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9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九十四回 燕庶子三敗走河間 司開府一戰取上谷 下一回▶


  劉元帥定了德州,謂譚監軍道:「日者報到景州已拔,瞿、賓二將軍守著孤城,專待接應。若河間賊將探知,必然興兵爭奪。今高煦又從此路敗回,保無合兵攻擊?誰敢前去追殺,就便進取河間?」小皂旗、屠龍、陳鉞皆應聲願往。譚監軍道:「某願率領將,點三千精銳,為元帥效一臂之力。」劉璟大喜,立刻調發。然後盤查庫帑,安撫兵民,凡文武官員迎降者,悉與舊職,升葛進為參將,防守城池,隨後督率大隊而進。暫按這邊。

  且說高煦等一行敗兵正走之間,聞得景州先有王師屯紮,不勝駭異。原來雕兒、鐵兒,襲取景州之後,塘汛兵丁降者降了,殺者殺了,無人舉烽傳報。德州被困之後,城門又閉得密不通風,不許一人出入。所以如在夢中,全不知道。王忠忽拊掌道:「有個妙計在此,我們如今且走滄州去的路,略到晚間,便掣向景州,半夜可至,乘其不備,逾城而上,唾手可得;就將他襲我的計策來襲他,看他走到那裡去。」高煦連聲道:「好!

  且先復了景州,會同了河間兵馬,再來虧復德州。」算計已定,遂向小路緩緩而行。

  扣算了道里程途,略到昏黑時候,便掣回兵來,馬摘鈴,人銜枚,疾趨到景州。正值三更月上,城頭悄無一人。高煦等督軍肉薄而登,斬開城門,放進馬騎,吶喊連天,四路搜殺。

  瞿、賓二將也還不知德州已下,每日只防的河間兵馬。方才巡街回去,尚未睡覺,忽聞喊殺之聲,疾忙綽槍上馬,領著二三百鐵甲迎向前來。月光之下,見是高煦,只道戰勝而來,心吃一驚。高煦也認得瞿雕兒,曾殺個平手的,箭傷未愈,也吃一驚。兩人咬牙切齒,就在大道上產鋒。王忠挺槍躍馬,向前助戰;賓鐵兒大吼一聲,舞刀接住。道路小狹,四騎馬盤旋不得,攪作一團。趙奢有云:「如兩鼠鬥於穴中,將勇者勝。」王忠不能措手,早被鐵兒連人和馬砍倒在地。卻不料徐忠從後抄來,率兵擁上,王師前後總被燕兵阻塞,無路可殺出去,十分危急。

  高煦乘勢大呼衝擊,王師紛紛落馬。忽又聞轟炮之聲,正不知那裡軍馬又殺進城。雕兒大叫:「賓將軍,此地是我兩人落頭之處,慎勿退縮!」道猶未了,忽燕軍背後震天的叫苦。卻是小皂旗三將也是連夜追來,到了城下,聽見城內廝殺,猜知八分,所以殺進來救援。鐵兒見是自家旗號,氣力倍加,左衝右突,奮呼截殺。

  那時燕兵也被王師前後逼住,無路可逃,斬馘殆盡。只有高煦走入一小巷,穿到城腳,繞城而走。回顧後面,只有王斌一人跟隨。高煦道:「守城門的都是賊兵,我們怎出得去」若被拿住,豈不壞了我一世英名?莫若仍向大路,戰死城中,也博個馬革裹屍名色。」王斌道:「殿下千金之軀,豈可此等結局!」

  正說之間,卻見前面城堵有壩頹的所在,卻是屢次爬城,卸去了丈許,往下看時,離地只六七尺。王斌道:「此處可一躍而下。」高煦道:「人可下去,馬卻怎能也下去?」王斌道:「事不宜遲,臣有個使馬下去的法。」高煦遂向外聳身一跳,已站在城根。王斌陡然把馬一推,跌將下去,壞了前蹄,倒在地上,已是騎不得了。王斌道:「這不是殿下的坐騎,所以不中用。」

  就把自己的馬牽來,在後股上拍了兩拍,大呼道:「汝可救主,快速下去!」盡力向外一推,那馬也用力一縱,前腳著地,後腿坐倒,鞭起看時,絕無傷損。高煦又把鞍轡整了一整,肚帶扣了一扣。王斌呼道:「臣今日報殿下之恩。」即拔短刀自刎。

  高照道:「好漢子我負了你也!」如飛跨上馬,加鞭而去。

  時譚監軍已到城中,燕兵亦盡投降,諸將皆來獻功。監軍隨取庫內帑銀,表賞了將士,下令道:「此處到河間不過百餘里,兵貴神速,今夜子時驟至城下,乘其不備,可以拔之反掌,誰能建這大功?」瞿雕兒、鐵兒、小皂旗皆踴躍願往。遂率三千猛士先行。監察率領屠龍、陳鉞,隨後進發,掩旗息鼓,銜枚疾走。三更以後,已到河間城下。才豎雲梯,只聽得一聲梆子響,弩矢如雨點般下,倒被射傷好些。這是高煦逃至城內,料必有人來追襲,安排等著的。雕兒只得揮軍退回十五里紮住。監軍到來,說知緣由,便待至辰刻,飽餐戰飯,然後進兵搦戰。

  那時守河間府的是武成侯王聰、武康伯徐理,共有馬步兵二萬。只因保定被圍,趙王燧差家將來告急,徐理領了五千兵,帶了大將李謙,前去救援,只乘得王聰與大將滿彪二人,其餘偏裨算不得數的。議欲堅壁固守,以待保定信息。高煦是性急如火的,怎肯做縮頭不出之事,厲聲發話道:「我在德州、三戰皆捷,只因有奸細,誤陷城池。今日來的賊將是掩襲景州的,並不是德州大隊。適才已中我計,如今須要殺他個片甲不存。爾等尚未臨陣,如何這等害怕!」王聰明知軍心惶恐,戰則必敗,無奈高煦說的是臨陣退宿,軍法上應斬的話,讓他是個王子,不敢違拗,只得點起三千精兵,大開城門,放下吊橋,向前迎敵。尚未列成陣勢,被雕兒等三員虎將如烈風一般卷殺過來。滿彪與鐵兒戰不五合,被鐵兒賣個破綻,大喝一聲,潑風刀當頭劈下,滿彪忙閃不及,連盔帶腦藕披削去。王聰與雕兒對敵,遮攔不住,見折了滿彪,越發慌了手腳,虛晃一槍,拍馬而逃。燕軍已無主將,登時亂竄。雕兒緊趕著王聰,看看近城,兩馬只懸得數尺,雕兒卻不傷他性命,只在背後將槍尖來弄影。說時遲,那時快,王聰剛進得城門,被雕兒飛到,門軍關閉不及,早進重門,一槍刺王聰於馬下,便拔鋼鞭亂砍門卒,頭裂腦飛,排山而倒。城上有員武弁,見敵人已進城門,疾趨來救時,小皂旗早到,「颼」的一箭,射中面門,墜於城下。

  後隊賓鐵兒率領鐵騎也到了,大伙兒殺入城去。

  時高煦正在挑選兵馬,聞了此信,便諭令諸軍:「速隨我走!」出了北關,正迎著城南敗兵繞向北來,招呼著同行,也就有了二千多人馬。當時有嘲他四句口號云:

  殺得片甲不存,可憐彳亍零叮幸而用些狡智,翻得二千新兵。

  高煦倒意氣揚揚,逕奔涿州去了。雕兒等更不追襲,只招降城內的燕兵,尚有數千。監軍到來,見奪了城池,心中大喜,忙書露布,飛報劉元帥。時元帥已在景州,隨率領諸將前至河間府。才進得城,忽報帝師頒下密諭,隨與譚符叩接,啟視云:

    河間必有賊將率兵前救保定,宜速發一旅以掩其後。俟保定下日,孤家別有調度。慎毋北進!

這是月君睿鑒,洞悉劉、司二元帥兩路的軍機,又料出敵人的情事,所以有此密諭。其實譚監軍報捷的書尚未奏到。兵法有云:「知彼知己,百戰百勝。」此之謂也。當下劉元帥詢問降兵,方知有徐理、李謙分兵去救保定。在譚符取河間之前一日,遂遣大將卜克、董翥督領輕騎三千,星夜掩襲徐理之後。屯駐大兵,靜候捷音。

  卻說保定府為趙王高燧分藩地方,其鎮守大將是保定侯孟蓋,後又添了都揮使唐雲,並亡命將軍朱狗兒與其義子狼兒,這兩個都有萬夫不當之勇。西去三百里是真定府,有忻城伯趙彝、雲陽伯陳旭兩員老將屯紮,原是建文時永平守將降燕,略有些智謀的。他也算定州夾在兩郡正中間,必有敵人來截斷。

  趙、陳二將大家商議停妥,就約會了保定侯孟善,將定州的庫帑倉糧搬徙一空,並撤了防守之兵,連富家大戶都遠遷於鄉堡,只剩幾個書呆子的文官與窮苦的百姓在內。

  司元帥向北進兵,那二郡一州是雁翅般橫列著的,與德州、景州、河間府魚貫樣直進去的地勢大有不同。司韜得了月君的秘函,即發曾彪、董翱於半夜率兵去襲定州,唾手而得,不意當日就被燕兵四面合圍,困在城內。保定侯孟善等督領軍將,卻來與司元帥對壘,真定陳旭等又出一枝人馬,從西而至,列成犄角,日與王師更番挑戰,竟將定州遮蔽在後。曾、董二將內無糧草,外無接應,寡不敵眾,都裹在重圍之內。董翱戰馬蹷倒,燕兵鋒刃如雨,身負重傷而死。曾彪身中兩矢,部下只剩得數騎,方欲拔刀自刎,忽西南角上喊殺連天,燕軍莫不披靡。曾彪睜眼認得為首二員女將:一個手舞兩口鑌鐵刀,一個手舞一柄渾鐵鍬,乃是女金剛與滿釋奴,真有八面威風,無人敢敵。

  請問二女將怎的來救?原是司韜將真、保兩路燕兵拒敵的形勢奏聞月君,便算到定州受困,特授了破敵的方略,飛馳到此。頃刻之間,殺散燕兵,與曾彪合作一處,逕投大路去襲趙彝、陳旭大營之後。二將疑是從天而下,一時沒了主意,但傳軍令:「妄動者斬!」女金剛早已當先殺到,直衝中寨,趙彝遂躍馬挺槍,向前迎敵,被女金剛鐵鍬一掀,槍已撇開數尺,順手鋤下,腦漿迸裂。滿釋奴即便揮軍砍寨殺人,陳旭膽裂心驚,措手不及,被釋奴左手舉刀,攔腦劈下。才招架得,不知右手的刀在下橫進,已將馬首削去。陳旭撞下塵埃,被亂兵踹死。

  主將雖亡,卻有個大漢守住纛旗不動。燕軍尚自混戰。曾彪後至,逕奔大漢,大漢掣身走脫,纛旗砍倒,燕軍大亂,四散奔走。

  東首保定軍營,相距有二十里,望見煙塵蔽天,料是廝殺。

  朱狗兒親率二千騎卒,向西來助戰,正遇著兩員女將踹了營寨,追逐燕軍。女金剛與朱狗兒劈面相迎,即便交鋒。這一場好戰,有詞為證:

  一個未曾剖破玄牝的醜女,縱遇著潘安之貌,不動春心;一個已經割截雞巴的壯士,即見了德耀之姿,也流清涕。一個蓮花棒舞,錯認天魔;一個渾鐵鍬掀,定猜羅剎。這兩位從未到翡翠幃中、芙蓉枕上共鬥春風,只落得黃沙雪內、白草霜前一拚性命。

  相搏有二十餘合,恰也成個對手之棋,饒不得一著。滿釋奴心焦起來,輕輕取出彈弓,探兩三個鐵丸在手,「溜」的一彈,正中狗兒左眼,打入寸許。負疼掙個住,又一彈來,打入右眼,落馬而死。燕兵吶聲喊,回身便走。那曉得司元帥見燕軍提兵西行,也隨後令彭岑、楚由基來躡燕兵之後,恰又剛剛迎著這些敗兵,被王師前後左右圍裹上來,殺個暢快,只饒了些卸甲降的。

  時天已晚,這裡陣上阿蠻兒正與狼兒大戰有八十回合。遙見塵頭起外,王師如追風奔電,乘著大勝威勢,金鼓震天而來。

  唐雲恐怕衝動陣腳,即令鳴金。狼兒就逼住阿蠻兒的大刀喝道:「好漢子且歇。」小貫蝨笑道:「饒他不過了。」那邊遲,這邊快,弓開滿月,箭發流星,早中狼兒胸膛之左,猛吃一驚,阿蠻兒手起刀落,斬於馬下。司元帥鞭稍一指,諸將奮勇搶入燕寨,唐雲不敢迎敵,望著後營先走。燕軍勢如山倒,自相踐踏及斬馘者無算,止剩有數百人逃入城內。司元帥歇了一宿,於次日進兵,圍城攻打。

  適有河北響馬巨魁,渾名叫做潑天風、滾地雷者,也是董彥杲一流人物。其屬盜為官司捕獲,下在保定府牢已有月餘。

  他兩個便糾合羽黨,悄住城內,要乘勢救將出去,因兩家勝負未定,不敢下手。今見圍了城子,兵心忙亂,逞著月黑時候,打入囚牢,砍開鎖鐐。軍器都是豫帶著的,各人搶在手內,一切獄犯,大家助興,放起火來,共有八十多人,逕奔南城,先殺守門軍士。趙王燧與孟善只道是奸細內應,不知有多少兵馬,竟自引著部從逃出東門,做個鈍鳥先飛去了。

  時司元帥望見城中火起,守裨士卒驚慌,料有內變,疾令將卒爬城。聞報南關已開,遂大驅諸將殺入城內。唯有唐雲知是強盜越獄,一路趕到南城,遇著女多剛,大喝:「好逆賊!」鐵鍬在頂門下來,疾忙舉槍招架,覺著氣力不敵,撥馬便走,從小巷逃去。燕軍立時亂竄,合城鼎沸。司元帥下了帥府,即令一面招降士卒,安集百姓,一面大書露布奏捷。又署潑天風、滾地雷為參將。忽報河間劉元帥差卜克、董翥二將軍殺敗了趙王燧等,見在城外候令。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