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陵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女媧陵記
作者:喬潭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51

登黃龍古塞,望洪河中流,巋然獨存,大浸不溺者,媧皇陵也。夫巨靈擘太華,蹠首陽,導河而東,以泄憤怒。雖有重邱大阜,險狹之口,罔不潄之為黃壤,汨之於旋波,不可複振。奔崩而下矣。女媧氏已然之後,豁爾之衝,天險束阨,風濤鼓作,乃能中乾外禦,特立萬年,其憑神可知也。水無盈縮之度,陵有主卑之常。霖潦漲之,兩涘沒矣,於是乎不為之小,而就其深。旱暵滲之,孤嶼出矣,於是乎不為之大,而就其淺。非夫巨靈壯趾以固本,河伯高肩以承隅,胡然動靜如因其時,升降不失其則。羅浮二嶽,以風雨合離;蓬萊五山,以波濤上下。不複故道,遂違常流,甚相遠矣。君子曰:夫能屠黑龍,涸九州,況乎一水之上,而自為謀。夫能斷鼇足,立四極,況乎數仞之高,而自為力。神人之異,昧者難知,密邇山穀,森羅物象。莽莽蘆渚,寧非止水之餘;嶄嶄石林,猶有補天之色。搖演空曲,精靈若存。且夫上無積草,表以孤樹,常感風氣,纖條悲鳴。若冥應蚃,鼓簧而吹笙,由是憧憧往來,無不加敬。山有梅栗,關吏羞焉;水有菱芡,舟人奠焉。塚之木無或斬焉,陵之土無或抔焉。是則馨香已陳,而樵蘇自禁矣。故聖人取薄葬,去厚送,驪山之銀海魚燈,虎邱之金精龍劍,錮之其內,散之其間,適為大盜之守,未足藏身之固。彼橋山帝邱,九嶷會稽,皆因山而墳,未聞其赭者。余謂媧皇受命在火,火以示水,穀不為陵,開門負固,日用其力。不然,其隙地豈必封崇乎?是故觀而誌之,為城塚後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