應敵?又如何勝之?請示其略。」軍師道:「彼若直抵滎陽,拒黃河以結陣,遏我之師不能渡,此乃反客為主之上著。次則據成皋之險,憑高而瞰下,彼擊我易,我攻彼難,亦為扼隘之妙著。若背城結寨,斯為下策,是引敵入室也。彼若出於上策,則設渡於西以縋其兵,而反繞東路,潛渡偏師以擊其後。若用中策,彼戰則我易勝?倘或堅壁不出,則分一師出間道而搗其巢,至於臨機應變,又在隨時合宜,不可預定。」鐵鼎曰:「我夫子上貫天文,下通地理,中達人時,有天下之全局於胸中,其管、葛之流亞歟!」軍師曰:「孔明先生,何敢當也。我治國之才不及仲父,臨戎之略不逮淮陰,當大任而從容自若,遠遜子房。處我於景略、亞父之間,差堪伯仲。」又問:「我夫子特薦高咸寧為軍師,其才何若?」軍師曰:「咸寧深沈而有遠略,策亦多中,洵可獨當一面。但於群言雜進之時,略少裁斷耳。」鐵鼎曰:「然則姚道衍何人,而能輔燕藩以得天下耶?」

  軍師曰:「其智計狠而險,心術殘且忍,比之宋齊丘更為甚焉。」

  又問曰:「我朝現今文武之中,有可以名世者否?」軍師應曰:「建文之舊臣遣老,多短於才而優於行,處之治平,可謂良臣,若年少諸子,如劉璟之沈毅,景星之膽略,與汝之雄勁,並方經之剛嚴,程智之術數,皆一時之傑。再則司韜之英發,姚襄之敏慎,沈珂之精察,仝然之偉辯,均所難得。外此則各有所長,亦有所短,要之隨材器使,無不可者。若武將之勇敢武藝,人所易別,董、賓二老將,膽大心小,可寄重任。若勇而有知者,則劉超一人而已。」

  師弟議論入彀,不覺天已昧爽。陰雨數日,軍師謂鐵元帥道:「鄖陽地方萬山圍裹,此一小蜀國也。內有妖賊僭踞稱尊,自元朝至今百餘年,歷傳數世,中國莫敢過問。我算道衍必遣人說之出兵,與我抗衡,彼收漁人之利。我疏已草就,奏請帝師遣一位仙師去降伏他,以免戰爭。我今先伐河南,次則南陽,若夫汝寧,四面失援,可傳檄而定也。楚由基所領軍兵到日,可飭令速渡黃河,據定成皋,以防賊人斷我餉道,違誤者斬。」

  隨撥上將謝勇、莊次蹻、孫翦、葛纘四員,與鐵元帥為五軍,其兵馬士卒,總在新降內挑用,隨出城拔寨,向西進發。鐵鼎送了一程,方回治事不題。

  卻說高皇帝有個庶子,排行十八,叫做谷王槵,就是受過燕王女樂,開了金川門迎降的,滿望加封個大國,不期燕王日以疏遠,因此心懷怨恨,要謀奪占南都,也做皇帝。遂假造讖語,訛傳於市云:

    半月落江湖,春來燕亦無。

    天生十八子,定鼎在南都。

建文皇帝元首,頂圓而腦後略偏,太祖曾言形如半月,謂今已流落江湖。燕亦無,是說燕王已遷都於北平,亦云亡也。第三句谷王自寓,第四句言己當稱帝於金陵。

  世子聞此謠言,待要啟奏,恐害了他性命,若聽其自然,又恐弄出大事。隨與黃淮等相商,傳一密信給周王木肅,把谷王請到大梁去,原為開導勸化他。那知事有湊巧,到了周藩府中,不幾日,又來了個崇寧王悅燇,是蜀王第四子,也要謀奪世子之位,被蜀王逐出來的。一見了谷王槵,甚是情投意洽,商量要仍返南都,因淮北河南皆失,無路可歸,只得住下。在呂軍師與鐵元帥,初不知有二王在周藩府中,亦並不知南都謠言情由,從何而提防他呢。

  那時谷王聞得呂軍師去了,有個鐵鼎駐紮開封,將佐四員,同居署內,只有兵士四千,總是新降的。又想到定鼎二字,合了鐵元帥的名諱,就自己把假讖也當作真了,說與崇寧王,言此賊應在我平定他。兩人瞞過了周王,造下空頭官誥數千。托付心腹人,給散城中兵士,與藩府的衛卒。那些小人,說有官做,誰不願從。又正值黃河大決於原武地方,壞了無數村舍,淹了無數田畝,男婦號哭遍野。鐵元帥恐致黎庶流亡,一面遣府廳各官,安撫賑濟,一面遣孫翦、葛纘,前去築堤打壩,捍御橫流。城中文武去其大半。二王就乘此舉事,有家丁六人,曰尤赤鼻、盛白眼、於二兔子、胡矬子、陳小獐、徐順龜子,都是招徠的鹽徒賊犯,分頭約定人眾,在三月二十一夜月上時候,衛士等去殺守門兵卒,占奪城門,二王親自率領家丁,及六百名勇健,圍住鐵元帥公署,前後攻進。其餘兵士都向各衙門截住救兵,並拿諸文武官員,同時舉發。

  鐵元帥那一夜飲了數杯酒,再也睡不著,倒起來料理明日公事。忽聞馬嘶人語,心以為異,登樓一望,見署前後槍刀密布,正不知從何變亂。亟到馬槽,自己備上鞍屜,綽槍在手,思想無路可出,前後門已被攻破,大喊殺人,心上著了急,盡力踢倒了箭道旁邊的小牆,因是死路,絕無一人,疾忙牽馬奔出。又打塌了民家的一垛短垣,方是街道。投東走時,見有兩個青衣人,如公差模樣,攬住道:「我們奉府主司老爺之命,來救元帥。如今只有北關可走。」兩人在前引導,鐵鼎隨後飛趕不上,方知是神人。北關外是河決的所在,料道沒人走的,所以未曾占去。只此門軍,還是濟南舊率,聞城中有變,正在著忙。突見元帥一騎奔來,便迎著道:「我們都隨去罷。」遂一擁出了城門。那兩個青衣人又引著向東繞城而走,有二十餘里,到一座大廟門首,青衣人忽不見了,仰頭看時,龍盤朱漆匾額上,四個大金字:碧霞行宮。鐵鼎向從人說:「此是泰山娘娘廟宇,救我的人,想是岳庭差來的。稍待天明,進去叩謝。」

  下馬略等一會,便去敲門,呀的一聲,是個道姑出來,四目一視,互相驚訝,原來是公孫大娘。即問:「公子因何到此?」鐵鼎從頭至尾說了。公孫想:鮑師知道未來,不肯預洩天機。今事已應,不妨直說了。因向鐵公子道;「這座廟宇,始名萬壽觀,為妖鹿梅花仙長所據。帝師斬除魔怪之後,地方改造了三真觀,內供帝師、曼、鮑二師聖位,朝夕香火禮拜,報答隆貺。今這些逆賊就說是濟南妖人,因此又改了娘娘宮殿。我如今同飛娘,從淮南高軍師處來,原奉鮑師法旨,到這三真觀中救取公子大難。恰好前日在路上,見瞿將軍與二董小將軍,奉高軍師命到呂軍師軍前,去此不遠。只這枝兵,便可復奪汴城。我且到城中去探聽個明白回來,再定主意。」鐵鼎謝了仙師,又道:「還有楚由基將軍,奉呂軍師調至河南,旦晚亦到,並求仙師通信與他,我們合兵前去更妙。」仙師應允而去。

  鐵鼎就率領眾人,向東迎上三十里,早已接著瞿雕兒、董翥、董翱等,各相見慰勞已畢,共有一千人馬,就下營扎住,整頓朝餐。

  剛到午刻,楚由基統了三千鐵騎,飛馳而來,說適奉公孫仙師之令,繞道來此,與元帥合兵恢復汴郡。鐵鼎大喜,一把軍師諭他據住成皋的將令先說了,然後自述始末情由。早見公孫大娘已到面前,說:「反的是谷王槵,與蜀王第四子。如今現據公署,部下有六個心腹健丁,其餘總是新降的武弁兵卒。謝勇、莊次蹻俱被生擒,谷王要降他兩個,著實禮待。被射勇痛罵一場,即令斬首,莊次蹻遂詐降了,哄說勸他歸附,因此囚在獄中。莊次蹻如今為賊把守大門。我已約定今日半夜,吹籧為號,他便斬開東關,迎接元帥軍馬入城,可以立時拿獲。」

  鐵鼎問道:「周王木肅一定也是同謀的了?」仙師道:「這個不知。尚有飛娘在廟,我且別去。」鐵鼎拜送過,就煩兩位董將軍,各率兵五百名,一圍住周王府,不許人出入,待平定之後,拿來對質;一同莊將軍去,放出謝勇,搜拿城中反叛諸賊。「我與瞿、楚二位將軍去擒谷王及其部從等。」

  分撥已定,一更之後馳向東關。剛及半夜,令軍士將鐵籧吹起,聞得城內大喊殺賊,重門大開,諸將士爭先湧進,各人分路行事。鐵鼎隨令勇士百名,守住城門。一逕直到公署,前後圍定,並守住了箭道側邊牆垣,打將進去,莫想走脫半個,盡被擒拿。瞿、楚二將又向各城門誅殺守門兵卒,收拿羽黨。

  頃刻天曙,鐵元帥升堂,即發令箭提拿周王木肅訊問。周正把二王在府住的情由,備細實告。又道:「前軍師令人護持家口,感切肺腑,豈肯與他同謀?且亦並不知情,直至事發,實實無力與之爭鬥。這是我懦弱有罪,沒得說的。」即二王同供,也說是瞞了周王做的。鐵鼎仍令人送周王還府,俟啟奏定奪。

  又勘問二王時,互相推諉。崇寧王就將他讖語念將出來,說:「應了元帥尊諱,所以造下這樣事情來害我。」元帥笑道:「真個的應了。」遂定谷王為首,崇寧王為從。是日瞿雕兒及謝勇等諸將,拿獲羽黨共有千人。鐵鼎略為鞫訊,內有軍師逐出武弁五名,躲在城外,得了谷王官誥同謀的,遂令與谷王家將盛白眼、胡矬子、尤赤鼻。陳小獐、於二兔子、徐順龜子等,共十一人,腰斬於市,餘皆釋放不問。瞿、楚二將軍進言道:「城中無我舊兵,只恐尚有變動,還須分別殺他幾百才是。」鐵鼎道:「當令反側子自安。彼造反止有一日,皆已就擒,必道是軍師神算所及,焉敢復萌他念。」諸將皆服。

  忽報公孫兩位仙師已到轅門,鐵鼎疾忙出接至署內,設位叩謝,又望闕叩謝帝師、鮑師,又求仙師暫留數日,以備不虞。

  隨傳令撥公署一所安頓。楚由基道:「軍師嚴令,小將今當先去。」瞿雕兒等共立起身,說:「軍師既在河南,我們亦當速行。」遂各辭別,領軍出城而去。鐵鼎又作密啟,飛送上呂軍師,請示發落二王。當夜谷王自縊,後以建文帝旨,廢崇寧王為庶人。

  出其不意,彼此在反掌之間;攻其無備,成敗在轉瞬之際。此回完局。且演下文。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