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仙外史/09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女仙外史
◀上一回 第九十六回 孛夫人暗施毒蜮妖蟆 太陰主小試針鋒劍炁 下一回▶


  一雙白鶴化作道人,手執白旗,布作危城峻壁,這就是太孛夫人的異術。那太孛夫人也是天上列宿。金、木、水、火、土五星,為五行之正氣。又有炁、孛、羅、計諸星,為五行之餘氣。所謂餘氣,即屬邪氣。其星即氣之精也。天地之道,邪不勝正,是一定之理,而邪必干正,又屬一定之數;從未有邪正並立而可以相安者。太孛夫人是孛宿,乃五行中水之餘炁,月君上應太陰星,為五行中水之正氣,與太孛夫人是一邪一正。內典云:孛星犯太陰,則月蝕;羅星犯太陽,則日蝕。孛與羅一水一火,皆邪氣之干正也。如來為無上聖人,四大部洲,總在慧照之中,這是最真最確的話。可知道孛宿與太陰君在天上便為仇敵。到嫦娥降生之後,勃星也要下界來爭鬥一番,又未奉上帝玉旨,不敢轉世投胎,心下氣忿之極,他就自隕於陝西涇水之內。西方屬金,金能生水,也取個相生之義。

  涇水旁邊有個草庵內老尼,正站在門首,見天上火球般一個大星墜入河中,聲若沸湯,濺起波浪數尺,頃刻間那星已滾圓的浮在水面,卻不隨流而去,端端正正,凝然不動。老尼向前一看,像是塊潔白的圓石。忽而頂上裂開,透出萬丈光華,沖天而起,內含著一個玉卵,老尼大為驚詫,心猜是件異寶。恰又漸漸的浮到河涯,探手在石內,輕輕取出玉卵。

  可煞作怪,那光華如煙縷一般,盡都收在玉卵之內。老尼便雙手捧向庵中,在琉璃燈下看時,滑潤如酥,潔白如脂,甚是可愛。將佛前珠漆架子上淨水碗兒取下,放在那架圈中,剛剛恰好。才脫得手,「爆」的一聲,玉卵分開,跳出個小女孩兒來,長有八九寸,好似放光出匣,精彩映照一室,在香案上打個滾兒,跳將起來,已有二尺多長,便盤膝坐下。急得老尼口呼「菩薩」,只是磕頭。女孩郎然說道:「我乃天上太孛水星,有事臨凡,不肯墮落輪回,所以斂精於石卵,汝今收得,便是有緣。

  暫借庵中居住,叨擾幾年,汝勿輕褻,致干罪戾。」老尼又叩頭道:「只恐地方查問,沒話回他,怎擔得起干係?阿彌陀佛!這就是我出家人拐帶人家子女哩。」女孩應道:「當今天子少不得來求我,何況他人。倘來盤詰,我自有法治之。」

  老尼便歡歡喜喜,做些粗布小衣與他穿了,每日飼以糜粥,只三個年頭,已像有十六七歲的光景。雖然足不出庵,卻常常有幾個道裝的人夤夜而來,呼他為「太孛夫人」,正不知講些什麼。到老尼病亡之後,孛夫人就走至終南山中玉帝宮內,自言王母化身,特來度世。一時聳動愚民,若男若女崇奉其道術者不啻數萬。顯出神通,將兩個弟子噀口法水,變做仙鶴,化了燕王金棟回來。雖說是構造金殿,其實要燕王知他本事,請去與月君作對的意思。又令人四布流言,說奉上帝玉敕,要去收伏青州妖寇。那時陝西官員正要奏聞,燕太子已奉命而來,巡撫關中,訪知的確,親至終南山,以禮拜請,太孛夫人欣然允諾。於五月望日,降臨在蘆溝橋的層臺上,湊個正巧,救了燕兵。那兩面擋住王師的白旗叫做玉葉旗,雖然化作銅牆鐵壁,卻是柔軟的,若撞動了時,就壓將下來,又比山崩還利害。

  當下小皂旗、瞿雕兒等勒馬看時,那座牆壁在半空中閃閃搖動,竟像是活的,心知古怪,揮軍亟退,幸不曾著他道兒。

  劉元帥謂諸將道:「此妖術也。」隨飛報帝師。時程亨與曾公望從和曲州獅子山白龍庵內建文帝處回來復命,月君正在召見。

  具奏帝已親幸黔中,去尋東宮,期至八月回鑾復位。月君大喜道:「朕可一戰成功,逍遙世外矣。」遂下令元帥撤兵,回屯河間地方,自與鮑、曼二師並兩劍仙及素英、寒簧、胡胎玉、連珠娘四仙姑,於夜半凌雲前往,其范飛娘、回雪、滿釋奴、女金剛四女將撥與神兵三百為後應。

  剎那之頃,已至蘆溝橋。前面有三座層臺,中間高臺上端坐一神女,左右兩臺略低二三凡。左是辮髮道姑三十六人,右是星冠羽士三十六人。皆用一片似煙非煙、似靄似靄籠罩著四面。曼師道:「趁這時候,我放三昧火燒個盡滅,卻不是好?」

  鮑師道:「你不看他頂上顯出光彩是至陰之炁?倘或水能剋火,豈不折我第一陣?」曼師道:「我的真火豈是凡水可制的?」

  鮑師道:「毗耶那的火如何令甥女的水便能制伏?大凡火出在人之丹田者,自有丹田之水可制。道兄切勿舉動此火。」月君道:「火攻最為利害,何況道家神火。倘有不應遭火劫者一概燒之,有妨道行。我且與他先禮後兵。」曼師道:「還有一說,他在高臺之上,我們安營在平地,固為不可。若站在空中,亦非常法。待我把剎魔甥女取去的九仙臺移一何如?」鮑師道:「我知你要這座九仙臺假公濟私了。」

  月君道:「可以不必驚動聖主。」即呼口氣吹去,霎時祥光繚繞,瑞彩盤旋,早結成一座三層的五玉靈臺。都坐在第一層上。東方日出,照耀得璀燦陸離,不可正視。乃令寒簧大呼:「是何仙靈,可速相見!」不知月君在這邊噓氣成臺,太孛夫人早看得分明,心中暗驚道:「神通不校」又見鮑、曼二師及兩位劍仙都是有名人物,四位仙姑又是成氣候的,料著自己部下不過假借些幻術,豈能與之爭鋒?就將一種最惡最毒,神不聞鬼不見的東西安排下了。乃撤去臺前白旗一面,現出那天生地化的肉身出來。怎生法相,但見:

  髮盤肉髻,身著銖衣。髮盤肉髻,瓣來渾似九紋龍;身著銖衣,繡出真成雙舞鳳。面非傅粉,含皎月之光華;目不橫秋,射流星之芒角。依稀遠黛,風流豈學卓文君;婀娜纖腰,舞動休猜趙宜主。若說到玉酥胸內,玄微幻術壓天仙;更喜他湘水群中,香嫩奇葩憐佛子。

月君慧眼一看,知是處子,便生歡喜心,回顧眾仙師道:「處子學道,須要成全他為是。」曼師道:「帝師愛他是處女麼?待我這個光頭弄他個死活不得。」

  月君忍不住笑,拱手遙向著孛夫人道:「道長請了,請問道長來助燕王是為恁麼?」孛夫人也舉手道:「請問你助建文是為恁麼?」月君朗應道:「我乃奉天之道,行天之討,為萬世立君臣之極。」孛夫人呵呵笑道:「好胡說!建文數應亡國,永樂數應得位,我乃順天之命,行天之罰,且為我報萬劫之仇。」

  月君又問:「我與道長風馬不及,有何仇報。」孛夫人厲聲詫道:「汝乃太陰婢子,我乃太孛星君,世世為刀。天上有廣寒宮闕可避,而今罰在塵世,可可又遇著我,除非躲到黃泉去才得命哩。」月君欠身道:「如來以解冤消結為本,今幸與道長相遇,何不略去前仇,返結新好,同皈至道?」孛夫人道:「即然如此,汝可隨我為婢,尚不失在弟子之列。」

  鮑師聽了大慍,便將妒婦鐵叉飛起,正照著頂門下來。孛夫人早在袖中取出一根樹枝,細如筆管,長不盈尺,向空擲去,就有丈許長短,正格著鐵叉一擊,火光迸裂,叉兒墮落塵塵埃,依舊歸了頑鐵。曼師大駭,便將鹿角捧擲起來迎,「乒乓」幾下,把鹿角打作數段,紛紛的墜下。月君見壞了二師的法寶,口內輕輕呼出一縷青煙,就是所煉的劍氣,飛上青空,劈向樹枝的叉上,整整分作兩片,又被青炁旋繞不放,帶了回來。

  眾仙師亟取看時,那樹枝外玄內赤,精彩射目,都不認得。

  忽而素英等四位仙姑各攢眉叫苦,臺後范飛娘四將又都抱著頭,滿地打滾,兩劍仙亦站立不住,說道:「我們怎亦覺頭暈得很。」曼師向臺下指道:「那沙土中都是些恁麼東西,在那裡探頭探腦?敢不是作他怪?」月君運動慧光一照,見有無數形如四足小蛇,含著土上的沙,噴射人的影兒。鮑師道:「此短蜮也,怎這般利害?」曼師道:「太孛是水精,怪得他收取水邊的孽蟲,弄出這個伎倆來。若射了老尼的影,頃刻燒成灰。」

  月君笑道:「曼師只顧首自己。《詩》云:『為鬼為蜮,則不可得』。蜮之利害,與鬼並稱,以比小人,則其暗中毒害人的伎倆可知。大凡君子光明正大,責人以過,治人以罪,天下皆知。比不得小人,外貌若為歡笑,而心內藏著機阱,把個正人君子陷害至於死地,尚不知小人在暗中佈置也。此物射人之影,受毒至死,茫不知其病之所由來,與小人之害君子無異。亦猶夫鬼之作崇,無影無聲,人皆不可得見。詩人比諷,最為精確。我今見此短蜮,不覺平素惡小人這念勃然而發,這個恕不得了。」曼尼笑道:「我豈不顧他人?只要成全帝師行宋襄公之仁義耳。既如此,我便放火了。」月君止道:「火性炎上,他若鑽向沙土之內,如何燒得盡絕?我有當日殺八蠟蟲的三千六百繡花針在此。」遂取來向臺下拋去。那短蜮止有千百之數,神針太多了,一個短蜮就釘有兩三個針,頃刻盡死在土內。餘曾有短蜮詩一律云:

    江邊有短蜮,無影更無形。

    激去沙如矢,飛來毒更腥。

    嬉游從漢女,幻化動湘靈。

    安得罡風力,驅之入窅冥。

詩內「湘靈」,「漢女」以比君王。要知道小人不得於君,便無權勢,雖有害人的毒計,也還施設不來。若人主一時誤信了他,就像漢之黨錮、宋之朋黨,把天下正人君子都害個盡盡絕絕。詩人無物可比,借個鬼蜮,也還是萬分比不來的。閒話休題。

  月君雖誅了舍沙之蜮,獨是素英等已受了毒,個個狼狽。

  鮑師道:「短蜮秉水之毒氣而生,又經太孛邪氣煉就,純是陰毒,力能滅陽。人之陽氣有限,被其陰毒,無異熔冰出於爐內,弱者三日五日死,強者七日死,陽數盡於七也。今諸弟子道行已成,純陰之體皆化為陽,不過玄黃交戰,至於七日陽氣來復,則陰邪消滅,必然全愈。其女將幸在臺後,受毒尚淺,亦無妨害。若兩位劍仙久成正道,不過一晝夜即愈。雖不怕他,但恐再有陰毒暗害之計,不及提防,宜遠避之為善。」月君深以為然。遂打發兩劍仙同素英等四仙姑、飛娘等四女將,於夜半悄然前往涿州白塔寺中靜養,然後與鮑、曼二師再出臺端。

  太孛夫人正因水蜮被害,心甚惱怒,今見月君只得三人,其餘皆無蹤影,道是已經受毒死了,心下私喜道:「我折了一枝扶桑木,也就壞了他兩件兵器;我折了八百水蜮,也就壞了他好些弟子。到底是我上風。」只聽得對面朗聲:「孛夫人,好好解此仇怨,帝師與你結個姊妹罷。」孛夫人大罵:「賤婢子,是個什麼帝師!」你壞了我法寶,害了我部曲,就要求做我的廝役也不能勾了,敢出大言,說恁的姊妹!」就探手在錦囊內取件東西出來,怎生模樣?有《南歌子》詞為證:

  鼓吹人猜似,官私帝問將。陂陀金背跳波行。一線光芒,直射斗牛長。

乃是金背蝦蟆一個。《太平廣記》載有嬌蟆蝕月,即是此物。身體不過半尺,其光華髮越起來,直能上凌月魄為之失色。這是什麼緣故?因廣寒宮中有三足玉蟾,是他同類;一個成正飛升,一個成妖墮落。不勝嫉妒忿恨,所以吐出邪氣來侵凌他。有時月光被奪,竟像個蝕去一般,豈不利害。太孛夫人因他蝕月,是與己同仇的,所以收他來陶冶一番。那妖蟆的光華越發火上添油,非同小可。或是血肉之軀,被他射在身上,無異烈火燔燒,頃刻糜爛。就是鬼神無形之氣,沾著些兒光彩,也就登時渙散。幸虧素英等豫先躲去。這件東西立見效驗,比不得水蜮侵來可延時刻的。太孛夫人只道月君縱有法術,是已轉凡胎的肉軀,自然禁不住的。那裡知道月君從幼服的鮑姑仙液,又得了上笈天書,吞了老祖金丹,修煉了四十餘年,已成金剛萬劫不壞之體。曼尼是無始以來的魔道,皈依南海,又成正覺。

  鮑姑是大羅天仙,化身下界的。那妖蟆只顧在口鼻囟內噴出萬丈光華,一直射去,繞著三位仙真玉體,竟像個裹在光華之內的。月君尚不知是何意,鮑師道:「宜亟誅之,以正其千百年蝕月之罪。」那邊孛夫人見妖蟆無力,方欲收起,忽有白絲一縷,從空中飛下,正穿入妖蟆金背正中央。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女仙外史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